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搜索

搜索站內資源

「初代賭王」的傳奇故事:從流浪孤兒到富甲一方,晚年卻懸梁自盡

陆凡 2022/04/30

他曾是個流浪孤兒,因聰慧過人被老板重用,十年后出來單干,善于鉆營參透規則成為當地的富豪。

他因野心太大,孤注一擲地擴張商業版圖,卻遇到了命中克星,最終只能懸梁自盡,在他死后后輩敗盡家產。

他就是澳門的「初代賭王」,盧九。

1848年,盧九在廣東新會的一個貧苦家庭出生,原名盧華紹。在以前窮苦人家的孩子存活率偏低,往往會相信取個賤名容易養活,因此盧華紹的小名便是「盧耇」,由于粵語發音他被叫成「盧狗」,又因為腦筋發達、腦袋長得比較大,被稱為「大頭狗」。

有了賤名的盧華紹是活下來了,但父母卻在他很小的時候就沒了,年僅10歲的盧華紹就獨自一人從新會流浪到了澳門。

1857年,初到澳門的盧華紹來到一家錢莊里當打雜工人,常言道「窮人的孩子早當家」,此話不假。

盧華紹雖是年紀輕輕但卻聰明過人、頗有經商天賦,雖只是個雜工,但卻勤懇好學、善于鉆營,一張利嘴能說會道,很快就得到錢莊老板的重用,成為錢莊頂梁柱那年他才20歲。

盧華紹為錢莊賺錢的同時,自己也累積了不少人脈資源和資金,作為有能力有魄力的商人,他決定出來單干。

正是「大鵬一日同風起,扶搖直上九萬里」。

1867年,盧華紹開了自己的錢莊,名為「寶行錢號」。「寶行錢號」在盧華紹的運作下日進斗金,有了錢盧華紹也沒閑著,善于鉆營的他,利用當時的規則來賺取更多的財富。

當時的澳門還未回歸,仍屬于葡萄牙的殖民地,他們以「承允制度」來治理地方經濟,無論什麼生意,想要開張就需要經過投標才能拿下牌照,有了牌照才能開業。

當時的牌照和現在的可不一樣,那時候的門檻高得多,因此普通人是難以企及的。

盧華紹就不是普通人,他有資金、有人脈,很快就開始大展拳腳。貿易行、房地產、賭檔、鴉片館乃至菜市場的豬肉他皆有涉及。

值得一提的是,靠著規則,盧華紹壟斷了當地的豬肉市場,成為澳門的「豬肉大王」。身份地位節節高升,再叫「盧狗」著實不雅,也沒人敢這麼叫他,都改稱他為「盧九」。

但僅僅是「豬肉大王」這個名頭,并不能讓人稱之為傳奇,為盧華紹書寫傳奇的是「賭」這一行。

當時賭這一行在澳門也是合法的,只要有牌照。

1872年,盧華紹拿下澳門的賭牌,「番攤」、「闈姓」(猜科舉考試中舉的人名)、「白鴿票」等陸續開張,隨后又承包仁慈堂彩票壟斷賭業長達30多年,一舉成為「初代澳門賭王」。

賭廳內日進斗金的同時,盧華紹的野心也跟著膨脹,區區彈丸之地已滿足不了他,他想要更大的舞臺,于是將目光投向隔壁的廣東。

1900年,當時清朝為了支付《馬關條約》的「賠款」,在財政上早已吃緊,李鴻章此時擔任兩廣總督,為了解決這個燃眉之急取消了禁賭令。(此前的兩廣總督德壽在任時都是禁賭的)

