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搜索

搜索站內資源

喋血唐人街:14K荷蘭教父的江湖生死劫

陆凡 2022/04/21

40多年前在歐洲的心臟——荷蘭,上演了一場驚心動魄的江湖生死劫,曾經風光無限的唐人街教父,每天都要面對一個問題:

生存還是死亡。

一、連環生死劫

1975年3月3日,十四K荷蘭教父「火麒麟」于四海賭場被和利群人馬射殺。

1976年3月3日,「火麒麟」的繼任者陳元某在快樂酒家殞命于阿公黨之手。

緊接著,陳元某的搭檔易忠籌謀復仇、山雨欲來之際,突然落入阿SIR大網……

二、「火麒麟」鐘滿:蓋世太保槍口下成長起來的荷蘭教父

當所有人都在談論「躺平」的時候,似乎忽略了中國人是世界上生存能力最強的人群。

荷蘭位于歐洲的心臟,平均身高位居全球之冠,走在街上魁偉健壯的人比比皆是、遑論幫派成員。華人卻穩穩地楔進荷蘭生存,唐人街也成了歐洲幫派準入的禁區,甚至在日后稱霸首都阿姆斯特丹、并以荷蘭為根據地輻射西歐。

綽號「火麒麟」的鐘滿,是當地唐人街首任教父。

鐘滿1920年出生于深圳寶安,早年家貧,亂世里登上遠洋輪船做廚師,航行到荷蘭殖民地、發現荷蘭人特別喜歡吃華人做的花生糕小吃。鐘滿便在荷蘭上岸、于首都阿姆斯特丹賣起了花生糕,并在此間抱團加入14k。

鐘滿和善精明、會來事兒、很快便在洋人環伺中立足、在唐人街社群小有名望。緊接著納粹占領荷蘭、蓋世太保入駐阿姆斯特丹。表面與之圓滑周旋的鐘滿,內心其實堅韌強悍、時刻準備著積蓄力量,在蓋世太保的日子里、幾乎讓荷蘭江湖寸草不生,卻意外的在戰爭結束后、為鐘滿和14K的壯大掃清障礙。此間,鐘滿成功打入當地上層社會,并娶了一名荷蘭女子為妻。

20世紀50年代,鐘滿于荷蘭休養生息的間隙,成長為當地14K領導人和唐人街老大、以「火麒麟」叫響江湖,并染指DU品貿易。彼時的荷蘭,猶太人和希臘人控制著批發業,彪悍的意大利人深居幕后、生猛的土耳其人前臺沖打,還有高大健壯的本地幫派,饒是對手兇悍無比,唐人街始終是他們無法打進的鐵板。

「火麒麟」手下、很多都是百里挑一的亡命狠人,與歐洲壯漢開片打仗絲毫不落下風,并且使用著歐洲人無法理解的洪門切口手勢交流,數十年來恪守不用外人。

唐人街內部,有14k、勝和、和利群、越南幫、來自新加坡的阿公幫,但他們都不是「火麒麟」的對手、基本上14k一家獨大。

荷蘭位于歐洲的十字路口,海陸空交通相當便捷,歷來是商貿人流樞紐,也是偷渡和非法活動聚集地,特別是在金三角崛起之后,這里更成為金三角DU品在歐洲的中轉點,來自香港的14k,掌握著這條華人之間的貿易鏈。

位于阿姆斯特丹老城區的唐人街,與荷蘭最大的紅燈區只有一街之隔。彼時、14K主導著這里的生意,「火麒麟」直接擁有兩家賭場和一家青樓。手腕高超的「火麒麟」,成功打入上層路線,拿下了阿姆斯特丹中央調查局的首席執行官G. Toorenaar和他的班子,幫助「火麒麟」成為荷蘭無可爭議的唐人街教父。

風車悠悠,云白天藍的背后,其實暗流涌動。

「火麒麟」的幾間場子生意火爆、油水豐厚,「和利群」要求在「火麒麟」身邊開一家賭場和中餐廳,「火麒麟」對這種在眼皮底下扎旗的舉動相當不滿、威脅斷掉「和利群」與香港的貿易鏈,「和利群」退無可退、便從香港雇來3名槍手。

