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搜索

搜索站內資源

何木杞:橫跨台灣、日本的超重量級黑道教父

陆凡 2022/05/24

2008年4月20日,橫跨台灣、日本的超重量級黑道教父何茂汜過世,享齡90歲。治喪委員會主任委員,委員包刮黑白兩道名人、及日本厚生省也派官員出席。這是繼蚊哥、陳啟禮之后,另一場備受矚目的黑道世紀喪禮。

堪稱台灣最后一位重量級黑道教父的何茂汜過世,他長年旅居日本,在江湖上的輩分無人出其右。而且他福大命大,日本山口組為了表示對他的尊祟,每每都是一二千位小弟跪著迎接他,排場比日本天皇還要隆重。

認識他的人都說:何茂汜是一位獨行俠,從來沒有加入任何幫派,但是他在江湖上的輩分,無人出其右。而且他福大命大,好幾次都死里逃生。

何茂汜又名何木杞,但他在簽名時,由于筆畫寫得快,「記」的言字旁都會寫成好像三點水;后來他在登記戶籍時,就被誤寫為「何茂汜」。2006年蚊哥出殯時,他擔任治喪委員會名譽主任委員,又被誤寫為「何木杞」,大家也將錯就錯,每次寫他的名字都寫成何木杞。

人稱「木杞大仔」」的何茂汜,1918年出身臺北縣土城市。何家在當地是望族,擁有許多土地,但他對種田沒興趣,小學畢業就在外闖蕩。敢作敢為,喜歡結交江湖上的朋友,打警察,又搶憲兵的槍因此也成為警方調查的目標。

40年代末期,有一次他搭火車,被警察盯上,準備在火車上逮捕他;他一看情勢不對。二話不說。拉開窗戶,直接就跳火車。連警察都以為他會死,他卻只是腳掌被石塊割破,馬上又爬了起來,但警察不敢跳火車去追,只能眼睜睜地看他一拐一拐地離開。那時候,何茂汜才剛結婚,通過朋友安排偷渡到日本,輾轉到神戶落腳;他根本沒有想到,這一走竟然就是30年。

初到日本、生活比較困苦  在神戶碼頭討生活。 他聽其他台灣兄弟說,京都有山口組的人在經營賭場,不少台灣人辛苦賺的錢都輸光了,于是大家就決定,干脆去京都闖一闖。到了京都,何茂汜找上了最大的賭場,直接就去「踢館」。

何茂汜知道山口組開賭場,會把做莊抽頭的錢都放在一個箱子,進了賭場,直接就把箱子搶了過來,把里面的錢都倒出來。山口組的老大看到他的舉動,一下子也嚇傻了,不敢輕舉妄動,何茂汜就這樣‘一戰成名’。

因為何茂汜「夠氣魄」,跟山口組也算不打不相識,雙方就變成好朋友。當時,有一位從台灣彰化移民日本的陳三郎是山口組舍弟系丸三組組長,地位也很崇高,相當佩服他,于是幫他在日本打天下。

何茂汜最令人津津樂道的事跡 就是他遭人襲擊,身中5槍都沒死;在養傷期間,他單槍匹馬報仇,對方十幾個小弟看到他都嚇得跑掉了,他一槍就把對手干掉。     

當時一起在神戶碼頭混的兄弟中有一個叫‘大頭貴’的李進貴,也是從台灣來的兄弟,混得不錯,但是脾氣暴躁經常欺負台灣人。何茂汜看不慣他的作為,替受壓迫的台灣人出面說情,大頭貴根本不理,還對何茂汜嗆聲,說是要讓何茂汜好看,雙方就這樣結下梁子。」

有一天,大頭貴帶了一票人埋伏在何茂汜回家的路上,一看到他出現,馬上就開槍,一連開了6槍,何茂汜的雙腳各中兩槍,另一槍打到墻壁又反彈回來,打中他的胸膛。大頭貴認為何茂汜必死無疑,帶了人就走了,沒想到何木杞竟然逃過一劫。

在養傷的日子,何茂汜也咽不下這口氣,傷勢還沒復原,就單槍匹馬跑去報仇。盡管大頭貴出入都帶著十幾個小弟,但何茂汜不是埋伏,而是當面攔人,大頭貴看到他還不知所措。。何茂汜對大頭貴的小弟說:「這是我跟他的恩怨,不相干的人離開。」大家被他的氣勢給震住了,所有的小弟全跑光了,只剩他和大頭貴二人。何茂汜二話不說,沖上前,壓住大頭貴的脖子就是一槍,大頭貴當場斃命。逃亡一段時間后,何茂汜向日本警方自首,坐了七年監獄后獲釋 ,在山口組陳三郎的幫助下,開始發展自己的事業。

50末期-60年代初期 ,山口組跟稻川會兩大黑社會組織為了爭奪日本國民天后美空云雀,火并了好幾年,一直沒有辦法平息。原因是,美空云雀是稻川會的人,但她卻又去認山口組的老大田岡一雄當大哥,引起稻川會不滿,打打殺殺好幾年。因為何木杞跟雙方的老大都熟識,由他出面當調停人,竟然就把這件事給擺平了。

70年代神戶地區另一個幫派松田組與山口組因地盤利益發生沖突。一天山口組神戶地區組長在一家俱樂部遭松田派分子槍殺,于是雙方矛盾白熱化。山口組限松田派三天交出兇手,松田派迫于壓力把開槍之人交給警方,但山口組并不滿意,半個月后將松田派幕后教唆者押到海邊槍殺。

雙方仇恨越結越深。當地老一輩黑道分子不希望雙方繼續火拼,而影響自身的利益,要求雙方停戰。這就需要找一位道上輩分高的兄弟出面仲裁。因為何茂汜無幫無派聲望高,大家一致推舉何木杞出面,于是在何木杞調解下雙方才化干戈為玉帛。

也因此,山口組對何茂汜尊重有加。每當何茂汜出現在山口組的場合,山口組為了表示對他的尊崇,他的車子還沒到,兩旁就已經站了一兩千個小弟;當他車門一開,所有的小弟馬上下跪迎接,場面比日本天皇還要大。

何茂汜在日本黑白兩道的關系都很好。與台灣政界高官也有千絲萬縷的關系、因為何茂汜人緣好,許多政府官員都幫他說好話;再加上他已離開台灣將近30年,當局不再追究他當年所犯的事。1978年何茂汜回到闊別三十年的台灣,回台灣當天,機場擠進將近千人來為他接機,政府高官嚴家淦不便出面,讓貼身侍衛去機場接機。

何茂汜回到台灣無事的時候就常在萬華一帶與老兄弟泡茶聊天。2006年教父蚊哥病逝,全臺各幫派黑道大哥及蚊哥家人推舉何茂汜為治喪委員會主任委員,足顯其在道上的地位。

何茂汜在日本開了家信光貿易公司,從日本載油漆到台灣,再從台灣載香蕉到日本,生意做得很大,賺了很多錢,也建立了充沛的人脈。由于他為人相當豪爽,講義氣,有求必應,加上他與日本黑道的關系、在台灣黑道也深受敬重。台灣跑路的兄弟都聚集在新宿的風林會館,只要有人開口,何茂汜一定照顧有加。     

早期老一輩的兄弟大多不承認自己是黑道,就像白狼張安樂說的:兄弟不等于黑道。做兄弟講義氣,不欺負良善,恩怨分明、急公好義,為人豪爽。像 「木杞大仔」何茂汜、黑道最后仲裁者蚊哥、竹聯教父陳啟禮、台灣杜月笙城哥、雨港教父林錦南等莫不如此。

搶先看最新趣聞請贊下面專頁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