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搜索

搜索站內資源

浪花淘盡梟雄:火麒麟、陳元某、海南仔,唐人街江湖無間道

陆凡 2022/04/19

滾滾大江東逝水,浪花淘盡梟雄。恩仇善惡轉頭空。往日多少人,都付笑談中。

善德街、順風里……這些似曾相識的中文路牌,見證過那段驚心動魄的歲月往事,廣東酒家、四川飯館……霓虹花彩的門頭背后,一群棱角人物跌宕沉浮,串起了荷蘭唐人街、半世紀前的風云江湖。

時間回撥到1974年……

01

「火麒麟」時代兩撥人馬一字排開、抱著家伙在狹窄的街道對射,發瘋一般、撕扯著阿姆斯特丹的黑夜。

這樣的場面、沖擊著中央調查局首席督察Gerard Jan Toorenaar的底線,

Gerard Jan Toorenaar(1980)

Gerard 坐臥難安,撥響了唐人街教父鐘滿的電話……

56歲的鐘滿,江湖人稱「火麒麟」,是一名餐館、賭場和旅行社老板,眉心一顆大痣,常常笑容可掬。上世紀60年代末,他帶14K打了幾場大仗、當上唐人街的大家長。

此刻,「火麒麟」正在跟一位香港來的客人洗腳,

「兩位馬老板讓我帶個好,希望念在舊日情分、不要跟跛豪走太近。」來人很是恭敬。

「我不喜歡那個人。」「火麒麟」淡淡地說、然后閉上眼睛。

這位歐洲十字路口的守門人、一年前打通了美國的水喉,江湖經過都要拜「火麒麟」的碼頭、并獻上紅色幸運封作為「通關文牒」。

「火麒麟」與馬氏兄弟頗為老友,野心膨脹的「跛豪」、卻讓他很不自在。

無時無刻有人想在「火麒麟」的水喉上開「三通」。

和利群的人執意要求、在「火麒麟」的賭場附近再開一間場子,讓這位彬彬有禮的紳士失去了耐性、放話「以后就不要玩了。」

「虛偽的老頭子,你要學會變通!」和利群的人悻悻而去。

教父喜歡用仁義道德、說服入局者接受他定下的規則,然而對于盯著肥肉張開的血盆大口來說、這一切毫無意義。他更喜歡餐館老板和洗腳小妹,他照顧他們生意、是他們的保護人也是債主,贊美著他們的勤儉和淳樸。

像那位洗腳小妹一樣,「火麒麟」也是18歲離開深圳老家,以幫廚的身份在輪船上四海漂泊,然后跟著開餐館的人群在荷蘭上岸,將唐人街認作家鄉。這麼多年來,與故鄉的所有聯系、就是早上在廣東餐館吃到的腸粉。

在蓋世太保的槍口下、用身段和手腕,證明了生命才是最大的尊嚴。蓋世太保留下的真空中,「火麒麟」迅速崛起,坐上14K老大、打通阿SIR高層,娶了荷蘭妻子,穿上燕尾服華麗轉身。

「火麒麟」是人所共尊的江湖盟主,常能看到他的彪悍頭馬、陳元某帶著隊伍威風巡街,還從香港新招兩名悍將「傻佬忠」和「閃電手」。

唐人街平靜繁華背后,其實暗流洶涌,「跛豪」一直想買人扳倒「火麒麟」,越南幫總在搞小動作,想要冒起的勝和、阿公都在蠢蠢欲動……馬氏兄弟、「跛豪」做的生意太來錢了,特別是「火麒麟」打通米利堅以后,管道費都是天文數字,自然引來各路江湖勢力覬覦。

陳元某向「火麒麟」直言,什麼越南、阿公的貓貓狗狗,直接把他們滅了!

