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搜索

搜索站內資源

這是大陸唯一具有擊殺記錄的門派,瘋狗拳創始人陳鶴皋到底有多強?馬保國的「閃電五連鞭」恐怕也只是小兒科

陆凡 2022/05/01

這是大陸建國后唯一具有多次擊殺記錄的武林門派。

詭異的嘯叫、凌亂的步伐、夸張的姿態,招招致命腿腿踢檔,不少第一次看到這樣的武林派別時,喜歡用「瘋狗拳」來形容眼前所看到的一切,殊不知這套格斗技法背后隱藏著防身自衛最頂級的奧義。

大家好啊,今天我們聊聊當代武林中最具殺傷力的「無限制格斗術」,以及它的創始人「爆丸小子」陳鶴皋大師。

爆丸小子這個稱號可不是我說的,也并非陳師傅自封,而是廣大網友根據其核心打法套路總結出的江湖人設,除此之外還有搗蛋鬼、致命打雞、人形打蛋器等多種說法,都將陳師傅和男[性·生·理]結構中最脆弱的節點聯系在了一起。

事實上也的確如此,早年間的陳鶴皋在浙江杭州武林廣場打天下的時候,經常會與人發生隨機匹配的街頭比武,陳師傅身形不高,體格也并不健壯,但只要一出手就專打對方的要害命門,他經常可以在左突右跳、哇哇亂叫之間突然以極其怪異的姿勢完成甩襠掏蛋,大部分前來找他掰頭的比武者都被陳以重挫襠丸的標準模式擊敗,根據陳鶴皋在無限制格斗官網上的自述,這其中還不乏一些身材魁梧,出拳踢腿可以擊碎厚石板的本地超級拳師,卻一個照面就被自己踢中襠丸KO。

此時的陳鶴皋在當地已經小有名氣,因一腳爐火純青的油炸丸子而享譽整個杭州武林,陳師傅在杭州習武的圈子里是百年難遇的奇才,詭異難料的套路,毫無武德的攻勢,讓他所到之處皆是鶴立雞群,雞飛蛋打。

而就在自己出道即巔峰,無人能擋之際,陳鶴皋逐漸厭倦了武林那種無休止的一決高低的行為,他認為習武之人不應該好勇斗狠只為輸贏,而應該為社會和人民做出貢獻。

從此自己的門派不再接受任何形式的比武,只被允許用來對付窮兇極惡的歹徒。

從這一刻起他超脫了,徹底擺脫了武林人江湖思維的束縛,成為了維護社會秩序的重要力量。

1993年他創立了專門用來對付持械行兇歹徒的無限制特種制暴武道,并在幾年后推出了自己親筆手繪的《極厲害、實用的——無限制格斗術》一書。

雖然格局變了,但是陳師傅心狠手辣的本色沒有變,在書中他明確要求能背后偷襲的,就不要正面交鋒,可以欺詐暗算的,就不必光明磊落,有槍就開槍,不要拿刀子捅,可以打成重傷,就不要只打成輕傷!能夠打昏打殘,就不要只打成重傷! 允許打死,就不要只是打昏打殘!

這些讓人脊背發涼的文字,都是陳鶴皋無限制格斗的基礎理論,并在這些理論依據之上給出了諸多實操案例,我隨便摘錄幾個大家感受一下:

用生銹的鐵鉤泡糞水,趁人上廁所的時候直接往襠上劃;

打架的時候,可以事先準備辣椒面或者滋硫酸的水槍,順風往對方臉上噴;

在大街上,趁人不注意從腦后給他一個悶棍;

和人約架,可以提前幾天就開著泥頭車直接撞死對方。

雖然這些內容在普通人眼里過于殘暴,但要知道陳師傅的作戰對象可是行兇作歹的犯罪分子,這套體系不是為了和人打架用,也不是為了上擂臺,而是百分百為了日常生活和走江湖所準備的,糞水鉤、硫酸槍、泥頭車都是不對成作戰思維的產物,而為了完成這些還能保持自身全身而退,無限制格斗的入門第一課不是強身健體或者練抗擊打能力,而是熟讀大陸的《刑法》,特別是刑法中對于正當防衛和無限自衛權的充分理解。

