港澳臺風云錄:「勝和單眼仔」親自講述香港社團生涯:電影「黑社會」中75%的事件都是真實的,我們一直在政府的監控之下

陆凡 2022/06/02 檢舉 我要評論

  眾所周知,我的父親是80年代日本福清的成員。后來由于山口組四代目—竹中正久被同門殺害,波及到福清部分人馬。我父親輾轉去了香港避禍。

日本福清幫成員

  我們家族便于80年代開始定居于香港。那是香港三合會跟山口組關系密切,為了掩人耳目,我們全家都隱姓埋名龜縮在荃灣那一帶,低調并艱難的討生活。但父親畢竟是江湖人士,在我10歲左右的時候就結識了一批江湖猛人,并在荃灣開了一家酒吧。那時幾乎每晚都有各式各樣的人來喝酒。靚女、古惑仔、打架、曬馬,在我10幾歲的時候就見怪不怪了。也由于這種背景,我14歲就棄學,跟著我的第一個老大「黃頭仔」混跡于江湖生活里。

  父親雖然是社團出生,但是卻是極力反對我加入社團走江湖路的。由于長期的爭吵,我沒多久就不回家,跟家里斷了聯系了。也是由于這些彎路,帶給我極大的悔恨和感嘆,今天決定分享出來,給大家一個故事和反思。

  先從大環境給大家介紹下,當時香港的江湖情況。由于政府的高壓,O記(有組織及三合會調查科)、反黑組、廉政公署的強勢掃蕩,最大社團福與興轟然倒塌。江湖各路人馬占山頭、拉勢力,搞得混社團的天天生活在熱血之中。樓主的大哥「黃頭仔」隸屬于「和勝和」。當年的坐館(老大)是大飛。但是馬仔也分三六九等,大飛器重的頭馬并不是我們這一支。所以我們這個勢力主要在油麻地一帶針對娛樂場所、食肆、小姐收數睇場。偶爾有同門和14K的老表來合伙販點藥和盜版。因此在向社團交數后,兄弟幾個勉強還能生活下去。

  值得一提的是,我最初在社團的職級是「藍燈籠」。這個等級就相當于大陸說的臨時工,只是打下手跑腿的工作。對于社團的運營并不是很了解。只是每天被大哥晚上叫出去巡街睇場,出了事情曬馬(拉場)打斗。生活除了刺激和熱血外,并沒有發覺江湖路有什麼不妥的。

  有一次,社團出了追殺令,要搜尋新義安一名頭目的下落。由于我積極地搜集情報,馬上被大佬們關注到,并升級到四九。最后也由于我的情報,那名新義安頭目被重傷,也因此徹底改變了我的人生軌跡。新義安當時在油麻地下了通緝令,要追查黃頭仔的所有人馬,我們被迫逃亡新界那里避風聲,我也第一次感覺到了黑道的恐怖。

  再給大家介紹一下社團的從低到高的等級:藍燈籠、四九、草鞋、白紙扇、紅棍、二路元帥、大路元帥。

  藍燈籠據傳在古代洪門中意為門口掛藍燈籠而得名,表示已經半條腿踏入棺材板,有出道后視死如歸的意思。在香港的社團里是個零時工的角色,不扎職,只是聽大哥差遣。也見不到社團高層,沒有入會儀式。

  四九開始就是正式的社團成員了。必須起花名用于江湖中使用。由于O記會有臥底潛入社團。四九及以上的成員都互相稱呼對方花名。在80年代的香港,很多人的正名都幾乎被忘卻,只會記得花名。四九經過扎職,會具體到一個工作崗位。比如:睇場、揸數或直接作為大佬的保鏢或者公司里擔任職務。也有不分配具體職位的四九仔。俗稱大底或者叫老四九,主要負責應付各類特殊情況或者直接在政府單位里潛伏。

  草鞋是一個很具體的職級。職級四三二,主要是聯絡、分管和曬馬叫場。可以理解為經理助理這種崗位。

  白紙扇是一個文職,與紅棍一個級別。職級四一五,10底。在社團地位非常之高。甚至在政府中認高官的都可能是某社團的白紙扇。而且自97回歸后,白紙扇的學歷是非常有要求的。和勝和現任的揸FIT,EBT就是白紙扇出生。是海外某知名大學的碩士。