「火麒麟」搖搖頭,上面不希望看到亂成一鍋粥,他跟首席督察Gerard有過不成文的約定:和平掙錢。開戰無疑是自絕后路。

就在「火麒麟」跟香港客人洗腳的功夫,陳元某同阿公幫的人干了起來,陳元某說對方異常囂張,領頭的是個名為「海南仔」的新加坡年輕人。「你太沖動了!」「火麒麟拍拍陳元某肩膀。

第二天一早,「火麒麟」就趕到與Gerard的接頭點。

「怎麼出了這麼大簍子!」Gerard勃然大怒,繼而平靜下來。「到了這一步,面前兩件事,第一、上峰已經盯上了你那邊最賺錢的生意,你給我交出一個罪魁禍首!第二、

「唐人街必須和平!」Gerard死死盯著「火麒麟」的眼睛。「火麒麟」將一份裝有名單和材料的文件夾交給Gerard,而后跟阿公幫首領「海南仔」見了個面。

「火麒麟」撥出有利賭場給「海南仔」看場,雙方承諾一切到此為止。有利是唐人街唯二兩家DU場之一,另一家是「火麒麟」自己當老板的華僑DU場。

同年,在荷蘭阿SIR配合下、「跛豪」在香港被捕入獄。

次年3月3日深夜,「火麒麟」剛盤完華僑的賬,準備駕駛停在樓下的奔馳離開。三名陌生男子突然接近,連發十響,「火麒麟」踉蹌倒地、抽搐幾下后永遠地閉上了雙眼。據稱三人來自香港,事發后匆匆坐飛機離開、再無下落。

02

陳元某時代

「火麒麟」去世后,陳元某接過權杖。

陳元某、「傻佬忠」、「閃電手」三人合璧,唐人街范圍內、沒人是14K的對手。

陳元某生得威猛彪悍、英武不凡,早年在香江一把關公刀打天下,后來荷蘭成為「火麒麟」左右手,巡街兩條大狗、兩只火銃,風光威水。

「傻佬忠」習練洪拳和蛇形刁手出身,早年打遍土瓜灣無敵手,聲震油麻地廟街,后因江湖麻煩避走荷蘭,最鐘意赤手空拳肉搏、街頭一人打十個不在話下。

「閃電手」習練傳承自洪熙官的洪佛拳掌,個子矮小、功夫了得,曾創下一分鐘出拳230次、寸拳發力280磅的世界紀錄,人稱「閃電手」。

「閃電手」在荷蘭立腳后,陳元某、「傻佬忠」便一起幫他在阿姆斯特丹唐人街開了一家武館。

開業當天,陳元某、「傻佬忠」都來道賀。陳元某見「傻佬忠」帶了一個瘦高的年輕人、很是冰冷沉默,「傻佬忠」介紹他叫蔡子明、香港來的,是個很厲害的后生。

陳元某、「傻佬忠」、「閃電手」到一塊兒相談甚歡,忽然一光頭小胡子帶著三個西裝男子出現。陳元某一看,來人不是別人,正是「海南仔」、另三個是他的手下,號稱阿公幫四大天王的「大約翰」、「黃金K」、「瞇眼林」、身著清一色阿瑪尼西裝。

陳元某正要發火,被「傻佬忠」攔住,「今天是武館開業的喜慶日子,來者都是客。「

「海南仔」一行四人上前、掀開西裝外套,清一色銀光锃亮的勃朗寧。陳元某把外套一撩,倏地抽出兩把五四黑星,兩手在胸前舞地上下翻飛,完后干脆利落插進腰間,恨恨地說,

「老子更喜歡用這個!」

雙方不歡而散。近段「海南仔」雖然沒有直接找陳元某麻煩,倒是在其它地方囂張得很。一次跟勝和某叔父會面,直接拔出武士刀、砍甘蔗一樣切了對方手臂,另一次在沖進某餐廳大喊「誰是14K?」、一個站出來的年輕人被對方當場擊斃。

「海南仔」以為,香港幫派只是人多、不敢真的拼命,但也不敢硬剛14K。畢竟陳元某手下光馬仔就兩百多號,而陳元某脾性又天生沖得很,打定主意要與阿公幫干、來場正面對決將對方一網打盡。

