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搜索

搜索站內資源

台灣悍匪林來福:绰号“鬼见愁”,干掉27名黑老大,死前提出唯一要求:與女友辦一場婚禮

陆凡 2022/05/03

1988年,台灣發生一起槍殺案,持槍者是黑幫一幫派老大林來福。林來福朝另一個幫派老大連開六槍,當場將其擊斃。 林來福從此封號「鬼見愁。此事后,林來福開始專門槍殺台灣當地的幫派老大,成為黑白兩道最頭疼的人物。不過林來福后來還是被捉拿歸案,臨死前竟提出:先讓我結婚。這究竟是一個什麼樣的黑幫人物? 他的黑幫之路到底犯下過哪些罪惡?為什麼死前竟提出要結婚的要求?本篇文章,我們一起來探索黑幫老大林來福的故事。

01 他是命運的抗爭者?

一代悍匪林來福,1959年生于台灣嘉義市一個貧困家庭。

林來福是不幸的,他沒有機會接受良好的教育,跟隨父母過著缺衣少食的生活。

因為父母對他缺乏約束管教,最終變成了一個問題少年。

林來福從小就極度渴望出人頭地,過上富裕自由的生活。

然而,他沒有正經的學歷,也沒有學得一技之長傍身。

他開始混跡于街頭巷尾,與那些不良青年為伍,偷雞摸狗、酗酒濫賭無一不可為。

他的賭博惡習就在這個時期養成。

二十幾歲的時候,他就因為因妨害自由罪被判3個月徒刑。

為了幫林來福減刑,家里耗盡了僅有的積蓄。

對于當時的社會,林來福已經失望透頂,一直在他內心燃燒的火焰逐漸蔓延。

他選擇使用自己的方式進行反抗。

27歲的林來福幾乎看不到美好的明天,他決定去搶劫。

經過打探,他在彰化縣員林鎮瞄上了一個目標。

他打傷了受害人,搶走了對方手里的支票,之后就被當地警方通緝。

5個月之后,林來福在嘉義市與香腸小販陳榮昆發生了言語沖突,盛怒之下,他抄起刀就捅了過去,導致陳榮昆死亡。

此時的林來福本就被通緝了,犯下了命案之后,他索性拋開了所有顧忌,愈發猖狂起來。

他知道自己已然沒有退路,自首必然被抓,繼續躲藏還可能有更多的明天。

經歷了嘉義命案之后,升級版的林來福開始招兵買馬,擴大自己的勢力。

為了殺人奪財,他去黑市購買了匕首、槍支、子彈等武器。

這段時間內,一個名叫潘旭升的人加入了林來福的犯罪團伙。

就在當年9月,林來福手持槍支進行搶劫。

11月,林來福再次在嘉義搶劫殺人。

1987年2月,林來福在彰化和美鎮搶劫未遂,但開槍重傷了被害人吳某。

林來福嗜賭如命,手里有了錢之后,他更是頻繁地出入大小賭場。

輸紅了眼睛的林來福遷怒賭客邱某,在咖啡屋當場開槍擊殺了對方。

林來福這類亡命之徒手里留不住錢,有錢就去賭,去揮霍。

1987年4月,林來福再次拮據起來。

享受過揮金如土的生活,他怎麼還能忍受窮困潦倒?

那就接著去搶!

為了「掙快錢」,他的團伙在彰化縣某地盜竊重型機車轉賣。

過了兩天,林來福與另兩名同伙進入一家卡拉OK廳內尋仇,持槍連射三發,殺死因積怨又觸發口角的柯某。

當年8月,林來福團伙在高雄市槍殺繆某等三人。

10月,他們盯上了鄒某。

鄒某出入皆乘坐豪華轎車出行,衣著光鮮,戴著勞力士金表,一看就是有錢人。

林來福團伙策劃以一場假交通事故的方式,逼停鄒某的座駕,趁對方毫無防備,突然下車,舉槍殺人,搶得勞力士手表一只和2萬多現金。

1987年12月,林來福被嘉義市警方拘捕了!

這次拘捕的理由竟然是:林來福未按規定服兵役!

他被當地法院缺席判決拘役50天。

因為當地警方手里沒有有力證據,檢方無法對他進行其他起訴!

更讓人驚訝的是,這個罪行累累的殺人惡魔居然遭到了特赦!

他被減刑為25天。

出獄之后,林來福覺得自己「全身而退」有老天庇佑,是對他人生前二十年的補償,變得愈發膨脹、氣焰變得空前囂張!

