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過江龍」陳建東的激蕩人生:不甘平凡卻自甘墮落,被判終身監禁

黄朔 2022/08/17 檢舉 我要評論

他曾是「文革」時期的風云人物,不甘進廠打工的平凡生活,偷渡到香港成為黑道古惑仔。

他因老大不給上位機會,投奔老鄉做起「大茶飯」生意,被捕后終身監禁,事跡被拍成電影。

他就是「大圈幫」的「過江龍」,陳建東。

上世紀四五十年代,陳建東在廣州的一戶普通家庭中出生。陳建東自幼就對打打殺殺的事情很感興趣,每當聽到長輩講述當年抗美援朝的故事,陳建東內心都能涌上一股熱血、十分向往。

十幾年后,作為熱血青年,陳建東騎著鳳凰牌腳踏車飛馳在學校與家里的路上,與同學高談闊論,暢想著將來的無限美好。

身旁總有一位姑娘含情脈脈地看著陳建東,姑娘名為何淑芬,是陳建東自幼的青梅竹馬,也是陳建東日后的女友。

1966年的某天,黑壓壓的人群在大街上亂竄,陳建東將腳踏車騎回家,帶著同學扎入人群之中。

自幼向往的日子來臨,陳建東熱血沸騰。他手持黑星,在喧囂中從容淡定、在混亂中一往無前,多次穿梭在人群與烈火之間,在群體之中地位逐步提升。

1967年,陳建東已是中山紀念堂門前一場行動中舉足輕重的人物。在當時還有一個與陳建東志同道合的頭目,名為譚志鵬,譚志鵬曾為他擋過一槍。

數年過去后,大街上已風平浪靜,陳建東回歸現實,進廠打工,一個月僅收入幾十塊,生活平淡乏味。

而當年志同道合的譚志鵬卻是偷渡到了香港,相比陳建東的平淡,從香港回來的譚志鵬卻是另一番景象。

只見譚志鵬四平八穩地坐在沙發上,衣冠楚楚、穿著西裝革履、嘴里叼的是三十二年的大雪茄、手中搖晃著高腳酒杯、里面裝的是八二年的拉菲。

坐在譚志鵬對面的陳建東依然還是一副沒見過世面的打扮,時不時還會飄起一陣汗臭味。

但陳建東聽著譚志鵬聊起香港卻是兩眼直冒金光,白日里遍地蘊藏財富、夜色里四處燈紅酒綠。在譚志鵬的言語之間,陳建東心中激起一番漣漪,仿佛看見了自己的康莊大道。

1979年,陳建東背井離鄉、跋山涉水來到了香港。

在那年頭黑道勢力猖獗,陳建東剛到寶地,手頭沒有什麼特長,因此便跟著一個大佬收數,成了古惑仔中的一員。

古惑仔最喜歡講述威水的江湖事情,常愛聊一些社團之間拿著大砍刀火并的場面,可早年就見過大場面的陳建東對此卻頗為不屑,當年他就是從刀光劍影之中走出來的一號人物。

一次老大一筆十多萬的爛賬收不回來,欠賬的是個頗有勢力的江湖猛人,看情況這筆賬是打算賴掉了。

陳建東老大的勢力有所不及,只能在開會的時候問了一句:「如之奈何」。陳建東初來乍到,為了上位發家致富,于是自告奮勇,為老大排憂解難。

那天,陳建東褲兜里插著一把黑星,孤身一人就到了對方的地盤收賬。

見有個不知死活的小子,竟敢單刀赴會、來地盤上撒野,對方手底下十幾個大漢抄著家伙就走了出來,將陳建東團團圍住。

對方罵罵咧咧之中,正準備給陳建東一陣胖揍,再將他攆出去的時候,陳建東動手了。

他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從褲兜里拔出珍藏二十三年的黑星,又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沖到對方老大身邊,一把黑星抵在一臉慌張的頭上。