  紅棍是武職,四二六,十二底。內地熱映的《古惑仔》,陳浩南就是紅棍。這里值得一提的是,某些社團會特別嘉獎杰出的紅棍,稱為雙花紅棍。這類人通常是打手里最出眾的。這里有個編外話:09年香港黑道有個爆炸性事件就是新計的泰龍哥被砍死街頭。這個大哥就是新計的雙花紅棍,在尖東打遍天下無敵手。

  二路元帥是堂口的坐館。俗稱揸FIT人或扛把子。《古惑仔》的大B,和后期的浩南就是這個等級。

  大路元帥每個門派不同。和勝和來說,是民主選舉制。由幫中元老每年選舉。這個新聞網上很多,就不詳細闡述了。這里也有一個要提的是,電影《黑社會》和《黑社會2》。令我非常吃驚的是,這部片子里的故事,75%都是真實事件。而且就是我的社團和勝和。

  故事現在開始:

  97回歸在即,各大社團焦頭爛額。大飛哥已經退居二線,現任坐館是雞腳黑。我已經升職為草鞋,在某電影公司擔任職位。晚上也帶著十幾個手下,幫大哥收數。這段時間大家都特別太平,因為傳聞大陸不比英港,會清算家底。新義安80年代就有內地高官撐腰,老大也洗底成功,不但是家族世襲而且正經生意做的順風順水。可謂是黑道先鋒。14K分支太多,老大早就沒有統治的能力。由于是國民黨背景,活的是誠惶誠恐。手下也知道好日子不長,都在各處收地盤,找財路。甚至出賣自己的兄弟給O記換取后世太平。情況比上不足比下有余的就是我們和勝和了。

  雞腳黑剛剛上任坐館,風生水起。砵蘭街、旺角、甚至和合圖掌控的地盤都被插了一腳。成為了香港第一社團。當時我們去尖沙咀新義安的地盤,只要不主動挑釁,新義安的不敢說什麼。當然就算挑釁了,新義安也不似當日高調打壓,只是曬馬后大家談判。我電影公司的老板是香港大名鼎鼎的郭生。出去報名號,一般人都不敢惹我。晚上酒吧、夜場瀟灑、從來不掏錢。每周幫派交數后,幾乎還能盈利幾萬,算是混上道了。當然居安思危的我也在思考97回歸后的事情。一直江湖背景討生活是不易的。見識過追殺令的我在某些時候都是提心吊膽和失去自由的。而且這時候在警署的案底也有一些了,要洗白很困難,移民不了。我漸漸在靠向白紙扇這個位置上發展,念了一些經濟的書,并且一直和新義安的某些人聯絡。95年的時候,江湖發生了很多大事。灣仔大佬被槍殺,震懾了幾大幫派。和勝和一直都在排除奸細。我跟新記聯絡頻繁,當時也被盯上了。

訴苦森

  盯上我的人叫訴苦森。

  由于新義安近期的行事低調,各個有頭有臉的大佬都在投資正規生意,我跟新義安的幾個老板走的勤快了一些。其實也并沒有違反幫規吃里扒外,只是介紹了郭生電影公司的一些演員或模特去新義安那里過場或做一些商演活動,來抽水。完全屬于個人合作。這事情,我當時沒有請示過黃頭仔,而是直接匯報給了郭生。也是郭生點頭同意的。

  這個郭生,花名叫上海仔。其實并不是上海人。他祖籍福建,由于父親在旺角做裁縫,被旺角古惑仔調戲地稱為「上海佬」。因此郭生就得名上海仔。上海仔當年才30歲出頭,卻已經是響當當的江湖猛人了。并且和勝和幕后老大尤伯也十分器重他,把很多社團的重要業務都交給他打理。

