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搜索

搜索站內資源

香港黑道傳奇:「賭船之父」葉壽,「聯公樂」社團的創始人,賭王何鴻燊的左右手

黄朔 2022/06/21

他曾經是賭王何鴻燊的得力助手,幫助何鴻燊解決當地很多地下勢力的矛盾;

同時他也是新義安「龍頭家族」的貴人,當年向華強向華勝兄弟入境濠江,他在其中起了很大的作用。

他馳騁賭業半個世紀,年輕時被稱為「外圍之王」,后來轉行又被稱為「賭船之父」。

他在黑道上游刃有余,在波濤洶涌的商業風暴中屹立不倒,坊間又稱之為「江湖不倒翁」。

他就是「賭船之父」,葉壽。

一九四四年,葉壽在香港出生,自幼父母就供其上學,讓他接受良好的教育,眼睛里滿滿的望子成龍。

可葉壽對讀書卻不是很熱衷,整個學業下來,他只記得老師在講台上講的那句:「求名當求萬古名,計利當計天下利,山川在我腳下,大地在我懷中,天下我有,唯我獨尊。」

令葉壽感興趣的是村口的牌九、番攤等等,常年混跡于賭檔之間,以至于他早早地出來做起賭檔生意。

葉壽在「牌九」和「番攤」的圈子里頗有聲望,這一點,深得劉榮駒的欣賞。

劉榮駒可是個大人物,他叔叔是劉福,劉福是最早的一批華探長,在電影《一代梟雄三支旗》里鄭則仕便將劉福演繹得活靈活現。「五億探長」呂樂便是劉福的部下,早年呂樂能上位,劉福也是有出力的。

而劉榮駒本身是江湖中人,再加上叔叔劉福的助力,這就造就了劉榮駒能一直在黑白兩道之間橫行無忌的特質。

葉壽雖然比劉榮駒小十四歲,但劉榮駒交友廣泛,并不會因為年齡而與葉壽產生年代距離,相反,劉榮駒與葉壽性格十分契合,倆人的感情那是「相見恨晚」都不足以形容。

葉壽在劉榮駒的影響下,在人情世故方面十分圓滑,有劉榮駒這個好友罩著,使得葉壽在黑白兩道之間也十分吃得開。

劉榮駒與葉壽合伙,組建了「聯公樂」社團,聯公樂的成員起初以碼頭工人為主,控制大部分香江水路,極為強勢。

葉壽更是經營外圍馬腰纏萬貫,因此被稱為「外圍之王」。

70年代中期,劉榮駒的關系不頂用了,逃到了楓葉國,并在楓葉國拓展聯公樂的規模,成為當時多倫多華埠最大的社團,可見是金子到哪里都會發光。

一九六一年,正值一年前「老賭王」傅老榕過世,何鴻燊趁虛而入,聯合「花花公子」葉德利、霍英東老爺子、「賭圣」葉漢,共同成立澳娛公司,進軍濠江賭業,并一舉拿下賭牌,從此便有了「賭王」何鴻燊。

「澳門王」何賢曾對何鴻燊說過,「真正的商人靠腦子賺錢,江湖人則是拿命來賺錢。」初為「賭王」,何鴻燊成熟了許多,對何賢這句話有了完美的理解。

經營賭廳這等龍蛇混雜的地方,難免就要與江湖人打交道,江湖里有講義氣的人,卻也有亂七八糟的人。

何鴻燊的想法是「扶持一伙江湖人來制約其他的江湖人」這個策略,扶持誰呢?在當時,這位「大駒哥」劉榮駒以及他背后的聯公樂社團那是首選。

何鴻燊早年在澳門經營煤油廠,被「大天二」蕭景兆逼得走投無路,只能從澳門回到香港避難。也在這期間,何鴻燊與劉榮駒打過交道,據說聯公樂背后有何鴻燊的身影,他將劉榮駒與葉壽視為自己在江湖這方面的幫手。

八十年代中后期,由劉榮駒的義子鄧光榮接管聯公樂,劉榮駒帶著葉壽來到澳門發展。

那時候的濠江,賭壇風起云涌,黑道橫行。87年,何鴻燊的頭馬鐘華田遭行刺;88年,何鴻燊修改澳門賭壇規則,疊馬制度與貴賓廳應運而生,幫會之間的競爭越來越激烈。

從那以后,香港的各個社團和內地的大圈幫皆紛紛加入戰局,相比于香港社團的勢大、大圈幫的狠辣,澳門社團這邊稍有劣勢,也因此何鴻燊對葉壽與劉榮駒更加看重。

也是在那個時期,崩牙駒橫空出世,擊退摩頂平,又與水房賴聯手,驅逐了香港眾社團,外患沒了,內亂卻開始了。街市偉引入香江社團制衡崩牙駒不成,又使出離間計,離間水房賴與崩牙駒,從此崩牙駒與水房賴纏斗近十年,江湖上腥風血雨無數,最終在1998年的時候,崩牙駒被捕判了13年,才算告一段落。

