港澳臺風云:他是澳門「大圈仔」老大,為2千萬刺殺崩牙駒,2年綁架10個富豪!

陆凡 2022/06/08 檢舉 我要評論

  葉成堅,綽號奸人堅,1961年生,廣東東莞人,從小未讀過什麼書,一直游蕩于社會小偷小摸,劣跡斑斑。1979年從廣州偷渡到香港,混跡于黑社會。到香港的幾年間,就犯下屢屢罪案。由于在香港一直小打小鬧,形不成氣候,1996年他竄到澳門,使出渾身解數在黑道上拼殺,意欲成為一條出人頭地、威震濠江的「過江龍」。

  1979年從廣州偷渡到香港,混跡于黑社會。到香港的短短幾年間就犯下屢屢罪案:1980年10月6日,因盜竊被判守行為18個月;1980年10月27日,因非法進入禁區,被罰款100元;1981年7月20日,因提供虛假資料被罰款100元;1982年10月19日,合法羈留下逃走,被判監禁2個月;1983年11月10日,因游蕩被判守行為12個月;1984年6月25日,因盜竊被判守行為18個月;1984年10月2日,因盜竊及毆打警官被判監禁6個月;1986年4月28日,因偷電被罰款400元;1986年5月13日,因合法羈留下逃走,被判監禁3個月。

  早在1994年葉成堅就已小試鋒芒。他勾結澳門黑社會成員赫南南在珠海實施了一宗綁架勒索特大案件。11月12日這天晚上,葉成堅從廣州帶上20萬港幣到達珠海銀都酒店咖啡廳與赫南南見面,商量勒索台灣商人一事。他們以談生意為名,將臺商游某某、吳某某騙到珠海。

他們事先在珠海市花苑新村租了一套房,然后,糾集熊建新、羅承新、黃雄等人設賭局誘騙游某某等人參賭。葉成堅讓人事先在房子里擺開了賭「三公」的架勢。當赫南南將游某某帶進房時,葉成堅等人假裝在賭「三公」。赫南南他們便在旁邊沙發上,同游談汽車生意。大約10分鐘后,葉成堅過來讓游某某參賭。

結果,游陷進騙局,游輸給葉成堅和赫南南1千多萬臺幣(折合300萬港幣)。其后,葉成堅等人又將等在酒店的吳某某騙至該處,用鐵鏈將游某某、吳某某分別捆綁,威逼游某某打電話讓家人籌港幣300余萬元匯至香港賬戶。珠海警方于當月16日接到報案后迅速出擊,將兩名人質解救,勒索未遂。葉成堅、赫南南等人潛逃到澳門。

澳門作案

  葉成堅到澳門后,在賭場以疊碼為生,開始在澳門「闖世界」。憑著在香港「闖世界」的一點犯罪「資本」,到澳門后盡力發揮,頻繁來往粵澳兩地流竄作案,從坑蒙拐騙、盜竊到培植打手搶劫勒索、參與黑幫間的火拼,廝殺。他既敢同黑幫老大對著干,又會耍計謀與警方周旋。

憑著冷酷、殘忍的性格和做事詭計多端、膽大妄為,他很快得到一些黑幫老大的賞識,經過「千錘百煉」,逐漸羽翼豐滿,站穩腳跟,成為某黑幫行動組組長。

由此,葉成堅名聲大振,濠江又多了一條「過江龍」。而此時,在賭場疊碼已遠遠不夠他荒淫奢侈的生活開銷,為了時時處處顯示自己的身份,真正成為一條「過江蛟龍」,他豢養一幫馬仔,不僅在澳門賭博、嫖娼、持槍搶劫,又時常竄到內地殺人、綁架勒索、非法買賣、私藏軍火,實施一系列暴力性案件,成為威脅粵澳兩地社會治安的一個「毒瘤」。

  葉成堅不但老謀深算,頗有「城府」;而且心狠手辣,暗藏殺機。不但作案前不露聲色引誘他人上鉤,而且在實施搶劫時,精心策劃、組織分工十分嚴密,甚至專門購置錄像機進行監控,偷竊汽車進行作案,他是典型的智能型職業罪犯。

  從葉成堅一伙所作的一宗搶劫大案前的組織策劃過程,便可略見一斑:

  轟動一時的珠澳版「張子強」葉成堅

  ——1999年3月的一天,葉成堅專程到珠海約見翟紅欽、李勝。他告訴兩人來澳門「闖世界」,并出錢為兩人非法辦理了赴澳門的證件。

  ——4月間,葉成堅便從珠海組織了馬仔湯成等6人陸續非法入境澳門,事先對搶劫現場、搶劫對象進行觀察、錄像、監視,摸清情況。

  ——4月底,葉成堅出資讓馬仔去買回一輛二手白色三菱面包車;

  ——5月1日凌晨,葉成堅又讓李新文等人去偷回一臺黑色摩托車,為搶劫作好準備;

  ——5月3日,葉成堅又召集李新文,湯成等人在澳門玫瑰園餐廳商議,確定次日實施搶劫,并對人員進行了分工。有的開車實施搶劫、有的作掩護、有的負責接應搶劫的案犯,而葉成堅自己則坐在摩托車上隱蔽起來用電話指揮和望風。

  經過一個多月的觀察跟蹤,終于到了5月4日這一天。當女事主梁某開著摩托車行至港澳碼頭時,被葉成堅一伙駕駛汽車撞倒后劫持,被劫去14萬多美元、80多萬臺幣、500萬韓幣。

  1997年至1999年間,葉成堅頻頻進入內地非法購買軍火。1998年初,他以30萬港元非法買回一批軍火,包括4支AK47沖鋒槍、6支手槍、4顆手雷、20多包火藥及數千發子彈,并在澳門設立一個秘密軍火庫予以藏匿。同時,葉成堅還在珠海、廣州、江門等地購買和私藏了大量槍支彈藥及爆炸物。

1998年7月至1999年4月間,葉成堅指使羅章冠買回3支「五六式」沖鋒槍、85發子彈、2枚手榴彈,并私藏在珠海某出租屋內。1998年5月6日,葉成堅秘密潛回內地,竟敢將同伙李樂生在中山購買的一支仿「六四」手槍及28發子彈,藏匿在緊靠廣東省公安廳的廣州黃華路某住宅內。1998年,同伙李樂生將800克TNT烈性炸藥及雷管等爆炸物品藏匿在江門市區出租屋內……葉成堅為了達到其「爭雄江湖」的罪惡目的,不斷地參與澳門黑幫間的血腥大戰,這批槍彈一旦被派上用場,不知會有多少鮮血流淌。以葉成堅為首的這伙匪徒所制造的一系列惡性暴力犯罪案件,嚴重地擾亂粵澳兩地治安。

  馬仔李新文江門落網

  廣東警方根據情況反映,得知以澳門黑社會成員、某黑幫行動組組長葉成堅為首的犯罪團伙,近年來經常往來于粵澳兩地頻頻作案。于是,廣東省公安廳成立偵破葉成堅團伙專案組。「5.4」搶劫案件發生后,澳門警方當場抓獲兩名犯罪嫌疑人,均為內地人,于是請求廣東警方協助調查一名叫「阿文」的內地人,專案組接到這一情況后,馬上進行調查。而事前專案組也已掌握了葉成堅團伙中有一名叫「阿文」的團伙成員。專案組迅速從廣州、珠海等地偵查,從種種跡象查明,發現「阿文」真名叫李新文,湖北省人,但是具體地址不詳。

  在湖北省公安機關的大力支持下,偵破組查明李新文是湖北省荊州市石首滑家檔人。并且發現他有一個姐姐李某和姐夫李樂生在石首及廣東江門、珠海均有落腳點,而姐姐和姐夫長期居住江門,并時常往返石首。5月10日,專案組另一組在江門市公安局協助下,查明李某夫婦租住在江門天龍二街某出租屋的確切地址。

  并由江門對此地展開布控。李新文線索步步明朗。5月22日,上海黃浦江畔,一個身高1.72米左右,十分健碩,長相白凈的男青年背著一只藍色旅行包在一公用電話亭打電話,他撥通了湖北石首姐姐家的電話:「姐,我現在在上海,我離開了葉成堅,我不想跟他再過這種逃亡的日子,你看怎麼辦?」姐姐急切他說:「阿文,你馬上坐火車到廣州,我讓你姐夫去接你。他會安排好你的,你馬上打電話給他……」男青年正是李新文。澳門作案后一直潛逃,到上海時已先后變換了七八個地方,他有些厭倦了。

