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搜索

搜索站內資源

「世紀千王」黃山,偏遠山村的理髮小弟起家,一夜卷走賭場近百億,坑苦何鴻燊乾兒子何大志

陆凡 2022/04/02

他曾只是個山村理發店的理發小哥,攀上「康師傅」的兒子周公子后從此發跡。

巔峰期他手握近百億現金,澳門數家貴賓廳都給他股份。

他就是江湖人稱「世紀千王」,黃山。

1976年,黃山在貴州凱里出生,是個大山里的孩子。家徒四壁的影響下,使得長大后的他文化水平較低。

90年代,在10多歲的年紀也算是個小大人的時候,他進了隔壁村的發廊當了幾年理發學徒,沒多久學會了就開始了自己的理發事業。

成為老板的黃山沒能擺脫貧困的窘境,小小的身材下卻天生有大大的野心。在老鄉的建議下,黃山跟隨來到了廣東珠海這座大城市里「見見世面」。

在90年代末00年代初,黃山到珠海謀生,收入雖然比在大山里高了一點,但沒半點經濟基礎的他來這兒也只能是個打工仔。在珠海一呆就是五六年時間,雖然工資是漲了,但大城市的費用也不低,這五六年不僅一事無成,還沒有攢下半點積蓄。

妻子也因為黃山的窮困著實跟不起了,搭上了工友直接改嫁。眼看自己辛辛苦苦的這些年,卻仍舊窮困潦倒,生活仿佛失去了希望。不甘于現狀的黃山,再次啟程,跟著老鄉偷渡來到了緬北。到緬北后開始接觸賭業,也靠著賭業黃山賺到了人生的第一桶金。正印證了那句:「樹挪死,人挪活。」

可畢竟緬北不是國內,那兒青天白日都時常有命案發生。在當時黃山也因賭場的利益得罪了當地的一方勢力,對方揚言讓他「尸橫街頭」。擔心有錢賺沒命花的黃山便在當晚連夜地跑回珠海。

回到珠海后,黃山還有些后怕,起初還是深居簡出。日子一久,對手也沒了動靜,遂開始思考人生的下一步。

以「賭」發家的黃山,順理成章的下一步便是珠海隔壁的澳門!

初到澳門,沒有一丁點人脈的黃山只能是從「疊馬仔」做起,從此澳門的「疊馬仔」中就多了一個路人甲的相貌,不懂粵語,甚至普通話都含有濃重的貴州口音。很難讓人相信就這麼一個人,卻能在萬千名「疊馬仔」鶴立雞群,并攪動澳門風云!

黃山雖然外在方面都平平無奇,但他卻長了一張利嘴!想當年,戰國時期的「蘇秦張儀」靠著一張嘴搞「合縱連橫」奠定了秦國第一大國的地位,可見一個人能「說」是多麼重要。

當然,黃山的嘴上功夫并不是說很能與人爭辯,而是懂得怎麼將人哄開心,說白了,也就是懂得拍馬屁。「拍馬屁」這門功夫可不是僅僅說幾句好話,真正的拍馬屁需要看時機,看形勢,不然很容易拍到馬腿上,讓人一腳踢出來。

靠著甜言蜜語油嘴滑舌,黃山很快就把一群富婆逗得花枝亂顫,很快就打入這幫富婆的圈子里。短時間內,黃山便靠著富婆們認識了不少權貴。

對付女人有一套,對付男人黃山亦是不在話下。由于情商高,會做人,交際能力過硬,在權貴交際的宴會上總能看見黃山的身影。正所謂你身邊的圈子決定你的格局,而你所在的層次則能決定你的高度。

也就這樣,沒多久黃山遇到了自己一生中的「貴人」。這位貴人的身份那著實不一般,他是周姓「康師傅」的兒子周大公子。

能與周大公子成為朋友的人屈手可指,當然要說黃山是他的朋友,還不如說是「工具」更為貼切。有了周大公子的「加持」,黃山也打進了周大公子的朋友圈里,周公子的朋友圈那能量絕對是常人難以想象得到的。

靠著這些關系,黃山便成了澳門「疊馬仔」里的超級明星,一時間黃山的名氣在澳門名聲大噪。「疊馬仔」主要的任務說白了就是為賭場拉客戶,據統計,2013年澳門賭業一年的營收共450億美金,而「疊馬仔」拉的業務占300億美金,足足占了三分之二的份額!

所以一個手頭上有大客戶的「疊馬仔」是很受賭場歡迎的,特別是賭場里對外承包的那些貴賓廳廳主!

