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搜索

搜索站內資源

林岳清弒親案:兒子因不服管教,怒火中燒,趁父母熟睡了結性命

陆凡 2022/04/30

台灣,新北市下福里。

雖然這里是城市的郊區,但這里也是富人區,住在這里的人,非富即貴。

直到1998年10月11日。一起命案打破了下福里的平靜。上午7點多,一對林姓夫婦被送報人發現躺在了家中的客廳和餐廳內。

兩人身上身重多刀,等到警察和救護車來的時候,兩人早已在被發現前,就已死亡。

案情重大,警方立刻成立了專案組。

技術專員對現場進行勘察發現,房間內不僅僅是主臥上留有大片血跡,地面上也有許多不規則的血滴和凌亂的拖把擦拭痕跡。

地上也留有許多血掌印,現場混亂不堪,看血跡應該兇手應該是從二樓一路追砍, 死者身上被砍109刀,幾乎刀刀致命。

兇手的手段極其殘忍。考慮到,死者林銀樹,48歲,是當地有名的富豪,家財萬貫,且在夫婦死后,兒子也下落不明,很有可能也已經遇害,或者遭到兇手的綁架挾持。

警方懷疑這可能是一起入室搶劫殺人案。

可走訪周邊鄰居,又覺得匪夷所思。

林銀樹夫婦,家里雖然闊氣,但夫妻兩人很和藹,生意上也是越做越大,但,具體人脈關系鄰居不清楚,也不知道是否有仇家。

正當警察的走訪陷入困境時,鄰居卻透露出一個關鍵的線索:林銀樹夫婦家中是養了一條狗的,因為是在鄉下,要是有狗叫,鄉里鄉親的鄰居們能聽得一清二楚,但案發時林銀樹夫婦的家中并無狗叫,于是警察又一進步推測: 這可能是一起熟人作案。

而就在這時,技術人員勘查發現。

二樓的臥室衣柜被翻動過,且出現的多個來路不明的腳印,兇手可能是3人以上,但又奇怪的是雖然家中柜子都被翻動過,林銀樹左手上戴著的百萬的勞力士沒被拿走。

現場柜子雖然遭到了翻動,但并沒有財物遺失,或遭到偷竊的跡象。

根據鄰居透露,林銀樹夫婦的兒子林清岳在案發前,曾跟朋友一同返回家中,隨后,完全失聯。

警方根據手上掌握的線索推測:命案嫌疑最大的是兒子林清岳,但為了避免打草驚蛇,引發林清岳的懷疑,警方向媒體故意透露,這可能是一起入室搶劫案,需要家屬出面,清點財物,協助調查破案,而熟知家中財物的,只有死者18歲的兒子林清岳。

隔天,聽到警方通報的林清岳,主動聯系了警方,隨后載著他的朋友們,回到家中。 態度冷靜,像個陌生人一樣。

警方問他,案發當天你在哪里?

林青岳和他的三個朋友一致回答,晚上去了北海岸,陽明山夜游,隨后他們還卷起了褲腳和衣袖,用被蚊蟲叮咬的痕跡作證。

但就當他們撈起袖子時,民警發現,他們的指甲被修剪過。且,林清岳的手指縫,似乎還留有血跡。警方立刻請技術人員采集對比發現指縫的血跡正是死者林銀樹夫婦。

警方以此為突破口,進行審訊。林清岳很快就交代了,是自己親自砍死了父母。

他為什麼要這樣做?動機是什麼?

林清岳的回答是:「 他們活該

可,事實真的如此嗎?警方進深調查發現,這起案件的背后,有著太多冷漠與溺愛。

父親林銀樹,是當地有名的投資商,身材壯碩,為人豪邁,經濟條件相當的好,生下2個女兒,兒子是他在30歲時候生下來的,由于那會林銀樹的生意,蒸蒸日上。

兒子也從小就是乖小孩,跟同父異母的兩個姐姐關系很好,國中的時候,父親給她買了摩托車代步,母親則買了當時非常罕見的電腦給他,但就因為這層溺愛,毀了他。

父母長時間不在身邊,林清岳荒廢了學業,中途瞞著家里選擇了輟學。輟學后,他認識了許多的損友,經常出現酒吧,迪廳,賭場,KTV等娛樂場所,每次都他買單。

那還是90年代,家里給他每個月的幾萬的零花錢,根本就不夠用,隨后他又染上了[毒·品],為了籌錢買毒,他用父母給他買的跑車做起了賣淫集團的司機,接送那些性工作者,被警方移送法辦,父母氣急敗壞。

兒子的不作為,整日的游手好閑,也經常讓父親感到憤怒與失望,父親見這不爭氣的兒子,也從原來的寵溺變成了「打壓與打罵」,經常當著眾多好友的面,罵他,打他。

父親也斷了兒子的財路,但溺愛她的母親,每個月會定期,偷偷拿零花錢給兒子。

林清岳從來不覺得自己有什麼錯,他認為了拿父母的錢花,是天經地義,是應該的,但父親對兒子作為失望后的打罵,讓原本就處于叛逆期的他,埋下了邪念的種子。

1997年,林清岳曾找到女友賴英毓,及朋友蘇彥哲、劉玉薰、江玉如、卓思吟5人。

卓思吟學的是護理專業。林清岳向卓思吟提議,共同殺死自己的父母,先專設安眠藥點滴迷昏父母,再制造交通事故讓2人死亡,不僅能謀取財產,還能獲得巨額保險賠償。

這些錢,大家一起平分。

但由于卓思吟學藝不精,林清岳只好作罷,隨后,林清岳又去找過地下軍火商,打算買沖鋒槍射殺父母,但是買槍的價格很貴,他買不起,計劃又被作罷。但他心中的那股怒火與邪念,卻從未停止過。