  姐姐接到李新文的電話后,又打電話給江門的丈夫李樂生商量,將李新文安排到江門的家中暫時躲藏,并讓李新文于5月22日當天乘坐火車回廣州,由姐夫到車站接應。專案組得知李新文準備從上海坐火車回廣州再到江門藏匿的這條重要線索后,立即調集了人馬在廣州火車站和江門出租屋展開嚴密的布控。5月22日下午從上海到廣州的列車,約在晚上21點至23點左右到達廣州站。20多名干警將廣州火車站所有出站口把守,每組干警手中都有一張李新文的傳真照片,以此進行辨認。然而,干警們直守到23點左右,仍沒見李新文。難道走漏了風聲?或是辨認不出?

  第二天,專案組再度增加火車站外圍警力,進行守候,但這天上海來的火車是晚上20點到廣州,已到達一個多鐘頭仍然不見李新文。誰也沒見過李新文,僅傳真照片,實在難以辨認,抓錯人又恐打草驚蛇。這時接到指揮部電話,李新文已到廣州,而李樂生不去接他,讓他直接到江門后call天龍二街出租屋房東兒子拿鑰匙。

晚上11點左右,布控在天龍二街的民警發現開來一輛廣州的出租車停在路口,從車上下來一個穿白色圓領T恤、平頭、1.72米左右、身背藍色旅行袋的男青年,根據專案組提供的特征,江門警方確認正是李新文。六七個民警馬上沖上去將其按住,帶回江門市公安局。從李新文交代的情況獲悉:葉成堅等人住在上海大廈,正準備去內蒙古,想帶老婆從包頭出境。

黑梟花都就擒

  抓獲李新文之前,赴番禹專案組民警已獲取了葉成堅一伙的行蹤路線。葉成堅他們在「5·4」搶劫后,于5月6日逃到番禹,沿途到花都、從化、韶關、長沙、上海、北京、內蒙古、包頭,每到一個地方住一二天又走。精明狡猾的葉成堅知道澳門警方在追捕,很可能會通知廣東警方。

于是,他不管住酒店、還是買機票從不用自己的身份證件。當專案組專門派出一組直撲上海大廈時,根本找不到葉成堅的名字。后經過多方偵查,發現葉成堅的老婆在珠海住。又找到葉成堅老婆照片,在上海大廈服務員指認下,才查明葉成堅曾在上海大廈住過。估計已逃往內蒙古,專案組又直撲內蒙古。

與此同時,另一專案組對住在澳門的葉成堅姘婦陳氏進行監視布控。葉成堅與陳氏剛生一女兒,女兒嘴有殘障,陳氏為給小孩治病十分焦急,不停地同葉成堅聯系。由于從包頭出境未成功,葉成堅把老婆送回內蒙古后,即約陳氏,商量為女兒治病。

  葉成堅在什麼地方見陳氏?專案組決定加緊對拱北口岸的監控。5月28日下午2點多鐘,專案組在拱北關口發現,陳氏母親從拱北過關到澳門陳氏家。下午4點左右,陳氏同一名叫黃少萍的女人過關閘到達珠海關口。只見兩人剛出關口,就直奔一輛高級小轎車,陳氏坐的車平均以180公里以上的時速在路上飛奔。突然,小轎車轉進華廈大酒店,陳氏和黃少萍下車進到大酒店咖啡廳。

  大約半個鐘頭,一輛載著一名男人的「的士」車停在大酒店門口,剛停2分鐘,只見陳氏和黃少萍出了咖啡廳直接上了「的士」。「的士」又以飛快的速度在廣州街上一陣兜轉,然后駛進中國大酒店「以泰廣場」,車上的兩女一男還未等車停穩,便下車又鉆進早已等候在廣場的另一輛「的士」。該「的士」載著三人向機場開去。「的士」開進機場停車場,3人又換乘一輛白色海獅面包車,然后,向廣花公路駛去。緊接著,陳氏等3人又換了兩輛車,最后,乘坐一輛皇冠小轎車直奔花都某大酒店。

