「神仙錦」的江湖往事,「水房」和安樂的再次崛起

hh 2022/09/14 檢舉 我要評論

在1941年日本侵占香港之前,「水房」和安樂已經可以稱為與和勝和、和合圖三分天下了。但日本人來了之后,香港各個幫派都受到了很大的影響,「水房」和安樂自然也不例外。

門下產業也都相繼失去了日進斗金的能力。在這種大環境下,除了時代的天選之子,個人的能力再突出也很難有所作為。

即使是水房的幕后坐館溫貴示好日本人,也只能茍延殘喘地勉強維持幫會的正常運轉,在想發展那也是有心無力。日本人被清除港島之后,新義安以及14K的快速崛起,致使港島的社團格局,再一次發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水房」和安樂也一度淪為了二流社團。

直到「神仙錦」的加入后,才有重新帶領日漸沒落的「水房」和安樂重見昔日榮光。

「神仙錦」原名童雅民,在日本侵占港島的第二年出生于香港的一個不好不壞的家庭中。那時候的香港由于日本人的侵占,社會秩序的崩塌是一定的。以至于滿街不是乞討要飯,就是。

每個人走到街上都是小心翼翼,不但要防備日本人,還要防備滿街的流民地痞。后來就算日本人走了,但社會秩序也不是一時半會兒能夠恢復的。

在這種環境下,童雅民長到五歲大的時候,父母將他送去讀書。由于亂世,課余時間還送童雅民去武館學習功夫。

這跟我們現在的教育方式有些類似,沒看前幾年家長們把自己娃的課程安排得滿滿的,語文奧數、畫畫編程、武術散打......要不是后來國家出台政策,多少孩子的童年不是用「暗無天日」來形容?

童雅民跟賭王何鴻燊有些類似,都是一個讀書極具天賦的人。幾年后在學校中童雅民可以說是無人不曉。學習成績獨占鰲頭。而功夫也練得有模有樣。

小學畢業后,跟很多亂世中的家庭一樣,童雅民也沒有選擇繼續讀書。而是出去打工賺錢,為家里分擔壓力。

初出社會的童雅民先是選擇了一家工廠,干些零活。但由于工資低,又無聊,所以很快就辭職不干了。后來就去碼頭當苦力搬貨,但那時候的童雅民也就是個半大小子,雖然功夫不錯,但畢竟身體還沒長成。所以也不如一個成年壯漢搬的多搬的快。收入自然也就比不了成年人。

于是童雅民又紛紛地換了幾個行當,但也就是賺個自己的吃喝錢。直到他16歲,應聘到一家酒樓里當服務員,才算是稍微安定一些。在酒樓干了幾個月,總有個中年人喝茶吃飯。慢慢熟絡后,童雅民才知道此人正是「水房」和安樂的大佬孫官清。(有說是坐館,但以基維百科資料顯示,孫關清只是幫內資歷較深的元老)

童雅民一路走來,早就知道想要出人頭地就必須加入社團。于是便拜入了孫官清門下,正式加入了「水房」和安樂。

有能力的人到哪里都會出人頭地,在社團之中,拳頭硬能迅速崛起,有腦子同樣能異軍突起。這兩樣都占全的童雅民想不出頭都難。

加入社團后,童雅民的能力很快便得到孫官清的賞識。把其視為心腹弟子。很快童雅民便從最底層的「四九仔」晉升成為「四二六」(普通紅棍),而沒用兩年童雅民便成為手下有著人馬的「雙花紅棍」。在社團中已經是獨當一面的人物了。

后期童雅民更是勢不可擋,與14k、和合圖分別交手不落下風。并且帶領人們把「水房」和安樂的地盤一擴再擴。

而之所以能夠如此,童雅民憑的可不是能打那麼簡單,還有很多謀略心計在里邊。由于算無遺策,時常還能精準地預判局勢,并作出相應的部署,所以江湖人稱「神仙錦」。

七十年代,「神仙錦」被眾人選為「水房」坐館,而由于把一次酒樓圍毆14K大傻及洪漢義,雖未將其重傷,但也拿下了地盤。

后來,洪漢義經手Du品生意,也找過「神仙錦」合作。但他對這買賣不感興趣,所以并未與洪漢義合作,只是在自己的地面需要抽些「保護」費用。

而「神仙錦」對「賭檔」情有獨鐘,所以那時候香港整個的賭檔麻將館幾乎由他一手掌控。每天的流水也是多到別人難以想象的地步。

到了八十年代,香港的時代變遷。神仙錦又把眼光放到了不動產上,和安樂旗下開設了多家投資公司用于投資。此時的他用腰纏萬貫來行用亦不為過。

八十年代末,由于得意門徒「高佬發」的日漸成熟,神仙錦也不像之前那樣操勞。而是慢慢地把手中的權力以及生意下放給他。而高佬發也可以說是當時和安樂最紅的猛人了。關于「高佬發」的事就不多說了,回頭有時間再碼一篇單獨說他。

高佬發

于是八十年代末,神仙錦把坐管位置傳給「高佬發」后,便退隱江湖。在深圳開了一家連鎖的雞公煲。雖然退隱,但神仙錦在「水房」和安樂的地位依然是別人無法動搖的。

就算后期「水房」內部爭斗,傳統派與少壯派打得不可開交,神仙錦也能一錘定音,平息內亂。

而到09年,因為江湖的「暗花」事件,將近80歲高齡的神仙錦再次出現在眾人面前。眾人聽說此事具表示驚訝與不解。

2012年「神仙錦」出獄后,再未出現在江湖中。但江湖中卻依然有著「神仙錦」童雅民的傳說。

好了,關于神仙錦的故事,小編就給大家講到這里。

搶先看最新趣聞請贊下面專頁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