  上海仔的家族是經營裁縫鋪的,早年上海仔在旺角也是做服裝生意,但身材矮小長相清秀,一直被古惑仔欺負。迫不得已下,就加入社團依靠大山。上海仔從小能說會道,而且記憶力驚人,也精通賭術。走入江湖后,旺角、灣仔、油麻地、尖沙咀等地很多大佬和老板都跟他熟識。從黃色刊到販藥丸,一路發家。但是為人卻很低調,很少參與江湖斗爭。他其實也就是電影《黑社會》中吉米仔的原型。

  話說我跟新義安合作的事情,不知怎麼就被訴苦森知道了。訴苦森是當時佐敦的扛把子。他沒有直接找我,而是去找了我的老大黃頭仔。黃頭仔當然不知情,于是就來責問我。我就把事實一五一十地匯報給了老大。黃認為,訴苦森和上海仔在幫派里并不和。因為一個是大飛嫡系門徒,一個是尤伯看中瓜分幫派利益卻很少出力的人。所以這個黑鍋必須我來背。否則兩邊都不討好,我跟黃頭仔可能都很難再混下去。于是,我就莫名其妙被處于幫規吃里扒外定罪,打斷了兩根肋骨和鼻梁骨,左眼也差點被打瞎,至今也只有0.2的視力。從此被稱為「單眼仔」。

  上海仔知道我的事情后親自找了坐館雞腳黑。認為訴苦森是挑撥幫中兄弟,后來幾經談判,以上海仔出讓旺角麻雀館、巴士睇場權給訴苦森,訴苦森瓜分一小部分藥丸生意給上海仔收場。這次談判表面上看是交易,其實對上海仔大大有利。因此,算我為上海仔建了一功。

  之后大家相安無事了一段時間,我也直接由上海仔抽調去直接跟隨他。職級升到白紙扇,任柯士甸的揸fit。這次事件帶給我很大的改變,第一、我付出了終身殘障的代價。第二、我終于以殘障的代價換來了江湖的地位。跟著上海仔混后,我得以結識了越來越多的老板,思路大開,對做生意這件事情可謂醍醐灌頂般的醒悟。第三、對于黑社會我有了更深的理解。事后我追查到,當年出賣我的就是和勝和的同門老表,并且這個人就是上海仔的馬仔。后來,我以警方臥底的藉口親自送他上了路,做給上海仔看。但是我們到最后也沒有互相點穿,還是稱兄道弟。

  97順利回歸,沒有想象中的大清算,也沒有預料中的黑社會暴動。乍看起來是太平盛世。但其實很多江湖規則發生了徹底的改變。第一是各大社團都正式宣布不得走私軍火。第二政府里安插的社團人士均被清除。第三江湖中的猛人都曾被請去解放軍的某處喝茶。坐館雞腳黑開始往澳門和台灣跑,企望找到新的財檔。上海仔和我則經常去珠海和東莞。

  由于我學了幾年經濟并且勘察能力出色。97年后,我被上海仔安排了最重要的任務就是找老板投資。97年前香港的富豪一般只會和坐館合作謀求維護一些地下規則。97年后,坐館跟富豪幾乎是同一職業的人物。大家不再有黑道的特質,越來越像商場的人物互邀喝咖啡談生意。但是我當時還是沿用了一些江湖的做法,踩點蹲守幾天老板們的出入點,然后直接遞上印有「勝和單眼仔」的名片。

這個事,我被O記請去喝了不少咖啡。因為在香港說自己是社團成員是要坐牢的。顯然很多老板都不再把我們當回事了。但是也有很意外的收獲,有一天我接到了楊受成先生的電話。電話里楊生直截了當,要找話事人喝茶。這時候我不敢自作主張,把情況匯報給了上海仔。上海仔當機立斷,包下專機,請楊生去了一次東莞。當時上海仔在東莞和珠海、深圳已經投資了數家5星酒店和洗浴中心。還通過我這里開設了2家地下賭場和一家地下錢莊。東莞可謂已經是郭生的地盤了。那天他們在東莞具體談了什麼我并不知道,但是楊生回港后,上海仔就高調宣布要選下屆坐館。

