勝和傳奇猛人,蔡李佛拳練家子!曾與崩牙駒爭地盤,「賭船盟主」刀文龍

陆凡 2022/05/18 檢舉 我要評論

引子:

1989年,「東方公主」賭船下水,葉壽與何鴻燊的賭王之爭從陸上打到公海。

燒完第一把火、葉壽全身而退,賭船戰線拉開、群雄競相入局。新義安、和勝和、14K、水房亂馬交兵,涌現出葉壽、紀寶、連超、掙爆、林積等一眾梟雄,在何鴻燊眼皮底下賺得盆滿缽滿。

幾番廝殺鏖戰,莊家數度變遷,和勝和笑到了最后。

勝和背景的「大都會」包圓賭船市場,成為港澳公海的最大玩家;潮頭掌舵的大都會主席刀文龍,則是當之無愧的「賭船盟主」。

夜幕降臨,排水量近1.8萬噸的大都會郵輪從尖沙咀碼頭徐徐起航,拖著150米長的身軀在長天碧海間乘風破浪。晚上九點,七樓的娛樂場開放,霎時間熱鬧非凡,常見一位光頭猛人、于人群中穿梭談笑,卻見他方面闊耳、高額深目,滿臉和善、又掩不住的威風霸氣,興致來了還會跟大家來幾把牌九、賭注無上限,煞是豪爽。

此人便是大名鼎鼎的賭船盟主-刀文龍。刀文龍是大都會郵輪公司的主席和單一股東,旗下有大都會、明都會、東方神龍、中華之星四艘郵輪,大都會管理層與勝和歷屆坐館保持一致,被坊間稱為「和控hk0000」。

刀文龍原名都廣旺,又叫都汶龍,早年習練蔡李佛拳,是北勝蔡李佛宗師譚三的再傳弟子。

2015年1月,深圳體育館,中國泰拳職業俱樂部聯賽激戰正酣,袁兵、譚小峰等八位泰拳中國國家隊選手與國外好手捉對廝殺、爭奪「拳霸天下」國際泰拳王金腰帶。

刀文龍作為贊助人之一、出現在賽后的慶功宴上。席間有人說起傳武很是不屑,某總接話說刀文龍練過功夫,幾名年輕拳手很是驚奇、便問他如何看傳武總出洋相?

「那是套路,或者說是體操,不叫功夫。一無速度、二無力度,不能實戰、如何稱武?傳武當然能打,」刀文龍笑笑說,起身展示了一手轉肩掛捶,

「我年輕時練的蔡李佛拳,是在街頭打出來的。」

刀文龍是大圈仔,來港后拜于勝和叔父「飛鴻」門下,行走江湖靠拳腳揾食,以悍猛在幫內出位,被勝和寄予厚望、派作殺往澳門街的尖兵。

1996年10月,刀文龍帶人與崩牙駒手下「桂仔」發生沖突。雙方展開火并,刀文龍生猛異常,桂仔不敵向崩牙駒求援。彼時崩牙駒在濠江風頭正盛,大聲一呼就是幾百人蜂擁而上,猛虎不壓地頭蛇,刀文龍寡不敵眾。雖然遺憾敗北,驍勇無畏的刀文龍、卻讓崩牙駒激賞有加。

入局賭業不成憋下一股氣,也為刀文龍進軍賭船埋下伏筆。

2005年4月,刀文龍卷入台灣游戲機大亨公子綁票事件,該案要價1億港元,是台灣十年來最大的綁票勒索案、當年震驚兩岸四地。所幸只是蜻蜓點水、刀文龍安然落地。

多年的江湖歷練,讓刀文龍深得「以和為貴」的精髓,逞兇弄強一時得意,天怒人怨沒好下場,不如大事化小、小事化了,廣交朋友、一起發財,道路方能越走越寬。

此后刀文龍在勝和資歷威望與日俱增,并且受到水房百花蛇和大陸金主支持,投身公海賭船。

2007年1月,大都會旗下的同名賭船開始運營。

公海上風起云涌、沉浮起落,可謂是幾家歡喜幾家憂。刀文龍的大都會揚帆起航,連超、掙爆的海王星則是風雨飄搖。

08年底,連超、掙爆相繼被大陸電器大亨黃老板牽連,此后傳出兩人糾紛不斷,海王星業績下滑、逐漸退出公海。

2011年8月,刀文龍再入手一艘明都會,并在2014年1月改名「集美錦星」,一改名不要緊,搶去林積「集美郵輪」不少客源,等林積回神辟謠「集美錦星」與「集美郵輪」無關,刀文龍已將生米煮成熟飯,此后「集美郵輪」再難復往日風采、從公海消失。

