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搜索

搜索站內資源

敗光兩個富豪家產的章小蕙,20年后再看她,前后差距一個天一個地

陆凡 2022/06/09

前一段時間,曾被稱之為「第一拜金女」的章小蕙開了她人生的第一場直播。

她與觀眾們聊起她對時尚、美妝、穿搭等方面的理解,因為角度獨特見解頗深,有網友稱他是「天上名媛,下落凡塵」。

從她出名起,圍繞在章小蕙身上的話題永遠離不開 「香艷」與「傳奇」,而她的拜金和各種桃色新聞,在香港也曾人盡皆知。

如今20年過去了,再回看她的曾經與現在,故事似乎變得不太一樣了。

PART/ 1

兩次破產的「桃色」婚姻

20世紀80年代,出身貧苦的鐘鎮濤一躍成為了香港一線巨星,窮小子跳龍門成了富豪階級。

鐘鎮濤在職場很是得意,情場卻頻頻失意,他當時與鄧麗君聊得非常投緣,但始終沒有能突破朋友的關系。

鐘鎮濤借去加拿大開巡回演唱會的機會,想去國外透透氣。

好巧不巧,剛滿24歲的章小蕙和朋友一起來到鐘鎮濤的歌迷見面會,結果兩人一見鐘情。

當時的章小蕙正是身材與顏值的巔峰期,不僅樣貌出眾,身材更是前凸后翹,鐘鎮濤初見她時便被勾走了魂。

雖然他找章小蕙要到了聯系方式,但愛情也講究先來后到,他稍晚了一步,章小蕙身旁已經有了男友。

帶著無奈與不舍,演唱會結束后鐘鎮濤灰溜溜地回了香港,但他心里總是抹不去章小蕙的身影,做夢都全是她。

過了一段時間,鐘鎮濤實在按捺不住內心的躁動,去找了章小蕙。

面對已經分手的章小蕙,鐘鎮濤發起了猛烈的追求攻勢。

看著瘋狂示愛的鐘鎮濤,章小蕙半開玩笑半認真地對他說: 「想和我交往可不是件容易的事,你現在后悔還來得及。」

但當時鐘鎮濤已經被愛情沖昏了頭腦,根本沒考慮章小蕙說的究竟是什麼意思,他不假思索地說: 「上刀山下油鍋,哪怕傾家蕩產我也不怕!」

沒想到這句話后來竟一語成讖。

兩人對感情的投入都相當之深,恨不得天天黏在一起,鐘鎮濤更是顧不上工作上的事了,只想盡快把這個「真命天女」娶回家。

確定關系不到兩個月,鐘鎮濤便向章小蕙求了婚,章小蕙帶他回去見了家長。

但章小蕙的父親并不同意兩人的婚事,他一眼就認定,兩人不合適。

鐘鎮濤屬于白手起家,過日子很是節儉,與章小蕙的成長經歷有著天壤之別,兩人很難長久。

但當時也陷入熱戀的章小蕙,根本聽不進父親的勸誡,她甚至用下跪的方式哭求父親同意她與鐘鎮濤的婚姻。

拗不過女兒的章父只好答應。

1988年,鐘鎮濤與章小蕙舉行了婚禮,而為了向岳父和章小蕙展現自己的誠意,鐘鎮濤這次非常大方。

婚紗的設計師曾為戴安娜王妃設計過婚紗,婚禮也是轟動全港,幾乎當時有頭有臉的人物都到了場,一場婚禮引得全城轟動,整場婚禮結束,鐘鎮濤花了超400萬元。

婚后,鐘鎮濤起初也做到了對章小蕙的百依百順。

每個月幾萬塊只是零花錢,他特地為章小蕙辦了張不限額的卡。