在當時,混混們打架斗毆用的都是大砍刀、鋼管之類的東西,在火并的時候手中的大砍刀也只敢砍,不敢刺,砍的話最多重傷,刺的話很容易出人命,畢竟出了人命事情就嚴重了。

見到陳建東手頭的黑星,十幾個馬仔以及那個腦袋被抵著的老大都嚇傻了,隨后陳建東一個耳光往那老大臉上招呼,將那慌張的臉,扇成恐懼的臉。

在極度恐懼之下,那江湖猛人只得乖乖地還賬,就這樣,陳建東成功地要回爛賬。

可陳建東的老大得知陳建東是如此地要賬之后,反而對這個兇猛的亡命之徒忌憚了起來。

首先是難以掌控陳建東,其次是生怕日后陳建東犯了事自己受到牽連,但此時又不敢得罪陳建東,于是慢慢將陳建東邊緣化,陳建東再也沒了上位的機會。

兩年后,眼看著跟著目前的老大想要出人頭地是沒啥希望了,這不免讓陳建東郁悶了起來。

譚志鵬則不同,他一直都是做「大茶飯」生意,穿金戴銀,令陳建東羨慕至極。也因此,陳建東開始跟著譚志鵬做起了「大茶飯」生意。

幾次成功地行動下來,陳建東逐漸領略到做這「生意」的要點,在江湖上也出了名,因其猶如過江猛龍般、身手了得、行事彪悍,江湖人稱之為「過江龍」。

在此前當古惑仔的兩年里,陳建東已大概摸清了當地的情況,再結合后來幾次做的「大茶飯」生意,陳建東認為自己已有獨當一面的能力。

于是說干就干,陳建東雖然在當地有些關系,但他看不起當地的古惑仔,認為當地人都沒見過大場面。

1981年,陳建東回到廣州老家,找到了當年叱咤風云時期的五個伙伴。

陳建東是以當年譚志鵬那般的派頭回廣州的,小伙伴們羨慕不已,在陳建東的游說下,五人的內心更是激蕩不已,最后陳建東放了大招,表示只要這事做成了,每個人能分二十萬。

二十萬在當年是什麼概念?那是一個月僅有幾十塊錢的年頭,想要存滿二十萬,比登天還難。

也正因為在這巨大的誘惑下,這五個人都在知道被捕可能得在獄里蹲一輩子、甚至還可能被判死刑的情況下,毅然而然地選擇犯案。

沒幾個月后,六人同行,來到了香港,原本幾人計劃速戰速決,把目標盯上一家人氣頗旺的金鋪,經過多次踩點,經過周詳的計劃,卻在要行動的那一刻,金鋪抓到了小偷。

被小偷橫插一腳,陳建東認為短期內金鋪的警惕性會有所提高,于是就放棄了打劫金鋪的想法。

暫時沒了目標,陳建東就帶著同伙見識一下香港的紙醉金迷,一邊吃喝玩樂、享受天堂般的快樂,一邊四處觀察、尋找發家致富的「財路」。

終于,陳建東找到了新目標,位于尖沙嘴彌敦道的恒昌表行。

幾天里,陳建東這伙人「路過」表行無數次,將入場的時機以及撤離路線模擬了無數遍,經過一番精心策劃,這伙人行動了起來。

1981年8月9號中午,陳建東與五個同伙,個個手持黑星來到和恒昌表行。

由陳建東與同伙林富祥在門口把風,其余人則摸進了恒昌表行。起初在表行里的人裝成顧客,事實上是在查看店里保安的位置,待確定好店里只有兩名保安以后,先是拿著黑星繳下保安手頭的武器,隨后一聲大喊:「打劫」,令店里的職員驚慌失措。

見店里工作人員的反應與當初計劃時所想的無異,四人從口袋里掏出320斤的擂鼓甕金錘,砸向裝滿名表的玻璃柜台,可作為裝名表的柜台哪能那麼輕易被砸破,于是多花了一點時間。

站在門外的陳建東與林富祥皆兩手插在口袋里,事實上是一直拿著黑星,防止意外發生。

正巧,小鐘為表行送來一些名表零件,到了表行門口,卻看到站著這兩尊「門神」,臉上既兇狠又帶著一絲緊張。

小鐘很機靈,沒有直接走進表行,而是扮成路人,卻暗暗打量著這兩人,見倆人雙手皆放在褲兜有點可疑,仔細觀察之下,口袋里的東西好似不簡單,而他們倆又不時地往店里瞧一下。

這番景象,讓小鐘感到危險,正準備到附近打110的時候,巡邏中的阿sir迎面而來,小鐘趕緊上前通知阿sir。

這時候,正好店里的四個人帶著裝滿名表的蛇皮袋走了出來,阿sir立馬斷定小鐘的猜測,拔出左輪。

可小鐘做的一切卻被陳建東看在眼里,正好同伙出來了,為了快速撤離,陳建東先發制人,火蛇噴發而出,同伙們也嚴陣以待。

巡邏阿sir也不甘示弱,于是雙方開啟一番激戰,畢竟陳建東這邊人多,并且都是有經驗的人。一番壓制下,巡邏阿sir只能撤到其他店里保全自己。

一輪響聲下來,已是驚動了不少人,正當陳建東一伙人把蛇皮袋裝進五菱宏光里準備逃走的時候,附近的另外兩個阿sir趕到,對著陳建東就是一發。

陳建東憑著潛意識急忙臥倒,順手反擊,仗著準頭、又是一番壓制。

林富祥,更是喪心病狂,直接對著一名阿sir來了六發,那位中了四發,倒地身亡。

隨后在車啟動后,正要離開時,陳建東無意間看到了瑟瑟發抖的小鐘,對著小鐘也來了幾發,小鐘倒地不起。

就這樣,陳建東一伙人劫走了價值130多萬的名表,隨后以七八十萬的價格銷贓,每人分到十多萬。

有了錢,陳建東立馬將相愛已久的何淑芳帶到香港,過上一陣子幸福美滿的生活。

以當時的物價,十多萬確實是很大一筆數目,在廣州足以衣食無憂。但是在物價昂貴的香港,天天用魚翅漱口、用鮑魚塞牙縫,這般大魚大肉的生活,兩三年的時間十多萬也就花光了。

