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搜索

搜索站內資源

黑幫和勝和「南亞司令」巴基明,「上海仔」的「行動組組長」

陆凡 2022/05/13

他作為外來人員自幼飽受歧視,腳踏實地工作致富,終于開上豪車戴上名表。

為了報答江湖大佬的恩情,他成為社團的一員,從此命運與大佬緊密相連,卻因大佬失勢在街頭被斬。

他就是「南亞司令」,「巴基明」。

80年代中,15歲的「巴基明」從巴基斯坦來到香港,在荃灣的南亞社區落腳。來到這兒,他也有了個中文名,也許是仰慕黎天王,他的中文名叫黎善明。

黎善明作為外來人員,膚色黝黑、體味重、生活習慣與當地人格格不入,起初也是飽受歧視。

坐公交或者搭捷運時,身旁的人見了他多是會捂著鼻子躲得遠遠的。

在學校也一樣,在同學們的有色眼光下,黎善明在國中的時候就選擇了輟學。

輟學后黎善明并沒有像當時的不良少年那樣成為古惑仔,當然,即使他想加入,估計也沒什麼人會跟他玩在一起。

作為原本就不富裕的一群人,出了社會自然是要打工補貼家用,黎善明也不例外,他出學校的第一站,就是到葵沖三號碼頭當一名跟車的卸貨員。

這卸貨員一當就是三年,因常年要與人打交道,一口流利的廣東話十分標準。也由于祖籍在巴基斯坦,因此他被戲稱為「巴基明」,這個略微帶有歧義的外號也跟隨他一生,日后甚至代替了真名。

外表憨厚的黎善明,在三年間也認識了碼頭里的不少人,靠著碼頭的人脈關系,晉級成為一名保全,而保全這個職位一做就是13年。

雖說當保全閑的時候挺多,但黎善明并沒有閑著,他在不忙的時候發展副業,后來不僅靠著這個副業富了自己,還養活許多南亞裔的老鄉。

起初是黎善明在巡邏時發現倉庫里堆積著一些廢品,而這些廢品中有些自己可以用,有些家里人可以用,廢棄在這兒實在是可惜。于是黎善明靈機一動,做起了舊貨回收的生意。

黎善明在碼頭經營多年,跟碼頭的老板們也都熟識,在老板們的關照下,黎善明常年以超低價收到廢品,有些甚至是不收錢直接給他。

拿到廢品后,黎善明將它們分類,能用的就挑出來,賣給老鄉賺差價,不能用的就賣給廢品站。廢品回收這個行業雖然是臟一點累一點,但利潤頗豐,黎善明的日子也慢慢地好了起來。

隨著規模逐步擴大,手底下也有一幫南亞裔的老鄉跟著他干,僅僅是碼頭里的廢品已經不能滿足黎善明的需求,很快黎善明把目光瞄準了市區,也在市區里遇到了他人生中的「貴人」,和勝和的坐館「上海仔」。

「上海仔」原名郭永鴻,早年加入和勝和的時候只是個毫無背景的泊車小弟,因善于交際,認了林建岳的母親余寶珠為干媽,從此打入富豪圈內一飛沖天。80年代末90年代初曾到澳門開賭廳,雖是被「澳葡教父」崩牙駒趕了回來,但依舊不妨礙他繼續發財。他靠著賣盜版光碟賺得盆滿缽滿,并帶動了原本在走下坡路的和勝和社團,使和勝和重新走上巔峰。

90年代中期,「上海仔」有家酒店不做了要收掉,酒店內的桌椅、電視等要賣掉,正好來收這些舊貨的人是黎善明。

雖然黎善明長得有些兇神惡煞,但經過此次生意,「上海仔」發現黎善明為人靠譜,于是將他招入麾下,從此黎善明成為「上海仔」的得力干將。

1997年,禽流感爆發了,許多人都感到害怕,甚至都不敢到菜市場買菜,對此黎善明卻看到了賺錢的門路。

黎善明先是借著「上海仔」背后的人脈資源,承包了所有的菜市場消殺工作,隨后組織老鄉一起來完成這項本地人不愿意做的「臟活」。這次消殺工作讓黎善明賺得盆滿缽滿,,過后又帶著資金注入舊貨生意中,在元朗的橫臺山組建一個近千平方公尺的倉庫,許多南亞裔的老鄉都靠著他謀生。

從此黎善明的形象有所改變,每天頭上都要用一兩公斤的發蠟來固定他的大背油頭,穿的是西裝,出入開賓士,想知道時間,就看看手上戴的金勞,好不威風,與最初的落魄形象形成鮮明對比。

從黎善明出來工作補貼家用到戴勞力士坐賓士,不難看出他都是踏實地走一步看一步,都是守住了當下,再尋找機會。反觀現在許多人,特別是即將畢業的大學生,步入社會后都好高騖遠,最終惹得債務纏身。

