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搜索

搜索站內資源

江湖判官「柳記松」:崩牙駒的結拜兄弟,九指華的罩山大佬

陆凡 2022/04/18

他的名字、像是被媒體過濾掉一樣,鮮少有人知道,但并不妨礙、他曾是江湖幕后的風云大佬。

他是崩牙駒的結拜兄弟,與澳門14K超級元老馬交馮、香港前高級督察彼得·潘努都甚為老友,傳奇猛人九指華、胡須勇頭馬葵佬都曾是他的門生,他與14K雙花紅棍陳惠敏同出自懲教署(獄警),交游紅黑高層、門生遍布港澳,江湖人稱「柳記松」,坊間盛傳、只有「柳記松」出面,方能攔住08年九指華下手差佬文的慘案,可惜柳記松早于03年先走一步、再無人能夠回天。

「柳記松」原名曾榕,1946年生,是活躍于旺角一帶的14K超級叔父,據傳門生逾千人,不慕虛名、神隱幕后,人稱「江湖判官」。

曾榕早年入職懲教署做獄警,懲教署在坊間又叫「柳記」。要管住污點人員,必須要比對方更狠,「柳記」可是出了不少狠人,既有陳惠敏這樣的拳王級猛人、還出過「柳記豪」這樣的超級變態。「柳記松」便是如此,當年被「柳記松」修理過的、無一個不服服帖帖,「柳記松」又懂得恩威并施、所以在管訓人員中很有聲望。

陳慧敏

再者「柳記松」很有頭腦手腕,于黑白兩邊都吃得很開、可以說是八面玲瓏,早早加入14K、70年代便開始叫響名堂,江湖身份讓他過得很滋潤,后來干脆辭掉懲教署工作,專意撈起偏門、又借助曾經的官差身份,調停解決黑白糾紛、于江湖上甚有威望。

澳門賭業興起,又過海去撈賭,認識了澳門14K元老馬交馮,兩人都相當低調、在一塊兒很談得來。馬交馮早年與余洪一起來澳門發展14K,在當地門生眾多、特別是娛樂業頗有影響,據稱某帶龍字的電影大亨、便是拜在馬交馮門下。

卻說14K九江街惡人谷有一傳奇猛人、叫九指華,與14K最惡大佬華喜稱兄道弟,早年便以狠辣冷血聲名嚇人、江湖皆避而遠之。此番投入馬交馮麾下、馬交馮觀察了一段時間,覺得還是在柳記松身邊調教一下更為合適,便將九指華介紹給柳記松、于是九指華又拜柳記松做大佬。

崩牙駒

在澳門發展,澳門與香港近鄰,江湖往來頻繁,難免要經手許多黑白糾紛,況且柳記松于阿SIR高層熟人關節頗多,又有江湖網絡影響,兩人自然走到一塊兒。互相欽佩、惺惺相惜之下,兩人結拜兄弟。

柳記松與前高級督察彼得·潘努(Peter Pannu)關系密切,彼得·潘努是名印度裔英國人,1964年生、1985年加入九龍反黑組,是柳記松的后輩、早年受柳記松提攜頗多,彼得·潘努當年與「灣仔之虎」陳耀興過從甚密、被認為是接受過陳耀興的江湖獻金。在八九十年代港澳江湖腥風血雨的那幾年,彼得·潘努可是其中穿梭斡旋的關鍵人物。彼得·潘努1993年被停職,不過他很上進、后來考取執業大律師,與城中多名富豪關系頗佳,2009年商人楊家誠收購英超球隊伯明翰后,彼得·潘努被委任為伯明翰球會董事。

上世紀80年代末,14K教父胡須勇與九指華因小弟看場發生糾紛,雙方互相廝殺長達三年,胡須勇的一個小弟在濠江被砍傷后、展開報復將九指華左右手弄成重傷。深感事態嚴重的九指華提出停戰講和,與胡須勇有舊、和九指華也熟識的崩牙駒表示保持中立,九指華只好請大佬柳記松出面。柳記松托當時任任油尖反黑組的彼得·潘努,約胡須勇在中環某咖啡廳講和、事情才算告一段落,柳記松也經由此事、與胡須勇不打不相識。

與崩牙駒是結拜兄弟的柳記松,兩人在濠江合作頗多,不過柳記松生性低調、很少在前臺出面。1998年,崩牙駒因白德安座駕被炸收監,阿SIR借此機會對崩牙駒收網,與崩牙駒交集頗多的柳記松,緊跟著也被收入監房3年。

此后,九指華亦開始放飛自我,往來泰國、米國,結交泰軍方高層,出行帶數名泰仔保鏢、相當威水,十年后與「差佬文」鬧出慘案震驚江湖。柳記松的另一個門生葵佬,則投到胡須勇門下成為頭馬,葵佬是胡須勇葬禮上與阿SIR溝通的協調人,葵佬是江湖打仔出身,活躍于油尖旺一帶、被認為是14K財主之一,阿SIR稱葵佬「最麻煩,下手很狠」。柳記松門下當年可是收過不少江湖狠人。

2001年柳記松出獄后,將手下生意產業交給嫡系門生、不再過問江湖事。2003年4月,「柳記松」因病去世,享年57歲。

當月27日,門生親友在沙田寶福山為「柳記松」舉行了葬禮,當天上千江湖人到場吊唁致意。堂上橫匾「浩氣長存」,兩副對聯「松柏節操忠義在,哥哥相照正氣存」,多名大佬猛人獻上花圈花牌,當時正在獄中的崩牙駒、專門托人送上花牌,署名「義兄尹國駒」。

搶先看最新趣聞請贊下面專頁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