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勝和坐館「上海仔」,一介混混打入富豪圈,崩牙駒入獄后趁勢崛起,卻因花股東的錢「爛賭」被人收拾

陆凡 2022/05/11 檢舉 我要評論

他靠強大的交際能力,從一個底層混混成功打入富豪圈,利用自己的人脈資源賺得盆滿缽滿。

他因爛賭,在五年間輸掉6個億,卻憑借自己超強的吸金能力屹立不倒,被稱為「最能吸金的江湖人」。

他曾到澳門發展卻遭到「澳葡教父」崩牙駒的圍剿,鎩羽而歸后販賣盜版光碟,自己賺得盆滿缽滿的同時,也讓社團迅速壯大,成為社團龍頭坐館。

他就是黑幫和勝和坐館,「上海仔」。

1958年,「上海仔」在香港九龍旺角出生,原名郭永鴻,祖籍是福建福州。父親早年曾在上海當裁縫,后來到香港落腳,于是當地人稱他為「上海佬」。

「上海佬」是個爛賭鬼,自幼在父親身邊耳濡目染的郭永鴻也不愛讀書,在他12歲那年就輟學混跡在旺角的賭檔和麻將館之間。真是「近朱者赤近墨者黑」,上一代對下一代的影響可見一斑。

雖然自己是個不好的典范,但每個父母都望子成龍,以至于郭永鴻自小就經常遭到父親的暴揍,無奈之下只能再回到學校讀書。曾與周星馳一起演過《他來自江湖》的梅小惠此時便住在郭永鴻家的樓下,也因此對于郭永鴻這個「大哥哥」的印象特別深刻。

雖然郭永鴻的身體是回到了學校,但心卻仍在賭檔這兒,父子倆在旺角一帶也成了一段「佳話」。常在賭檔間流連的人,免不了與阿sir打交道,郭永鴻很擅長交際,與當地阿sir也熟,由于父親被稱為「上海佬」,因此阿sir常常調侃他是「上海仔」,從此「上海仔」這外號就跟了他一生。

那時候香港的黑道勢力橫行,盤踞在旺角一帶的是和勝和的「造王者」黎國華,郭永鴻常年與三教九流打交道,很快就加入了和勝和,拜在黎國華的門下。

1973年,15歲的郭永鴻再次輟學,來到彌敦道的高檔酒店門口應聘了代客泊車的小弟。雖然泊車小弟在許多人眼里都是社會底層,但事實上泊車小弟也有分三六九等,在小酒樓門口能接觸到的多是有點小錢的普通人,在高檔酒店門口就不一樣了,能接觸到的更多是達官貴人。

當時正值李小龍火遍半邊天的時候,他十分仰慕,于是剪了個與李小龍一樣的發型來致敬,這個發型保持至今都沒有變過,又長期穿著中山裝,戴著墨鏡在形象上,有不少達官貴人對他印象深刻。

郭永鴻情商了得、處事圓滑,于是在此地廣結人脈,再加上他那異稟的商業天賦,很快他就找到自己的方向,倒賣黃牛票,賺取人生第一桶金。

由于會賺錢,社團內的大佬對他也逐步倚重,郭永鴻的江湖地位節節攀升,同時也逐步打入富豪圈之中。

老話講得好「是金子總會發光的」,但事實上還得看擺放的位置,就比如一個石頭,放在路邊肯定無人問津,有時礙事了還被人踢到一旁;同樣是石頭,放在博物館展柜里邊,那價值就不一樣了。人其實和石頭也是一個道理,當然,前提還得是自身有能力。

1989年,賭王何鴻燊在前一年改革了澳門賭業,疊馬制度與包廳制度應運而生,許多人因此而發家致富,面對如此巨大的利益各路江湖豪杰趨之若鶩,郭永鴻也不例外,他帶領著社團的人來到了澳門「開疆拓土」。

在「街市偉」的幫襯下,郭永鴻迅速有了一席之地。這個「街市偉」在當時可是不得了的人物,號稱「澳葡末期教父」的崩牙駒便是他提拔上來的人物,但「街市偉」見崩牙駒如此霸道,害怕一家獨大,于是多次借用外力想將他鏟除。

這次「街市偉」明面上是將手底下的「玫瑰賭廳」給郭永鴻經營,實際上就是要借郭永鴻這個外力來制衡崩牙駒。

有了賭廳,郭永鴻又施展他廣結善緣的交際手段,拜余寶珠為干媽,成了富豪林建岳的干弟弟,借著干媽的背景,郭永鴻又迅速結交到許多富豪。在他的設想里,這些人都將是他賭廳里的大客戶。

可就在賭廳即將開業的時候,崩牙駒這邊不爽了,作為當地的地頭蛇自然有自己的關系,他靠著關系將郭永鴻手上的承包權給收了回去。

郭永鴻這下急了,自己聯系了這麼一大幫有錢人來捧場,現在賭廳開不成,那不是讓大家看笑話嗎?

