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陽城集團」周焯華,從一名疊馬仔變成澳門「超級廳主」因3000萬反水崩牙駒

hh 2022/10/25 檢舉 我要評論

江湖盛傳,當年港澳兩岸的年輕一輩古惑仔有兩位偶像,一位是「海王集團」的「掙爆」張治太,另一位就是「太陽城集團」的周焯華,兩位都是澳門賭場的超級廳主,家纏萬貫,周焯華更是被人稱為「澳門新一代賭業大亨」,如今已然成為澳門風云人物。

周焯華,外號「洗米華」,出生于1974年的澳門,祖籍是廣東肇慶端州,他的父親叫周廷波,爺爺叫周維然,從爺爺那一代起就開始從端州遷移到澳門謀生,周焯華在1995年拜入當時的澳門「14K」大佬崩牙駒的一位門生門下混江湖,論資排輩,崩牙駒是他的師爺。

在1988年,賭王何鴻燊改變賭場規則,誕生了疊馬仔和包廳經營制度,疊馬仔就是負責為賭場拉取客源的中介,給賭客借出一萬,但是要先扣除兩千的利息,實際給到對方八千,但最終仍然要還一萬,年紀輕輕的周焯華也成為其中一名默默無聞的疊馬仔,為大佬崩牙駒的賭廳拉客。

不久之后,頭腦靈光的周焯華從眾多疊馬仔中脫穎而出,他提出了新創意「爆數」,意思就是借給賭客的一萬,開始先不扣取利息費,把本金全部給賭客,之后在賭客下的每一注中抽傭10%。

這一創意提出之后,賭客覺得本金多了,相比以前更加樂意借賭本,這種招數也被稱為「成仔數」,也是這一舉動,周焯華開始與眾多大老板結識,小有名聲。

崩牙駒在1998年入獄以后,其勢力也隨之崩塌,門生走的走,散的散,令人有樹倒猢猻散之感慨,周焯華野心極大,總想著要干出一番大事業,不斷在自己的腦海里勾勒自己的藍圖,但是沒有資金怎麼辦?

于是周焯華在大佬吃牢飯以后隔三差五就去牢里探望他,并且時不時「無意間」流露出自己「藍圖」,久而久之,崩牙駒認為周焯華是個難得的人才,最終周焯華用其三寸不爛之舌從崩牙駒手中哄來了3000萬港幣投資。

有了本金以后,周焯華就在2007年創辦了「太陽城集團」,并且當時他預知了網絡時代的崛起,將觸角伸向網上博彩業務,并且成功拿到在菲律賓的網上博彩牌照,合法運營「太陽城博彩網站」。

之后更是陸陸續續在旗下開設了太陽世紀集團、太陽國際金融集團、太陽國際財務、中匯國際傳播、太陽臻薈、太陽國際證券、太陽娛樂文化、Sky21 Bar and Restaurant以及位于銀河綜合度假城的香港金牌海鮮火鍋等等多元化的業務,當然主要業務還是博彩業。

周焯華將太陽城集團搞得有聲有色,周焯華為了鞏固自己在澳門賭場的地位,找來了背后的靠山梁安琪,兩人過從甚密,此前梁安琪與何超瓊一直在何家暗中較勁,何超瓊處處壓制梁安琪。

梁安琪得知失勢以后,意識到自己勢力單薄,慧眼相中周焯華,于是便開始暗中提拔他,幾乎把大部分的賭場疊碼業務交給他,并且將他視為自己的背后靠山,兩人強強聯手,實現了雙贏的局面。(其實梁安琪的得力助手還有另一位大人物,他就是鄧光榮,我們下期來講講)

之后周焯華更是在短短5年間,于澳門開設了14個賭廳,利用其強大的交際能力哄來了一大批內地富豪捧場,將濠江賭業搞得如火如荼。

在2014年崩牙駒出獄以后,大勢已去的他曾經找到洗米華要太陽城集團一成的股份,周焯華當場就以「集團不是我說了算」的理由蒙混過去,之后也不了了之,最終只答應給了崩牙駒3000萬,相當于把當年那筆投資還給他,利息都沒有。

周焯華多年來極力想洗白自己,曾經身為「14K」的人馬,如今旗下生意卻基本不用「14K」的人,這麼做的意思大家都懂,莫非就是想跟社團徹底撇清關系,晉升上流社會,甚至他更大的目標是想成為下一代賭王。

俗話說,男人有了錢就會變壞,周焯華當然也不是個例外,甚至親力親為把這句話演繹得淋漓盡致,他背后的女人們堪稱上演了一部精彩的宮廷劇,早期與他一起奮斗多年的正妻陳慧玲,與2015年橫空出世的Mandy lieu劉碧麗展開了長期的「奪米大戰」,2017年又傳出了辣模松岡李那,迎來了劉碧麗與松岡李那的隔空罵戰,更傳有與嫩模Meko、2011年亞洲小姐冠軍馮雪冰玩過地下情等等,金錢終將還是玷污了周焯華「純潔」的內心。

有所成就的周焯華遠遠不滿足于現狀,放眼龐大的海外市場,同時包括博彩業和旅游業,在去年太陽城集團宣布收購了一家位于菲律賓上市的公司Suntrust,并且已經獲批將開發酒店娛樂設施,與旅游業結合,意在創建一個符合客戶口味的真正意義上的綜合娛樂度假村。

周焯華有如今的成就與他恩師崩牙駒當年的扶持,但是如今兩人行同路人,在2019年兩人一次宴會上相遇,周焯華也只是形式上與崩牙駒來了一次敬酒,之后便匆匆離去,并無過多交談,令人唏噓不已。

搶先看最新趣聞請贊下面專頁

用戶評論
你可能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