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搜索

搜索站內資源

新義安梟雄「側頭送」,獨闖金三角,打殘「屯門虎」致其金盆洗手

陆凡 2022/03/30

他曾將屯門的14K以及和勝和清理出場,成就「屯門之虎」黎志強,曾獨闖金三角,為社團賺得盆滿缽滿。

后因利益糾紛,暗算「豬頭細」,打殘「屯門之虎」,使其不得不退出江湖。

他就是新義安的「側頭送」,黃天送。

黃天送與「屯門之虎」黎志強的恩怨前后持續數十年,倆人就像天生的宿敵!

黎志強,綽號「豬頭細」,比黃天送年長兩歲。

1960年,黃天送出生于香港,在那個黑色勢力盛行的年代,黃天送從小又不愛學習,早早的輟學,加入了新義安。

1975年和1977年間,年紀不到20歲,就坐過兩次牢。

由于他膽識過人,敢打敢拼每次沖鋒都是身先士卒,年紀輕輕在新義安的屯門地界,就已經是大佬們的得力助手。

屯門一直以來都是新義安的根據地,在此一家獨大,別的幫派插不進手來,但也對這塊肥肉虎視眈眈。

80年代末,聯英社大佬帶著幾十位小弟過來搶地盤,才剛進屯門地界,便遇上了黃天送這個煞星。

雙方人馬在亞樓村口聚集,黃天送操起四十米大砍刀率先進入聯英社圈子內,左突右進,所向披靡。新義安軍心大震!另一邊,聯英社大佬眼見己方的幾位猛將都被他砍翻在地只能悻悻撤退。

雖然打退了聯英社,但是眼見有人開始搶屯門的地盤,其他幫派坐不住了,生怕來晚了便分不到蛋糕了。

隨后,「豬嘴洪」帶著大批人馬殺到屯門,他可是14K梅字堆的話事人,在14K內是元老級人物,也算是位高權重了。

眼看著「豬嘴洪」人馬眾多,來勢洶洶。同在屯門活動的黃天送與黎志強只能強強聯手抵御外敵。

隨著惡戰開始,一守一攻,雙方戰的是難舍難分。

所謂「兄弟齊心,其利斷金!」,在戰局白熱化階段,黃天送使出「五虎斷門刀」,將「豬嘴洪」的得力干將斬落馬下。

這一刀也斬落了14K的軍心,「豬嘴洪」只能收拾人馬,倉惶逃走。

可眼見到嘴的肥肉就這麼飛了,「豬嘴洪」并不甘心。他找到同門14K德字堆話事人「四眼細」,借兵百余人,重整兵馬,再次殺向屯門,這次來的是整整200多人。

黃天送與黎志強眼見自己招架不住,無奈之下,只能匯報新義安高層。緊接著大環山猛人「泰山」帶著百余位小弟來救火。

新義安三名大將,領著馬仔們嚴陣以待。有道是「團結就是力量」,14K雖然人也不少,但也招架不住,只能鎩羽而回。

和勝和的「四眼光」也曾和黃天送發生沖突。可眼見頭馬「渣老皮」被黃天送的「五虎斷門刀」斬落,「四眼光」也無可奈何。

有道是:「可以共患難,不能共富貴!」

新義安能在屯門「清一色」,黃天送的功勞與黎志強可以說是平分秋色。可高層卻是把「屯門之虎」的名頭給了黎志強,只因黎志強資歷老一點(相信在職場的人也常遇到這問題),這讓黃天送不甘心。

黎志強成了屯門老大后,便開始培養自己手下的小弟「跛榮」,隨著「跛榮」做大一分,黃天送便恨黎志強一分,雙方小沖突從不間斷。

1990年,黎志強因挑斷對手的手腳筋被判入獄7年,入獄前捧小弟「跛榮」上位。

這七年間,雙方相安無事。黃天送原本就在做面粉生意,且生意一天比一天紅火,還有人送他外號「搖T丸大王」。

原本他是通過中間商拿到貨源的,他想越過中間商,畢竟這天底下哪里有「沒有中間商賺差價」這種好事。

為了賺取更大利潤,他獨自前往金三角與面粉工廠聯系,事情很順利,黃天送日進斗金,也為社團賺得盆滿缽滿。

1997年,宿敵黎志強出獄,但黎志強很少插手社團事務(「跛榮」已站穩陣腳,插不進去)。偶遇貴人,轉而與大陸這邊做起了「貿易生意」,這也讓黎志強腰纏萬貫。

1999年11月,黃天送與黎志強因利益問題產生矛盾,在爭斗中,黃天送吃了大虧。

可能他是他命里的克星,即使入獄7年,還是干不過他。黃天送心里感慨著:「既生瑜何生亮!」,想要稱霸屯門,就得除掉黎志強!

在2001年2月,黎志強到東莞巡視產業。黃天送派出馬仔肥杰,伙同「東莞張子強」鄧沛強等七人,在常平鎮匯美酒店門口對著黎志強連開五槍。

好在黎志強命硬救回來了,但也落得終身殘障,出院后宣布金盆洗手!

而黃天送此舉讓新義安高層震怒,只能跑路到歐洲。

2005年,在阿姆斯特丹的街頭被人暗算,頭馬肥杰也身中數槍。

結語:「善惡終有報,天道好輪回。不信抬頭看,蒼天饒過誰。」

搶先看最新趣聞請贊下面專頁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