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搜索

搜索站內資源

「黑仔華」江湖往事:帶崩牙駒出道的隱秘大佬,曾是澳門街第一扛把子,后來和崩牙駒分道揚鑣

陆凡 2022/05/31

引子:

他是崩牙駒的帶頭大哥,位居濠江14K「四大天王」頭把交椅,

他是80年代澳門街第一紅人最敬重的同門師兄,水房老大見了他都要繞道走,

他將崩牙駒從街頭雜耍場、帶進江湖深水區,

日后崩牙駒火線崛起、兩人好聚好散,留給前門生一片廣闊江湖,有道是:

信步浪奔浪涌間、笑看風云變幻事,閑居澳門街鬧市、也無風雨也無晴。

本期走近:帶崩牙駒出道的隱秘大佬--「黑仔華」。

一、

澳門新葡京酒店附近,偶爾能遇見一位西裝革履、身形富態的老人。

近看他笑意盈盈、滿臉和善,儒雅謙厚、頗有長者之風,沉穩從容、一身湖海氣象。

了解崩牙駒經歷的朋友,都知道崩牙駒曾拜在一位猛人門下,猛人提攜崩牙駒直上青云,在江湖上留下驚鴻一瞥,又消失于茫茫人海。

此人,便是昔日帶崩牙駒上路的大佬真身--「黑仔華」。

當年,在大三巴牌坊下面,風華正茂的十四K猛人「黑仔華」,與騎摩托車磕掉大門牙的古惑仔「崩牙駒」萍水相逢,有人報告「黑仔華」,一個叫崩牙駒的年輕人,在這里偷偷倒黃牛、擺「三公」檔,

「年輕人,知道這是誰的地盤嗎?」

面對「黑仔華」舉重若輕的責問,桀驁不馴的崩牙駒,高高昂起倔強的頭顱。

這場命中注定的相遇,也成就了一段江湖佳話,「黑仔華」鷹眼如炬識梟雄,「崩牙駒」撞見貴人開大運,這是后話。

咱們先說說「黑仔華」的風云前傳。

二、

「黑仔華」原名陳華,早年拜入濠江十四K元老「報紙培」門下,「報紙培」則是十四K傳奇「余洪仔」的得意門生,「余洪仔」是澳門街十四K的開山元老,一手開創毅字堆澳門分支,與「大天二」蕭景兆一左一右,為十四K在濠江三島傳燈續命。

「余洪仔」性格囂張跋扈,是六七十年代澳門街首屈一指的彪悍人物,江湖上無人敢與爭鋒,因太過強勢將「八區仔」大佬逼上絕路,被對方用水喉釘穿咽喉去世,隨后,「報紙培」接下了「余洪仔」衣缽。

夜呣巷

「報紙培」為人精明通達,喜歡交游。「報紙培」住在澳門半島西南一條叫「夜呣街」的小巷,十四K根據地「崇肇體育會」就設在這條街上,曾經拿茶杯摔過霍老爺子的十四K猛人「馬交馮」,將何鴻燊趕出澳門街的「大天二」蕭景兆,都住在附近。「報紙培」沒事兒就拉上「大天二」、「馬交馮」一班大佬,到司打口的狗肉館喝酒吃飯。

「黑仔華」則是「報紙培」門生中最出頭的一個,不僅身手了得,而且豪爽圓融,辦事利落、會搞關系,深得「報紙培」賞識。在澳門街江湖梟雄里一枝獨秀,與「福仔華」、「高佬昌」、「斬崩刀」并稱十四K「四大天王」,而「黑仔華」于其中穩坐第一把交椅。

三、

80年代初,澳門賭業開始勃興,「黑仔華」也轉身進入博彩業。

眾所周知,《濠江風云》中崩牙駒的頭號敵人「摩羅炳」,其實是當時澳門街十四K猛人「摩頂平」,彼時的崩牙駒,勢力根本不能和「摩頂平」同日而語,「摩頂平」是80年代澳門街江湖第一紅人。

而正是由于「黑仔華」的轉身,才留給了「摩頂平」上位空間。「摩頂平」也是「報紙培」門生,「黑仔華」則是「摩頂平」非常敬重的同門師兄。

話說當年「摩頂平」與另一猛人「單車權」爭奪上位,大戰三年,從下環打到上環,夜場打到賭廳,那叫一個激烈熱鬧。最后「摩頂平」勝出,而且抱得美人歸,風光無兩那叫一個春風得意。

與眾多大佬相比,崩牙駒上位算很晚的,這位出身青草街工人家庭的窮小子,在跟了「黑仔華」之后,才算真正開了大運。

四、

回到開篇大三巴牌坊下,「黑仔華」與崩牙駒那場命中注定的相遇。

年輕氣盛的古惑仔「崩牙駒」,在「黑仔華」的地盤上撈偏門,不拜碼頭不上香,「黑仔華」原本要給他一頓教訓。

卻看眼前人,不是一般人物。個子不高,卻昂首挺胸、血氣滿滿,不緊不忙、不怯不怵,一身辣眼睛的殺馬特服飾,穿在他身上卻倍顯精神,再看少年眼神銳利如刀,骨相精健爽朗,「黑仔華」莞爾一笑,與其為少年在地盤上揩了點兒油生氣,不若將這未來梟雄收歸麾下,看他明朝如何翻覆江湖,成就一番事業。

「黑仔華」帶崩牙駒進了酒館,說開不計前嫌,誠邀一起做事,崩牙駒自然喜不自勝,眼前「黑仔華」之名,崩牙駒也是仰慕已久,投奔「黑仔華」麾下,也算有了靠山門楣,更重要的是,「黑仔華」的資源、人脈,將是雄心勃勃的崩牙駒,日后大展宏圖的平臺跳板。

