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瓶座的情感世界!

我超酷的人. 2020/08/28 檢舉 我要評論

幾乎每個水瓶座的心底都有著一段刻骨銘心人間記憶,一個永遠無法忘記的背影。 那也許只是極其短暫的兩情相悅,只是一種單戀,或只是一種只存在於虛幻空間。 一切看起來是那麼平靜,那麼和諧。 沒有驚天動地,沒有海誓山盟,沒有花前月下,沒有浪漫,沒有誓言,沒有溫度。水瓶座的理智和冷漠,註定了任何感情永無燃點。

水瓶座不容易喜歡上一個人。有人說水瓶座對伴侶的要求太高,其實並非這樣,水瓶座注重的是感覺。只是那麼輕描淡寫的一眼,那個人已經吸引了水瓶的所有注意力,從此目光便無法轉移。 用一秒鐘愛上一個人,然後再付出一生去忘記,水瓶座就是這樣的試驗品。

然而,幾乎所有的水瓶都會否認在自己的身上發生一見鍾情,因為一向自視清高,承認愛上一個人這種事似乎是在侮辱自己的智商。 更多的時候是因為連自己都沒發現已經愛上。水瓶座很多時候對於感情反應非常遲鈍,遲鈍到每次都是最後的知情者。有時容易出現弄不清自己的感覺,不清楚自己想做什麼,覺得迷惘。 在對方沒有非常明確地表示感情時會退怯,覺得愛情是兩廂情願,不想勉強對方。 顯得很被動,忽冷忽熱,猶豫不決,極其矛盾。在沒有完全確定前,決不輕易付出感情,因為怕失去。也許是缺乏安全感,也許是對自己的保護,也可以算作是一種自私。

一般水瓶座的好朋友都是經過很長時間的考察的,不僅僅是幾年,而是十幾年。一旦被水瓶座當作好朋友的,會赴湯蹈火掏心掏肺。 在公車上,街邊,商場,水瓶老是認錯人。在茫茫人海中,始終在尋找一個熟悉的身影,直到產生幻覺。 這一刻,水瓶座突然很想痛哭流涕,因為突然發現自己幾近瘋狂的愛上一個人,失去了理智,失去了自我。這種突如其來的感覺,很恐懼,很無助。 水瓶座不喜歡這種感覺,因為不知該如何面對。

要讓水瓶座主動去追逐,是件異常困難的事,在水瓶座的世界裡無法承受拒絕,就是這麼脆弱,無論表面上看來是多麼的堅強。 水瓶座在人前總是一幅無憂無慮沒心沒肝的樣子,不想別人看見自己的悲傷,那樣會有不安全的感覺,總是在無人的地方暗自垂淚。天平失衡,感情重重的壓在心底,自己卻飄在了半空。迷失了自我,幸福也變得虛無。 水瓶座一旦付出,便是徹底,不可收回。 感情投入的越多傷的便越重。

水瓶座最擅長的是難為自己。不想對方難過,只好讓自己難過。總是認為自己有超乎尋常的承受力,把自己想得太堅強,而把別人想得太脆弱。不知道,受傷的其實是自己,只是不知道如何表現出來。

愛,這個字對水瓶座來說,太沉重珍貴了,無法用語言詮釋。一旦說出口,猶如遠古的文物,被發掘出土暴露於空氣中,變得面目全非,失去本來的價值。 所以,絕不輕易說。 只需一次,水瓶座便把一生的精力耗盡,只因執著,便落得傷痕累累。那段感情如強酸腐蝕著那顆麻木的心,穿了一個洞,再也無法彌補。

時間是世界上最有力的銼子,把空洞的毛邊漸漸撫平,不再擱人。每當寒風吹過,猶聞隱約淒涼的蕭蕭聲,似挽歌。 只需一次,水瓶座便不再幻想,於是狠狠將自己摔碎,拒絕熔化拼湊。因為怕熔了記憶,怕熔了那個遠遠的背影,怕熔了自己千年的期盼…

​可是誰又瞭解,水瓶座的心,容量很小,只能有一個,且不具修改性。除了那個人,其他所有自動歸為一種程式。 因為無法虛偽,所以甜言蜜語都吝嗇給予。因為天真,所以至死之前仍在等待。因為沒有勇氣,所以眼睜睜放手真愛無能為力。

當看到一個瓶子在瘋狂地快樂或悲傷時,請千萬不要被迷惑,水瓶總是不由自主地交錯操縱著快樂與悲傷。其實並不像看到的那麼快樂,同樣的,也不像看到的那麼悲傷。只是悲傷時,喜歡帶上快樂的面具,而當水瓶快樂時,悲傷又不肯輕易放過。只有真正懂得水瓶座的人,才能看見眼底那一縷似有似無的哀傷,才能明白是什麼讓水瓶如此的義 無反顧。

用戶評論
搶先看最新趣聞請贊下麵專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