要盡量利用《刑法》賦予人的在重大暴力威脅的情況下的無限防衛權,采取盡可能的不對稱的方法,壓制對手。

而這一點正是區分陳和其他武林派別的關鍵點之一,徹底拋棄了格斗技術的思維,超乎尋常的陰險殘暴,他就像是一個地府判官在人間的總代理,一手拿著法條,另一手拿著重錘。

在很長一段時間里,陳師傅這種看似流氓、狂犬病發作一樣的下三路打法,是人們眼里的笑柄,茶余飯后的嘲笑對象,直到2005年的一起突發治安案件發生,無限制格斗以及陳鶴皋本人的社會價值才被大眾所理解。

這一年,陳鶴皋的弟子羅神貴和女性友人在深圳等候公交時遇到三名小偷,羅神貴挺身而出大聲呵斥,三名小偷在慌亂離開后又持械返回,準備對羅神貴進行報復,可誰都沒想到他們要報復的人可是練過無限制格斗術的陳家弟子,羅神貴瞬間進入狀態,手持剪刀大呼小叫之間小偷團伙一死兩重傷,事后經深圳市羅湖區公安分局的調查,事件被定性為正當防衛。

這件事情不僅當地百姓拍手稱快,更是成為了深圳衛視和今日說法的報道素材,羅神貴也成了家喻戶曉的鵬城俠客。

這件事情之后,陳鶴皋以及無限制格斗迎來了輿論的180度大轉彎,嘲弄的聲音逐漸被理解和贊譽所替代,而這并非是陳氏格斗術的曇花一現。

陳鶴皋弟子馮健漢獨自一人面對12名混混,在造成一死兩傷后全身而退,并最終被定性為了正當防衛。

弟子劉杰在東莞火車站面對7名持刀歹徒,造成一死三重傷后,被認定為正當防衛。

唯一一失手的是陳鶴皋的大弟子,在和十一名歹徒的搏斗中,造成一死四傷后猛追其余逃跑的同伙,可就是這追擊的行為,被認定為了防衛過當,最后向對方賠了一點錢、但因為是自衛反擊,不負刑事責任。

這件事兒在陳鶴皋的官網中是被當做反面教材來吸取經驗的。

在他的身上你幾乎看不到一絲的虛偽,不僅技戰術非常接地氣,而且戰果還非常接地府,說最慫的話,下最狠的手,打最壞的人。

花半秒鐘就看透事物本質的人,和花一輩子都看不清的人,注定是要有截然不同的命運。

后來這個曾經被眾多武林人所不恥,被無數網友所嘲諷的瘋狗拳創始人,被某省最大監獄特聘為了防暴大隊警務技能教官,獲得了來自官方的橄欖枝,

雖然陳老師為了隱私給圖片文字打了碼,但從下面的英文注釋我們不難看出,這是一分源自浙江的認可。

不知道當年那些在廣場上陪陳師傅一起練踢球的武術達人們,在看到這一幕時,會不會內心深處和大腿根處同時隱隱作痛。

無限制格斗術的創立離不開當時特殊的時代背景,在八九十年代那個舊秩序被打破,而新秩序尚未完全建立的轉型時期,各種野蠻生長隨處可見,在民間更是車匪路霸橫行,人們尚武強身有著更實際的現實意義,電視上流行武打片,小說里風靡武俠文化,即是精神的需求,也是生存的需要。

陳鶴皋身材不出眾,而且還戴著眼鏡,可一旦亮出無敵剪刀手,他就更像是一個奪命書生,雖然說自己是武林中人,但他對武林毫無貢獻,反而對社會的穩定和反恐作戰貢獻了「不對稱」的戰術理念。

由此可知,陳師傅是個真正的思想家。

搶先看最新趣聞請贊下面專頁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