而章小蕙花起錢來也是真沒有一點心疼,每個月起碼都得花幾十萬來買她喜歡的東西。

章小蕙別墅里的壁紙比現在的電腦壁紙換得還勤快,在網絡還沒普及的年代,她就已經開始了傳真購物,一個傳真發去國外訂購,奢侈品衣物只要喜歡她,所有顏色都要來一套。

她出唱片自帶了幾十套名牌服裝,整張唱片的制作費還不及她的衣服貴。

章小蕙自己透露她有3000雙鞋子,每天換著穿10年都不重復。

1995年,結婚七年后,兩人有了一雙兒女,生活美滿幸福。

鐘鎮濤本以為可以就這樣與章小蕙白頭偕老,可惜的是沒有人能夠一直紅下去。

前幾年時,章小蕙出去遛個彎,都會被媒體拿出來寫一篇報道,雜志社每期必刊登有關她的大小故事。

但隨著娛樂圈更迭換代,鐘鎮濤的名氣大不如前了,別說一個月花幾十萬了,給章小蕙的零花錢都少了很多。

收入減少,但章小蕙依舊要保持高標準生活,怎麼辦呢?鐘鎮濤只好開始找人借錢,找公司預支酬勞。

1997年,金融危機恐怖來襲,樓市大崩,而夫妻倆剛貸款1.54億買的大樓盤,就這麼打了水漂。

貸款加上兩人之前的生活用度,兩人所要償還高達2.5億元的債務。

那句「傾家蕩產」終于在鐘鎮濤身上應驗了,曾經如膠似漆的兩人也開始心生間隙,兩人之間的爭吵也越來越頻繁。

后來甚至發展到兩人各自都有了新歡,婚姻徹底成了一個擺設。

章小蕙被曝與富商陳曜旻同居,而鐘鎮濤與如今的妻子——豪門千金姜范也在一起了,但相比鐘鎮濤,章小蕙背上了許多罵名,因為當時陳曜旻還未與妻子失婚,她一時之間成了「小三」。

但章小蕙對這個說法并不在意,她表示是陳曜旻的原配自知時日無多,所以才撮合兩人結識相伴。

2002年,與章小蕙已經失婚的鐘鎮濤向有關部門申請了破產。

再過不久,與章小蕙交往的陳曜旻也宣布破產。

章小蕙被這兩個男人推上了風口浪尖, 曾經媒體對她有多好,現在落井下石就有多狠。

對于章小蕙,一時間只能聽到媒體鋪天蓋地的罵聲,「敗家女王」,「克夫災星」都變成了她的標簽。

似乎當時每個路人都想指著她嘲諷兩句, 「拜金女終究會敗光家產,狐貍精就是這個下場。」

可仿佛沒人在乎她在感情中受過多少打罵與委屈。

PART/ 2

奢侈,拜金?只是生活習慣而已

章小蕙拜金的作風,在很多人看來都無法理解。

但對于章小蕙來說,這些只是她從小養成的習慣而已。

她身上所帶的富貴氣質,屬于與生俱來的,因為她本就是一位富家千金。

她的爺爺在民國時期曾是高官,興趣愛好極為高雅,詩詞字畫、古董珍藏、美酒名盞。

而她的父親章建國,一手創辦了加拿大中文電視臺,在北美傳媒界頗具盛名。

母親周婉筠也出生名門望族,據說結婚時還有陪嫁丫鬟,洗頭髮這種小事她都一輩子沒親自動過手。

都說女孩要富養,但章小蕙的生活遠不是富養兩個字能概括的:

她從小每次出門都是豪車配司機接送,購物只去大牌商城,6歲時就開始隨著母親出席時裝展;

12歲就幾乎搬空了各大奢侈品店,在家研究服裝搭配,15歲就學著各種時尚雜志設計服裝;

