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搜索

搜索站內資源

香港黑幫同門相殘故事,和勝和坐館與同門師弟積怨,當晚喋血街頭

陆凡 2022/03/28

他曾犯下累累罪行,偷車越貨、飆車打劫,甚至還敢開車沖卡,叫板阿sir。

被捕出獄後,改行走私生意後賺得盆滿缽滿,卻因利益,于2020年9月8日被人在紅綠燈口行刺。

他就是黑幫和勝和「勝和兵庫」裡的「五大護法金剛」之一,「黐線勇」。

「黐線勇」,原名嚴敬航,1976年出生于香港一個普通家庭。

由于父母比較忙,疏于教育,嚴敬航在十四五歲正值叛逆時期,就常年翹課跟著街邊的古惑仔鬼混在一起。

不得不說,許多不良少年誤入歧途,多數都是在這個時期家庭沒教育好,導致後期孩子的悲劇人生,畢竟這個年齡段雖有自我意識,但是非對錯仍分不太清,仍需要長輩輔助引導。

也因此,嚴敬航早早地從校園裡離開,成了街邊古惑仔中的一員。作為初出茅廬的古惑仔,最愛講究的就是在人前夠「威」夠「勁」,說白了就是在人前炫耀,展示自己的威風。

而最能直觀地體現出這一點的,無疑就是帶著墨鏡,開上一輛豪車馳騁在馬路上。

在八、九十年代,開上一輛豪車到人前顯貴無疑是嚴敬航的一大夢想,沒多久,嚴敬航也實現了自己的願望。

按正常普通人的邏輯,無疑就是靠著努力工作、升職加薪,早日實現買車夢,可嚴敬航人稱綽號「黐線勇」就不能按常人的邏輯來。

「黐線」這個詞在粵語裡頗有「瘋了」、「神經」、「傻傻的」等意思,當然這中間帶著點調侃,而「勇」字在字典裡的意思便有一層「大膽」的意思。

結合「黐線勇」這個外號,嚴敬航無疑就是「又瘋狂又大膽」的這麼一個人。

在那個監控不多的年頭,20歲左右的他與無所事事的同伴勾結,開啟了他的「偷車之旅」,並且開車偷來的車,拜在和勝和元老「荃灣澤」的門下。

靠著為人大膽,行事出位,除了偷車就是搶劫,多年來靠著做這類「茶飯」生意,賺得盆滿缽滿,手下更是聚集了上百個犯罪團夥。

很快他就成了「荃灣澤」旗下的骨幹,並號稱「五大護法金剛」之一。

2004年,28歲的嚴敬航帶著兩名同夥在最為繁華的尖沙咀,開著號稱摩托車界的法拉利「杜卡迪」,準備打劫一輛載有手錶零配件的貨車。

好在阿sir早已看穿他的伎倆埋伏在一側,嚴敬航與同伴當場被按倒在地,並且在他身上搜出三支「黑色星星」以及二十一粒備用的花生米。

2007年12月,嚴敬航帶著手下有組織地四處出擊,到處偷車犯案,不管是電動車、摩托車還是小汽車,只要是車,能偷的就偷,甚至連汽車的零件也偷,偶爾還順手帶走一些參茸海味等高價值的補品。

那一陣子,被偷的物品超過五六百萬,這僅僅是能查到的那一部分。

當然,這麼高調的搞事情,阿sir怎麼能放過他,重拳出擊之下,嚴敬航團夥抱頭鼠竄。

在2008年1月12日,嚴敬航的「黐線」又犯了,他開著偷來的車緩緩駛入沙田馬場,隨後猛踩油門撞開馬場的閘門往裡沖,然後人下車立場,丟下那輛面目全非的車孤零零的在賽馬道上,搞得馬場這方還得報警拖車。