說完了黎善明的發家史,就得說說他的江湖路了。

隨著時代的發展,黑社會那是江河日下,黑幫中的打手更是越來越少,畢竟大家的文化水平都提高了,都不愛像以前那樣動不動就吹雞火并了。

也因為新生力量在減少,「上海仔」將主意打在了黎善明身上,確切確地說是靠著黎善明吃飯的那些南亞裔老鄉。黎善明感恩「上海仔」的提拔,很快就收攏了一批猛人,從此成為「上海仔」的「御林軍」,許多「上海仔」出入的場合都能見到這幫人的身影。

黎善明帶著這些「御林軍」為「上海仔」做事,很快就坐上了南亞裔的頭把交椅,坊間稱這些人為「南亞兵團」,而他們的領頭人黎善明更是被稱為「南亞司令」。

從此黎善明成了「上海仔」的「行動組組長」,可以說他的命運與「上海仔」緊密相連,一榮俱榮,一損俱損。

原本靠著「上海仔」的資源,黎善明的地位節節攀升,可誰知背靠的大樹也有倒下的時候,這使得黎善明也跟著摔了一個大跟頭。

原來,「上海仔」在澳門經營的賭廳虧空了股東們的10個億,引來一眾股東的圍剿,從此開始走下坡路。

2015年,「上海仔」與娛樂大咖楊老板發生了沖突,派出「南亞司令」對楊老板進行抹黑。

同年9月底,黎善明組織他的「南亞兵團」用最原始的手段來惡心楊老板,他們帶著印有楊老板「花邊丑聞」的宣傳單四處張貼,從旺角街頭到紅磡車站,或貼在天橋上、或做成廣告牌舉著游街。

楊老板氣得渾身發抖,找人去撕掉這些傳單,又花重金,勢必要查出幕后的主使人,可黎善明仿佛是在打游擊戰一樣,一會兒在這兒搞事,一會兒又出現在另一個地方,幾個月過去了還是沒能查明白。

但這種傳單看的人其實不多,感覺事態影響太小,于是黎善明又想出了一個「好主意」,在每張傳單上多加一張百元大鈔,這下子原本無人問津的「花邊丑聞」成了眾人的香餑餑。

楊老板無奈,只能向新義安尋求幫助,新義安派出「灣仔雙虎」甘仔與遮仔來為楊老板的名譽保駕護航。

甘仔、遮仔是當年「灣仔之虎」陳耀興的發小兄弟,自幼就與陳耀興并稱為「藍田五虎將」,在陳耀興死后,他們倆繼任陳耀興的位置,成了新義安在灣仔的話事人。

那天,黎善明帶人在旺角西洋菜街繼續搞事,甘仔與遮仔收到風聲立馬派人前去阻止,原以為黎善明只是個小人物,于是僅派出10來個人,沒想到黎善明身邊的人多達3、40個,被打得落荒而逃。

黎善明打退新義安的這事被宣傳了出去,也在這時名聲大噪,「巴基明」成了廣為人知的一方人物。但「灣仔雙虎」成名已久,又豈是浪得虛名之輩。

10月初,甘仔與遮仔帶著人打砸了幾家黎善明常去的店,黎善明也不服輸,廣告貼得更賣力了。眼見兩個社團一觸即發,最終阿sir出手,雙方才收斂。

這一年,正好「上海仔」的左右手「平哥」去世,為了展示自己的實力,「上海仔」令黎善明多帶一些人來撐場面。黎善明帶著200多個老鄉到場助威,也在這時,黎善明與「上海仔」的關系浮出水面。

有趣的是,多年后黎善明在接受采訪時,被問到是不是和勝和的人,為何帶著200多個老鄉來參加喪禮?黎善明表示自己的老鄉都是外國人,想帶他們來開開眼界,看看香港是如何治喪的,一直撇清與和勝和的關系。

就在黎善明與「上海仔」的關系浮出水面后,報復隨之而至。

12月底,「上海仔」在喝下午茶時,被人襲擊,逃離香港。原以為主謀逃了,事情也就過去了,可沒多久黎善明差點命喪黃泉。

2016年4月,黎善明來到土瓜灣回收舊手機舊家電,剛收完正在點貨的時候,身后一輛飛速的小巴踩了急剎車,車里沖出十多名彪形大漢,各個手持大砍刀,對著黎善明就是一陣狂斬,斬得黎善明抱頭鼠竄,直到身中十多刀的黎善明倒在血泊中,彪形大漢們才揚長而去。

好在黎善明原本身板夠硬,在醫院搶救了10多個小時總算救了回來,此事過后,黎善明擔驚受怕,退出了江湖。

如今,由于疫情導致許多老鄉沒飯吃,黎善明成了一名為困難戶送生活物資的義工。

搶先看最新趣聞請贊下面專頁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