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搜索

搜索站內資源

和勝和「崩嘴崩」,木匠出身,因長相奇特遭人另眼相看,一番奇遇成社團坐館

陆凡 2022/04/08

他外貌丑陋毫無背景,卻因緣際會,成了香港第一黑幫的老大。

由于與社團大部分人產生利益沖突,八面玲瓏大半生,晚年卻處處碰壁。

他就是和勝和的智囊坐館「崩嘴崩」。

早年

1963年,「崩嘴崩」出生于香港的貧民窟,正因為出生在貧窮的家庭,父母賜名潘偉業,期望他長大能改變貧窮的命運,能闖下一番偉大事業。

家中兄弟三人,他排行老大,潘偉業先天是個「兔唇」。

上學后潘偉業常因自己「異于常人」而感到自卑,總是想與人保持距離。

因此還沒畢業,他就選擇輟學,出來找活干,為貧窮的家庭增加一份收入。在父親好友的引薦下,他成了一名木工學徒。

木匠老師傅對于潘偉業這個小徒弟倒是沒有歧視,反倒是驚訝潘偉業一學就會,因此對他很上心,大力栽培。

對老師傅的真心,潘偉業非常感恩,小作坊里不僅能多一份收入,也多一份溫暖,在此間重拾起信心,自卑之感逐漸消散。

一晃數年過去了,這份平靜不僅被打破,還給潘偉業的人生帶來轉折。

當時香港黑幫觸角伸展到各個角落,除了賭檔、青樓、夜總會等等地方,還會向商鋪、攤販收保護費。

商販們有沒有受到保護是個未知數,但不給錢就有人來搗亂,這點錢最后還是得交。

原本潘偉業工作的地方就是藏在深巷里的小作坊,平時也很少人會來到這地方,但黑幫分子最終還是找上門來。

多次上門收保護費,木匠老師傅也多次硬氣地拒絕他們所謂的保護。在收費馬仔看來,這木匠老師傅就如茅坑里的石頭、又臭又硬。

那天,馬仔再次上門,這次也不再催保護費了,帶著家伙就來作坊開砸,老師傅上前阻止,卻被馬仔們架到門邊、即將開揍。

潘偉業見狀上前營救,也遭到了馬仔們的拳打腳踢,身受重創。事后錢還是如數的上交,這也算是當年攤販人們真實的寫照。

重傷的潘偉業住院數月,這數月里除了身上的傷痛,內心里對于時代也產生了新的看法。

原來這年頭并不是你不招惹別人,別人就不會來找你麻煩。在當時的市井里,得利的更多是那些黑幫的人。此時潘偉業內心的想法,用現代的話說就是:「既然打不過,就加入他們。」

江湖路

出院后,潘偉業就加入了和勝和。像他這種毫無背景的人,都得從「藍燈籠」做起。

「藍燈籠」就是社團的臨時工,一般是一年到三年的試用期,升職后才能成為正式成員,也就是俗稱的「四九」。

像在酒樓代客泊車、賭檔看場的這幫人,就多數都是社團最底層的一部分人,也就是「藍燈籠」,偶爾老大跟人起了紛爭,就跟著其他「藍燈籠」一同到場撐個人場,有時候真打起來了,也得硬著頭皮上。

潘偉業最初就是在酒樓代客泊車的馬仔,事實上大部分收入都是老大拿走了,能到潘偉業手上的是少之又少,潘偉業陷入入不敷出的窘境,但野心極大的他沒有放棄上位之路。

按正常情況下來看,他當個小馬仔也算是到頭了,畢竟跟的老大不夠頂,吃不飽穿不暖,本身長相又有缺陷,也沒啥背景,想上位除非奇跡出現。

當然,既然是主角奇跡自然是會出現的。

人生轉折

80年代中期,14K的「驢仔添」進入退休生活,退休后閑時便到茶樓喝喝茶、吃吃點心。這茶樓正是潘偉業看場的茶樓,由于長相奇特「驢仔添」對他也印象深刻。

長此以往與潘偉業這個外貌丑陋的小馬仔多少也有了些交情,有了交情兩人談話就多了。

在長期的接觸中,「驢仔添」暗地里對潘偉業的雄心壯志頗為欣賞,覺得他日后必將有一番成就,只是眼前缺少一個機會。

人說:「出門遇貴人」或者「瞌睡送枕頭」,這類的話用來形容「驢仔添」為潘偉業的未來造橋鋪路再適合不過了。

「驢仔添」是何許人物?他是14K拜瀘分會的話事人,江湖地位崇高。14K石硤尾話事人、那位號稱「最惡大佬」的華喜,以及統領砵蘭街的「黑白無常」等江湖猛人皆是他的門生!