嚴敬航做這事無疑是對阿sir的一次叫板,囂張跋扈的程度可想而知。

他這般的氣焰囂張,無疑是自取滅亡。

偷到車並不能算真正地賺到錢,把偷來的車賣出去才是真正意義上的賺到錢,當然,這些都是髒錢。

正所謂:「打蛇打七寸」,阿sir真要對他動真格,只需要找到他處理贓車的管道,使得他偷來的車賣不出去,他也就不會偷了,畢竟沒錢賺了。

很快這天也到來了,2009年8月份,嚴敬航與人在西貢處理贓車的時候,遭到阿sir的圍剿,被捕入獄。

出獄後,嚴敬航也意識到被阿sir盯上原本的偷車生意再也做不成了,拿著原始積累的贓款開了許多公司,涉及貿易、地下金融、運輸、甚至還開了幾家麻將館。

原本以為是從良了,事實上他做的貿易其實是非法走私,由于生意紅火,使得他在碼頭頗有威望。

到走私,不得不提嚴敬航起同為「荃灣線五大護法金剛」的師兄ETB,ETB比嚴敬航年長四歲,所以成了他師兄。

ETB與嚴敬航一樣,都是幹偷車出身的,手下還有三四百名偷車搶劫的馬仔,江湖人稱「偷車天王」,本身開車技術也是高超,與「水房車神」盲亨齊名。

後來ETB因為拿著AK47去打劫從日本來的手錶配件被阿sir埋伏,入獄13年,直到2010年才出獄。

出獄後從事地下金融、娛樂場所以及「丸子」生意,並帶人拿下碼頭收租,2016年由老大「荃灣澤」力保,成了和勝和坐館。

也就是說ETB與嚴敬航的經歷都很相似,並且為同門師兄弟,不得不讓人聯想到《三國演義》中那句著名的:「既生瑜何生亮!」

嚴敬航搞走私除了走自己佔有的碼頭出貨外,也有部分從ETB的碼頭出貨的。

靠著走私賺得盆滿缽滿、生意非常火爆,這讓ETB不開心了。賺那麼好,身為同門師弟得照顧一下師兄,于是ETB對嚴敬航提出:「你可是我的手足兄弟,這碼頭泊位費,得加錢。」多麼深厚的兄弟情誼,這話聽著多麼樸實無華。

但嚴敬航不給,畢竟這種事算起來是各賺各的,拿各自該拿的。雙方也因為此事多次曬馬談判,都不歡而散。

2020年9月7日深夜,老大「荃灣澤」約談他們兩位,地點是佐敦吳松街的牛皇星火鍋店。

當著老大的面,嚴敬航道:「大家開門做生意都不容易,別老想著漲價,我不想雙方鬧不愉快,搞得大家血濺街頭。」

ETB惡狠狠地回懟:「血濺街頭?你竟敢在老大面前說讓我見血,你簡直無法無天。」

當然以上是戲言,但總的來說就是沒談攏,火鍋也吃到了8日的淩晨,結果不歡而散,但礙于「荃灣澤」的面子,關係也是也有所緩和。

商談無果出來後,嚴敬航準備去開他的豪車賓士C200L,但在停車場就遇到了好幾個馬仔,仿似要他命一般,朝他撲來,嚴敬航見狀趕緊上車逃離停車場。

常言道「靈感來源于生活」,難怪每次看香港黑幫題材的電影都那麼真實,原來許多事情都是真的。

當晚嚴敬航以為就此逃過一劫,還遵守交通規則在路口停了紅燈,正想著誰這麼大仇怨要對他下手,駕駛室車窗旁邊一輛摩托車停了下來,並掏出那藏在腰間的AK47,對著車窗裡的嚴敬航來了一發,正打算來第二發的時候,卡殼了。

反應過來的嚴敬航趕緊猛踩油門闖紅燈落荒而逃,這前後也就五六秒鐘的時間。

闖紅燈的嚴敬航上演了生死時速,因為他的左腋被打中了、鮮血直流,性命危在旦夕,這時候也顧不得交通規則,靠著豪車外殼硬、動力好,硬生生地撞開前面三四輛的士車,有一輛還被撞到調了個頭。

對于他來說,到醫院僅短短1.6公里,卻猶如無止盡的路程一般,終于最後抵達了伊莉莎白醫院,車門都沒關,下車就跑到搶救室了。

常言道:「好人不長命,禍害遺千年!」

嚴敬航被醫術高超的醫生硬生生地從死神手中拉回來,脫離了生命危險,而警方在案發現場也找到了一顆9毫米的花生殼。

有人就想問了,怎麼不調取所有監控看歹徒逃走的路線?最後肯定能找到人!但是這不是大陸,還真的是有挺多地方沒監控的。

要換成在大陸這種事不會發生不說,即使發生了,也分分鐘就能破案了,不得不感歎一句偉大。

而一個月後,師兄ETB就被阿sir叫去喝茶了,雖然是交了10萬保釋金就重獲自由,但不得不讓人聯想起嚴敬航這件事情。

嚴敬航既然是做這門生意,仇家也不可能只有一個,他也曾在2020年的七月份到葵青區發展,動了當地黑幫的利益,那邊對他非常不滿。

也就是說,殺手沒抓到,是否是師兄ETB做的也不確定,也有可能是其他人趁這個風口來做這個事情,以此嫁禍。

當然,不管是誰做的,既然是走黑道路線,做著傷天害理的事情,即使死于非命也不值得可憐。

搶先看最新趣聞請贊下面專頁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