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搜索

搜索站內資源

「沙皮狗」江湖往事:五億探長呂樂的白手套,從風光到落魄,人生如夢

陆凡 2022/03/21

引子:

眾所周知,「五億探長」呂樂是香港江湖上一個繞不開的傳奇,說到呂樂,就不得不提他的白手套--「沙皮狗」。呂樂能在那個年代積聚億萬財富,跟這位精明低調的「御用收租佬」密不可分。今天,我們就一起走近這位藏在「五億探長」身後的低調傳奇。

一、

「沙皮狗」與呂樂,一個在暗、一個在明,一個唱紅臉、一個唱花臉,玩轉黑白兩道,賺得腸肥腦滿,呂樂大倉如山,「沙皮狗」也小倉富足。有呂樂在身後月臺,「沙皮狗」在港九橫著走,各路大佬沒人敢跟「沙皮狗」對著幹,想當年,十四K教父「街市偉」得罪「沙皮狗「,在香港再無立足之地,只能灰溜溜跑到菲律賓避難。

呂樂下臺之後,「沙皮狗」的運氣也開始走下坡路。雖說地產生意賺得盆滿缽滿,然而,人生的不如意也紛至遝來。先是進軍澳門撈賭,碰了「崩牙駒」的釘子,接著一手帶出的接班人,有「黑道公關」之稱的莫世就,被陳耀興弟弟「雞糠」復仇後一蹶不振,隨之「沙皮狗」的東聯社勢力江河日下,「沙皮狗」還沉迷上了賭博,將手上不少物業都輸了進去。

家庭方面,先是前妻失婚分掉一筆財產,後來到內地投資巨虧,還因此父子反目、對簿公堂。

「沙皮狗」晚年飽受疾病困擾,四年前匆匆去世,黑白兩道前來送行的應接不暇,滿堂兒女也是盡數到場,背後卻有著說不盡的人生悽惶。

二、

「沙皮狗」原名馮九,1940年生,是土生土長的香港人,父母都是經營賭檔的社會人。從小浸淫在那個環境中,「沙皮狗」也是耳濡目染,對撈偏門兒小有心得,而且在待人接物、處理社會關係上如魚得水。

「沙皮狗」其貌不揚,卻是心有乾坤,精明圓滑的腦子、靈活機敏的身段,玩轉波譎雲詭的江湖、有如閒庭信步。「沙皮狗」很早就不讀書了,步父母後塵開起了麻將館,又在麻將館夥伴介紹下加入幫會東聯社,一番摸爬滾打晉升東聯社堂主,在江湖上小有名堂。機緣巧合之下,與當時的警界紅人--總華探長呂樂相識。

呂樂對這個精明強幹的年輕人非常賞識,漸漸放手將一些生意交給「沙皮狗」來管理,從此,「沙皮狗」的人生開上快車道。

三、

1920年生的呂樂,20歲加入阿SIR隊伍,經過十數年苦心經營,在黑白兩道編織起一道巨大的利益關係網,1962年坐上「總華探長」,雄踞「四大華探長」之首,在江湖上堪稱一手遮天,風光無兩,港英高層也不能拿他怎樣。

呂樂將全港最掙錢的九大煙檔、賭檔都收入麾下,並向港九各處的偏門生意收取「保護費」,一代毒梟「跛豪」每個月都要向呂樂「進貢」。當然呂樂不會出面收錢,將這些事情全權交給白手套「沙皮狗」代理,「沙皮狗」也成了呂樂的御用收租佬,與哥哥「豬油仔」、弟弟「羊咩東」一起,成了呂樂旗下的「三駕馬車」。

「沙皮狗」簡直成了當時港九的「地下財政部長」,那時候阿SIR們都會領兩份工資,一份是港英當局發的,勉強溫飽,另一份便是「沙皮狗」發的,經常會塞給阿SIR們豐厚的紅包。

「沙皮狗」管著呂樂罩著的生意,手下光煙檔就超過200家,每家每月都要交500港幣的保護費,賭檔更是多到不計其數,「跛豪」開的檔口一家每月上交1200港幣,另外每月還要額外上供三四萬,「沙皮狗」每月將所有進賬匯總,扣除發給阿SIR們的紅包,剩下的和呂樂三七分賬。

四、

有錢有勢的「沙皮狗」,當時在油尖旺一家獨大,江湖上各路大佬見了都要陪笑遞煙敬酒,喊一聲「馮哥」,江湖盛傳一句話「呂樂在,馮九大」。「沙皮狗」去各種場子都不用掏錢,江湖上沒人敢跟他對著幹。

「沙皮狗」自己也開了幾家夜總會,如「東雲閣夜總會」和「新碧瑤」日式夜總會,當年紅星徐小鳳經常在「東雲閣夜總會」駐唱,另外「沙皮狗」還投資了一座大型餐館「首都酒樓」。

「沙皮狗」將重慶大廈作為自己的大本營,在重慶大廈買下多個單位和商鋪,辦公總部設在六樓,處理資金則放在地庫進行。

70年代,「沙皮狗」在江湖上風光無兩。後來的十四K教父「街市偉」在那個時期得罪了他,香港都待不下去了,不得不避走海外。

「街市偉」是何許人?十四K傳奇大佬「黑無常」的得意門生,70年代「黑無常」就聯手同門師兄「白無常」制霸缽蘭街,叱吒油尖旺,江湖勢力不可小覷。

「街市偉」為人精明狡猾,下手狠辣,一次出手打了「沙皮狗」門生。當時「沙皮狗」已經當上自己社團東聯社的坐館,眼看門生被欺負,「沙皮狗」直接找上「街市偉」的大佬「黑無常」要說法,當眾暴打「街市偉」一頓,還不甘休,「黑無常」只好讓「街市偉」跑路菲律賓,至于「街市偉」日後時來運轉,與「摩頂平」、「崩牙駒」並稱澳門十四K三大教父,這是後話。

