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搜索

搜索站內資源

澳門14K大佬「摩頂平」,與崩牙駒血戰街頭,晚年雙方釋懷

陆凡 2022/04/01

他曾是澳門14K勢力最大的大佬,與澳葡高層同座。

因實力過于強大,引得金主忌憚,與「澳葡教父」崩牙駒血戰街頭。

他就是澳門14K猛人「摩頂平」。

從60年代起14K「梅字堆」在「馬交馮」與「豬嘴洪」的發展下,一家獨大于濠江。而80年代中期澳門江湖中權勢最大的無疑是「摩頂平」。

彼時的「澳葡末期教父」崩牙駒與「幽靈教主」水房賴都還只是初出茅廬,身份地位跟摩頂平還相差甚遠。就如當年「街市偉」組局宴請當局高層合照時,崩牙駒與水房賴還只是站在背后的嘍嘍,而摩頂平已是與街市偉坐前排當主陪。

看著照片能感覺得出「街市偉」比起江湖人,更傾向于商人;摩頂平坐那兒顯得挺隨意,盡顯大佬風范;后邊的崩牙駒已是有嶄露頭角的跡象;而水房賴則比較拘謹。

摩頂平沒能想到幾年后這個嶄露頭角的崩牙駒,能將他從最強大佬的位置趕出澳門。

70年代末80年代初,在菲律賓經營賭場發家的「街市偉」受賭王何鴻燊邀請來到澳門管理賭廳,此時的賭王已然是個成功商人,江湖上的事情多數交給有14K背景的「街市偉」打理。

就在這個時候「街市偉」與已是一方大佬的摩頂平相熟,并且倚靠摩頂平在江湖上撐場。此時的崩牙駒才剛拜入14K「黑仔華」門下,在「黑仔華」的帶領下進賭廳看場放數,僅僅是一個較為出名的小頭目。

而崩牙駒其實與摩頂平的關系其實也近,首先都是14K同門,雖然摩頂平因14K高層的原因剛出道就已是大佬,而崩牙駒是從基層做起。其次便是崩牙駒從小就與另外6個小伙伴組成號稱「七小福」的小團體,這「七小福」中,有四個是摩頂平的手下。

1988年,賭王何鴻燊將賭場改制,賭廳包廳制度與疊馬制度應運而生,這中間的傭金讓各路人士為之瘋狂蜂擁而至。包賭廳那得是有關系有錢才包得起,比如「街市偉」與司徒玉蓮夫婦,賭王的干兒子何大志等人。

而江湖人士多數都盯上疊馬仔業務,賭廳的收入是這麼分配的,百分四十是稅收,百分四十歸疊馬仔,剩下的百分二十才是賭廳的。

疊馬仔主要的業務便是幫賭場拉客源,很大程度上可以影響賭廳的生意。除了疊馬業務還有放數,短期借籌碼給賭廳客戶,許多都是直接拿「砍頭息」。比如客戶要借10萬塊籌碼,就只拿9萬的籌碼給客戶,但客戶還是欠疊馬仔10萬,少拿的這1萬籌碼便是「砍頭息」。當然也有輸光了不想還錢的,那就得出動江湖人士上門要賬了。疊馬業務與黑幫十分契合,或許便是賭王為其量身定制。

摩頂平在當時在「街市偉」夫婦的扶持下,疊馬業務可謂是一家獨大。而「街市偉」卻看得更長遠,他隱隱感覺到這個合作伙伴的做大,對他是一種威脅,所以在此時他便暗地里扶持崩牙駒。

江湖沒有不透的風,摩頂平沒多久便知道「街市偉」在背后搞小動作,他邀請司徒玉蓮的青梅竹馬、香港14K「毅字堆話事人」胡須勇過境濠江。據后期胡須勇在采訪中驚嘆道,當時摩頂平接胡須勇進澳門,并不需要查證。這也側面說明摩頂平的能量強大。

到了1989年,混戰便開始了。先是「街市偉」背著司徒玉蓮另開賭場搶奪客人,后又背著司徒玉蓮「偷腥」,據說小三還是司徒玉蓮的朋友,真是「兔子吃窩邊草」。隨著司徒玉蓮與「街市偉」決裂,雙方背后也立場分明。司徒玉蓮背后有胡須勇和摩頂平,街市偉背后是崩牙駒和九指華。

