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搜索

搜索站內資源

澳門往事之永利風云:拉斯維加斯之父VS老虎機之王,老炮江湖對話

陆凡 2022/04/17

引子:

2000年,澳門賭牌到期,為了爭入場券,18家東西方財團擠爆頭,兩年后答案揭曉,永利意外殺出,用最高分拿下一張賭牌,2006年永利澳門開幕,首次把度假村模式的賭場酒店帶入濠江,引領了一場嘉年華式的狂歡盛宴,助推澳門超越拉斯維加斯,成為全球頭號賭城。

永利能輝煌上路,與兩個人密不可分:史蒂夫·韋恩( Steve Wynn)與岡田和生(Okada Kazuo),一個是被稱為「拉斯維加斯之父」的美國賭業巨子,一個是被稱為「老虎機之王」的日本傳奇大亨,為同一個賭王夢,攜手踏上東方熱土,精誠合作,為各自的賭王夢,明爭暗斗你來我往,分道揚鑣。

今天我們一起走近永利,音樂跳舞噴泉、黃金四季發財樹、巴克勒公爵大花瓶背后,那些隱秘火爆的江湖往事……

01

2000年,拉斯維加斯某酒店,史蒂夫·韋恩與岡田和生不期而遇。

澳門賭牌到期的消息,在世界博彩圈內引發不小的騷動,也撩撥著韋恩與岡田的「賭王」雄(野)心。

韋恩與岡田是同年,兩人都生于1942年。

韋恩是生于美國東海岸的猶太人,父親是一名游戲廳連鎖店主,大學畢業前父親去世,留下35萬美元的賭債,韋恩回家接手了父親的游戲廳和江湖關系,父親的事讓他認識到,「想從賭場賺錢,只有一條路便是擁有一家賭場。」隨后韋恩搬到拉斯維加斯,借了3萬美元做起賭場生意。70年代韋恩因成功運營金磚賭場聲名鵲起,80年代末又因「幻景」和「金銀島」兩項杰作,被譽為挽救和復興賭城的「拉斯維加斯之父」。

岡田生于日本大阪,父親早逝,在技校學機械并產生興趣,開始靠維修電視機、收音機、自動點唱機維生,后來倒賣二手電器掙下第一桶金,有了資本之后創立環球娛樂公司,生產老虎機、角子機、彈珠機等博彩機械,在美國街頭運營投幣游戲機,打入拉斯維加斯賭博機市場并拿下7成份額,90年代回歸日本,成為柏青哥的主要供應商,被譽為「老虎機之王」和「柏青哥大亨」。

韋恩在2000年將旗下度假村的資產、債務打包賣給美高梅(MGM Resorts International,全球第二大博彩集團),在澳門的好消息傳來時,做好了輕裝上陣的準備。

岡田1999年成為日本最大的個人納稅人,在千禧年到來之前,積累了1000億日元(約合10億美元)的凈資產,為迎接澳門的好消息,囤足了糧草彈藥。

何鴻燊壟斷賭牌40年的歷史已然畫上句號,背靠蓬勃興旺的世界第二大經濟體、面朝蒸蒸日上的亞太新興經濟圈,一旦點燃引線,駛入騰飛軌道,將直接改寫全球博彩版圖,相伴而生源源不斷的可觀利潤。澳門賭業的明天,讓不少業內人士心潮澎湃。

韋恩當然渴望站上風口,在世界的東方大展宏圖,在全球博彩史留下濃墨重彩一筆,仿佛看見賭王的桂冠再次向他招手;

一直在外圍打拼的岡田,也想借此良機入局,與博彩大鱷們坐一張桌子指點江山,最終坐上數十年來夢寐以求的賭王寶座。

機遇和風險是孿生兄弟。東方世界的不確定性讓不少投資人望而卻步,韋恩的澳門計劃,被認為是夸夸其談的癡人說夢,許多同行對他敬而遠之;岡田的澳門構想,同樣遭到手下和家人的激烈反對,本來公司業務做得好好的,突然要投巨額資本搞賭場,將直接威脅到正常經營、并綁架公司未來,簡直不可理喻。

然而,韋恩和岡田到一塊兒相談甚歡。

「這不是多年前,到自己賭場推銷老虎機的日本人嗎?連英語都說不太利索。」韋恩為遇到慷慨又不怎麼干涉自己的金主,喜出望外;

岡田也暗自開心,可以預見的是,賭場開業有豐厚分紅,上市有不菲回報,更重要的是,可以在賭場運營高手韋恩身邊學到經驗,打入他的人脈和朋友圈,為自己的賭王事業鋪路搭橋。