他除了看潘偉業可憐偶爾接濟他的生活、改善他的伙食,還介紹不少江湖大佬給潘偉業認識。

潘偉業也沒令他失望,交際手腕高超,游走于許多大佬之間。

潘偉業的才能「驢仔添」看在眼里,除了佩服自己慧眼識珠,還將自己的女兒許配給他。就這樣,潘偉業身為和勝和的人,卻成了14K的女婿。

有了老丈人鼎力支持的人脈資源,再加上潘偉業精明狡黠的頭腦,很快就在江湖上玩開了。

上位之路

90年代,和勝和荃灣線的「傻澤」與「雙鷹青」倆人互不咬炫,潘偉業卻與雙方關系都處得很不錯。

短短三年時間,又升職到了「白紙扇」這個職位,「白紙扇」類似文職、師爺這等職務。

14K自從1953年龍頭葛肇煌暴斃之后群龍無首,能支撐這麼多年,也是靠著各字堆培育出的的猛人支撐著,但這幫人個個有本事,所以十分不團結。

潘偉業代表和勝和,鉆了14K不團結的空子,出資50萬,接管了原屬于14K的生意、價值500萬往上。

并在這項生意開始的時候,與14K的「毅字堆話事人」胡須勇成了好友。

如此一本萬利的資金運作才能,儼然成了社團內外的香餑餑。

當時的坐館「雞腳黑」便與他合作甚多,還有號稱「上水皇帝」的「白頭仔」、與「雞腳黑」不和睦的「大飛」等人都或多或少有跟他合作。

不得不提「驢仔添」還有另外一個女兒,也就是潘偉業的小姨子。小姨子智力低下,靠著父親過硬的背景嫁給了一名阿sir「球哥」。

潘偉業與「球哥」連襟之間,一個是黑道、一個是白道,陰陽并濟,勾勒出一副生生不息的太極圖。

有了「球哥」這層關系,潘偉業也算是黑白通吃的主,社團外的人諸如和合圖的「西環教父」金山、14K的「大眼」等,一個個大哥大級別的人物都得對他禮讓三分。

2004年,潘偉業拿下荃灣許多小巴線路的經營權,賺得盆滿缽滿,江湖人稱「小巴王子」。

人生巔峰

到了2006年,潘偉業直接達到了人生巔峰,成了和勝和坐館。

當時他能成為坐館也算是臨危受命,自97回歸以來,香港的一眾黑幫便開始沒落了。

80年代到90年代間成長最快的新義安,巔峰期勢力穩居香港黑幫第一位,但回歸前新義安「龍頭家族」看準風向北上接受招安,轉行做正經生意,黑道事業逐步收斂。14K各自為政,甚至同門相殘,起不了什麼風浪。

而本土老牌的和勝和仍舊是保留選舉坐館的制度,并且隨著新義安收斂,和勝和卻猖獗起來,在千禧年過后儼然成了香港第一大黑幫,因此和勝和也成了阿sir「重點關照」的社團。

2005年底,和勝和正要選新一任坐館,但這一年與之前不同。

這一年間,前面當過坐館的人,不管是高調出位的「上水皇帝」白頭仔、還是低調到終日不見人影的「泰拳安」陳安,皆被逮捕,使得這一屆的坐館之爭勸退了大部分人。

風聲鶴唳下,臥病在床多年的社團超級元老「尤伯」發話了,他認為能挑起社團重任的,唯有潘偉業!

「尤伯」出聲,其他元老附和,特別是「雞腳黑」那是鼎力支持。潘偉業直接內定成和勝和坐館,成了香港第一黑幫的龍頭老大。

潘偉業成了坐館,并對延續百年傳統的坐館規則作出了改變。以前的坐館規則是「兩年一屆、一坐館、一揸數」這樣的制度。

潘偉業認為時代在變化,只是兩年的時間過于倉促,屁股都沒坐熱,就得拍手走人,接手社團事務需要時間、發展也需要時間。

因此提出「熟悉業務一年、發展一年、再多出一年看發展的成果」。在他的努力下,將社團坐館的任期從兩年變成三年,也算是開了社團坐館改制的先河。

任職期間,他將跑路八年的「勝和校長」雙鷹青勸回香港自首,「雙鷹青」當年因經營「丸仔」生意,跑到了到深圳開「翠華」茶餐廳,雖是賺得盆滿缽滿,但有家不能回,著實凄慘。