和勝和不同于其他社團,誰有勢力誰說了算。上海仔的財力其實競選坐館沒問題,但是必須由元老叔父投票決定。大飛和大撻首先站出來反對,尤伯支持,其余人暫時不表決態度。競爭下屆坐館的人選有:炮D、阿細、訴苦森、雞腳黑(連莊)。

  這里面炮D是雞腳黑的頭馬,實力不夠,而且雞腳黑意外要連莊競選,叔父輩怕內訌過大出事,首先把炮D踢出局了。(電影中飛機的原型)

  阿細是元老矮仔的嫡系,是元朗和南區的揸FIT人。有實力,但是不被看好。

  訴苦森是當年和勝和的黑馬,此人是海外留學高才生,并且手段毒辣,行事兇猛又講義氣,是非常有競爭力的人選。(電影中東莞仔原型)

  雞腳黑是現屆話事人,幫派規矩是不允許連任的。但不知什麼原因要競選下屆坐館。被大飛一干人等激烈反對(電影中阿樂的原型)。

  98年春,激烈的內斗開始了。炮D被踢出局后就失蹤了。后來被傳在菲律賓死于交通事故。阿細財力不夠,從雞腳黑那里換來了一些財路就主動棄權。訴苦森跟尤伯長談一次后就宣布退出競選。也就是說,只剩下雞腳黑和上海仔競選新的坐館。

  由于尤伯的出力,大飛一批人不好再說什麼。因為雞腳黑連莊這件事情是很難成功的。何況上海仔幕后還有我在打點。這幾年我如日中天的發展幾乎是上海仔的縮影。早就不似當年的古惑仔在街頭打拼。為了幫大哥競選,我聯絡到了水房的人馬和14K德字堆的紅棍去雞腳黑的勢力范圍砸場,逼出雞腳黑現身。雞腳黑知道上海仔在出力竟然搬出了14K老大胡須勇來打壓。然后又牽扯進了新義安的豬頭細等一干人進來。

眼看江湖又要掀起腥風血雨了。時任反黑組總督察的SIR出面調停,警告我們不許惹事。最后,也是上海仔本事滔天,竟然被他查到雞腳黑的長子細頭仔加入了14K劍字堆。而這件事恐怕連雞腳黑本人都不知道。馬上大飛出面,讓雞腳黑退出競選并交出96年以來的所有社團賬目清查。這下雞腳黑瞬間失去人心,被迫退出競選。之后幾年又傳被8個蒙面刀手設伏砍傷,并從此退居二線,很少再參與社團紛爭。而這8名蒙面刀手被查出是豬頭細的馬仔。2001年上海仔派人槍殺豬頭細,就由我親自指揮的。算是給了雞腳黑和社團一個交代。

  當然,每次和勝和選坐館都是江湖大事,O記和反黑組都會嚴正以待或者干脆驅散勝和集會。上海仔為了完成大事,找到他干爹出面指揮。而后就是98年夏末香港歷史上最大的警匪案告破——大富豪張子強被抓捕!鋪天蓋地的港媒進行宣傳完全抽調完了香港的警力。于是乎,上海仔順風順水的當選了坐館。我雖然是上海仔嫡系馬仔,卻一直不知道他的干爹究竟是何人。直到2012年發生了特首飯局事件,我才知道當年楊生給郭生介紹的義父,是內地的顯赫人物。

電影《黑社會》劇照  

這里我要說一點題外話,就是關于電影《黑社會》和《黑社會2》。這兩部電影是新義安的杜生導演。里面的劇情基本上1比1還原了當年上海仔的那些故事。包括連我都進入了電影的原型(師爺蘇)。只是關鍵的一些人物做了恰到好處的修改。上海仔2000年后一直告誡我,混的人沒好下場,別以為自己了不起,在鐵拳下都撲街。到了06年后我逐步隱退江湖時才真正理解這句話的含義。我們自以為做得漂亮和絕對隱密的一些事被人搬上了熒幕,堂而皇之地公開。這不是最恐怖的威脅嗎?電影里公安局長幫吉米仔找到了龍頭棍,而且說一直在他們的監控之下,吉米仔當上了龍頭后,就來把龍頭棍還給他。這是一個赤裸裸的警告。只要政府想收,黑社會沒有出路。