日中必昃,月滿則虧。風光過後,「沙皮狗」也要走下坡路。

早在六十年代末,呂樂就嗅到當局打貪的風聲,提前功成身退,于1968年退休,並在廉政公署成立的1974年,舉家移民加拿大。

五、

廉政公署掛牌,隨即對呂樂展開清算,污點證人大爆呂樂有五億身家,被捕的「跛豪」也交待了給呂樂送錢的口供,「沙皮狗」和哥哥「豬油仔」都因做了呂樂的「白手套」被抓。

好在「豬油仔」一人擔下所有罪名,「沙皮狗」得以金蟬脫殼。

重獲自由之後,「沙皮狗」轉身踏入商場,做起地產生意,趕上香港樓市上升期,炒樓賺了不少錢。在70年代末,「沙皮狗」就擁有價值數千萬的物業,當時香港十萬就能買一套公寓。

彼時,遠在加拿大的呂樂,感覺自己在香港的生意出現虧空、物業被偷偷變賣,于是便派兒子來港處理,與「沙皮狗」發生過一些糾紛。畢竟呂樂有多少產業、物業,當了他數十年「收租佬」、「白手套」的「沙皮狗」最清楚。

呂樂(中)在國外

呂樂說有人黑吃了他的錢和物業,這個問題怎麼說呢?本來就來路不正,其中是非交給後人說吧。

在商場春風得意的「沙皮狗」,決意從是非紛紜的江湖抽身,並一手提攜了莫世就作為自己在東聯社的接班人,莫世就人稱「老東就」,精明霸氣並存,頭腦手腕靈活,曾以「黑道公關」之名享譽香港江湖,並在日後出任東聯社坐館,「沙皮狗」也算沒看錯人。

六、

1978年,「沙皮狗」與前妻失婚,前妻從「沙皮狗」這裡割走一大塊肉,包括一次性的800萬贍養費,和給7個子女每月兩萬五的生活費,記住這可是1978年的800萬啊。

好在「沙皮狗」油肥肉厚,800萬才不會對他傷筋動骨。讓他頭痛的,卻是兒子。說到底,都是錢惹的禍。

1988年,繼投資深圳香蜜湖之後,「沙皮狗」與內地某省合作,與兒子馮錦光父子搭檔,投資兩億填海,興建海濱樂園,前兩年運營不錯,後來捲入多起訴訟,投進去的錢血本無歸,究竟是兒子聯手外人坑老子,還是經營不善,外界不得而知。不過兒子馮錦光將「沙皮狗」告上法庭,兩人對簿公堂,「沙皮狗」則稱兒子「趁他病,要他命」。

一家人鬧到如此,著實令人唏噓。

七、

九十年代,「沙皮狗」將目光轉向澳門,到濠江開設賭廳,彼時澳門江湖上「崩牙駒」話事,「沙皮狗」的賭廳事業並不順利,沒多久便關門歇業,當時「崩牙駒」與「街市偉」正處于蜜月期,「街市偉」深受何鴻燊信任,在澳門江湖頗有影響,「沙皮狗」開賭廳遇阻,不知是否同當年逼「街市偉」跑路海外,對方依然耿耿于懷有關。

賭廳沒開成,「沙皮狗」卻開始沉迷賭場,經常在葡京一坐就是幾天,輸幾百萬是常事兒,據說把一些正在按揭的物業都輸了進去。

兩年後,「沙皮狗」再受打擊,一手培養的江湖接班人,東聯社坐館、「黑道公關」莫世就在港遇襲,被陳耀興弟弟「雞糠」報復,削去半邊臉,據稱,莫世就當年曾和陳耀興一起幫張學友解決江湖糾紛,歌神為表感激將經紀合約交給莫世就,陳耀興因分成問題與莫世就有過節,江湖盛傳93年陳耀興在澳門遇襲暴斃,背後就有莫世就的影子。「雞糠」聽說莫世就與陳耀興之死關係密切,隨即回港對莫世就展開報復。

莫世就(右一)

莫世就經此一劫,受了刺激一蹶不振,連同「沙皮狗」的社團東聯社江河日下,在江湖上的影響更加式微。

「沙皮狗」也已經上了年紀,無力回天。

尾聲:

「沙皮狗」晚年過得並不如意,之前爛賭將不少物業都輸了進去。

07年「沙皮狗」中風住院,而且一直受糖尿病困擾,從15年開始就只能以輪椅代步,兩年後溘然長逝。

殯禮當日,「沙皮狗」的幾房妻子兒女全部聚齊,不過對于父親的江湖往事,子女們都閉口不提。

估計是哪位老友深知「沙皮狗」喜歡投資物業,在靈堂外送了一座紙紮的「馮九大廈」,會場正中高懸一塊「德高望重」的牌匾,現場前來弔唁的江湖人物摩肩接踵,都是各大社團的重量級大佬人物,包括和義堂前坐館「玉泉」、水房前坐館「大孖」、水房超級叔父「老鬼權」、勝和太上皇「國華」、新義安大總管林江以及「江湖上最後一位雙花紅棍」陳惠敏,目送這位江湖傳奇走完最後一程。

卻道是:繁華風光如逝水,人生好似一場夢。

搶先看最新趣聞請贊下面專頁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