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搜索

搜索站內資源

14K大佬「驢仔添」,勝和坐館的老丈人,「荷蘭教父」的結拜兄弟

陆凡 2022/04/01

他是14K初期入港的「旺角之虎」,為社團立下汗馬功勞。

他與「荷蘭教父」易忠是結拜兄弟,更是和勝和坐館「崩嘴崩」的岳父。

他就是14K初創時期的大佬,驢仔添。

初期

驢仔添出生于1920年代,姓郭。早年便跟隨盧兆蘊身邊,在葛肇煌一幫人來到香港后創立14K后,成員多是以國民殘軍為主,而本地的黑幫手下多是地痞流氓,完全不夠14K這幫人打的。

14K有三十六字堆,各個字堆都有領頭人。盧兆蘊為14K湃廬分會會長,驢仔添便順勢拜在盧兆蘊門下,成為盧兆蘊的得意門生。

葛肇煌率領的孝字堆以九江街為根據地,而盧兆蘊率領的湃廬分會便是在旺角。

盧兆蘊能打下旺角,驢仔添那是功不可沒。每次插旗陀地驢仔添都是不要命的身先士卒,一把320斤的鳳翅鎦金镋,殺進敵方戰圈舞得虎虎生風,對方雖弱但勝在人多,驢仔添七進七出,硬生生的讓對方知道「強者恒強」的道理,打得對方人馬魂飛魄散,硬生生的把旺角奪了下來。

驢仔添不僅武藝高強,為人還脾氣暴躁又倔強得像驢一樣,所以道上的人都稱他為「驢仔添」。

1956年「雙十暴動」后,港英當局將多位14K高層驅逐出境,驢仔添逃往沙田躲避風頭。

風頭過后繼續回旺角稱霸,交好14K開山元老區文,倆人情同手足。

易忠

說到區文,便不得不提區文的手下,當年香港有「區文手下三大害」的說法,這三大害便是未來的「荷蘭教父」易忠,羅明德,以及「法官」雷震洪。

「法官」曾單槍匹馬拿下砵蘭街,易忠一手洪拳打遍油麻地,后期跑路到荷蘭又重鑄荷蘭地下秩序。(前面文章有提到過,喜歡可以進主頁找哈!)

驢仔添與易忠年齡相仿,倆人相談甚歡,在區文去世后,倆人燒黃紙結為異性兄弟。

隨著盧兆蘊退隱江湖,驢仔添順其自然地成了湃廬分會的話事人。

手下

驢仔添除了自身能打之外,手下也出了許多叱咤江湖的角色。

有著「最惡大佬」之稱的華喜,便是拜在驢仔添門下。華喜屬于性格暴躁且有勇無謀,類似「黑旋風」李逵之輩。可那個年代誰的拳頭硬,誰就是大哥。華喜也是貫徹這一點,為了自身利益連同門的地盤都搶,是個不講道理的狠人。

祁德生

除了華喜,還有位厲害的角色,那便是「黑白無常」里的「黑無常」。

「黑無常」江湖人又稱他為「麼羅」,真名祁德生。他剛猛如火,生猛彪悍,與人對上時絕不留情,也因此犯下幾樁大案。真的是極致的囂張跋扈。對于這麼出彩的「麼羅」,驢仔添表示兜不住他,直接將他扔給同門大佬「大鼻登」管教。

而此時的「白無常」老漢便是在「大鼻登」門下,倆人一見如故。「白無常」動腦,「黑無常」執行,雙劍合璧甚是默契。也因此后來才有了江湖上傳的「黑白無常」稱號。

1976年在「法官」雷震洪被抓時,砵蘭街出現了「真空期」,在驢仔添的助力下,「黑白無常」順利接管,直至后期被新義安紀寶及冷聲強行占據,這是后話了。

順帶說一下,14K大佬胡須勇以及在澳門呼風喚雨的「街市偉」都是「黑無常」的門生,見了驢仔添還得尊稱一聲「師公」。

也許是看到同期的易忠與「法官」皆被抓,剛進入八十年代,驢仔添便退隱江湖。

選婿

退隱江湖后,驢仔添常在茶樓與人喝茶,有個人「和勝和」的兔唇馬仔常在他眼前晃悠。這個馬仔便是驢仔添未來的女婿「崩嘴崩」。

崩嘴崩

崩嘴崩由于外貌,從小便自卑,但自尊心又強,奈何家境不好,便跟著人混社會。但他的老大很吝嗇,每次收了保護費能分到崩嘴崩的手上極少。

可能是緣分,也可能是出于可憐,驢仔添不以門戶之見,經常接濟崩嘴崩,并且將他拉進江湖大佬的圈子。從此崩嘴崩在和勝和異軍突起,江湖路上一帆風順。不僅娶了驢仔添的女兒為妻,還坐上了和勝和坐館(龍頭老大)的位置。但他畢竟是14K的女婿,甚至在后期崩嘴崩想連任坐館時,有的和勝和成員還直指他是14K派來的臥底。

由此可側面說明驢仔添在這位女婿身上也是下了很大功夫。

尾聲

2002年,驢仔添患癌去世,在世界殯儀館舉辦喪禮,各路社團的大佬齊到場吊喪,數百名門生在靈堂里水泄不通。

搶先看最新趣聞請贊下面專頁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