  上海仔98-2000年任期內和勝和并沒有實質性的發展。倒是大飛到雞腳黑那幾年打下了很好的基礎。我那時候已經有了幾個營業單位的股權,有錢有權的我一心希望深入內地發展。機會在2000年底出現,由于上海仔并沒有完成他干爹的要求連任,而是被尤伯欽點訴苦森當選新的坐館。

干爹很不滿,抽去了他很多正門生意。這時候楊生根據干爹指揮又來找我,希望借由我出力協助其打入內地發展珠寶和唱片。隨后就是大家熟知的,英皇珠寶、英皇唱片在大陸家喻戶曉了。賺的盆滿缽滿的我,在2006年開始定居上海。單眼仔這個花名也很少有人再叫了。

  倒是上海仔本人一直還留在香港。2000年前他是黑道最大贏家,可惜好景不長,之后就被他干爹視為了棄子。又開始跟澳門14K起了瓜葛。撈偏門都是利字當頭的,郭生為尹生賺了不少錢,可惜最后變成了大仇家。回到香港后,郭生發展也受制,因為卸任時坐館期的賬本不翼而飛,被元老叔父們認為是奸細。同門的白頭仔和訴苦森也占據了太多勢利。尤伯又年事已高,早就不支了。上海仔知道楊生挖了我墻角,少了一個得力臂膀,加上這幾年被尹國駒和白頭仔搞得焦頭爛額,遂對干爹和楊生懷恨在心。

當然以他的實力是不可能直接挑戰他的干爹和楊生的。也不知道我的下落,不可能找我報復。于是他就從英皇公司開始下手,接連搞臭搞黃幾個當紅藝人。一副要搞夸楊生電影公司的態勢。楊生的門生當然也不會吃素的。首先是曾志偉被打。其次是旺角、尖沙咀等數個上海仔的麻雀館、房產公司、夜總會被砸場。另一方面,訴苦森被暗中力量支持,大力發展了幫派,造成了勝和幾乎無人支援上海仔的局面。上海仔終于認識到自己的不支,向楊生妥協。

  02年胡須坤升認坐館、白頭仔當選揸數。對于上海仔又是沖擊的一年。因為白頭仔當年算是雞腳黑的門生,行事狠毒。迫于和勝和同門的壓力,白頭仔不敢當面挑釁上海仔,只是在賬目問題上大做文章,要搞臭郭生。此外,我作為當年的揸數,一直也在被白頭仔通緝。江湖也傳言1998-2000的勝和賬目是被我藏匿到廣州了。我把情況匯報給了楊生,楊生給我安排去了湖南某地暫避風頭。同時他告訴我一個消息:我當年的大哥黃頭仔在慈云山被槍殺了。可能跟我有關。

  02年似乎是一整年我都在內地四處游走。一方面發展內地事業,一方面避開社團的通緝。03年后期似乎情況有所好轉,上海仔意外交出賬目,并且有消息稱在香港高調復出發展珠寶和娛樂業,旨在與英皇競爭。相傳郭生的幕后老板是麗欣集團。而新認干媽就是麗欣集團的老板娘余寶珠。而后上海仔似乎又活了起來,有人撐腰后,在亞視推選自己的心腹進入。又高調捧紅了許志安、陳慧琳、楊千嬅等藝人。04年又開設了星悅公司,工作重點是培養影星。但上海仔由于精于賭博,執迷于澳門的賭場生意。在運勢來到后,又去澳門發展了賭檔和賭船。不到2年時間,星悅公司經營不善而倒閉。簽約藝人全轉去了陳百祥旗下。

  06年后由于我隱退江湖,在上海發展,對于香港社團的發展了解就少了許多。昔日前輩和老友也有死有坐監,令我唏噓不已。直到10年尤伯逝世,我才回香港吊唁,彼時香港黑幫已風光不再。千人集會立馬有千人警察來查證件。雖然大飛哥還是能率領眾多大佬跟警察扛著,但是和勝和的小輩真的已經不是意氣奮發的態度了。尤伯風光大葬后,上海仔又帶我去了當年由我一手策劃開設的珠江高爾夫球場打球。郭生問我這幾年跟楊先生干的如何,我低調回答只是太平就好了。然后郭生跟我傾訴了一天,要我約下楊生,求和。