盧華紹聽聞禁賭令取消了,趕緊與朋友組建「宏遠公司」來到廣東發展。當時有錢的人也不止盧華紹一個,因此盧華紹為了到此發展那是大下血本。

他以200萬兩白銀為代價,為了取得為期8年的白鴿票經營權,這筆錢可不是小數目,賭檔雖然賺錢,但想要回本還需要一段時間。

原以為萬事開頭難,只要把開頭做好,后面就順利了。可盧華紹的大錢剛剛投入,正準備大展拳腳時,李鴻章被調走到別處當官了,從上任到離任不到2個月。

接任兩廣總督一職的是原本主張禁賭的德壽,德壽一來又開始禁賭了,但他手段不嚴厲,手下的人陽奉陰違。

盧華紹為了不讓前期的投入泡湯,經過一番打點,在背地里繼續開賭,一時間也松了口氣。

可他能打點,別人也可以!沒多久就冒出一家「福泰公司」來跟盧華紹的「宏遠公司」競爭白鴿票的專營權,盧華紹無奈,只能以每年11萬兩的代價將對方趕走。

沒幾個月,德壽再次被調走,來了個只當10天的鹿傳霖,鹿傳霖之后又換來了陶模,陶模當了1年多就病逝了,然后德壽又來了。

就這樣,三年間盧華紹是虧慘了,每一次有人員調動,他就得花一大筆錢來應酬打點,根本就入不敷出。支出越多就會越陷越深,直至萬劫不復,這跟自己開賭檔害人還挺相似的。

1903年4月,德壽再次離任,來了個厲害的角色,岑春煊。

岑春煊此人嫉惡如仇,當年在四川當總督時,便被稱為「官屠」,他能一份奏折同時彈劾40多個貪官污吏,由此可見其人擁有雷霆手段,并且毫無人情可講。

盧華紹遇到了岑春煊,那是老鼠遇到了老貓,被克得死死的。

在岑春煊的雷厲風行之下,手底下的人皆不敢收盧華紹的好處,即使收了也辦不成什麼事,這下子盧華紹可是無力回天了。

苦心經營三年沒賺到錢且不說,來來回回這番應酬打點前后花了四五百萬兩,為此盧華紹的「宏遠公司」還在澳門和香港等地到處借債,現在公司沒了,錢卻得還給人家。

為了討回這些錢,盧華紹使盡各種手段,但岑春煊始終技高一籌,盧華紹沒能如愿。

1905年,清廷準備在廣東修建鐵路,盧華紹得知此消息猶如抓住救命的稻草,飛到上海找到了當時被譽為「實業之父」的盛懷宣,盛懷宣就是負責鐵路督辦的大臣。

當聽到盧華紹表示自己愿意出資來修建這條鐵路時盛懷宣很高興,可盧華紹也不是無償出資的,他還有個條件,就是讓盛懷宣幫他討回之前花出去的那些「冤枉錢」,并用這些「冤枉錢」來修鐵路。

盛懷宣能坐上高位,哪里會看不出盧華紹的花花腸子,義正言辭地拒絕了盧華紹。

隨后,這事也傳開了,整個朝廷都沒人再為盧華紹開過口,盧華紹想找人來幫忙,也找不到人了。

1907年底,盧華紹在澳門的私宅「娛園」內懸梁自盡,享年60歲。可憐的「初代澳門賭王」,最終的結果就猶如走投無路的賭徒一般,以上吊的方式了卻殘生。

盧華紹死后,留下10房妻妾,17個兒子和16個女兒孤苦無依。這時候盧華紹的長子盧廉若站了出來,原本盧華紹為他捐了個大官,但盧廉若卻是對經商情有獨鐘,于是辭官下海。

在盧廉若一番行云如流水的操作之下,盧家竟是起死回生,錢莊、賭檔、鴉片館的生意甚至超越了父親當年。

1909年,盧廉若就登上了澳門首富的位置,當時的人也稱其為「澳門皇帝」。在1912年以及1913年兩年間,盧廉若還兩度接待「國父」孫中山。

可盧廉若身子虛,在1927年,年僅50歲就病逝了,從此盧家就開始走下坡路。

1930年,盧家那張幾十年的賭牌被澳葡當局拿出來重新競標,各路勢力望風而來。正所謂「百足之蟲死而不僵」,盧家能立足這麼多年,家族的底蘊還是有的。

盧家聯合華商會的蕭瀛洲、富甲一方的范潔朋、以及廣東巨富霍芝庭合伙開了一家「豪興公司」,并以80萬的高價拿下賭牌,一時間生意紅火。

值得一提的是,后期被譽為「賭圣」的葉漢,此時就在「豪興公司」當搖骰子的荷官。可葉漢的一身本事沒有被盧家發掘,一氣之下辭職投奔了在廣東的傅老榕。

此時傅老榕在廣東寶安縣經營賭館,名為「又生公司」,傅老榕的公司拉走不少「豪興公司」的客戶,因此「豪興公司」生意一落千丈。

1937年,傅老榕聯合高可寧、以及在「豪興公司」備受排擠的霍芝庭,三方強強聯手,以180萬拿下澳門賭牌,自此盧家沒落,傅老榕崛起成為「二代賭王」。

1960年,位于大堂巷7號的盧家大屋因無力上繳地產稅,被充公了。當初「初代賭王」盧華紹自盡的「娛園」也在長子盧廉若過世后易主了,如今成了著名的「盧廉若公園」。

常聽說「富不過三代」,盧華紹更是靠著鴉片以及賭來發家致富,哪里能有什麼好下場。

2015年,在香港的一場書展中,有一本《澳門晚清華商》的書在展覽,書上以「娛園」為封面,正巧盧華紹的玄孫路過,指著那書的封面道:「呢度曾係我屋企」。

這句話中,有自豪、有驕傲,但更多的是失落、是無奈,還有無盡的心酸。

搶先看最新趣聞請贊下面專頁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