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東聯社的「黑道公關」,將「半死不活」的東聯社盤活,「莫世就」的江湖往事

hh 2022/11/06 檢舉 我要評論

「五億探長」呂樂在1968年宣布退休卷錢跑路到加拿大后,他的著名「收租佬」沙皮狗所管理的生意便開始有了下降的趨勢,在打黑力度日益增強的環境下,沙皮狗所主導的東聯社也開始走下坡路,直到一位猛人的出現,才將半死不活的東聯社盤活,此人名為莫世就。

右-莫世就

莫世就,綽號老東就,出生于香港旺角地區,從小受家庭熏陶,安分念書,是一個正常上學學習的好學生,當時香港流行音樂爆發,出現了一批大腕如劉德華、梅艷芳、林子祥等人向社會輸出了許多耳熟能詳的歌曲,莫世就也漸漸產生了濃厚的興趣,并且開始接觸了解娛樂圈中的事務。

在八九十年代,香港娛樂圈開始繁榮昌盛,這也說明其中油水之多,在黑勢力橫行的年代,是不會放過這麼好的賺錢機會的,于是乎香港娛樂圈就與黑勢力開始有著千絲萬縷的聯系。

莫世就也是在深入接觸娛樂圈后發恍然大悟,娛樂圈背后的利益鏈是如此的復雜,想站穩腳跟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而恰好自己身邊就有能夠幫助自己的親戚,為何不好好利用一番,此人就是「五億探長」呂樂身邊的當紅「收租佬」豬油仔。

而當年呂樂身邊還有另外兩位「收租佬」,就是東聯社話事人沙皮狗,和羊咩冬,最后在豬油仔牽線搭橋之下,莫世就認識了沙皮狗。

好兄弟出聲,總不會拒絕,沙皮狗就將莫世就招入門下,沙皮狗背后有呂樂撐腰,在東聯社地位超群,說話非常有分量,莫世就自然也不會被小瞧。

沙皮狗將東聯社娛樂產業的控制權交給對娛樂圈滿懷熱情的莫世就,有了東聯社在背后撐腰,莫世就從此以后在娛樂圈起飛。

在經過一段時間的磨練后,莫世就與當年當紅歌星譚詠麟結識,并且與「14K」分支湖南幫大佬黃朗維、盲忠,和合圖大佬吳志雄等人交情匪淺,一直有業務來往 ,也是在此時,他發現了一條生財之道,去內地開設演唱會,但是必須得到內地批文,怎麼得到?

最終在盲忠暗地里的大力幫忙下,莫世就成為了香港第一個獲得在內地開設演唱會通行證的人,從此踏上了他的生財之路,一名當紅歌星到內地開設一次演唱會就能賺取到大量金錢,歌星既賺到錢,也賺了名氣,何樂而不為?

此后越來越多的歌星來跟莫世就合作到內地開設演唱會,幾乎所有紅或不紅的歌星都與他合作過,短短數年間賺取了數億元港幣,成為東聯社的大財主,地位也在蹭蹭地漲,一度成為東聯社坐館。

據說張學友的所有演唱會都是莫世就一手包辦,有一次張學友的哥哥張學智因爛賭欠巨額債務,有兩人幫助他還款,一位是莫世就,另一位是「新義安」的「灣仔之虎」陳耀興,兩人也因此牽扯到了一起。

陳耀興在負責「新義安」的娛樂產業,也非常想跟張學友合作,他就跟莫世就談判,最終還勒索了莫世就50萬,此事也讓莫世就一直耿耿于懷。

時間來到了1992年5月4日,黃朗維和電影制作人黃百鳴到了九龍塘一間卡拉OK消遣,恰巧遇到當紅明星梅艷芳等人在此慶祝,被黃朗維的門生發現,之后去通風報信, 提議說可以將其邀請過來獻唱一首,于是幾名門生就過去她們包間邀唱。

梅艷芳接著幾分酒氣,婉拒了黃朗維的「請求」,開始發生嘴角,最終身為大哥的黃朗維礙于面子走過來掌摑了梅艷芳,并出口罵了幾句。

梅艷芳哭泣著憤然離去,身為「新義安」娛樂產業負責人的陳耀興,又是與梅艷芳交情匪淺,同時這里又是他的地盤,知道此事后,一場江湖風波正悄悄開始。

第二天晚上,黃朗維被不知名男子伏擊,隨后送進了香港浸會醫院治療,又過了兩天,來到5月7日,黃朗維在醫院被兩名不知名男子伏擊,此事一出,震驚了江湖,也使得「14K」和「新義安」產生了濃濃的火藥味。

很多矛頭都指向了陳耀興,最后他被帶回了警局調查,但是因為有不在場證明,只能保釋候審,江湖硝煙四起,梅艷芳也只好逃亡泰國避難。

最終港警派出了大量人員鎮港,才沒有發生大規模事件,但此事并沒有因此結束。

1993年11月,陳耀興被邀請到澳門參加格蘭披治賽車,21日晚他在居住的酒店門口被不知名搶手伏擊。

此事一出,江湖議論紛紛,根據「新義安」的總教頭蘇龍(也是陳耀興的師傅)曾透露過,由于莫世就與陳耀興關于張學友有過利益糾紛,并且陳耀興曾經做掉了莫世就的頭馬「魚頭王」,莫世就借梅艷芳一事,雇用了湖南幫的一位猛人劉一賢暗殺陳耀興,此事也在吳志雄有一次酒后吐真言透露過。

此事也流入了陳耀興的胞弟陳耀康的耳邊,陳耀興去世以后,也是陳耀康接手了他在灣仔的業務,在1997年,陳耀康派了一眾打仔埋伏莫世就,當時莫世就身邊也就只有一位紅棍打手,正所謂力不敵眾,這名紅棍以死救主,最終被重傷,而莫世就則掉了半邊臉,撿回了一條性命,莫世就也從此退出了黑道,并且消失在眾人面前,據說他之后的事業以東莞一家按摩店為主。

直到2006年,在「14K慈云山十三太保」陳慎芝的婚宴上,罕見莫世就的身影,此時見他也是一頭白髮,滿目滄桑的老人家,以往的大佬氣勢和風范早已煙消云散。

正所謂出來混,早已經是一只腳踏入棺材,一只腳踏入牢房,如今能夠站在做這,或許已經是上天的眷顧了,在2009年,莫世就因病去世,據說當時前來祈禱的人寥寥無幾,這也應了那句話,有權有勢,別人自然就看得起你,相反,可能看見你都會繞路過,現實之殘酷,從來就沒有變過。

搶先看最新趣聞請贊下面專頁

用戶評論
你可能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