一個昔日大哥,一個今日老板。我當然樂于幫他們談和。楊生也給足了面子,在尖沙咀的某酒店大家吃了一頓飯,大家和解。然后我又回到了上海,繼續處理內地業務。12年春季,網路傳來上海仔牽涉特首飯局事件,看來上海仔又混的是風生水起,讓我不禁佩服其才華。不過上海仔又不是省油的燈,江湖人士多是奸猾狡詐之徒。14年時,尹國駒發出江湖通告,稱上海仔偷錢詐騙,下了追殺令。

巴基明

  15年香港南亞裔老大巴基明在街頭貼街招,對楊生展開了新一輪的人身攻擊,說他勾結內地,奸淫擄虐無惡不作。我詢問楊生發生了何事,原來上海仔通過綁架公司核心人物,騙取了楊生在港銀行的數億港元資金。這事徹底激怒了楊生。并且讓我也大感不妙。

我立馬回港向楊生表明立場和清白。并被暫時監控了起來。此次黑楊生的街招搞的非常大。據說,南亞裔和部分勝和成員在貼上百元港幣直接向路人派發,各個熱鬧檔口都被市民哄搶,大白天連警察都無法管理。我知道后為了向楊生表忠心,主動請纓,出錢出力貼出上海仔的街招,并懸賞500萬通緝上海仔。

上海仔知道我回港出力后,派出馬仔阿祖追尋我下落報仇。幾次蹲點都被我的線人通報逃過一劫。并且與此同時,在東莞我和幾位大佬的酒店、夜總會被全部查處。江湖大雪崩看來即將上演。聽聞阿祖要競選下屆和勝和坐館,我立馬買通了同門,幫助別人上位,并買通殺手通緝阿祖。一周后,港媒開始大肆宣傳上海仔滔天惡行,看來楊生開始行動了。

  這次是江湖中最有地位的幾個大佬的角逐,大家都似乎在打宣傳戰比拼財力權力。但是持續了半年,誰都沒有找到誰的下落。街頭也只是小規模的馬仔們互相打斗,并沒有特別出格的事情。也由此看出,黑社會已經不像電影里那麼充滿刀光劍影了。年底上海仔自導自演下午茶時被潛伏的刀手砍傷,入院治療引來媒體的關注。

但其實記者采訪時,臉上僅有一個小疤痕,他又自稱是不慎撞到墻角。隨后又高調召開全港記者會,要曝光最大黑幕。事態高度緊張,楊生那里已經下了重金給新義安埋伏人馬在記者會里,隨時隨地都要干掉上海仔。

但是出人意料,上海仔的代表人在新聞發布會前10分鐘突然宣布取消。我馬上收到線人放風:上海仔逃去上海了。當機立斷,我披星戴月地趕到上海,并召集了幾個人去線人放風的酒店,結局又是撲空。后來通過查詢,上海仔到上海后并沒有去酒店,而是直接轉機去了日本。楊生那里也火速聯系了政府,要海外緝捕上海仔。同時新義安也給了山口組消息。此時,「海外追殺令」震撼了整個亞洲。上海仔的黑道路眼看就要走上盡頭。

  故事的最后,狡詐的上海仔一直未在日本現身,16年.7.21在泰國回香港的班機上被香港警方緝捕。而和勝和的新任坐館也從雞腳黑的門徒子騰交接給了上海仔的門徒阿祖。看似平靜了的江湖,其實還是暗藏殺機。據傳上海仔緝捕48小時后即被保釋出來,一直被專人保護。楊先生花了大量財力物力其實背后只是幫助了阿祖上位。

  楊先生事后電話我,要我不再計較前事,凡事有得有失。

  我不禁想起了電影中石副廳長的那句話:你是我們信得過的人,[和聯勝]永遠是你姓李的,我們之間永遠以和為貴。

搶先看最新趣聞請贊下面專頁

用戶評論
你可能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