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搜索

搜索站內資源

澳門往事之貴賓廳風云:劉漢遭遇上海仔,江湖對決引爆連環激斗

陆凡 2022/04/14

上海仔,是此前活躍港珠澳的江湖老炮,玩轉黑白、走位風騷,劉漢,是曾經叱咤大西南的野生土豪,通吃政商、彪悍生猛,兩人都好賭、愛玩,劉漢隔三岔五到澳門度假,上海仔則把濠江當「海上行宮」,兩人都是澳門貴賓廳的常客,貴賓廳里,江湖萍聚緣來巧、牌桌對手好相逢。

當野生土豪撞上江湖老炮,劉漢遭遇上海仔,兩地江湖對流、兩種套路交鋒,毫不意外地、觸發連環激斗……

01 

澳門坊間盛傳,2010年前后,圈內出了一條內地來的「大魚」。

此人是位經營礦業、水電的土豪,性格豪爽海派,牌風激進大膽,玩遍天南海北,在新加坡圣淘沙輸過7000萬,在拉斯維加斯輸過8500萬,當然土豪的主戰場、還是澳門三島的貴賓廳,幾年間、輸了不下十個億。

這條「大魚」、也成了不少玩家的「目標」,2008年在澳門永利,幾位富豪跟「大魚」對賭(一拖四,臺面1倍、臺底4倍,每局輸贏5倍),「宰」了他1億6000萬,其中、公海賭王連超一人就贏了6000萬。

這個人叫劉漢、四川德陽人,公開身份是漢龍集團主席,早年開游戲廳起家,后來倒賣木材、鋼鐵,在期貨風口上一夜暴富,而后又靠上一棵大樹,旗下5家上市公司、資金實力雄厚。

「上海哥,我們也跟大魚玩兩局?意下如何?」一次,「上海仔」的富豪朋友鄭重說起。

「上海仔」上世紀80年代末便來到澳門,做疊碼、包貴賓廳……染指賭業多年,黑白人脈豐富,98年當選勝和坐館,有江湖頭銜加持、頗受各路人馬推重。「上海仔」以精明食腦著稱,自幼跟父親學賭,技術在江湖上有口皆碑,很早便有一些個富豪朋友、集資找「魚」對賭,由上海仔出面、上桌「殺魚」。

「只要你們安排好了,我隨時可以上陣。」縱橫貴賓廳20年的「上海仔」,見慣大風大浪,90年代初便輸過5個億、又成功翻盤,對于牌桌之上、早已云淡風輕。

02

2011年深秋,永利皇宮矩星國際貴賓會,「上海仔」不時撥開窗簾、朝樓下張望。

只見一輛黑色加長勞斯萊斯姍姍來遲,車門推開,走出一留著寸頭、身穿貂皮大氅的中年人,邁著豪橫的步伐款款而來,

「這是請來唱二人轉的嗎?」「上海仔」忍住不笑。

雙方落座,「上海仔」打量著眼前的劉漢:稀眉毛、大臥蠶、眼小顴肥、鼻尖唇薄,越看越不舒服;劉漢盯著對面的「上海仔」,黑色中山裝筆挺板正、冬菇頭齊蔭露額、還戴副李小龍式茶色眼鏡,劉漢附到座旁的弟弟劉維耳邊,竊笑說,「這矯情的家伙、肯定是個趴耳朵。」

「劉先生,怎麼玩?遠道而來你是客。」「上海仔」操著不太純正的普通話說。

「同花順!還想問下、上海哥會不會魂斗羅,當年俺兄弟開游戲廳、魂斗羅打遍全市無敵手!」

劉漢的普通話帶著濃濃的四川味兒,說完與劉維對視一眼、哈哈大笑。

「同花順就同花順,港式同花順、限注XX萬。」上海仔把荷官的撲克拿到手里、熟練地玩著花式洗牌。

「歐了!但牌我要再洗一遍。」劉漢對著「上海仔」使了一個小眼神,完后將撲克切得【啪☆啪】作響。

幾個回合下來,劉漢手風不順、幾把好牌都撞上了「上海仔」槍口,看著「上海仔」面前的籌碼越堆越高,劉漢眼底發紅、口中罵罵咧咧不斷。

「再拿5000萬籌碼來!」劉漢高聲叫道,「上海仔」心里一驚、今天有得玩了,至少要來個一天一夜。

荷官發好牌,劉漢突然把5000萬籌碼一下推到桌上,「5000萬,跟不跟?」「上海仔」心里一驚,「劉總,我們說好限注啊!」

「我可不管,」劉漢瞠目拉臉,威嚴十足,「別以為我不知道,想殺我的水魚、想多了,就這一把,你贏、都是你的,你輸、把你贏的全吐出來,再給我補夠5000萬!」說完邪魅一笑。