他有了一種誰也拿他沒有辦法的心態,好像老天都在幫他。

「江湖人」將其稱作「鬼見愁」。

02 欲其滅亡 必先讓他瘋狂

1988年之后,相比一開始單槍匹馬,以林來福為首的犯罪團伙實力大增。

林來福麾下有「軍師」、有「紅棍」、有賣命小弟,手里囤積了足夠使用的槍支彈藥。

手握利器,殺心愈烈。

他們找到了一條新的「發財」門路。

林來福嗜賭,但他的賭運、賭技都非常差勁。

看著賭場日進斗金,林來福紅眼了。

那里有充足的現金,一旦搶到手,就足夠整個團伙所有成員花天酒地一陣子了。

資深賭徒林來福自然對各類大小賭場毫不陌生。

去賭場「撈錢」,就連事先踩點都可省略。

什麼場子的錢多呢?

當然是臺北的職業賭場。

他們仔細挑選,選定了一家位于臺北市中心的豪華賭場下手。

1988年8月的一天,林來福團伙突襲該賭場,很快將其洗劫。

同年9月末,「鬼見愁」林來福、「黑牛」黃泓寓二人在臺中市的一家咖啡屋射殺某幫派老大陳某。

原因是這位老大不去給林來福旗下的賭場捧場,引起了「鬼見愁」先生的強烈不滿。

這是林來福在臺中市的第一次殺人犯案。

光天化日之下,他公然開槍殺人,使得當地一些幫會人士紛紛自危。

事實告訴這些人,「鬼見愁」與傳言中一樣,是一個不講規矩的瘋子!

所謂的地下世界的秩序被林來福嚴重破壞了。

林來福團伙成了黑白兩道的眼中刺、肉中釘。

如果有一點遠見,林來福不會踏入搶劫殺人這條不歸路。

林來福與他的屬下成為那個灰色世界的一群惡名昭彰的豺狗。

因為他只顧眼下利益,瘋狂地搶劫殺戮,這大大加速了他滅亡的進程。

1988年11月,該團伙又在臺北犯案,殺死一人重傷一人。

12月,在嘉義市一家歌廳槍擊一名邱姓服務生。

林來福的勢力范圍越來越大。

商戶們懾于林來福的昭著惡名,紛紛交上所謂「干股」、「保護費」,尋求他的庇佑。

有一個名叫黨某的幫派頭領在臺中市的「銀座」舞廳鬧事,事后不久在一處賭場內被疑似林來福的人強行綁走。

原來,林來福在這家舞廳占股,這是他 「鬼見愁」的領地范圍。

這位黨某居然敢捋「鬼見愁」的虎須,真是壽星公上吊——活得不耐煩了。

黨某被帶走后,就此人間蒸發了。

一時間,地下世界里流言紛紛。

無獨有偶,類似的情節在不久后的1989年1月再次上演。

25日的深夜,臺中市一個名叫「十五神虎」的帶頭大哥賴某和兩名屬下在一家名叫「金來來」的地下舞廳醉酒開槍鬧事。

槍響之后,舞廳內一片混亂,當晚營業被迫中斷。

有心人告知賴某,這是「鬼見愁」罩的場子。

林來福的「殺名」太有震懾力,這下子把本就是黑幫頭頭的賴某嚇得不輕,四處找人打聽怎麼和解。

這真是一幕黑色戲劇!

第二天下午,賴某找到了曾在這家「金來來」舞廳當過大堂經理的張某作為中間人去找林來福說情。

這位張經理自詡是「金來來」的老人,好歹有幾分薄面,而且抵擋不住賴某的厚禮相贈,答應了這次說和。

然而,張經理沒有想到,這一去就再沒能回來。

林來福毫不講理,命令四名下屬將前來道歉說和的賴、張二人扣押,帶到一座橋下用鐵錘擊殺,并就地掩埋。

其手段之殘忍世所罕見!