韋恩稱岡田是自己最好的伙伴,岡田稱自己與韋恩心有靈犀,「雙方都自信、坦率,絕不會背叛對方」。

兩人合伙成立了以韋恩姓氏命名的「永利」度假村,岡田于2000年、2002年先后向永利注資2.6億美元、1.2億美元,兩人各占永利20%股份,韋恩為公司主席、岡田為副主席,韋恩股份比岡田略多一點點。

02

事情進展地比想象還要順利。

02年2月,澳門賭牌塵埃落定,永利以最高評分勝出,與澳博、銀河瓜分了三張牌照;

同年10月,永利度假村在美國納斯達克上市。

韋恩臺前打點樂此不疲,岡田幕后數錢合不攏嘴。

06年9月,滿天斑斕煙花之中,投資56億的澳門永利、在葡京對面的新口岸盛裝開業,一個月后,永利澳門在香港上市。

音樂舞蹈噴泉旁人頭攢動,黃金四季發財樹下客流如云。永利開業次年收入便突破百億,第三年再破200億,凈利潤從10億直上40億。

韋恩、岡田心花怒放,兩人配合也是順風順水。然而,韋恩這里先出了問題。

韋恩08年認識了一名英國模特,隨后背著妻子與對方陷入熱戀。妻子知道后跟韋恩鬧起了失婚,這起2010年最大的富豪失婚案轟動一時。最終韋恩賠了1100萬股永利股票作為分手費,這些股票約占永利總股本的9.5%,韋恩一下子失去了大股東地位。

好在患難見真情,手握20%股權成為永利最大股東的岡田,與韋恩簽訂了一攬子協議,保住了韋恩對永利的控制權。

韋恩失婚風波平靜后,岡田提出了更多的要求:下一步我們主力開發菲律賓!

原來岡田從沒放棄自己的賭王夢,從07年起,岡田便在菲律賓開建以自己姓氏命名的「岡田馬尼拉」賭場酒店,之前都是用的自己公司(日本環球娛樂)的資金,預計投資24億美元有點吃不消。

但菲律賓壓根兒就不在韋恩計劃內,韋恩要在拉斯維加斯再建一個大工程,當即就把岡田給頂了回去。「不久前幫了你大忙,我本人又是永利正牌大股東,公司的事兒連句話都說不上?」岡田氣不過跟韋恩吵了起來,韋恩以岡田不懂經營將對方轟了出去。

岡田又豈是善茬?以韋恩曾向澳門某機構捐贈3500萬美元為由,向美國法庭狀告韋恩行賄,隨后美國方面對韋恩發起調查。雖然最后沒查出什麼結果,岡田此舉卻動了韋恩的「逆鱗」,韋恩直接找到前FBI局長對岡田發起「反調查」,以行賄菲律賓官員為由將岡田告上法庭。

沒等岡田反應過來,韋恩又緊急召開董事會,將岡田從永利開除,并以市價的7折強制收購岡田手中的股票。

韋恩與岡田終于撕破臉,你不仁別怪我不義,岡田來了招更狠的,直接向澳門法院上訴要求解散永利澳門并賠償82億的財產損失。

雙方在港、澳、美、菲四地發起訴訟,最終以永利向岡田的公司支付共計24億美元的股權回購費告終(此前岡田通過旗下日本環球娛樂持有永利20%股份)。

但是,這還沒完。

03

永利支付的這筆錢,暫時跟岡田沒關系。

原來岡田忙著和韋恩打官司的時候,后院失火,岡田的兒子、女兒、妻子聯手將他趕出公司董事會。這也怪岡田平時性格太專斷強硬,手下、家人都對他沒什麼好印象,而且岡田動用資金太過隨意、留下不少把柄,重要的是還不給股東分紅,公司上下對他怨聲載道。

被自己一手創立的公司趕了出來,岡田再度發起上訴,隨之而來的是更多的關于岡田行賄、挪用資金的反訴,搞得岡田焦頭爛額。

兩年前,根據東京法院的判決,岡田的家人、部下有將他趕出公司的權力,岡田也被禁止返回公司董事會,這也就意味著,永利支付公司的24億美元,在岡田理順與公司、家人的恩怨之前,與他再無任何關系。

另外,菲律賓一家法院向岡田發出逮捕令,投入24億美元建成的岡田馬尼拉賭場酒店,或許也沒機會再進去了。

韋恩的狀況也不容樂觀。三年前韋恩因[性·侵]案辭去永利主席和一系列政商職務,并被迫賣出手中11.8%的永利股份,同時,韋恩還可能被禁止出入包括澳門永利在內的所有永利賭場,并可能被解除博彩牌照。

如今,岡田專門設立了一家網站,尋求網友支持,去年法院做出一項對韋恩有利的判決,不過韋恩表示無意重返博彩業。

當年在博彩業翻云覆雨,恩怨翻天的兩位大佬,如今儼然成了博彩業的局外人。

搶先看最新趣聞請贊下面專頁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