「這還玩什麼玩?!」「上海仔」刷地站起來,手掌啪一聲拍在桌上。

「沒錢是吧?沒錢就不要玩,少想著打我主意!」

「上海仔」身旁的幾名保鏢躍躍欲試,一名身高近兩米的南亞猛人沖在最前,卻見劉漢弟弟劉維、一個箭步過來,踏上南亞人膝蓋、拿扎啤杯砰一聲在對方頭上開了瓢,然后一腳踹開南亞猛人、將裂口扎啤杯橫在「上海仔」頸邊。

「冷靜,大家都不要沖動,劉總不要誤會……」劉維松開「上海仔」脖子,「上海仔」又說了幾句好話、倉促離去。

03

好歹在港澳混了20多年,居然受到如此羞辱,「上海仔」心中當然氣不過。

驚魂甫定,「上海仔」便籌謀起報復行動,向圈中人打聽、劉漢可來頭不小,矩星國際彭總專程打電話讓「上海仔」往事翻篇,銀河娛樂呂總也托人帶話、劉漢這人不好惹。總之就是劉漢錢多路多,能量超然。

「有錢了不起啊?難道你劉漢沒聽過強龍不壓地頭蛇,今天一定要讓你見識見識。」作為香江第一大幫會的元老猛人、「上海仔」可不是好欺負的,當即向劉漢下了「戰書」、并調集勝和行動組精銳趕來濠江。

劉漢爽快「應戰」,并在某酒店包下酒席,邀「上海仔」邊吃飯、邊等待「戰果」。

赴宴當天,「上海仔」專門換了一身西裝、沒戴墨鏡,只跟了兩名親信保鏢。卻見劉漢穿著睡衣坐在主賓席,左邊一個旗袍美女倒茶、推轉盤,右邊一個制服靚女點煙、捧煙灰缸,煞是悠閑得意。

「上海仔」落座、心卻難安。勝和行動組數十號猛人已經殺到,與劉漢人馬約定在外海大橋「決戰」。一個小時后,「上海仔」收到一則手機短信,看完一臉落寞。勝和行動組居然被劉漢人馬打得狼狽不堪。

劉漢輕抿一口茶,臉上難掩得意,「不瞞你說,我這都是從內地帶來的刑釋人員,個個都是豁命的狠角色,不用打我就知道結果,哈哈……」

劉漢讓左邊旗袍美女轉動轉盤,「這是阿拉斯加龍蝦,這是意大利黑松露,這是加州紅鮑……不瞞你說,這桌飯80萬。」劉漢拿白餐巾擦了擦嘴角,「上海哥,我來澳門就是為交朋友,看著內地人沒見過世面、很土是吧,其實我們都一樣、都不喜歡被別人當水魚。」

「上海仔」抿了一口紅酒,「劉總,理解。」

「再者,我上牌桌不是因為爛賭,你知道我在國外有很多生意,我有很多朋友,我喜歡牌桌沒錯,但我更愛牌桌下面的生意……」

「上海仔」舉杯跟劉漢碰了一下,眼前的野生土豪,愛慕虛榮、粗魯蠻橫的外表之下,骨子里還是一個精明的生意人,當然,切不可輕易低估對方。

04

葡京大酒店的KTV包房,又是劉漢做東,雙方各叫上一幫朋友唱歌飲酒。

這天劉漢換上中山裝現身,「上海仔」也是白色中山裝。

「早就聽說上海哥歌聲一流。」劉漢將話筒遞給「上海仔」。

「哪里哪里。」「上海仔」也不推脫,「一首《天才白癡夢》獻給劉總。」

人皆尋夢 夢里不分西東 片刻春風得意 未知景物朦朧……」

「上海仔」磁性砥定的聲音響起,包房內叫好不斷。

「聽說上海哥認識不少娛樂圈人士……」劉漢附在「上海仔」耳邊說。

「以前辦過娛樂公司,與圈內人多有相熟。」

「能不能介紹幾個,我有朋友想認識。」

「我跟TVB的X總挺熟,這就跟他打電話……」

一年后,劉漢在內地落網,2015年被執行死刑。

「上海仔」卷入與某富豪的江湖糾紛,經歷兩年多的海外漂泊之后,于去年底返港。

數年間、滄海桑田,當年兩人擦肩激斗的江湖往事,很少再有人提起。

搶先看最新趣聞請贊下面專頁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