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搜索

搜索站內資源

「深度解讀」拒絕把黑幫片拍成英雄傳,杜琪峰意欲何為?

黄朔 2022/03/09

以古惑仔為題材的港片很多,但像杜琪峰這樣,將黑幫片得如此儒雅,又如此冷峻的並不多。

儘管沒有血肉橫飛的廝殺場面,儘管《黑社會》這部電影在場景的佈置中,似乎在克制暴力元素的表達。

但剝開它的內核,這部電影所有的張力,都表現在對「暴力」這個概念的闡釋上。

這種暴力,不是來自于簡單粗暴的殺戮,因為這只是暴力的結果,或者說這只是暴力最淺層的表現形式。

在電影中,杜琪峰只用了不到十分之一的暴力鏡頭,但這剩下的十分之九,卻才是《黑社會》最想表達的東西。

暴力,不是殺戮,而是支配殺戮的權力。

莊家與裁判

正片開始,是在一家麻將館,洗牌,碼牌,聽牌,胡牌,然後,再次迴圈。

這是一場賭局,一場事關利益,甚至是生死的賭局,麻將如此,混黑道,亦是如此。

和聯勝新一屆的話事人選舉,馬上就要開始,在這重新洗牌的階段,每個參與其中的人,都得找好自己的位置。

這是成年人的遊戲,並不是所有人,都能承受出局的代價。

阿樂,還是大D?

和聯勝的長老們,需要在在這兩個最具實力的候選者中間,做出選擇

而為了說服,或者說籠絡這些長老,阿樂和大D不僅要展示他們的肌肉,還要用行動,來證明他們的誠意。

當然,最直接的做法,就是用錢,來讓這些有投票權的人,為自己說話。

而在張牌桌上,不僅有一個莊家,還有一個裁判。

莊家就是以鄧伯為核心的選舉團體,至于裁判,就是指在賭局外,但要時刻保證,這個賭桌不被掀翻的員警。

可對于員警來說,端了這張賭桌,不是一勞永逸的事嗎?

