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門往事之對決貴賓廳:當張子強撞上崩牙駒,誰能笑到最后?

陆凡 2022/05/22 檢舉 我要評論

引子:

2000年10月,張子強伏法紀實電視劇《驚天鐵案》編劇楊黎光,找到了國際刑警澳門支局聯絡官施利華,問起張子強的澳門往事,施利華說,

「據我們掌握的情況、張子強常來濠江,線人稱、張子強還曾和崩牙駒有過一場豪賭。」

大凡江湖人,多少都好賭。水房金主「百花蛇」三不五時到澳門掙點生活費,新義安駙馬張亮聲深陷其中難自拔最后送命,劉榮駒、「刀文龍」玩牌九從不限注,「大家姐」司徒玉蓮落注上億云淡風輕,公海賭王連超一拖四、一把痛宰「水魚」6000萬,本港賭神「爛賭平」賭臺底、三個月狂收「掙爆」十六億,江湖盛傳,西南土豪劉漢、幾年輸落十億,貴賓廳主「肥仔強」、一晚勁割五十億……

眼前疊碼如山,倏忽風卷殘云。賭神葉漢臨終前留給世人一句話:不賭為贏。

然而江湖人偏喜歡于籌碼聚散、牌桌變詐之間找刺激,

「世紀賊王」張子強如是,「濠江教父」崩牙駒亦然。

張子強當年好賭,在江湖上近乎是公開的秘密。張子強的母親鄧細妹稱,張從小到大都中意賭錢;張刑前于廣州看守所、對辦案人員稱,自己在澳門輸了有5到6億港幣;張子強同伙「阿斬」供稱,97年張策劃郭炳湘案的直接誘因、便是事前在葡京「黃金廳」輸了不少錢。

崩牙駒當年玩得也很厲害。《駒哥傳》中崩牙駒借任達華之口說,自己沒什麼愛好,就是愛賭錢,手風最差的一次、遭遇11連殺,輸了有幾千萬。崩牙駒好友「耀仔」稱,不讓阿駒玩是不可能的、就像不可能見到不會游泳的魚,哪怕不讓他進場、崩牙駒也照玩不誤。

張子強每次來澳門都非常低調,隨行只帶貼身馬仔汪鳳祺,從不對外聲張,悄悄地來、悄悄地走。張子強只去兩個地方,一個是東方賓館的「東方廳」,一個是葡京二樓的「黃金廳」,玩累了就開房睡,睡醒了繼續玩,完了就回香港。

張子強最喜歡玩百家樂,崩牙駒也一樣。崩牙駒從小在澳門長大,看場陀地基本都是圍繞著賭場展開,講數開戰之余常常到里面玩個盡興。所到之處馬仔伙伴遍地,廳主都要賣自己面子,一則偏門進賬源源不斷、二則不怕跟任何人在濠江搞事,牌桌之上向來無所顧忌。

張子強每到澳門、必有大手筆。據傳張子強有次贏過6000萬、當場給了疊馬仔1000萬傭金。

但更多的還是輸錢,畢竟鮮有人能逃出老葡京的「雀籠」,張子強做下幾起大案、分得十多億港幣,相當一部分便是貢獻給了牌桌、是圈內有名的「大魚」。

張子強的彪悍往事,崩牙駒自然有所耳聞。崩牙駒與張子強同年,都是1955年生,一個是聲威久著的江湖悍匪、一個是勢頭正盛的「濠江教父」,崩牙駒早就想「會會」張子強,不為「殺魚」,就是「想見其為人」、也許張子強心中也有此意,是相識相敬、還是相斗相殺,看官以為如何?

97年春某天,眼線來報,張子強到了「東方廳」。

崩牙駒直直推門而入,「東方廳」的保鏢侍應、見了紛紛點頭哈腰。

穿著半袖襯衫的崩牙駒,在張子強牌桌對面坐下、雙臂交握胸前,右臂肘彎疤痕、左臂大筋長疤赫然入目。荷官看了崩牙駒突然慌神、臉色陡變,張子強也不抬頭,悶聲一句吼向荷官,「發牌啊!」。

崩牙駒打量著眼前人,頭髮略顯蓬亂、胡子有些拉碴,一看就不修邊幅,旁邊的汪鳳祺、見來人也不驚,定定地坐在不遠處吧臺喝茶。

「朋友,想跟你玩兩把。」崩牙駒先說話。

「玩吧。」張子強在椅背上躺著,瞟了崩牙駒一眼。

「繼續發牌。」崩牙駒也不看荷官。

「張先生這樣的聰明人,怎麼也喜歡賭?難道不知賭場只有一個贏家?」崩牙駒邊搓牌、邊拋出一個話題。

「不是傻子都知道!哈哈」張子強忽然一陣朗笑,抬頭眼光灼灼,「人生嘛,好多地方、好多時候都只有一個贏家。」

崩牙駒盯著疏眉闊口、頭頂有點英年早稀的張子強,想著就是對面干過李超人一大票、此前還差點對何鴻燊上手,張子強做的事、稍有差池便可能萬劫不復,

「你如何保證、你就是那個贏家?如我尹國駒,夠自信、夠膽夠拼、夠兄弟義氣,我到哪里、都把那里當成我的主場,你明白,現在、這里、是我的主場。」

「香港不是我的主場、澳門也不是我的主場(注:張子強生在廣西,從小跟父親來港賣涼茶),但并不妨礙我在幾件重要的事情上、成為那個贏家。」張子強一手捏牌,一手耷拉在椅子旁邊。

「我有點迷信,或者說虔誠,(注:張子強做事前一段時間、絕對禁止手下近女色,并會進行一些奇怪的儀式,包括得手先撒錢祭天地、盤腿打坐等等,撒錢明明是給阿SIR留線索,還有啟德機場那次、張子強連面罩都沒戴,居然最后成功、簡直匪夷所思。)做事前、我喜歡在牌桌上找感覺,找到感覺之后、我一定是那個贏家。」

張子強若有所思地說,「能贏最好,反正我玩、主要是為找感覺。」

「你今天來玩兒、也是在找感覺?」崩牙駒將搓到一半兒的牌停在半空。

「沒錯。」張子強點點頭,張子強身前、已經堆滿一座小山般的各色籌碼。

「我突然不想跟你玩了。」崩牙駒撂下最后兩顆籌碼,將手里的牌扣在桌上,拉開門轉身離去。

鮮為人知的是,張子強也有14K背景,早年拜入14K北角猛人「四眼」門下,與14K車神「搞事雄」還是結拜兄弟。眾所周知,崩牙駒是澳門14K大佬,張子強與崩牙駒也有一些相熟的共同朋友,據傳崩牙駒那次輸給張子強的數目不小,不過雙方對之前的齟齬、誰也沒放在心上。

幾個月后,張子強制造了郭炳湘案,再次震驚港澳。98年初,張子強在江門外海大橋落網,同年5月,崩牙駒在澳收監,至此兩人也走向不同人生。

經過13年的洗心革面之后,崩牙駒于2012年底出冊、迎來新生,張子強卻再沒機會、享受他在遺書中所寫的,與妻子喂雞、釣魚的平凡生活。

古語有云:廣廈萬間,夜眠僅需六尺;家財萬貫,日食不過三餐。況復來路不正,天必奪之。子曰:富而可求也,雖執鞭之士,吾亦為之。如不可求,平凡的幸福、也挺好。

搶先看最新趣聞請贊下面專頁

用戶評論
你可能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