  原來,葉成堅等人正在此等候陳氏等人。而「的土」車上的男人是陳氏的哥哥,是專程護送她們的。陳氏等人立即上到1105房。1105房是一個叫吳志標的人開的房。經查,此人正是葉成堅的馬仔。專案組馬上采取措施,從省公安廳刑偵局、廣州花都、珠海市公安局調集40多名精兵強將對該酒店進行包圍。抓捕葉成堅的專案指揮部迅速在這座大酒店內設立。

  但是,要準確地緝捕葉成堅并一網打盡,還十分困難:這伙歹徒在酒店內究竟有多少人?葉成堅究竟在不在,住在哪一間房?需要盡快弄清;葉成堅等人帶有武器,他們房間周圍全住滿旅客,如打起來傷亡很難預料……

  經過專案組成員緊急碰頭研究,決定首先搞清楚葉成堅在不在?住哪間房?然后再考慮如何抓捕。恰巧,吳志標下樓又開了1215和1216房。5月28日當晚,12l6房有七八個人在打麻將,直到凌晨3點才散攤。天亮,專案組通過酒店保安摸清了12l6套房住有葉成堅與陳氏,估計還有二三名馬仔作保鏢。如何才能讓1216房門打開?這成了困擾專案組的難題。機會終于來了。總服務臺電話問住在1105房的朱心沛(葉的馬仔):「你們要不要退房?」朱心沛又請示葉成堅,反復兩次詢問后,葉十分不耐煩地說:「你們先上樓來再說。」

指揮部下令:「各小組注意,準備行動!」這時,葉成堅的馬仔朱心沛和陳遠明從1105房出來,提著行李上到12樓。正在12樓監視哨位吃飯的黃科長從「貓眼」看見朱、陳兩人已從防火樓梯上來。緊接著,監視哨喊話:「開門了。」黃科長馬上讓4名特警:「快,快穿防彈衣沖……」

來不及穿防彈衣的黃科長一邊用對講機喊:「我們行動了……」一邊沖進1216房。不到二秒鐘,剛進入1216套房客廳的朱心沛和陳遠明還未弄明白怎麼回事,便被沖進來的警察反扣到地上;躺在床上的陳氏被嚇得大哭:「這下完了,這下完了……」黃科長銬上陳氏,未發現葉成堅,心一下緊張起來,人呢?

突然,他聽到洗手間有流水聲,他同特警一腳踢開門,將穿著豪華睡衣的葉成堅猛地摔倒在地。不到10分鐘,葉成堅等7名犯罪嫌疑人被抓獲歸案。通過搜查葉成堅,發現一份傳真是江蘇南通發來的,專案組又奔赴南通,經過艱苦的偵查,查明另一馬仔湯成的線索,經布控在無錫將其抓獲歸案。緊接著,專案組又分赴南京、廣西南寧、廣東從化等地,將其他馬仔賴伯貞、羅章冠等15名團伙成員抓獲歸案,繳獲一批槍彈及爆炸物品。

  葉成堅一伙在鐵證面前交代了全部犯罪事實。

看押黑梟

  1999年5月28日,澳門黑梟——「大圈幫」頭目葉成堅在廣東某大酒店被干警生擒。

  5月31日下午,葉成堅一伙被羈押于珠海市某看守所。看守葉成堅犯罪團伙的重任落在了武警珠海市支隊官兵肩頭。

  看守葉成堅犯罪團伙的布防是前所未有的。12個哨位如同銅墻鐵壁形成了看守所鐵桶式的包圍,監區上方4個對角哨對整個監區進行全方位監控,防止人犯脫逃;4個監區崗樓哨,監視外界動向,防止敵特襲擊;2個游動哨、2個警犬哨晝夜不間斷地巡邏警戒。每個哨位都實行雙人雙哨,全部由干部帶哨,值班領導每隔半小時便進行查哨。

  為確保萬無一失,牢牢看住葉成堅,打有準備之仗,支隊制定了防逃跑、防襲擊、防暴亂時的情況處置方案,擬訂了4套行動方案,并堅持每周進行模擬演練,使每一名官兵都熟悉方案中的信記號規定,處置情況的方法原則,保證一有情況能最快地進入戰斗角色。