人生下坡路

2009年,潘偉業坐館任期已滿,他覺得自己在任的三年里做得很好,想要連莊。坐館想連莊這種事情也不是沒有發生過,如「雞腳黑」、「上海仔」等猛人皆有這個想法,但無一例外都失敗了。

電影《黑社會2以和為貴》里便有這麼一段,任達華飾演的「阿樂」,原型便是當時想要連莊的「雞腳黑」。

畢竟和勝和這個社團不像新義安那種類似家族企業式的社團,有指定的繼承人。和勝和這方更講所謂的「民主」,想當坐館得由社團內元老投票,票高者得,這是早在100多年前就定下的規矩。

而社團內也不是鐵板一塊,每一屆坐館之爭都是這些勢力的角力場。最常見的就是「雞腳黑」與「大飛」兩方勢力,在這一屆他們兩人為了推門生上位搞得劍拔弩張。

潘偉業早年得超級大佬「尤伯」指名,社團內都尊重「尤伯」,沒人敢反對,可「尤伯」在2007年就病逝了,潘偉業也就沒了后臺。

這次想連莊,那是有點癡心妄想。由于沒人支持他,他便開始搞鬼,在「雞腳黑」與「大飛」之間搬弄是非,搞得雙方原本就緊張的氣氛更上一層樓。

做人就該拿得起放得下,舍不得手頭的權利,還在幾個爭坐館的勢力之間搬弄是非,想著把別人弄得兩敗俱傷,自己再漁翁得利,這無疑是妄想,是羞辱別人的智商。

現代的信息那麼發達,若要人不知除非己莫為,「搬弄是非」這一條,直接把幾邊的人都得罪了,「妄想連任」又觸動了大部分人的利益。

后來坐館制度人選確定,再次破例,由「一坐館、一揸數」改為「兩坐館、一揸數」。

「大飛」支持的寶明上位、「雞腳黑」、「白頭仔」、「勝和太上皇」張銓漢三人聯手支持的「薯仔」以及回來自首的獨行俠「雙鷹青」三人上位。

潘偉業對這個結果表示不服,他當場就說:「今年增加一個坐館、以后還會有三坐館、四坐館的出現」。但大局已定,潘偉業無可奈何。

四處碰壁

可他仍舊沒放棄,到處游說各方勢力,有點另起爐灶的意思。這點那是犯了社團大忌,電影《黑社會1龍城歲月》里便有這一幕,梁家輝飾演的「大D」勢大卻當不上坐館,便有了自己的想法,社團元老「鄧伯」質問「你是不是想搞個新和聯勝出來?」

「大D」回答「是」,「鄧伯」直接回了兩個字:「開打了!」

也因為這些事,原本八面玲瓏的潘偉業開始處處碰壁。

潘偉業實質上最大的后臺便是14K的老丈人,身為14K的女婿,又與14K有業務往來,與14K的人走得比較近在所難免。

就這一點,社團內便以他是「14K的臥底」來攻擊他,當然,事實上他也不是不想過檔到14K,但過檔需要跟老大的,他這個「和勝和前坐館」的輩分又太高,因此處境及其尷尬。

2009年8月3日,李泰龍在酒店門口被和勝和的「紋身忠」行刺身亡,阿sir開啟一波掃黑風暴,江湖上一片哀嚎的同時,也有人在此時借力打力。

2010年3月份,潘偉業被控告強行找小巴車司機要保護費高達100萬入獄,出來后沒多久再次遭到控告,這次是行賄罪,受賄者便是那位連襟「球哥」。

短時間內多次被捕,江湖上的大佬很少會出現這種狀況,大機率是社團內部的高層在戲耍他。會有這麼個猜想,那是因為在舉報「球哥」這件事情上很詳細。

比如每個月都會有個信封寄放在固定的一個報紙攤里,信封里裝的是4000塊錢,信封外寫著「球哥」的名字。

而「球哥」做出的解釋也算說得過去,由于妻子大腦發育不全,老丈人吩咐潘偉業照看小姨子,這4000塊是給自己妻子買水果的錢,并不能算是行賄。

尾聲

2016年選坐館前夕,潘偉業在荃灣吃完飯,剛出門就被人拿著鐵棒揍了一頓,這無疑是為了爭選坐館的事挨揍。

潘偉業有意扶持自己的人上位,社團內有大佬想讓這個已經被邊緣化的人安靜一點,因此有了這一幕。

在此不得不套用《古惑仔》里「烏鴉」說的那句話:「出來混的,沒一個講義氣的!」有共同利益時都是親兄弟,利益沖突時,分分鐘都想著把對方送進醫院或者大牢里。

搶先看最新趣聞請贊下面專頁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