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搜索

搜索站內資源

江湖逼宮、港督被嚇尿,獨腿將軍出面、最後靠香港「杜月笙」擺平

陆凡 2022/04/17

引子:

人間有善有惡,江湖亦分正邪。

70年前風云變色之際,兩萬名綠林人沖上九龍街頭,以「勝利友」為號、乘亂搞事,并指明不列顛人是首要目標一時間香江震恐,港督惶惶不可終日,危急時刻,「獨腿將軍」和「香港杜月笙」出手,江湖暫告安寧……

01

1941年尾、天色頗差,新界一帶驚雷滾滾、港九上空陰云密布。

12月9日入夜,九龍深水埗欽州街、一幫黑衣猛人正在秘密集會:

原來他們在以抽簽的方式劃分地盤,

綠林大佬駱寶山,召集「天組」、「佑組」以及和安樂、和利和、和勇義、和群英等和字派系頭目,分別將深水埗、旺角、油麻地、官涌切片「收入囊中」,并約定50人一組、各帶工具,白布纏左臂、以「勝利」為號集體行動,人稱「勝利友」。

隨后「勝利友」涌上街頭,金鋪、商場、小店、民宅……所到之處如群蝗過境,兩批「勝利友」還因爭搶發生火并。

次日凌晨,「勝利友」突破柯士甸道進入尖沙咀。

越來越多的人加入「勝利友」隊伍,經過九龍倉大閘、像洗了澡一樣干凈;接著進入紅磡、黃埔船塢燒起熊熊大火;街頭巷尾、鄉民商戶人心惶惶。

阿SIR收到消息,「勝利友」要在13號凌晨3點突擊、目標就是歐籍人士。讓港島三區的英國人提心吊膽,不知該如何是好。

港督楊慕琦(Sir Mark Aitchison Young)責令阿SIR老大俞允實(John Pennefather-Evans)立即解決。

Sir Mark Aitchison Young

俞允實不敢怠慢,找來副手沙飛騰(F W Shaftain)緊急計議。

「這班勝利友,我了解他們,說到底都是貪錢的貨色,沒啥問題是錢解決不了的。」沙飛騰、俞允實在一小時內籌到兩萬元,打算拿錢跟「勝利友」換和平。

卻說內憂外患之際,這些英國人自顧不暇,惟有走一步算一步、爭取時間以作權宜之計。

錢裝備好了,找誰跟「勝利友」接頭呢?

「別急,我來找獨腳將軍。」沙飛騰說。

02

「獨腳將軍」姓陳名策,因虎門之戰左腳受傷、沒能及時治療后來截肢,江湖人稱「獨腳將軍」。

陳策近年一直在香江活動,跟江湖人早有往來,與洪門五圣山的各個堂口、上海青幫的在港人士都有交集。

陳策(左)

沙飛騰尋上陳策,稱事關緊急、要陳策趕緊安排幫忙。陳策呢,則馬上找來有「香港杜月笙」之稱的李裁法,拍胸脯說,「這個香港杜月笙,絕對可以搞定!」

李裁法在香港江湖也是傳奇人物,他在港島北角開了全港第一家「麗池夜總會」,首開先河在舉辦「香港小姐」選美活動,還是香港首家園林式度假酒店-青山酒店的創辦人,被稱為香港最早的娛樂大亨,楊受成、向華強、林建岳可以說都是他的小字輩。

李裁法有青幫背景,是杜月笙結拜兄弟芮慶榮的得意門生,30年代初在滬上犯事來港,幾年間迅速彈起,通吃黑白兩道、政商人脈豐富、手腕高明靈活,門徒上千人、江湖人都要給他面子。李裁法有意模仿杜月笙為人處事,江湖人稱「香港杜月笙」。

李裁法當即連線「勝利友」面談。

03

11號晚8點,港島中環云咸街亞細亞二樓。

5名「勝利友」頭目翩翩而至,李裁法、沙飛騰早已恭候多時,什麼阿SIR、飛賊,黑白身份尷尬早已拋到腦后。

「為表誠意,我謹邀請諸位、到總部與‘一哥‘俞允實面談。」沙飛騰說。

雙方互露底線,俞允實稱「我要和平」,5名「勝利友」頭目稱錢、確實可以解決,只是此事體大、由多名綠林頭目聯合決定,5人恐怕沒權力叫停。

「沒問題,加錢!」俞允實斬釘截鐵,轉頭對李裁法耳語,「還差多少、你來解決。」

「那就麻煩幾位、召齊各位老板一起商談。」俞允實陪笑說,完后盯著沙飛騰說,「大方向我敲定、剩下就交給你了,出任何問題、拿你是問!」

隨后沙飛騰專門派出巴士、將200多名「勝利友」頭目被接到思豪酒店(Cecil Hotel),好酒好菜招待,沙飛騰滿場寒暄慰問,「勝利友」齊聲稱,休想一點錢就把他們打發了、誠意不夠直接翻桌子。

這邊沙飛騰邊談邊耗,騰出時間給李裁法湊錢,一直到12號早上6點,李裁法、沙飛騰給綠林頭目們挨個塞上現鈔紅包,「勝利友」宣布取消行動、沙飛騰總算松了一口氣。

俞允實、楊慕琦懸著的心,也放了下來。

尾聲:

危機暫平,卻鮮有人知「獨腳將軍」和李裁法、曾在這場風波中發揮過重要作用。8年后,「獨腳將軍在廣州的家中去世,1952年、李裁法被驅逐離港,他在香江積累的產業再與他無關,隨之一并消散的、還有青幫曾經留下的印記,此后、香江成了洪門天下。

搶先看最新趣聞請贊下面專頁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