澳門各大貴賓廳對黃山都十分歡迎,先是何大志與紀曉波對他拋出了橄欖枝。這個「橄欖枝」也是簡單粗暴,那便是賭廳給予黃山股份,以此來換取黃山手頭上的大客戶!

可能有人要問了,何大志跟紀曉波是誰?

先說說紀曉波,他也是疊馬仔出身,此時已是有7個貴賓廳、86張賭臺,并且手上還有個上市公司。臺灣的女明星吳佩慈便是他的妻子,雖然還沒正式結婚,但吳佩慈已給他生了兩男兩女。能讓女明星如此死心塌地,可見紀曉波為人頗有手段。

再說說何大志,首先他是白手起家的商人,二三十歲便已身價上億。其次他還是賭王何鴻燊的干兒子,是第一批拿下外包賭廳的人,是「澳葡教父」崩牙駒的結拜兄弟。不說別的,單單是他干爹的名頭,在澳門這一畝三分地上就知道何大志的分量有多大。

有了幾位大佬們的背書以及各賭廳股東的身份,黃山在江湖上的地位又加強了一步。世事往往是現實的,當你風光的時候便是「富在深山有遠親」,當你落魄的時候便是「窮在鬧市無人問」!

黃山在各種光環的加持下,從一個大山里跑出來的「疊馬仔」成了澳門貴賓廳的股東后,身邊的圈子就拓得更寬了。

當時賭廳里有一種「賭臺底」的操作,這不是賭廳作弊的操作。所謂的「賭臺底」便是一種類似加杠桿的意思,比如說好是一比一,那賭桌上贏一百塊,臺底下也是贏一百塊;如果說的是一比十,那賭桌上贏一百萬,臺底下實際贏的是一千萬。

會有「賭臺底」這種操作也是有原因的,打個比方賭場的規定是每局下注的上限是一百萬,而豪客覺得這種太小了,沒意思,便會約定「賭臺底」。另外作為賭廳允許賭客這麼操作,是因為這樣可以避開高額的稅收,要知道,賭場所贏的錢是需要上繳百分之四十的!當然,不交稅肯定是沒有法律保障的!

并且作為莊家永遠都是贏家,有的賭廳甚至還會以各種作弊的方式,來贏取賭客手中的籌碼,常說「十賭九騙」那不是開玩笑。

這中間是有很大的利潤的,也正是因為這樣,演化出一堆人拿錢出來合伙,再派出一個與大富豪「賭臺底」,通常都是能賺得不少錢,大富豪也成了冤大頭。

而黃山手頭上正是有許多這種大客戶,一方面拉客戶入坑,另一方面他在自己的朋友圈里「廣發英雄帖」。他常以「金麟賭廳股東」的身份到處「招商引資」,除了贏錢分紅外,還答應每個月支付兩分五的利息。

那時候一般民間的利息是在一分左右,黃山開到兩分五那已經算是極高的了。這里順便也給大家科普一下月息兩分五有多高,比如本金是一百萬,月息兩分五的話,每個月便是兩萬五的利息,一年光利息就是三十萬,那是已經本金的百分三十了!

能成為富豪腦子肯定多數是好使的,剛開始面對黃山高額利息的誘惑,更多的是觀望狀態,只有少數人有投入。而初期加入的那部分人,拿到的錢著實讓人眼紅,這無疑是最好的廣告,沒多久反成了一個個富豪拿著錢上門找黃山。

黃山這手「空手套白狼」玩得著實是厲害,拿著大筆資金在賭廳內當賭本,一邊又給賭輸的人「放數」賺取利息,另一邊又「招商引資」,還有就是靠著自身的各種光環拉到許多大客戶。

看著這生意模式,著實是「良性循環」,黃山以此也賺下了億萬身家!

有人一輩子碌碌無為,過完一生都只是個凡人。有人一輩子只做了一件事,卻讓許多人念叨一輩子。黃山是后者,但他讓人念叨的卻不是什麼好事!

