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正英、周星馳的這次電影合作,成「港產僵屍片」最後的票房高峰,你看過嗎?

乖张 2021/07/09 檢舉 我要評論

小小的梦想——最棒的娱乐明星粉专,愿意每天和你一起吃吃瓜。

80年代末的港片市場之上,隨著港片製作人們的跟風,大量的「僵屍題材作品」誕生,而這些作品良莠不齊的質量,也快速攪亂了市場環境。隨著市場環境的混亂,「港產僵屍片」也在八十年代末走向了沒落。

九十年代初,「無厘頭喜劇」開始興起。此時的 向華強突發奇想,希望將「僵屍片元素」與「無厘頭喜劇元素」結合,拍攝一部風格另類的電影作品。

1991年,在「永盛電影」的策劃之下,林正英、周星馳進行了電影合作,共同拍攝了《非洲和尚》。而向華強也為該片擔任了監製。

這部《非洲和尚》憑藉獨特的風格,拿下了1090多萬的票房成績。而這也成為了「港產僵屍片」最後的票房高峰。該片之後,「港產僵屍片」的市場表現每況愈下。繁榮一時的「僵屍片時代」也隨之一去不回。

今天,我們就來聊一聊,周星馳、林正英合作的這部《非洲和尚》。同時說一說,90年代初「港產僵屍片」的消亡。

與之前洪家班的「大雜燴式喜劇」風格不同,這部《非洲和尚》走起了無厘頭的喜劇路線。

電影從取片名開始,就玩起了無厘頭的喜劇套路。影片雖然叫做 非洲和尚,但是故事從頭到尾,都是圍繞一個 茅山道士展開,就問你 驚不驚喜、意不意外

故事的一開始,道長九叔(林正英飾演)與華僑阿森(陳山河飾演)一起,到歐洲參加了一場拍賣會。

在這場拍賣會上,一具「僵屍」將被當作展品拍賣,而這具「僵屍」正是阿森的曾祖父。阿森、九叔此行的目的,正是要拍下這件「展品」,並順利帶他返回中國。

在九叔的幫助之下,阿森順利從一名老外手中,搶下了這具「僵屍」。然而,在返回的途中,九叔、阿森所乘坐的飛機遭遇事故,飛行員不僅飛錯了方向,同時還造成了飛機的駕駛故障。

最終,飛機駕駛員、九叔、阿森紛紛跳傘,而阿森的曾祖父也和貨物一起,墜落在了非洲大草原之上。

在草原之上,幾名白人正在捉拿幾名土著少女。此時,土著居民「曆蘇」,不小心拿掉了「僵屍」額頭上的符紙,結果導致了「僵屍」的暴走。

暴走的「僵屍」,意外地趕走了白人殖民者。這些土著居民,將這具從天而降的「僵屍」當成了天神,把符紙再度貼回了「僵屍」的額頭上,還將它搬回部落、供奉了起來。

跳傘成功的九叔、阿森,為了找回「僵屍」,開始在非洲大草原上四處奔波。

在遭遇了獅子、犀牛的襲擊之後,九叔、阿森誤打誤撞,來到了曆蘇所在的部落,並找到了丟失的「僵屍」。

九叔、阿森在部落休養了幾天之後,決定帶著「僵屍」離開。然而,之前被趕走的白人再度來襲,為了幫助村民,九叔、阿森決定留下來,與這些非洲土著們共進退。

為了對付之前的「僵屍」,這些白人請來了一位巫師,還帶來了一具強壯的非洲木乃伊。

雙方經過了一番亂戰之後,「中國僵屍」幹掉了「非洲木乃伊」,而九叔也通過「請神上身」的方式,讓李小龍附體曆蘇,從而打敗了這些白人。

故事的最後,九叔、阿森帶著「僵屍」離開部落。臨行前,九叔將自己的道袍,留給了曆蘇。

這部《非洲和尚》的故事並不複雜,但表現形式卻創意十足。

在這部作品中, 林正英、曆蘇、陳山河等人作為演員,在銀幕前進行表演。而 周星馳、吳孟達則作為旁白,對電影劇情的發展進行了講解、吐槽。

這部《非洲和尚》之所以會選擇這種特別的表現形式,與 無厘頭喜劇文化的發展,有著很大的關係。

80年代末, 無厘頭的喜劇形式開始在電臺行業風靡,其中最具代表性的,就是葛民輝、林海峰的「軟硬天師」組合。二人前言不搭後語的「癲狂語言風格」,為節目製造了不少笑點,也獲得了許多聽眾的喜愛。

90年代初,這種電臺文化被劉鎮偉、周星馳、王晶等人引入電影作品之中,而無厘頭喜劇也在此時正式走入電影大銀幕。

在這部《非洲和尚》裡,主創團隊對「電臺式的無厘頭喜劇風格」進行了致敬,特意設計了這段獨特的旁白。電影一開始,旁白裡的周星馳、吳孟達嚷嚷著要看電影。隨著二人的聲音,林正英、陳山河等人出現在了鏡頭之中。

而當林正英、陳山河在大銀幕上表演的同時,吳孟達、周星馳又通過旁白,對電影的劇情進行了不少吐槽。

這種通過聲音元素,塑造「戲中戲」氛圍的形式,可以說是創意十足。而畫面與聲音的隔次元吐槽,也為電影增加了不少笑料。

雖然故事創意吸引了不少觀眾,喜劇橋段的設計,也為影片增加了不少亮點,但是 故事節奏的把控失常,動作場景的缺失,也讓這部《非洲和尚》受到了不少負面評價。

相比于洪家班的「僵屍片」作品,這部由永盛電影打造的《非洲和尚》,在動作打鬥場景方面,表現出了明顯的不足。

「茅山道士封印僵屍、收伏惡鬼」的特效打鬥橋段,一直是「港產僵屍片」的保留戲碼,也是影迷們的目光焦點。

這部《非洲和尚》為了儘量呈現喜劇橋段,在動作場景上進行了大量的刪減。動作場景的缺失,讓不少影迷倍感失落,而故事節奏的冗長、緩慢,也讓影片顯現出了幾分乏味。

1991年,這部《非洲和尚》在香港電影市場上,拿下了1090多萬港幣的票房成績。

這個成績相比于2000多萬港幣票房的《僵屍先生》,雖然差距甚遠,但在當時的「港產僵屍片」市場之上,卻是一個十分耀眼的成績。

1991年,這部《非洲和尚》憑藉新奇的故事創意,周星馳、吳孟達的流量加持,一舉拿下了1090多萬港幣的票房,成為了「港產僵屍片」最後的票房高峰。而該片之後的「港產僵屍片市場」,也一步步走向了消亡。

1992年,洪金寶召集了《僵屍先生》的原班人馬,拍攝了《新僵屍先生》。雖然林正英、錢小豪、許冠英、劉觀偉等人悉數回歸,但該片在江河日下的市場環境面前,僅拿下了600多萬港幣的票房成績。

隨著《新僵屍先生》的票房折戟,越來越多電影人放棄了「港產僵屍片市場」。1993年的《驅魔道長》之後,「僵屍片」的電影題材,也徹底淡出了港片銀幕。曾經輝煌一時的「港產僵屍片」,就此走向消亡。

而1991年這部由周星馳、林正英、吳孟達隔空合作的《非洲和尚》,也成為了「港產僵屍片」最後的票房高峰。

你是比星星更美的存在。——每天和你一起聊聊明星八卦,喜歡就來關注小小的梦想吧!

搶先看最新趣聞請贊下面專頁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