廉署列傳之曾志偉父親,黑金探長曾啟榮:我承認控罪并盡全力配合

陆凡 2022/05/19 檢舉 我要評論

「我只是運氣不好,碰到點子上了。貪污在香港警察隊伍中是一種生活方式,就像晚上睡覺、白天起床刷牙一樣,是非常自然的事。」

                                                                                                                                                  ——香港新界總華探長韓德

1974年2月14日,香港廉政公署由香港最受愛戴的第二十五任港督麥理浩宣告成立。

廉署專員直接對港督負責,任何機構任何人都無權干涉廉署辦案。

彼時的香港,黑幫和警界貪污盛行,商界不與黑幫來往根本無法做生意。

1971年麥理浩上任時就發現香港社會風氣的腐化已經嚴重到令人發指的程度。

他先將矛頭瞄準了韓德。

韓德,新界總華探長,1954年加入警察行列,1973年因貪污入罪,19年間共攫取非法財產500萬港元。

那時香港一棟小樓,不過30000元港紙。

韓德入獄后轉做污點證人,他指證總警司葛柏收受名為鄭漢權的警員25000元賄賂,以安排鄭某得到灣仔區警司的肥缺。

時任總警司葛柏,英國佬,在新官麥理浩上任后他早早察覺苗頭不對,已經以身體欠佳為由,申請退休,回國避風頭。

電影劇照:四大探長韓德

提供線索后,警方展開調查,發現葛柏任期內總薪金89萬,他的存款卻高達437萬。

這個突破口一打開,警隊內部以摧枯拉朽之勢潰敗。

民怨爆發,廉政公署應運而生。

第一個案子就是「捉拿葛柏歸案」。

經過8個月的數度聆訊,人證物證集齊,葛柏潛逃一年半后終于捉拿歸案。

送葛柏進法院那天,香港街頭萬人空巷。

群眾懷著滿腔憤怒圍觀這個作威作福的英國人被警方帶走。

香港法院經過六天半對葛柏的艱苦審訊,終于將他勉強定罪,刑期四年。

但葛柏僅僅入獄兩年,1977年就刑滿釋放,遠走高飛。

但是!