1975年3月3日,荷蘭出租車司機 Jan Stapper從巴黎戴高樂機場接來3名神秘的東方男子,繞過海關穿越邊境的山野、最后停在四海賭場門口,

「火麒麟」剛邁出門檻,便葬身亂槍之下。

三、傳奇梟雄陳元某和易忠的殊途人生

「火麒麟」走后,教父權杖交到陳元某手中。

陳元某是曾活躍于香江、荷蘭的14K梟雄,在江湖上烙印過一頁傳奇煙花燙。

陳元某早年曾在香港留下驚鴻一瞥,江湖聞人、14K慈云山十三太保之首陳慎芝回憶說,70年代初某天在茶館喝茶、突然被人背后偷襲,砍傷后瞬間失去反抗能力,此時一名威風凜凜、手把關公大刀的猛人帶著小弟拍馬趕到、救下陳慎芝并將他送到醫院。

這名猛人、便是陳元某,當時拿的關公大刀、更準確的說是一把砍馬刀,長長的刀頭、下面是兩根拼接的鋼管,可拆可合。陳元某此后來到荷蘭,成為「火麒麟」手下得力干將。

陳元某還有一個廣為人知的綽號「毛小東」。此人儀表堂堂,出街帶兩只大狗、兩條火銃,振臂一呼百幾十號馬仔,江湖聞之風聲鶴唳。

卻說在唐人街還有一個來自新加坡的幫派叫「阿公黨」,長期以來、「阿公黨」跟14K是面和心不和。唐人街有兩家最著名的賭檔,一家是陳元某罩著的「華僑」,另一家是阿公黨的「有利」,陳元某一直想將「有利」撈過來做自己的場子、「阿公黨」舍不得嘴里肥肉死活不給,礙于陳元某勢力極大、「阿公黨」也不敢正面沖突,陳元某就整天帶上一班馬仔來「有利」玩「白頭片」,就是輸了打白條、你也不敢奈我何,想通過這樣惹惱對方開戰、進而順理成章的趕走「阿公黨」。誰知「阿公黨」不講武德,提前給陳元某下了黑手。

1976年3月3日,就是「火麒麟」歸山一年后,陳元某再次來到「有利」、完后瀟灑離開,走到快樂酒家門口、突然被人頂住,對方二話不說便扣動扳機。

「阿公黨」殺手做掉陳元某,讓14K群情激憤,由陳元某的搭檔易忠領銜、籌謀與「阿公黨」展開決戰。

易忠比陳元某稍晚來到荷蘭。易忠是廣東江門人,綽號「傻忠」,1932年生、13歲跋涉來港,后到武館學拳、加入14K孝字堆,以「洪拳」、「蛇形刁手」打遍土瓜灣,令江湖人望而生畏,廟街的青樓門柱寫上「易忠「二字、便等于貼了沒人敢犯的門神。

1973年,正值上升期的易忠野心勃勃、從九龍殺到灣仔搶地盤,與和合圖發生激戰、一次在追趕對方一名堂主到「仙掌招待所」,對方倉惶間墜樓殞命。頂包的小弟將易忠供出,易忠帶上四名手下、在1974年逃往荷蘭。

到了荷蘭之后,與陳元某龍虎齊頭,兩年間戰績赫赫,讓意大利、土耳其集團都怵他幾分,遑論唐人街的其它華人幫派。而今「阿公黨」做了陳元某、直接掀翻桌子,光沖易忠的脾氣、決戰就在所難免。

初初14K與阿公黨連番開釁,屢次擦出電光火石,怎料阿公黨也是相當團結謹慎、14K并沒占到什麼便宜。山雨欲來之際、荷蘭阿SIR提前收到風聲,唐人街出現腥風血雨將讓阿SIR在歐洲大家庭顏面掃地,在易忠正要發動更大報復之前收網,并于同年遣送回港、在監房一坐23年。

三位荷蘭教父、都曾笑傲風云,兩位前走黃泉,一位鐵窗望穿。

尾聲:

2002年易忠出獄,從此隱居不問江湖事。

每次易忠的壽宴上,都有多位猛人大佬捧場,14K荷蘭教父依然在江湖流傳,眉頭之間、墨鏡之下難掩當年霸氣。

今年3月,90歲的易忠走到人生盡頭、與當年的荷蘭往事,一起江湖再見。

搶先看最新趣聞請贊下面專頁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