事實上這是一場14K幫會的內戰,「九指華」與胡須勇前后打了3年,最后以「九指華」找中間人說和告終。

而相比于他們倆,崩牙駒與摩頂平那就是動真格地想將對方趕盡殺絕。

摩頂平先發制人,由于白道吃得開,讓頭馬寧奇告發崩牙駒放貸勒索,崩牙駒被捕入獄。隨后寧奇大舉吃下崩牙駒的地盤,并將崩牙駒的馬仔們揍得人仰馬翻,特別是崩牙駒的胞弟尹國豪更是被寧奇打得滿地找牙。摩頂平先贏一局。

尹國豪痛定思痛,心生一計。他先馬仔摸清了寧奇出入的規律,幾天后寧奇如期出現在某賭場門口。這時賭場大廳突然出現騷動,卻是一對男女拉扯在一起,女的著裝暴露拉著男的對眾人說男的偷她錢包,男的則表示沒有。

可能是出于男人對女人的保護,或者是強者維護弱者的公平,寧奇親自上前去訓斥男的別在他場子里鬧事,男的一邊走近寧奇,一邊表示自己沒有做這個事。到了寧奇跟前后,男的掏出AK47直接送寧奇上黃泉,隨后演戲的兩位男女都跑掉了。就這樣,尹國豪設計將摩頂平的頭馬寧奇給暗殺了。

而在監獄里的崩牙駒也是運氣爆棚,他在此遇到了早年認識的警司「石歧嘟」陳月波。石歧嘟雖是警司,骨子里卻是個江湖中人,后期也成了崩牙駒的軍師。

經過多次的交往,石歧嘟與崩牙駒也算是至交了,聽完崩牙駒的一肚子苦水,石歧嘟靠著白道身份為他出謀劃策,找到一宗與摩頂平有關的血案,讓崩牙駒出庭指證摩頂平與一宗殺人案有關。并大膽猜測摩頂平不管是直接還是間接都不會出庭辯護。

果然摩頂平是沒有出庭,有了警方的跟進,事情沒講清楚摩頂平就不得安寧,再加上在外頭的「街市偉」騷擾,最后摩頂平只能跑路到東南亞。

隨后崩牙駒出獄,摩頂平的地盤吃下摩頂平大片地盤,并收編了他無數小弟。在崩牙駒叱咤澳門這10年里,他的行動組組長「猛鬼添」亦曾是摩頂平的馬仔。

摩頂平這一跑就是20多年,這期間澳門地下江湖兩度易主,先是崩牙駒當了近10年的「澳葡教父」被捕判刑13年,后又是水房賴當了10多年的「幽靈教主」。

相比于崩牙駒與水房賴倆人龍爭虎斗掀起腥風血雨,摩頂平這一出逃日子也算是過得清閑。

到了2010年,摩頂平重回澳門。重回故土已物是人非,曾經站后排的小弟水房賴已是身家百億,崩牙駒的徒孫「洗米華」這位后起之秀也有了「小賭王」的稱號。但這些與摩頂平已是沒啥關系。

在2012年,崩牙駒出獄并舉辦了一場生日宴會,沒想到當年打生打死的對手摩頂平也是到場祝壽,時隔20多年,雙方化干戈為玉帛,還一起合唱了一首《有誰共鳴》。

后來也出席了胡須勇的壽宴,尹國駒的胞弟與司徒玉蓮都有出席,可惜胡須勇病魔纏身,這一次出席,也是摩頂平與胡須勇相見的最后一面。在場的人談笑風生,屬于他們的江湖早已遠去。

也可能是因為江湖早已不是他們兩人的,沒有利益沖突都放下恩怨,平日里也經常互動。崩牙駒的小舅子葉成也時常與摩頂平在內地酒場飯局上亮相,貌似下一步會與崩牙駒進行某項合作也說不定。

結語:「沒有永遠的敵人,只有永遠的利益。江湖不是打打殺殺,江湖更是人情世故。」

搶先看最新趣聞請贊下面專頁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