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搜索

搜索站內資源

「傻福」江湖劃水史:暗鬥雙鷹青,明玩白頭仔,硬剛鬍鬚勇

陆凡 2022/03/23

引子:

試問當下香港江湖,誰有資格扛第一桿旗?

放眼港九各路猛人,恐怕非勝和「傻福」莫屬。

勝和坐居眾幫派頭把交椅,自然無可非議,勝和內部各支條水,誰家最威最勁?眾所周知,勝和有五大元老最終話事:「上海仔」、「雞腳黑」、「白頭仔」、「囝囝」、「傻澤」,五大元老裡面,人馬最強的就是「傻澤」,「傻澤」手下的荃灣線更有「勝和兵庫」之稱。殊不知,「傻澤」身後更有一操盤攝政的傳奇猛人-「傻福」,一手打造荃灣線的「傻福」,是當之無愧的「勝和一哥」。

「傻福」是頗為低調的勝和超級大佬,早年戰績彪悍,早早上岸從商,搞翻版碟、過澳門撈賭、到英倫撈金,留下門生在前臺拼殺,自己則在江湖若隱若現,硬剛十四K傳奇猛人「豬嘴洪」、傳奇教父「鬍鬚勇」,過招同門「勝和校長」雙鷹青、「上水皇帝」白頭仔,看似輕輕劃水,實則乾脆狠辣,如龍蛇吐信,在江湖上留下驚鴻一瞥。

一、

「傻福」出身新界荃灣的大陂坊,自幼好勇鬥狠,最先拜入勝和早期元老「燒雞」門下,逐漸打出名堂,其後「燒雞」著草海外,「傻福」又拜入勝和「盲毛勤」門下。「盲毛勤」是一非常低調的傳奇大佬,「上海仔」、「雞腳黑」都是出自他的門下。另外,「傻福」還拜勝和另一超級大佬「鬼手」黃英傑為乾爹,在荃灣和尖沙咀玩得風生水起。至于「傻澤」,則是「傻福」的親兄弟。

上世紀八十年代,「傻福」曾與十四K梅字堆話事人「豬嘴洪」爆發過一場激戰。出身新界大埔的「豬嘴洪」,彼時是十四K金牌打手和炙手可熱的紅棍猛人,旗下門生馬仔過千,四處紮旗陀地。「豬嘴洪」帶人雄心勃勃地進軍「傻福」的老家荃灣,「傻福」又哪裡容得下「豬嘴洪」在眼皮底下落子?連番血戰雙方各有死傷,「豬嘴洪」沒占到絲毫便宜,最後在勝和「盲毛勤」與十四K梅字堆元老劉仁調停下和解,退出荃灣的「豬嘴洪」,至今對「傻福」心有餘悸。「傻福」也在此間成為勝和荃灣話事人。

數年後,「傻福」又跟聯英社幹了一仗。彼時「傻福」在荃灣運營小巴線路,聯英社也要插進來分一杯羹,「傻福」帶著「傻澤」與聯英社吹雞開片,並重創聯英社猛人「偉傑」。

勝和荃灣線如此穩固,就是靠「傻福」當年不要命打下的基礎。此後,「傻福」開始將重心轉移到尖沙咀,由兄弟「傻澤」接手荃灣話事人,自己逐漸退出江湖前臺,開始上岸從商,與上海仔同期做起了翻版碟生意、隨後轉身過澳門撈賭,賺得盆滿缽滿,並將賺來的錢投進尖沙咀的夜場。

二、

說到荃灣,就不得不提「傻福」的同門老鄉「雙鷹青」。

雖然同是出自荃灣,「傻福」跟「雙鷹青」並不親近。「雙鷹青」算是「傻福」後輩,原名陳月青的「雙鷹青」是名70後,長相高大有型,神似歌手周華健,身手矯健磊落,江湖上難逢敵手,人稱「社團鄭伊健」,而且很會調教功夫,很受年輕古惑仔追捧。「雙鷹青」在荃灣罩著多個夜場,而荃灣又位于新界、九龍之間,新界輸送來源源不斷的新人,在「雙鷹青」的場子接受鍛煉,九龍、尖沙咀乃至港島出事,「雙鷹青」這裡也成了勝和跟其他幫會吹雞曬馬的重要兵源。

「雙鷹青」跟「傻福」之間只能說是不冷不熱,「傻福」對不是「自己人」的「雙鷹青」難免心有齟齬,不過礙于同門同鄉,也不好多說什麼。90年代中期「雙鷹青」進軍澳門,在「崩牙駒」面前栽了跟頭,回到荃灣之後,聲勢已大不如前,一家「雙鷹青」看的場子還被老新的人放了火,隨後「雙鷹青」成了阿SIR的重點目標,著草到深圳河對岸開了家奶茶店,等到「雙鷹青」再回荃灣,當地早已成了「傻福」和「傻澤」的天下。

「雙鷹青」只好向新界北的元朗發展,夥拍從「掙爆」手裡賺了大錢的「爛賭平」、「勝和太上皇」囝囝做起地產生意。「傻福」也對新界北的蓬勃商機充滿興趣,由「傻澤」出面派手下在元朗收地,也在此間與「雙鷹青」發生利益衝突。