又有兩個家庭因此破碎。

賴某的家人輾轉找到了他的尸骨,已經是很久之后了。

03 多行不義必自斃

時光飛逝,如白駒過隙。

很快來到了1989年,林來福團伙的氣焰逐漸達到頂點。

所謂盛極而衰,是事物發展的自然規律。

林來福不知收斂,屢造殺孽,手上的鮮血腥氣已然沖天。

這個時候,他們持有的武器不單是長刀和手槍了。

這一年,林來福一伙在嘉義市用烏茲沖鋒槍一次就射殺仇家羅坤道等六人,重傷三人。這個案子讓林來福的惡名變得無人不知,位列要犯榜榜首。

傳說中,「鬼見愁」林來福的大名可止小兒夜啼。

按常理來講,此時林來福在「道上」的兇名足夠讓所有牛鬼蛇神紛紛避開,卻在這時候真有人挑戰在老虎頭上拔毛。

軍火掮客「瘋琴」有一名屬下膽子很大,伙同了一個名叫「天道盟」的組織,冒用了「鬼見愁」的大名,持槍劫持了鴻源機構副總裁于某,向于家索要一億元贖金。

于家攝于「鬼見愁」的惡名,擔心于某性命安全,最后交付了八千萬贖金。

這件案子涉案金額巨大,影響很壞。

李逵遇到了李鬼,林來福當然不肯背這口黑鍋。

大怒之下,他命令屬下傾巢出動,展開了對冒名者的追討。

1989年6月8日,雙方約定在臺中市一處公墓的「土地公」神桌前談判。

面對氣勢洶洶的林來福等人,冒名者只好承認此事,但又說明此案由很多勢力共同參與,分錢的人很多,他僅僅分贓一千萬,為表歉意,他愿拿出三百萬給林來福「吃紅」。

林來福感覺對方利用自己在先,現在又拿區區三百萬試圖打發乞兒一樣堂堂「鬼見愁」。

是可忍孰不可忍?

盛怒之下,林來福連開六槍,將其殺害。

殺人之后,他居然通過電話,呼叫了死者的胞弟前來收尸。

真是駭人聽聞!

當年6月,林來福帶著黃根旺等人,接連殺害兩人。

7月,林來福在臺中市因瑣事槍殺賣檳榔的攤主張某——只因為張某拒絕為林來福跑腿買一張舞廳的門票。

8月,林來福團伙槍殺借槍不還的張某及同行的兩人。

林來福不但對待平民、同行心狠手辣,對待下屬同樣薄情寡恩。

他常常對同伙多有猜疑。

10月,他懷疑貼身保鏢周志昌私吞了槍械,想要對他不利,他誆騙周志昌下鄉避風頭,趁其不備,將其擊殺于一處甘蔗園內。

見到別的人冒名綁架所得贖金居然有八千萬之多,林來福怎麼可能不動心?

1989年10月11日,林來福伙同另一犯罪團伙,持槍沖進大埤鄉代表會官員李某的住宅,將其綁架。

14日凌晨,其家人在臺北市付了三千萬元贖款后,李某獲釋。

「鬼見愁」干綁票勒索的案子不止這一次,1990年還有一次,同樣勒索了三千萬。

1990年6月,林來福得知台灣中部極負盛名的某建設公司的負責人謝某與業主發生土地糾紛,雙方鬧得很僵。

林來福讓下屬打電話給該公司公然勒索五千萬,如果不給錢就會炸毀該公司的辦公大樓及破壞正在施工中的工地。

該公司沒有妥協。

7月,林來福團伙找上了該建設公司的一家關聯企業,他們分持滾筒式沖鋒槍進入辦公區域掃射三十余發子彈之后揚長而去。

林來福心胸狹小,睚眥必報。

1990年,因與黑幫分子蔡某有恩怨,林來福帶著下屬槍殺了蔡某。

歷數「鬼見愁」的罪案,他擅長「黑吃黑」,台灣警方非常擔憂由此造成大面積社會混亂,好在不久之后林來福落網。

此時的林來福吃慣了「山珍海味」,胃口已經被養刁了,早已看不上那些「小打小鬧」。

1990年8月,林來福團伙打電話勒索云林縣北港鎮的鎮長詹某。

詹某拒絕了。

通話結束5分鐘后,林來福的屬下兩人手持烏茲沖鋒槍進入詹某住宅。

兩人在一樓客廳內掃射,擊傷了詹某的兩個兒子。

台灣警方自此投入大量警力對林來福團伙進行專項打擊。

1990年2月,林來福團伙的黃根旺及李春福被捕。

不久之后,潘旭升、黃鴻寓相繼落網,一時間,林來福團伙遭受重大打擊。

結語

末日審判的時機已經到來。

警方得到線報——林來福正準備偷渡出逃。

之后半年,警方多方搜索林來福未能找到蹤跡。

然而,自詡藝高人膽大的林來福又于當年10月29日再次作案。

他在臺中綁架一位股票大戶賴某,斬斷賴某的右手小指寄給其家人。

他在信紙上留言「我是林來來(早年的綽號)……」,并按下右拇指指紋,索要贖金三千萬。

他再次勒索得逞。

警方順勢而動,于1990年11月16日下午在臺中市將林來福抓獲。

據警方統計,林來福團伙殺害了27名黑老大。

隨著其余成員相繼被抓獲,這個囂張了四年之久的犯罪團伙最終覆滅。

面對如山鐵證,林來福等人都表示認罪。

林來福在臨刑前,向獄方提了一個要求。

原來他的女友發現自己已經懷孕,對他提出結婚的愿望。

獄方最終同意了林來福在臨刑前與女友完婚。

只是這樣的舉動,并不能改善人們對這位罪惡累累的「鬼見愁」的印象。

可恨之人也有可憐之處。

人性有很多個不同的方面,全是全非的人只存在于戲文之中。

對于女友和未出世孩子的憐惜,也許是林來福心中僅存不多的善念。

搶先看最新趣聞請贊下面專頁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