  不要說來這里劫犯的成功機會等于零,就連打聽一丁點消息都比登天還難。葉成堅馬仔先后多次來珠海刺探情況,但對壁壘森嚴的看守現場,只是望而生畏,轉身就溜。

  9月14日深夜,今年第十號強熱帶風暴正面襲擊珠海,風力一度達到12級,關押在監倉內的葉成堅團伙成員,情緒非常激動,妄想乘機脫逃。中隊官兵立刻緊急集合,僅用2分鐘便封鎖了整個看守所。20多名官兵在副參謀長幸基林的帶領下迅速沖進監區,占領有利地形,把守各個走廊、通道,協助看守所公安干警控制了局面。此時,狂風暴雨還在繼續升級,大地一片黑暗,狂風吹斷的樹枝、鐵皮、磚頭、垃圾雜物滿天飛舞,看守所一段新維修的圍墻在狂風中搖搖晃晃。官兵們全然不顧,打開所有的探照燈露天執勤,任憑風吹雨打,一動不動。狂風暴雨中,到處閃耀著警徽的鋒芒,葉成堅一伙徹底地絕望了,像只泄了氣的皮球,很快停止了叫嚷。

  壁壘森嚴的看守所、戒備有力的庭審現場使葉成堅黨羽毫無可乘之機,便將惟一的希望寄托在刑場上,妄想半路殺出個「程咬金」劫走葉成堅。葉行刑的當天,為避免暴露刑場地點,副參謀長幸基林、作戰股長杜林佳帶領近百名荷槍實彈的官兵按指定地域,在規定時間內悄無聲息地開進刑場集結。

  官兵們迅速展開了清場工作,在刑場方圓1000米的范圍內進行地毯式的大搜索,并在各個制高點設立望哨,在復雜地形處設立潛伏哨,在荊棘叢生的樹林里,官兵們不顧蚊蟲叮咬,以百倍的警惕注視著刑場周圍的動向。

  10時03分,離行刑時間很近了。忽然帶班干部陳志清的高倍望遠鏡中閃動著幾個人影,他邊向人影沖去,邊向指揮所報告。支隊長李崇軍果斷下令按3號方案行動。刑場應急小分隊近百名官兵「閃電行動」,封鎖控制了目標區域,作好了一切戰斗準備。原來,是4名躲在樹底下準備看熱鬧的無業游民,官兵們迅速將他們帶離現場,交給公安干警,消除了隱患。雖然只是一場虛驚,但官兵的快速反應能力得到實戰檢驗。

  葉成堅一伙混跡香港、澳門黑白兩道,瘋狂實施跨境犯罪,廣東省公安廳宣布葉成堅落網后,葉團伙案成為內地、港澳傳媒追蹤的熱點,廣大官兵依法執勤、文明執勤的形象,給他們留下了深刻印象。

  10月7日,珠海市中級人民法院開庭審理葉成堅案。內地、港澳40多家傳媒的近百名記者云集在法院門口,他們為搶占有利地形架設照相機、攝影機而互不相讓,爭得面紅耳赤,官兵們會同公安干警迅速維持秩序,耐心細致講解采訪須知,并將采訪區分成若干個小塊,供老記們架設「長槍短炮」。負責法院外圍武裝警戒的官兵直接暴露在記者的鏡頭之下,官兵們個個警容嚴整、警姿端莊。第二天多家傳媒便競相報道了官兵威嚴的執法者形象。

  10月15日,二審葉成堅期間,一名記者擅自離開劃定的采訪區,企圖進入法庭[偷.拍],被戰士張華攔住,該記者不聽勸阻:「我是記者,法律賦予記者的采訪報道權任何人不得侵犯。」張華理直氣壯地說:「我們劃定專門的采訪區,正是為了保障你的權利,否則你將失去這種權利!」該記者自知理虧,無奈地退了回來。

  1999年11月23日,廣東省珠海市中級人民法院根據最高人民法院執行死刑的命令,對葉成堅等十五人特大跨境犯罪團伙一案的主犯葉成堅、李新文、何景生執行槍決。同時,根據廣東省高級人民法院的終審判決和執行死刑命令,對流竄到澳門持槍搶劫的另案犯罪分子李愛軍、張建海執行槍決。

搶先看最新趣聞請贊下面專頁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