就連她18歲的宴會禮服,都是專門請注明時裝設計師定制的。

但鐘鎮濤就沒她這麼好福氣了,年幼時父母就離異了,他隨母親相依為命,年少時過得十分艱難。

正如章小蕙父親所說,兩人的成長經歷將導致這段婚姻注定不長久。

在鐘鎮濤申請破產之后,有朋友勸章小蕙學他一樣。

但她拒絕了朋友的建議,因為她無法去過那種「低」水準的生活。

在章小蕙最落魄的時候,她也沒有對自己的生活質量標準妥協。

依舊租著幾萬一月的豪華大房,每天換著不同的名牌服裝。

她對媒體說:「我每月只有三萬元零花錢了,再少我活得就像個乞丐了!」

雖然網友覺得她對「乞丐」的生活有誤解,但她對美麗與生活標準的執著,支撐她度過了這段灰暗的人生。

PART/ 3

拜金女逆襲,成頂流網紅

經歷了各種事件后,從名媛到普通人的章小蕙終于知道了錢的珍貴。

曾經風光無限的她落到如此下場,她沒有自怨自艾,而是選擇重整旗鼓。

她遭遇媒體造謠,想起訴對方,但問了下律師,訴訟費高達10萬。

十萬元,曾經只是她一周的零用錢,如今她卻舍不得用來維護自己的名聲,她選擇了忍耐。

她雖然選擇了忍氣吞聲,但也默默發誓一定要讓自己重回巔峰!

她慢慢向媒體證明了,她不是鐘鎮濤認識的那個只會花錢卻沒頭腦的敗家女,更不是路人眼中膚淺只認錢的拜金女。

因為她從小就對時尚與奢侈品了如指掌,對穿搭更有自己的見解與看法。

章小蕙開始在時尚雜志上開了專欄,還不只一個,而是十幾家雜志的專欄。

她沒日沒夜地寫著稿子,完全脫離了曾經養尊處優的生活。

為了能盡快還清欠的債務,章小蕙找雜志社預支了一年的稿費,開了家買手店。

讓她沒想到的是,這一步她走得太對了,店鋪開業后生意火爆,才剛過一周,她就已經回了本。

開店兩年后,這家店給她帶來了超過5000萬的利潤。

到了2004年,已經40歲的章小蕙出演了風月片《桃色》,讓她又重回大眾的視野,不過是以「艷星」的方式。

還沒還清錢的她,除了「拜金女」外,又有了新稱號「脫星」。

再次被人瘋狂謾罵詆毀,但她絲毫不在意—— 因為相比尊嚴,沒有飯吃更可怕。

2006年,章小蕙偶然發現了欠款的合同有問題,花了整整一年時間去申訴、打官司,結果她勝訴了,剩下的債務一筆勾銷。

她不用再背負債務后,選擇了移居美國,以新地方開啟她的后半生。

后來再談起她「敗光兩個富豪資產」的事,她向大家解釋說,她結婚后其實也有自己的收入,拍攝廣告、為富太太們搭配新衣、賣古早奢侈品,5天就能賺夠100萬,隨便夠她半年的開銷了。

雖然她的生活奢侈不假,但她的堅韌與獨立更是真的。

可彼時的香港媒體,選擇性遺忘了她對家里作出的貢獻,只是無限放大了她的負面消息。

近年,章小蕙從國外回來,開始在國內發展自己的事業。

她開設了自己的自媒體賬號,日常發布一些自己對妝容、時尚、穿搭的心得,幾乎每篇瀏覽都超過10萬次,與她合作的品牌多不勝數,關注她的人數也十分可觀。

近段時間章小蕙開始了直播,已經59歲的她還像個小姑娘一樣,喜滋滋地和屏幕前的觀眾們分享自己的心得,與曾經的故事。

有人曾問她,最難受的時期有沒有想過輕生?

她回答 「為什麼要想不開呢?睡個好覺,吃頓飽的,好好面對問題。」

家庭對她的富養讓她從小就生活得很奢侈,但也讓她獲得了高級的審美與時尚眼光。

那些曾把她拖下深淵的,也拯救了她。

章小蕙人生的前半場絢麗多彩,有苦有樂;現在來到了后半場,希望她能依舊保持那份對美好的堅持與激情,堅韌而不妥協。

她對自己人生的態度,才是最珍貴的「奢侈品」。

搶先看最新趣聞請贊下面專頁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