「倒黃牛、搞三公檔,不覺得寒磣嗎?」「黑仔華」直接伸手,將崩牙駒帶入博彩業。

五、

彼時,還沒有疊碼這一說,江湖人在賭廳里邊,收入就是靠看場和客人贏錢分的利是。

崩牙駒這人精明強干,對兄弟伙伴有情有義,敢出手、能擔當,很快拿下不少場子。澳門街的場子,主要是由水房「肥仔坤」和十四K「摩頂平」掌控著,而「肥仔坤」的水房勢力遠不如十四K。

崩牙駒的崛起,首先影響到的是「肥仔坤」,「肥仔坤」深感芒刺在背。「肥仔坤」倒不是害怕崩牙駒,而是忌憚「黑仔華」和十四K,「黑仔華」在十四K德高望重,一言九鼎,十四K在澳門街樹茂根深,一家獨大,崩牙駒又是「黑仔華」信賴的門生,「肥仔坤」可不敢隨便對崩牙駒下手,一不小心就是吃不了也兜不走,甚至把自己小命賠進去。

「肥仔坤」便使了陰招,用青樓女子頂證崩牙駒犯案,借阿SIR之手,將崩牙駒送了進去。

吉人天相,崩牙駒沒多久就出來了。不僅沒受影響,反而加速擴張,這次,「摩頂平」也認識到,崩牙駒早晚會成為自己的威脅,不如先下手為強。

六、

崩牙駒是「黑仔華」的人,「黑仔華」又是「摩頂平」最敬重的同門師兄,于情于理,「摩頂平」都要先跟「黑仔華」通個信兒。

兩人約在一家西餐館,燭光紅酒,美饌橫陳。不待「摩頂平」說出來意,「黑仔華」已猜出七八分。

「海闊憑魚躍,天高任鳥飛。阿駒我還是挺賞識的。」「黑仔華」抿了一口紅酒。

「不,我從崩牙駒眼神中看到另一種東西,他上去了,就沒我的份兒了。」「摩頂平」淡淡說。

「老弟擔心多了。都是同門,大家一起發財嘛!江湖又不是誰家的,何必捉在手里扭扭捏捏,跟個小媳婦兒似的。放下一點兒天地寬嘛!」「黑仔華」釋然朗笑。

「你記住我今天說的話,遲早有天,崩牙駒也會跟你鬧翻的!」「摩頂平」眼神凝重,現出少有的嚴肅之色。

「那又怎樣,換莊家都是常事兒。江湖上恩怨翻臉再平常不過,耿耿于懷,那是格局不行,早晚都要翻篇,任他往事隨風,我自舒坦清凈。」「黑仔華」舉杯一飲而盡。

「摩頂平」起身離開,「黑仔華」又說,「奉勸一句,這不是給我面子,事情不要做絕,對你好。」

接下來,「摩頂平」與崩牙駒的纏斗正式拉開。

七、

也許是崩牙駒顧及同門之情,也許是「摩頂平」記著「黑仔華」的叮囑,崩牙駒與「黑仔華」的這場惡斗,始終保持著「君子之爭」。兩人沒來真刀真槍的火拼硬剛,或是直接派人下黑手做掉對方,而是通過法庭這個看似公正的地方,開展了一場驚心動魄的「攻心智斗」,遠不同于后來崩牙駒與「水房賴」、「街市偉」反目那樣大開殺戒,非要置對方于死地而后快的殘酷景象。

「摩頂平」先是找人做假證,將崩牙駒投進鐵窗,誰知崩牙駒入獄因禍得福,收獲了一位老謀深算的軍師智囊「石岐嘟」,「石岐嘟」出主意,讓崩牙駒在法庭上「反將」摩頂平一軍,法錘落地,崩牙駒無罪釋放,「摩頂平」罪成判刑。

這一局崩牙駒大獲全勝,「摩頂平」倉皇逃亡海外,等到再回澳門,已是20多年之后。

擊敗「摩頂平」之后,崩牙駒在江湖上更加順風順水,幾乎壟斷了疊碼生意,九十年代在賭場的抽水,一天就有200多萬。手下人多錢多,江湖上無人能敵。

也在這個事后,崩牙駒與「黑仔華」的身份發生轉換,由門徒變成了對手。

八、

九十年代初,已經退出江湖前臺的「黑仔華」,做起了地產生意。而手里有了資金的崩牙駒,也將眼光投向了地產生意。

澳門街中心有一座舊樓,地理位置優越,「黑仔華」和崩牙駒都看上了,都想收入囊中,誰也不愿讓步。

「黑仔華」約崩牙駒來到當年相遇的大三巴牌坊下面,原來倒騰黃牛票、殺馬特造型的貧家古惑仔,如今已是澳門街當仁不讓的江湖教父,手下馬仔成千上萬,儼然這座東方博彩之都的「地下之王」。

西裝革履的「黑仔華」款款而來,那個當年撈偏門的江湖大佬,早已上岸做了正行,風度翩翩就像「儒商」。

兩人相對無言,「黑仔華」從崩牙駒眼里,看到一種志在必得的王者殺氣,「相逢是緣,好聚好散,我退出。」

兩個風衣禮帽的矯健身影,在獵獵海風和嗚咽濤聲中分道揚鑣。

尾聲:

幾年后,崩牙駒盛極而衰,鋃鐺入獄,困在鐵窗13年,出冊后艱難再起東山,不過將目光都放在內地海外,據說他在澳門街生意做不開。

而「黑仔華」始終以商人閑人身份在濠江生活,也是湖海散客,不離煙火人間。

搶先看最新趣聞請贊下面專頁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