人要是從富有到身無分文,自然會想起往日是怎麼富起來的,并且往往會選擇再次走老路,畢竟「成功」過。

1984年,陳建東聯系上譚志鵬,倆人一拍即合,盯上了寶生銀行的押款車。

按照陳建東的邏輯,在打劫之前必須得提前找到下家,不然得來的東西出不了手,無疑是燙手山芋。

那天,陳建東來到澳門找上一位黑道大哥,這位就是他的下家,當時黑道大哥仗著自己渠道優勢,開口就是要抽總金額的一半當手續費。

這讓陳建東接受不了,雖然都是「純利潤」,但自己拼死拼活,冒著巨大的風險,這邊一開口就要拿走一半,簡直是把自己當成韭菜了。

談了半天也沒談出結果,陳建東大怒之下,從腰間掏出黑星抵在那黑道大哥的頭上,黑道大哥表示:「大家都是斯文人,有事好商量。」最終以三七分賬成交。

下家這邊談妥了,就開始實施計劃了。

同年1月31日,正值大年三十,所有人都精神松懈,就等著過個好年的時候,陳建東一伙人行動了。

當天下午,押款車載著一大箱銀子到了銀行門口,車上走下5個保安,由4個保安抬箱子,剩下一個保安手持這AK47護衛在一邊。

突然,一旁的巷子里沖出6個蒙面大漢,人手一把黑星,紛紛指向這個拿著AK47的保安。

沖在最前面的陳建東,拿著黑星對著天空來了一發,并大喊:「打劫」。

手持AK47的這個保安見自己雖然武器比較高級,但只有一把,架不住對方人多勢眾,只能乖乖把武器放地上雙手抱頭,其余保安雖然沒武器,但姿勢也一樣。

就這樣,陳建東一伙人,順利劫走那一大箱銀子,隨后開著事先準備好的五菱宏光逃走了。

保安們一見陳建東一伙逃走,立馬拿起手機撥打了110,阿sir接到電話迅速出擊。

陳建東一伙將車開進事先找好的停車場,在停車場里花了十多分鐘才撬開箱子。

令他沒想到的是,這箱子里裝的不是本地的銀子,而是國外的銀子,這種銀子澳門那位下家是不接受的。

現在事情也做了,只能自認倒霉,迅速撤離停車場,回到家里再說。

就在停車場門口,阿sir趕到了,雙方火力全開,對換了數十發。這時譚志鵬被「灣仔槍神」擊中了盆骨,直接倒地不起,但人還有一口氣。

陳建東的副手小梁見狀,認為譚志鵬已經如此,必須讓他斷氣,否則后患無窮。

于是小梁拿起手中的黑星對著譚志鵬正準備來一發的時候,陳建東出手阻止了。

他認為譚志鵬曾經為自己擋過一槍,今天留他一條命,算是報答當年的恩情。

躺在地上的譚志鵬十分感恩,并表示如果自己被捕了,絕對不會把他們供出來。

隨后,陳建東一伙,除了譚志鵬之外,其他人皆逃離現場。

譚志鵬被捕,這令阿sir極為驚喜,經過五天四夜的審訊,譚志鵬終于招供,將陳建東一伙人的藏身之處說了出來。

1984年2月5日清晨,大坑浣紗街的浣紗花園里,陳建東一伙人正在公寓內熟睡,在他們的計劃里,今夜子時就會坐船逃離。

可他們沒想到,任達華的哥哥已經帶著七十多名飛虎隊將公寓重重包圍。

只見飛虎隊一陣沖鋒,撞開公寓大門,陳建東一伙人反應迅速,立馬抄起床頭的黑星,與飛虎隊展開一場激烈的戰斗,結果自然是以陳建東一伙人被捕告終。

一年后,陳建東被判終身監禁,而譚志鵬因轉做污點證人,判了7年。

陳建東在服刑期間,青梅竹馬的女友何淑芳風雨無阻地來探望他,對他不離不棄。

半年后,導演麥當雄蹭熱度推出了《省港旗兵》這部電影,電影里講述的便是陳建東做「大茶飯」的往事,劇情相當精彩。

2009年,服刑25年的陳建東病重,在獄中病逝。

搶先看最新趣聞請贊下面專頁

用戶評論
你可能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