這種想法有多天真,這種做法的後果,就有多可怕

不是因為有了社團,才有的古惑仔,而是因為有了古惑仔,才有了社團。

一張桌子散了,但桌子上的人,不是一個警局就能夠裝下的。之後,就有了更多張小桌子,最後,這些桌子,又重新聚在了一起。

莊家和裁判都很清楚,從拆分到重聚的過程,是要流血的。

而為了保證這張賭桌能夠穩定過渡,平衡是莊家和裁判,都需要做的事。

基于這一點,儘管大D買通了眾多選票,但鄧伯還是在這關鍵時候扭轉了局勢,他沒有選擇有一家獨大勢頭的大D,而是看起來比較弱勢的阿樂。

然而,這種選舉人制度最大的弱點,就在于它的權威來自于一種近乎于宗教意義上的傳統。

傳統是虛的,利益是實的。

這也就意味著,鄧伯要完成的平衡,現在只是剛剛開始。

很快,大D對鄧伯的決定,做出了反應。他輕而易舉地抓住了在選舉中收了自己的錢,但未給自己辦事的龍根和森哥。

同時,他又恐嚇上一任話事人吹雞哥,不要交出象徵話事人身份的龍頭棍。

吉米在得知自己的老大被抓住之後,他第一時間找到了欽定的下一屆話事人阿樂,但與大D通完電話的阿樂,卻沒有馬上做出激烈的反應。

他只是告訴吉米,幫會會來解決這件事,可看到話事人如此冷靜,吉米決定自己來處理這件事。

而阿樂卻在這種時候發話:不要惹事。

現在,大D已經將臉皮撕破,事態一旦鬧大,等到裁判進場的時候,吃虧的,就是整個和聯勝。

大D可以不考慮這一點,而作為下一屆話事人,阿樂必須做出正確的決定。

另一方面,員警直接找到了鄧伯,並將所有和聯勝的首腦人物暫時拘禁,雖然他們知道,這些有頭有臉的大佬們,不會被關太久。

但他們必須用這種方式警告這些賭徒,平衡一旦打破,誰也沒有好日子過。

然而,仗著自己勢大的大D,顯然並沒有把員警放在眼裡。

而他的目標,轉到了話事人的象徵——龍頭棍。

一根龍頭棍

此時的大D,已經顧不了所謂的輩分,只要拿到了龍頭棍,只要利給足,那些老傢伙就不會有話說。

他先是派自己的手下,不管出多少錢,都要找到龍頭棍。

但幫會裡的其他人也沒有閑著,此時龍頭棍的重要性,大家都心知肚明。

但在這個時候,大D犯了一個致命的錯誤。

員警在抓住這些大佬後,第一時間就找以鄧伯為首的前輩談話,現在只有他們,能夠阻止事態進一步失控,而鄧伯也明白,一旦失控,對雙方都不會有利。

所以鄧伯分別派了兩位前輩給阿樂和大D遞話,要和平解決問題。

然而大D顯然已經失去了耐心,他正在冒犯,甚至是顛覆幫會的規矩。

那些見利起意的老傢伙們,雖然愛財,但他們也同樣清楚,沒有了幫會,他們什麼也不是。

當大D對著收了錢,且一向支持他的串爆說,我要做一個「新和聯勝」的時候,他就失去了所有的支持。

直到鄧伯出面,在確定了大D不是口出狂言,而是要動真格的時候。

這場事關生死存亡的大戰,就點燃了引線。

而這,正是阿樂在等待的時機。一瞬間。阿樂在幫會內部,突然沒有了對立面,各個堂口都將矛頭對準,口出狂言、企圖一家獨大的大D。

與此同時,那群各懷鬼胎、有著各自目的,前往內地搜尋龍頭棍的小輩們也有了必須做出的選擇,一個顯而易見的選擇。

對于吉米來說,在自己老大失勢的情況下,這是一個機會,一個他必須抓住的機會。

但吉米與東莞仔和飛機不同,他們用的是暴力,而吉米用的是智慧。

在從飛機那裡接過龍頭棍之後,吉米找到了話事人阿樂,表面上他是為自己的老大爭一個道理,但實際上,他是以此為契機,改換門庭。

「古惑仔不用腦,一輩子都只是古惑仔」

吉米當然知道這一點,所以他才會拒絕阿樂給他的酬勞。這根龍頭棍,這不是交易的物品,而是投名狀,是敲門磚。

在他主動交出龍頭棍的時候,他就進入了和聯勝新一屆的權力中心。

權力的遊戲

在黑道裡,拒絕權力誘惑的人,是當不了老大的,因為他會失去很多為利而來的朋友。但真的被權力誘惑住的人,也同樣是當不了老大的,因為他會招來很多為利而來的敵人。

現在阿樂有兩個選擇,要麼與大D開戰,要麼與大D和解。

開戰,就意味著刀兵相見,這不僅會讓同行乘虛而入,而且還會讓員警咬住不放,這不是阿樂想要看到的局面。

所以,他做的第一件事,就是擺平準備出賣大D的吹雞。

比起大D,阿樂對于自己想要做的事,絕不拖泥帶水。

之後,他還將大D保釋出來,準備最後的談判。

而在得知龍頭棍被阿樂截胡後,大D要徹底與和聯勝決裂的心思,開始動搖。

當初他曾告訴過阿樂,等你拿到了龍頭棍,再和我談。

如今,阿樂已經將龍頭棍拿到手,整個局面對于大D來說,已經出現了不利于自己的傾斜。

而在車上談判的過程,可以說是一個安撫、和畫餅的過程。

阿樂承諾,大D之前在幫會的待遇,不會降低,而且對于新開拓的地界,收益對分,絕不多拿,而最讓大D動心的,就是「下一屆,我會全力支持你做話事人」。

但如果大D拒絕和解,那就出動和聯勝所有力量,對付大D。

先動之以理,再曉之以情,最後再將所有的籌碼壓上去,以恐嚇對手

這傾瀉而出的鋒芒,徹底鎮住了因勢單,而力薄的大D,

而這種在無形之中,釋放出來的壓迫感,才是暴力背後的權力,真正的內核。

在被阿樂收編之後,大D的生意,進一步得到了壯大。

和聯勝的觸角,在阿樂的謀劃以及大D的執行下,伸向了尖沙咀。

因為捆綁在一起的利益,他們成為了兄弟。

兄弟之間,可以共用的東西有很多,但對于權力來說,即便是兄弟,往往也只有是你死,我活。

與阿樂共事許久的大D,不僅誤解了他與阿樂的關係,也再一次誤解了,這場有關權力的遊戲。

在他失去了龍頭棍的那一刻,在他坐上阿樂車,選擇妥協的那一刻。他已經在這一屆,被剝奪了爭奪龍頭棍的權力。

而坐上這個位置的阿樂,他對權力的欲望,絲毫不亞于企圖奪權的大D。

他的兇狠,與急于亮出底牌的大D,不屬于一個量級。

不動腦子的古惑仔,一輩子只能是古惑仔。

而動了腦子的古惑仔會永遠記住,不要將權力和性命,捏在別人的手上。

與那些書寫快意恩仇、兄弟義氣的黑幫片不同,杜琪峰並不想把這部電影拍成英雄傳。

因為真實的黑幫,絕不是一個好人紮堆的地方,他們的確有他們的規矩,但他們絕對不是英雄。

他們的產生,是一系列社會問題的必然結果。如果這些問題本身不被解決,古惑仔永遠都有生存的空間。

而他們的存在和延續,,已經在客觀上成為了是香港歷史上的一個文化符號。

但在1997之後,所有的事情,都有了一個根本性的轉向,這種轉向是如何完成的?

杜琪峰將答案,放在了續集《以和為貴》中。

搶先看最新趣聞請贊下面專頁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