連超、林積兩大巨頭退出的同時,14K猛人「番薯鑒」殺入公海。

「番薯鑒」是14K倫敦金教父劉安門生,也是有名的金融撈家,租下「中華之星」、要在賭船市場大展拳腳。面對新軍叫陣,刀文龍可是毫不手軟,直接花上億港元買斷「中華之星」租約,豪橫地給「番薯鑒」來了個半路截胡。

「番薯鑒」不甘失敗,又拉伙集資兩億買下「新皇星」,誰料「新皇星」也不盡人意,還在2016年爆發勞資糾紛、滯留海上。

除了虎視眈眈的競爭對手,還有爭搶疊碼的社團勢力。

早在2002年,14K女猛人「婷姐」便在白無常、街市偉支持下,與新義安猛人「白撻」在尖沙咀爆發千人曬馬事件,江湖人物為爭奪疊碼客源、沖突不斷。

除此之外,江湖疊碼仔與賭船運營方之間,也是矛盾頻仍。

2013年10月,14K荃灣猛人「阿京」因客人在大都會上桌被拒,一連多日與勝和人士在碼頭吹雞對壘,并發生混戰,阿SIR緊急介入、招刀文龍問話調查。

2014年5月,綽號「上海彪」的倪姓男子在旺角遭10余名壯漢圍毆,據稱上海彪欠下大都會50萬泥碼,半年未還、被刀文龍手下追數,事后阿SIR介入、不過上海彪拒絕接受阿SIR幫助。

風波之后,刀文龍的「賭船盟主」位置越來越穩。

2013年,溫州商人黃建偉買下的「東方神龍」幾經輾轉來到刀文龍旗下,有意思的是,被刀文龍買斷租約的「中華之星」、也是由黃建偉在三年前從何鴻燊手中買下。

坐穩「賭船盟主」的刀文龍,開始涉足更多行業、并將視線投向大陸和海外。

據稱,刀文龍名下還有一家文化傳媒公司,和一家經營女裝、電子產品的貿易公司。

2015年2月,刀文龍在澳門海立方開設賭廳,打算把海上賭客拉到岸上、借機重新登陸澳門,在貴賓廳市場分羹食肉,不過在第二年結業離場;

2016年4月,金邊鉆石島酒店,刀文龍出席柬埔寨廣州商會成立儀式、并擔任永遠榮譽會長,成功落子柬埔寨;

2016年12月,刀文龍與澳門中信合作、將拍賣會搬到「東方神龍」賭船上,首創可以將拍品兌換籌碼的郵輪拍賣會;

2017年5月,香港半島酒店,刀文龍以7000萬港幣拍下一件宋代文物藏品(哥窯葵口折腰洗);

2018年1月,刀文龍接下某黃姓商人對珠海保稅區某展覽公司的一筆訴訟債權。

與許多頗為低調的江湖大佬不同,刀文龍經常活躍于各類公開場合、并擔有多個社會職務。

鮮為人知的是,刀文龍還是位釣魚達人,并在2012年1月出任澳門釣魚總會副會長。

學蔡李佛拳出身的他,是歷屆蔡李佛拳北勝總會的嘉賓常客,祭拜譚三宗師的活動上常能看到刀文龍的身影,同時他也是一家龍獅團的名譽監督。

2015年1月,刀文龍作為贊助人出現在中國泰拳職業俱樂部聯賽發布會上;2019年12月,澳門萬豪軒酒樓,以永遠會長的身份出席了黑鷹體育會74周年慶,此外,刀文龍還是澳門童軍會的榮譽會長。

刀文龍的名字也經常出現在勝和內部的紅白喜事上,2016年3月,勝和超級元老尤伯契仔TOBY去世,11月某勝和成員的海南雞飯店開業,現場都有刀文龍送的花牌。

2015年6月,崩牙駒的國瀛貴賓廳開業,刀文龍不計前嫌、上門道賀,并大方落注、點了頭炮,可謂是相逢一笑泯恩仇。

疫情之下,不僅貴賓廳生意步履維艱,賭船境況也差強人意。一切都在慢慢回暖,對于見慣風浪的刀文龍來說,是機遇、也是考驗。

搶先看最新趣聞請贊下面專頁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