而在這段「神仙打架」的時間里,葉壽并不與人沖突,而是憑借「以和為貴」的理念與人打交道,堅持「有錢大家一起賺」的概念,也因此江湖人對他都十分服氣。

同時,葉壽靠著江湖關系,也為何鴻燊解決了很多麻煩,除了他,劉榮駒也為賭王立下了汗馬功勞。

八十年代末,「賭圣」葉漢開啟了「賭船時代」。

葉漢的賭技堪稱當世之「天花板」,可在澳娛公司里,卻不敵不懂賭術的何鴻燊,被何鴻燊趕出澳娛公司后,又折騰了「賽車馬會」,也就是「賽馬會」的前身,但在何鴻燊的干涉下,「賽車馬會」從一開始的紅火到后期的沒落,最終「賽車馬會」還落入何鴻燊之手。

也就是說,「賭圣」與「賭王」此前的兩度交鋒,皆以「賭王」獲勝告終,這使得「賭圣」意難平。

痛定思痛后,葉漢深知使自己失敗的不是何鴻燊有多強大,而是何鴻燊的關系比自己硬,因此葉漢將賭廳從澳門轉移到了公海之上。

一九八九年,葉漢的賭船「東方公主號」下海的同時,也帶走了何鴻燊賭廳里的不少客戶,葉漢這一手打得何鴻燊毫無招架之力,憋屈了大半輩子,終于在八十來歲的時候出了一口惡氣,出完了這口惡氣,葉漢也不久留,賣掉「東方公主號」轉身到拉斯維加斯豪賭32小時不休不眠。

葉漢雖然打一桿子就跑,但賭船成了江湖人士的香餑餑,不少原本想到澳門賭廳謀生卻又被打退的社團紛紛下場,這令何鴻燊的賭廳客戶大減。

動畫片《加菲貓》里曾有句有意思的話:「既然打不過,那就加入吧!」何鴻燊看完《加菲貓》也是這麼想的。

于是何鴻燊暗地里買下了「天龍星」游輪,是當時最大最豪華的賭船,隨后「天龍星」轉到了葉壽的手上。

在葉壽經營賭船的這段期間,他更是貫徹了當年老師課堂講的那句:「求名當求萬古名,計利當計天下利,山川在我腳下,大地在我懷中,天下我有,唯我獨尊。」

葉壽在公海之上扶持起不少江湖猛人,同時何鴻燊早已對澳門社團壟斷貴賓廳的疊馬生意有所不滿,葉壽更是為何鴻燊引入香港社團來掣肘澳門社團。

90年代初,葉壽將「天龍星」游輪更名為「海王星」,并將「海王星」租給了新義安的「四虎」之首,紀寶;

1995年,在葉壽的牽橋搭線下,新義安「龍頭家族」入境濠江、向華強與何鴻燊合伙搞了金域酒店;

1996年,和合圖的「掙爆」、利群的「連超」登上「海王星」號,在葉壽的傾囊相授下,倆人很快就掌握了經營賭船的技巧,因此「掙爆」與「連超」對葉壽十分敬重,視其為恩師。

90年代末,眼看著「掙爆」與「連超」兩個徒弟能力超群,葉壽十分欣慰,于是將「海王星」賣給他們,從此退出江湖。

短短幾年間,葉壽扶持出眾多猛人,不難看出他早已將「以和為貴」這四個大字悟透了。也憑著這一點,葉壽在江湖中地位超然,他為人又喜歡結交朋友,因此有不少人拜他為義父。

2002年,何鴻燊手頭那張獨一份的賭牌被一分為六,海內外各路富豪紛紛入局,何鴻燊一家獨大的局面已是一去不復返。

而功成身退的葉壽,生活十分悠閑,偶爾約上友人小酌幾杯、偶爾帶著安全帽到河邊釣釣魚,保持一貫的低調作風,很少出現在公共場合。

2019年,葉壽的幾個義子在紅磡一家酒樓里,合力為葉壽舉辦七十五歲的生日。

葉壽雖是年邁,但目光依舊炯炯有神,精神十足,穿搭極為樸素,儼然就是街邊的一位和藹老人。

酒店里賓客如云,新義安的向華強、「大總管」林江、「四虎之首」紀寶、「鬼添」李育添、14K「毅字堆話事人」胡須勇、「雙花紅棍」陳惠敏、「慈云山十三太保」之首陳慎芝、「14K大圈話事人」鳩DEE、和勝和前坐館「雞腳黑」、「水房車神」盲亨等等大佬皆到場賀壽。

就這些江湖猛人,在江湖上隨便報上名號,都能震三下、抖三抖的大哥級別人物,對著葉壽卻是恭恭敬敬的。

也是葉壽過于低調,低調得像路人,如果不是在場眾位江湖大佬的襯托,誰都看不出葉壽曾經在澳門賭壇馳騁了大半個世紀。

搶先看最新趣聞請贊下面專頁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