于是陳元某經常到阿公幫看的有利賭場踩場,輸了就打白條、就要逼著阿公幫翻臉。這邊,「海南仔」讓鐵磁兄弟「大約翰」在有利看場,自己則一直在活動阿SIR關系。

新加坡人打小英文就好,并且善于跟外國人打交道,不僅收服了難搞的越南幫、而且成功地跟阿SIR高層牽上了線。當「海南仔」于幕后搞定一切后,「大約翰」便出手了。

一天深夜,陳元某剛從有里出來,正準備到快樂酒家瀟灑,忽然沖出來幾個黑影,將陳元某連同兩個保鏢一起做掉。因為之前都有「和平掙錢」的默契,陳元某怎麼也想不到,「海南仔」居然敢當街搞暗殺。

既然阿公幫已經撕破臉了,「傻佬忠」、「閃電手」義憤填膺,厲兵秣馬、磨刀霍霍,大戰一觸即發。

「唐人街必須和平!」「海南仔」也像當初「火麒麟」一樣,向阿SIR交了一份名單。導火線燒到一半,「傻佬忠」被引渡回港、「閃電手」被迫離境,前來扎旗的勝和比利時教父鄧家明更被丟進河中。

03

「海南仔」時代1976年,「海南仔」接過教父權杖。

「海南仔」是新加坡后港海南村人,也有說是馬來西亞檳城人,早年加入108私會幫、后作案被阿SIR通緝并卷入江湖追殺,于1974年逃到荷蘭。與在當地唐人街混江湖的親戚「大約翰」,集合「黃金K」、「瞇眼林」等新加坡、馬來西亞人組成阿公幫,「海南仔」成為龍頭、「大約翰」則是二號人物。

「海南仔」成了馬氏雙雄的合作伙伴。有意思的是,1977年「大約翰」前往泰國、創立阿公幫曼谷分部,打通金三角、直供歐洲,隨后馬氏兄弟接連被阿SIR起訴、金白雙雄退場,讓人想到4年前的「跛豪」落幕。

1978年,阿公幫四大天王相繼被捕,唯有「海南仔」神秘地逃脫制裁,「大約翰」在瑞典被判監10年。

而「海南仔」則輾轉到了丹麥、在當地開了一家中餐館、并娶了一位丹麥女子為妻。「大約翰」出獄后說,「海南仔」與阿SIR達成交易、出賣了不少兄弟。據稱「海南仔」好賭,經常動用阿公幫的基金,并對一些老叔父無禮。

此后,阿公幫又涌現出「泰國仔」、「丹尼斯」兩任教父。「泰國仔」人很上進、在獄中修完大學學歷,后領著一幫拳擊手和退役兵、把14K教父牛屎打敗,并將對方趕到英國。

此后、「泰國仔」因為好賭和貪污招致幫內叔父反感,手下丹尼斯伺機上位。

丹尼斯會荷蘭語、英語、意大利語和數種漢語方言,指示手下低調行事、對市民要彬彬有禮,不要找華人公司麻煩,還曾因為某大圈頭目欺負中餐館女員工將其處決。

后來,「丹尼斯」與出獄的阿公元老「大約翰」發生沖突,幫內四面楚歌,1997年,「丹尼斯」與女友約會時被兩名摩托車手射殺,「泰國仔」聲稱是自己所為。兩年后,「大約翰」在香港一間旅館內自盡,并在此前將財產托付一名密友。

「海南仔」作為阿公幫的創會教父,在海外和東南亞一直都有一定的影響力。

尾聲:

「海南仔」一直待在丹麥、于去年四月因心臟病突發去世,

「傻佬忠」吃了23年牢飯之后出冊,此后低調不問江湖,今年3月在香港病逝、門生故人為他舉辦了三只孝獅的高規格追思會。

「閃電手」回到香港后一直教拳為生,在多個國家開有拳館,如今76歲高齡打拳依然虎虎生風。

搶先看最新趣聞請贊下面專頁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