1998年10月10日,他帶著朋友們回家,結果又被父親當著朋友的面指責「不上進」,怒火中燒的林清岳決定,晚上就動手。

1998年10月11日凌晨。

林清岳確定父母熟睡后,他帶著朋友沖進了臥室,持刀砍向了父親。父親,大喊「我是你爸爸」,母親看著失控的兒子也大喊「兒子,你別這樣」,母親哭求求饒。

但,沒想到,親情沒能喚醒憤怒中的兒子,兒子瘋狂地持刀砍去,父親用手抵擋,當場就被砍掉了4根手指,而母親來不及多曬,頭皮也被削掉了一半。發現殺紅眼的兒子,林父帶著妻子,一路跑到1樓求救,但沒想到遭到了林清岳的瘋狂追砍。

父親死后,憤怒中的林清岳,又把刀對準了最疼愛自己的母親,他揮刀砍了過去。兩人被砍106刀后,雙雙身亡,但林清岳又擔心父母沒有死掉,于是就朝父母的心臟位置注射安眠藥,毒藥,手段兇殘,朋友都看傻了眼,林清岳為了避免朋友的出賣。

他又把刀對準了朋友,喝令他們拿起刀,補刀,怒吼:「不砍的話,就大家一起死」。原本在樓下等待的朋友,在林家夫婦身上再補了3刀,成了共犯,林清岳這才滿意。

殺紅眼后的林清岳,冷靜下來后,決定毀尸滅跡,他把家中的煤氣罐搬到了父母的尸體旁邊,并且用酒精膏拉了一起引線,但沒想道酒精發揮速度太快,數度引火不成。

無法炸掉自己的家,于是便開車帶著朋友逃離,隨后在山上夜游,開慶功宴。

他沒有任何的后悔,也絲毫不覺得自己對不起父母,也對自己的殺人沒有一絲恐懼與懊惱,在他看來,父母給他錢是應該的。

他說,自己才是受害者。頗為諷刺的是,被捕后。首次出席法庭,有記者拍他——

他說「你們照了沒啊,有沒有良心啊 ,還照,你們有沒有人性啊。」

針對這起案件,在一審中,林清岳被判死刑,但是他卻提出了上訴,多次表示,自己才是受害者,父母的錢終究是他的,之所以殺人,是因為他的父母長期打壓他。

他的弒親案,震驚了社會,而他的態度,更是引發了民憤。案發至今,他沒有悔意。

2002年3月28日,經最高法院判決,處林清岳死刑,其他五名共犯則判有期徒刑5至16年。林走出法庭的時候,記者圍了上去。

林清岳:只能說,我很后悔,只能說這樣,誰都不愿意這樣,誰都不愿意發生…..

記者:為什麼?

林清岳:(沉默一會之后..回答)就趕快執行就好……

2002年5月3日,林清岳的執行死刑令被批準,5月6日晚上9點,林清岳于土城看守所之臺北監獄附屬刑場槍決,23歲的生命,就這樣在一片喧囂聲中畫上了句號。

他留給這個社會唯一的財產是,他在死前簽署了器官捐贈協議,他決定在死后透過林口長庚醫院,捐出器官心臟、兩個腎臟、一對眼角膜,以及皮膚、骨骼等器官。

而另一面,血案發生后,或許是情節太過恐怖,林家那棟兇宅別墅,無人居住,也無人接收,直至2012年才有工程單位承租,把它作為了辦公場所和員工宿舍使用。

被押送法場執行槍決

悲劇,在前幾天的新聞里又浮上來水面。曾經跟蹤這起案件的記者,在家中箱子底下找到了一封,林清岳被執行死刑1個月前,寫給他的一封信。

林清岳寫道:「您好,非常抱歉!現在才回信予您,很感謝您來信中的關心。這對于現在的我格外受用。如今官司已駁回,即將執行,心中有著您及許許多多人的關心,心情并不會差多少,還是十分心平氣和。多謝您帶給予清岳的勇氣,衷心祝福您,如您有需要清岳的地方,再勞您告訴一聲,清岳會盡力協助。時間不多了,書還沒寫好,好趕好趕…….

罪人 林清岳敬上 2002.4.2」

回顧這起案件,林清岳自然是有罪的。

可父母又何嘗盡到了擁有的責任呢?

媽媽的縱容,沒有正確的教育,父親也沒有給孩子,正確的陪伴,甚至家暴兒子,而缺乏安全感的林清岳就如同受傷的野獸,過度被虐待,也有反咬一口致死的決心。

林清岳為何會誤交壞朋友,其原因也正是在于,父母對子女的暴力,會讓關系產生隔閡與疏遠,由于又缺乏父母的陪伴與教導,不懂事的孩子很容易把希望找到愛情與友情,就為了尋找依靠,尋找到認可。

在這個過程中,有些孩子自我吸收,自我成長,可也有人,在不知中走向了墜落。

我一直都反對動手打小孩,尤其是失去理智打與辱罵,那不是在教小孩,而是在那種情緒下,小孩學不到是非的對錯,而只是在感知到父母的情緒,原因是對他的不滿,父母的暴躁與情緒,就是一種無言的暴力。許多孩子不是嬌氣,而是找不到一個合理的發泄,他學不會懂事,學不會感同身受。

他學會當自己不滿時,也可以用暴力去解決事情, 這完全就是復制父母行為的證明

小孩子是看著父母的背影長大的,父母養育小孩很辛苦也很偉大,但「長大成人」只是一部分,學習好怎樣當一個父母,以及怎麼樣教育好小孩,這才是真正的「教養」與「父母」,像「林清岳」這樣的家庭,仇恨是積累的,但悲劇也是完全可以避免的。

搶先看最新趣聞請贊下面專頁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