常言道:「強龍不壓地頭蛇」,郭永鴻在與崩牙駒一番爭斗后落在下風,也在此時間意識到崩牙駒與賭王何鴻燊有著說不清道不明的關系,看清局勢的他只能是灰溜溜地回到香港。

但身為天生的江湖人哪能就這般算了,他背地里搭上崩牙駒的死對頭「水房賴」,「水房賴」與崩牙駒一開打就是好多年,盡管崩牙駒是占盡了上風,但并不妨礙郭永鴻與「水房賴」的關系更深刻。

90年代是香港的電影行業騰飛的年代,VCD更是在香港大賣。但家里有了VCD還得買光碟才能看,高價的正版光碟并不是人人都買得起。

商業的本質就是客戶有需求,我提供需求。深知這一點的郭永鴻立馬開始做盜版光碟,由于對消費者來說「物美價廉」,賣得十分暢銷,高峰期手頭有百多家檔口,合作的檔口更是過萬個。

彼時的各個黑幫隨著時代的發展都是江河日下的趨勢,和勝和也一樣在走下坡路。而郭永鴻賺得盆滿缽滿的同時,也盤活了和勝和社團,奠定了他日后成為社團坐館的基礎。

但郭永鴻的錢來得快,去得也快,為何?因為他仍舊改不了爛賭的習慣,據他自己所說,在1989年到1994年間,前后輸掉了6個億。盡管是輸掉了如此巨款,身板卻仍舊硬朗,可見郭永鴻的吸金能力之強。

1998年,崩牙駒由于太過猖狂被捕入獄,坐牢13年,這下子郭永鴻的機會來了。

沒了崩牙駒的制衡,郭永鴻立馬聯合傳媒大佬「東方馬」以及英皇的楊受成到澳門合開「匯俊賭廳」,許多富豪都來給他捧場,日進斗金。同年年底剛好和勝和的坐館換屆,39歲的郭永鴻在社團叔父輩們的欽點之下,坐上了坐館之位,人生達到巔峰。

成為坐館的兩年間(和勝和坐館兩年一屆),郭永鴻重振社團聲威,成功地將原本只會打打殺殺的社團,轉型往商業上發展,那勢頭儼然蓋過了14K與新義安,也因此他被稱為「最能吸金的江湖人」。從此,江湖人在當面就不敢稱他是「上海仔」,而是改稱他為「上海哥」。

郭永鴻為人頗有江湖義氣,許多在他手底下做事的馬仔提到這個都稱贊他,說他為人大度,對金錢并不是很計較,出門吃飯都是他請客,也不會擺的架子。

1999年,影星梅小惠的父親去世了,郭永鴻特地來參加這位幼年時期鄰居的葬禮,據梅小惠所說,郭永鴻雖然是發達了,但對于他們這幫鄰居還是非常熱情,有時候在茶餐廳偶遇梅小惠的母親,不僅上前主動打招呼,還會幫忙結賬。

除此之外,郭永鴻有了錢也積極參加慈善活動來回饋社會,對此影星李香琴(電影《花田喜事》里的太后)贊不絕口。

2000年,郭永鴻的和勝和坐館之位到期,但他希望自己可以連任,因此不肯交出賬本與社團內部鬧得不可開交。

杜琪峰導演的電影《龍城歲月》里,「鄧伯」為了社團平衡讓「阿樂」繼任坐館之位,而「大D」坐館連莊不成卻不肯交出龍頭棍,便是在影射這件事情。

雖然連莊不成,但也不妨礙郭永鴻繼續風光無限,他此時有錢有人,將投資的目光瞄準大陸。

他十分看好大陸的投資環境,因此與人合伙,進軍度假村、高爾夫球場、酒店等高端項目,為此投了不少錢,但也在大陸結交不少人脈資源。

2002年,郭永鴻與黎小田合伙開了一間酒吧,黎小田是《霍元甲》主題曲《萬里長城用不到》的作曲人,不得不說,郭永鴻在娛樂圈的人脈很廣,既然有這部分資源,那何不進軍娛樂圈呢?

2004年,郭永鴻開了一家名為「星悅」的藝人管理公司,以此進軍娛樂圈,旗下藝人也挺多,如樊少皇的愛妻賈曉晨、陳山聰、唐寧、葉藴儀、伍允龍等等,只是他的主業不在這個方向,好像沒有拿得出手的作品。

2005年,可謂是郭永鴻的事業巔峰期,「公路大王」劉根山想收伊麗莎白大廈卻被九龍建業公司提前下了定金,這時候郭永鴻拍著胸口出面,憑借三寸不爛之舌說服九龍建業放棄伊麗莎白大廈,使得劉根山順利收購,隨后劉根山又以14.8億的高價將大廈賣出。

劉根山賺得盆滿缽滿的同時,郭永鴻也跟著沾了光,這次他拿到了將近1個億的傭金。

在同年郭永鴻的生日宴會上,合伙人「東方馬」更是在當場挑選了20多個嘉賓,每人給了80萬紅包助興,將氣氛推至[高·潮]。

可好景不長,郭永鴻仍舊沒改掉自己爛賭的壞毛病,這是他一生最大的敗筆。

2012年,賭廳的賬目上少了10個億,股東們各個氣憤不已。原來賭廳一直都盈利都有分紅,可郭永鴻卻在背后把本金拿去花掉了,大部分就是賭輸了。對于股東而言,這就像網上的段子:「你要的是人家給的分紅,人家要的是你的本金。」

也從這一刻開始,郭永鴻開始被富豪們圍剿,最為人所知的就是郭永鴻跟楊受成街頭斗法,最后楊受成找了新義安幫忙,才將事情解決。

不久后,郭永鴻在半島酒店喝下午茶時,被人襲擊,受傷后只能逃到海外,四處漂泊。

在海外時,一次接受記者采訪,郭永鴻就表示:「我出生在香港,肯定會回到香港。」

搶先看最新趣聞請贊下面專頁

用戶評論
你可能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