此時的黃山與初入澳門的時候相比已是一個天上一個地下,手上的業務已經不僅僅限于初期的那幾個貴賓廳里,甚至他的名聲還傳到了內陸以及香港。

一時間來自陸港澳的「大人物」們慕名而來,有的是過來交給朋友蹭下人脈,更多的則是加入黃山的團隊,想著一起發財。也就這樣,變成了一個「存錢內卷」的現象,沒拿個幾千萬上億投資進來,仿佛都沒資格入局了。

黃山手頭上的資金規模直接破了百億大關,也為澳門各大貴賓廳乃至投資者賺得許多財富,在他們的眼里,黃山活脫脫就是財神爺再世。

2013年,黃山的造富神話卻因一場清洗活動,迎來了末日。當時「反貪風暴」牽涉的人員眾多,這幫大客戶原先在貴賓廳一個晚上輸幾百萬、上千萬、乃至上億都面不改色,生活極盡奢靡。

在這場風暴下,這幫大客戶因各種原因多數都沒再來貴賓廳了。不管是承包的賭廳,還是整個澳門的賭業都受到了巨大的沖擊。

而黃山手頭的大客戶絕大多數是來自這幫人,之前最大的靠山周大公子亦是不能幸免于難。這讓黃山很頭疼,首先投資人錢放他這兒需要支付利息,其次便是借出去的債務眼下是收不回來了,最大的問題就是「反貪風暴」之下,使得他再也沒有大客戶了!

2014年,眼看著之前盤子做得太大,窟窿是填補不上了,在這危在旦夕之際,他做了一個違背祖宗的決定,帶著家眷卷款跑路。

黃山的失聯,也讓世人看到他吸金的本事。據說投資者有一千多人,九成都是來自內陸的人。

經過統計,這幫人損失的金額加在一起有八十到一百億左右,也就是說人均得投資七百到八百萬,而損失最大的一位則是投資了十五六億元!

此刻投資者們與之前拿到分紅的態度那是完全相反了,此時的他們只想讓黃山把錢還回來,再將他生吞活剝了。

有人便當場下了「江湖懸賞令」,誰要是抓到了黃山,就可以來找他領賞一個億,這個獎金長期有效!

可黃山就像人間蒸發了一樣,再也沒有出現。江湖上稱他為「世紀千王」,別人都是賭桌上出千,他耍的這把戲雖不能比賭桌上的千術高明,卻騙走了更多的錢!

隨后人們矛頭指向了貴賓廳,當年黃山可是以「貴賓廳股東」的名義「招商引資」的。首當其沖的便是何大志的金麟廳,也因此事成了何大志一生的夢魘。

起初何大志對外宣稱黃山只是在金麟廳充值了一個億的會員,并不是股東。但在投資者的不依不饒下,何大志不得不拿出二十個億來把這事給平息了。

原以為這次元氣大傷過后養一養又是一條好漢,可沒多久便來了個新債主,一位神秘女子,自稱姓穆。

穆小姐帶著澳門猛人「傻福」,背后來由兩百來個馬仔,氣勢洶洶的包圍了金麟廳,聲稱黃山欠她十一億,要求何大志賠付。

才去了半條命的何大志如果再把這筆給付了那可真要了老命了,況且哪知道明天是不是還有李小姐、張小姐來要賬的。

雙方先是僵持著,但因為賭廳里的大客戶所剩無幾,生意只能用一個「慘」字來形容,沒多久何大志又因業績不達標,收到賭場的一千萬罰單,在申述無果的情況下,只能是把經營多年的金麟廳拱手相讓給穆小姐。后面聽說金麟廳又換人了,因為穆小姐沒能經營好。

黃山引發的連鎖反應何大志只是一個較為典型的例子,當時澳門擁有賭牌的六個大集團,股價都是連跌了一個星期。要是算上這些暴跌的股價,黃山帶走的可遠遠不止80個億了。

2016年,恒升集團老板紀曉波手下的一個張姓員工到柬埔寨出差,當年小張在澳門貴賓廳有業務,因為黃山這事只能是轉戰越南。

這次來柬埔寨,正巧在西港的一間賭場內「驚鴻一瞥」看到了黃山。這一眼小張就上心了,一邊自己暗中盯著,另一邊讓助手回去多帶點人過來。

隨后黃山便被捉拿到小張在越南的下龍灣別墅內,并通知當初下懸賞令的人來認領。對方確定是黃山本人后,小張也得到了那一個億的懸賞,運氣著實爆棚。

黃山被帶回后,也沒收到虐待,畢竟債務牽涉這麼大、這麼多人,如果打傷了害他想不起來錢放哪了,自己反倒成了眾矢之的。所以黃山雖然是被軟禁,但吃的是山珍海味、喝的是名貴洋酒、住的是高端別墅,別墅內外還有許多雇傭兵看守著!

隨后黃山與這幫人達成協議,并承諾會解決債務,還寫了一張道歉聲明。

就在這些保證過后沒多久,黃山又消失了,至今都難以尋覓到他的身影,也可能需要有人再次拿出一個億的懸賞吧!

搶先看最新趣聞請贊下面專頁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