13年初的一天,「雙鷹青」在元朗八鄉的門面被人縱火,「雙鷹青」在這裡開了家經營貨櫃改造、村屋收地的地產公司,店面在火災中被焚毀,據稱就與「傻澤」的人有關。

「雙鷹青」在新界發展,便是因為以前「勝和校長」的身份,與新界的一些勝和大佬關係不錯,其中就包括有「上水皇帝」之稱的「白頭仔」。

哪怕是同門,到了事兒上也難免站隊,你跟我的對手友善,我們就做不了朋友。

三、

時針撥回到09年初夏的一天雨夜。

新界大埔的一處高速路上,發生飛車追斬事件,兩方互相飆車、撞車,將人拖出在下著大雨的高速路上揮起了刀子。遇襲者是「白頭仔」手下的小頭目「浩賢」,對方則是「傻福」旗下的「野仔」。

此前「傻福」在尖東投資的Club R的士高,被「白頭仔」的人上門掃場,20多名「白頭仔」手下沖進舞池大鬧。兩個月後,白頭仔在新界粉嶺的一家麻雀館,被人投擲燃燒彈報復。

雙方小的衝突不斷,背後則是「傻福」和「白頭仔」在尖東、粉嶺的夜場利益矛盾。

背有刀傷、膝蓋碎裂的「浩賢」不顧傷勢,隨即帶人四處圍堵「傻福」的人馬,不料卻被對方在家門口來了一個反殺,「浩賢」和數名手下再次挨刀。

彼時正值「白頭仔」妻子去世,忙著置辦亡妻喪事的「白頭仔」、在幫內大佬調停下與「傻福」和解,吃下了這個啞巴虧。

「傻福」手下向來生猛,這也是「荃灣線」能作為「勝和兵庫」在江湖上叫響名堂的重要原因。「傻福」也不是沒出過事,01年「傻福」門生「大口」叫板阿SIR,便收到阿SIR警告,02年,勝和與老新在尖東談判破裂,「傻福」、「雞腳黑」、「鬍鬚坤」幾名勝和大佬都被叫去喝茶,05年「傻福」密友「跛手英」被斬去世,「傻福」為此還到英國避了一段風頭。

深知江湖險惡的「傻福」,甚少拋頭露面,但不妨礙他旗下的「荃灣線」,猛人輩出。「荃灣線」由「傻澤」代「傻福」主持局面,「傻澤」手下有「五大金剛」,包括「ETB」、「少航」、「癡線勇」、「野仔」、「廟街朗」,「五大金剛」狠起來自己人都不放過,「ETB」、「癡線勇」便因碼頭凍肉生意發生過廝殺。「五大金剛」中的「ETB」、「少航」,也在「傻福」支持下相繼出任勝和坐館。

四、

05年春在尖沙咀,「傻福」與十四K傳奇教父「鬍鬚勇」還有過一場江湖鬥法。

彼時「傻福」與「鬍鬚勇」一起拿下了尖沙咀倫敦廣場「Cyber 8」的士高的看場權,由「傻澤」出面帶人在「Cyber 8」看場圍事。某天「傻澤」帶朋友在「Cyber 8」瀟灑,突然遇到阿SIR查牌,十四K方面的人要求「傻澤」從後門離開,遭到「傻澤」拒絕,雙方發生衝突「傻澤」被打傷,隨後勝和兩名機車騎士在淩晨向「Cyber 8」投了兩枚燃燒彈。

隨後,「鬍鬚勇」出面與「傻福」談判,雙方各讓一步,此事才算告一段落。

08年,十四K大圈話事人鳩DEE介入「抽水大王」官永義與神秘內地富豪的股權糾紛,內地富豪便請出「傻福」為自己鎮場。

當年勝和紅棍猛人「四眼柱」在街頭遇襲,傳聞也與「傻福」有關。據稱「四眼柱」曾欠下兩百萬賭債,遲遲沒有歸還,某次「四眼柱」在報攤看報時遭人追斬受傷,「四眼柱」的友人稱「是傻福派人做的」。

不過,「傻福」為人也挺仗義。「傻福」與曾任勝和坐館的「鬍鬚坤」關係友好,「鬍鬚坤」在卸任坐館之後沒什麼經濟來源,年齡大了也找不到好工作,「傻福」便將「鬍鬚坤」放在自己開的一家水療館養了起來,幫「鬍鬚坤」渡過一個輕鬆安穩的餘生。

尾聲:

身為勝和「荃灣線」的幕後大佬,「傻福」幾乎從不出現在公眾場合,五年前勝和「第一老頂」國龍病逝,勝和大佬們來了個空前大集合,「傻福」也送上花牌,不過依然沒有現身。

 

天下風雲出我輩,一入江湖歲月催。交往要用心去對待,不管是任何事情都需要「真誠真心」這四個字,可「人在江湖,身不由己」又道出多少人的心酸,屬於男人的→@男人語錄,最懂你!

 
搶先看最新趣聞請贊下面專頁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