葛柏供出了在他任職22年間,收受過3000多個單位的黑錢,范圍遍布香港,九龍,新界及離島,行業包括賭馬賭狗,歌廳舞廳,妓院牌九,麻將學校…

同時,他還供出了警察隊伍里的近20個貪污集團。

數百名警員被逮捕和通緝,其中就包括了我們今天故事的主角——曾志偉的父親曾啟榮。

曾啟榮,外號「曾咪渣」,軍裝警署警長,一人之下,萬人之上。

1940年,日軍從寶安登陸,攻占深圳,封鎖香港。

香港局勢緊張,風聲鶴唳,港英政府成立英軍遠東司令部,同時加召新警,維持治安。

幾位日后叱咤香港的風云人物于此時齊聚一堂。

他們是:「五億探長」呂樂,加入警隊前他是茶館跑堂小二,呂樂有一位黑社會背景的叔祖父,名叫呂六,呂六有個女兒名叫呂杏華,呂杏華后來成為新義安龍頭向華炎妻子。

「回力刀」曾啟榮,中等身材,熱愛足球,入行前一心做個職業球員。

香港在戰爭中淪陷的那幾年,時局動蕩,幾個年輕人本也是一心保護家園,卻在年月里漸漸變了模樣。

1962年,香港警界選華人探長,呂樂當選,他的轄區是港島,這里地勢復雜,魚龍混雜,呂樂位高權重,呼風喚雨,只手遮天。

他的心腹就是曾啟榮。

曾啟榮的工作很簡單,就是收黑錢和管理黑錢。

當時的香港自成一體,警察對接黑社會,黑社會負責管理治安。

江湖上流傳著一個故事。

有一次李小龍約了幾個練空手道的人談事情,地點在酒樓。

當時李小龍還是無名之輩,他停了車之后社團小弟就來收保護費。

李小龍不給,他們當著李小龍的面扎胎放氣。

李小龍氣壞了,幾下就把小混混放倒在地。

小混混們離開時,留下一句話:你今天沒命走出沙田。

李小龍怕不怕不知道,但他約的人怕了就打電話給師傅求救,這位師傅和曾啟榮關系很好。

師傅回話:知道了,你該干什麼就干什麼。

幾分鐘后來了好幾部警車,下來一組警察給他們看車。

小混混自然不敢來找事,也反映了曾啟榮多吃得開。

多年后呂樂在台灣媒體上親口說:「我根本不用抓人,有案要破就開口找黑幫老大拿人。」

那時的黑幫老大,巧了,是向華強向華勝兄弟出身的向家。

那時的商界大佬,是賣樓花的霍英東,準確來講,霍英東也是半個身子在外面。

他算是水黨,控制著99%的船運。

真正的小生意人,是做塑料花的李嘉誠。

曾啟榮有兩個兒子,大兒子叫曾志強,小兒子就是我們熟悉的香港演員曾志偉。

曾志偉童年生活舒適,爸爸有權有勢,他每逢周末就跟著爸媽飲茶逛街。

曾啟榮還是香港警察足球隊教練,他對曾志偉影響很大,讓他憑著僅僅159公分的身高,也能踢出好身手,當上甲組聯賽的職業足球員。

后來他更代表香港,出戰過亞洲青年杯。

1959年到1968年,十年左右,是曾啟榮的黃金年代。

呂樂在香港大肆置業,當時花費大概300多萬,如果持有至今大約價值2億。

曾啟榮也不手軟,他名下的物業有十多個,店面,車位應有盡有。

那個時候,警隊里95%的警員都在貪,比拼的只不過是你貪的門道和水平,五十步不笑百步。

直到葛柏倒臺,風云驟變。

1975年,曾啟榮和歐陽坤被廉政公署以串謀貪污罪逮捕。

故事的A面是曾家一時間進入風雨飄搖,曾志偉的太太曾家兒媳王美華也趁亂提出失婚,樹倒猢猻散。

曾啟榮被捕后沒有任何反抗,當庭認罪同時還自愿將一批價值40萬港幣的珠寶交還政府。

當時的主審法官因他認罪態度良好,輕判他入獄一年,緩刑一年。

律政司對這個結果很不滿,覺得判刑太輕遂上訴至香港高院。

在這個節骨眼上,曾啟榮帶著太太和兩個孫女,跑了。

同船離開的還有曾寶儀和妹妹,當時曾寶儀年僅3歲。

故事的B面則是「四大探長」及曾啟榮對這一天早有準備,五億探長呂樂不僅人跑到台灣資產也過去了,曾啟榮是留下善后的。

當時涉案的法官等整個系統的人,都是曾啟榮的熟人,他們客客氣氣辦事,根本不存在跑路一說,連夜送曾啟榮走的船是移民局的,移民局官員還專程趕來送行。

曾啟榮走后,以調查員身份參與該案件的廉署前執行副處長徐家杰說:

「他們兩夫妻都是明事理之人,知道我職責所在,相當配合。」

廉署對曾啟榮發出了通緝令,徐家杰知道曾啟榮終身不得返回香港,連呼「好可惜!」

曾啟榮做事非常老謀深算,他名下的現金早就轉移國外,房產五套,車位三個。

在廉署發出凍結令前,他出手了四套房子兩個車位。

剩下的部分留給兄弟單位交差。

隨著曾啟榮逃亡台灣,香港的故事劇本交到了曾志偉手上。

上回我們說到他的前妻王美華選擇大難臨頭各自飛,不奇怪,畢竟當時的曾志偉離了爹媽什麼都不是。

曾志偉進娛樂圈純屬意外,他是在踢球時和來看球的洪金寶,劉家良混熟了,入行做了龍虎武師,發揮他身材矮小的優勢,順便給女藝人做替身。

曾志偉喜歡講故事,思維敏捷鬼點子多,并且他特別了解草根群眾審美趣味,正契合了當時流行的喜劇路線。

那是一個瘋狂的年代,香港素有「影人茶座」的半島酒店里,台灣敗退出來的李翰祥日夜苦等邵逸夫,剛出名的成龍經常率兄弟們來挑戰上流社會禮儀;

靠陽臺的座位,張國榮日日坐在那里獨享下午茶,看市井眾生。

隨便來個導演,就是兩撇胡子的鬼才徐克,徐克帶的妞,氣質不凡,她是施南生。

在那個造夢場,誰曾想到,會跑出來一個曾志偉。

1981年,曾志偉,麥嘉,石天,黃百鳴,徐克,施南生,泰迪羅賓組成七人創作小組,他們花150萬港幣請當紅歌星許冠杰,台灣新人張艾嘉,拍了《最佳拍檔》創下2600萬票房記錄。

1981年,《遠東經濟周刊》以「李超人」作為標題,講述昔日塑料花商人今日地產大亨的創業故事。

十年后,曾志偉在《雙城故事》里搭檔譚詠麟,張曼玉,用本名出演了這部催淚大戲,曾志偉奪下了1992年第十一屆金像獎影帝。

樹大根深的曾志偉,再次站穩腳跟。

同年,李嘉誠放棄日本,決定投資大陸,即將迎來他的流金歲月。

廉政公署成立七年后,香港逐漸成為清廉高效的政府,經濟騰飛,市面繁榮。

后記:

遠走台灣后的曾啟榮日子過得很舒服,既有孫女曾寶儀作伴,又有呂樂等一群老相識喝茶下棋。

寶媽王美華在離開曾家十五年后,再次住到曾啟榮和太太兩位老人的隔壁,像他們的兒媳一樣照顧二老。

曾志偉真正的太太朱錫珍反而遠走加拿大。

曾啟榮晚年曾表示想回香港看看,但經各方聯絡后心愿未能達成。

2011年1月18日,他安詳地在台灣去世,享年94歲。

生于亂世,一生被命運裹挾,能做的無非是對自己最佳的選擇,有時候對錯很難分清,后人更是難以評價。

是非成敗轉頭空,青山依舊在,幾度夕陽紅…

搶先看最新趣聞請贊下面專頁

用戶評論
你可能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