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搜索

搜索站內資源

他前半生窮困潦倒妻子離他而去,后半生半年賺得十數億,慘遭追殺

陆凡 2022/04/07

他前半生因游手好閑不務正業而窮困潦倒,為此妻子離他而去,村里背地里說他閑話。

年過50后,人生猶如開掛一般,短短半年時間在澳門贏下16億,卻慘遭黑幫追殺。

他就是號稱「本港賭神」的「爛賭平」。

前半生

1957年,「爛賭平」在香港元朗海邊的流浮山福興村出生,原名蕭潤平。

元朗在當時是魚米之鄉,居民們以務農為主、民風淳樸,蕭潤平便是生活在農民家庭,父母帶著六個孩子生活在農地旁的小農院里生活。

早年雖然是育兒成本相對比較低,但兄弟姐妹眾多,無疑使蕭潤平原本就不富裕的家中,雪上加霜。當然,生得多也有好處,比如按人口分地時相對也多一點,或者在早年素質教育都不高的農村里,兄弟多一點即便是窮人家也能少受一點欺負。

蕭潤平自小就古靈精怪,但不愛讀書,閑時農村里沒什麼娛樂項目,婦女們在工作完多是坐一起話話家常、聊聊東家長西家短的,男人們的娛樂項目相對較多一些,令蕭潤平感興趣的便是在村口打牌的那一個攤子。

9歲那年,正值小學三年級的暑假,他便天天蹲在村口等人開局。

那時期窮人家的孩子早早得出來賺錢養家,賭這行當不需要像務農這般辛苦,來錢快,以至于在13歲小學畢業沒多久,蕭潤平便出了社會,加入14K成為賭檔的看場小馬仔。

賭檔看場的馬仔,除了要及時處理鬧事的客人,還得時刻盯著桌上的客人。手段高超的客人出老千,以至于一本萬利的賭檔虧本,這是賭檔里常發生的事情。

在看場的這幾年里,蕭潤平學到了許多技巧,就如什麼「黑馬過林」、「靈犀一指」、「借花獻佛」、「巨龍破山」還有個「無敵必勝手」啥的,他都會一點點,但也因此染上了賭癮。

父母見他如此,讓他辭掉賭檔里的工作從事正經行業,他也做過許多事。最初便是開理發店,后來遇到元朗大開發,跟著時代的腳步做起了房產中介、搞裝修等等。

但是「賭」這一行始終都沒放下,他也做外圍馬,一般人做外圍馬都是收款后上報,上級再按照營業額給點數傭金。有時候金額太大了,莊家也不敢全數吃下,而是找人一起分攤避險。

可蕭潤平則不肯安心吃這一波傭金,許多時候收完款不肯上報,相當于自己成了莊家,與下家對賭。除此之外,他也不僅局限于元朗,還跑到慈云山去做外圍馬,14K同門慈云山大念熊就跟他頗有交情。

也正因為這樣,三更窮、五更富、落差巨大的日子,他19歲娶進門的妻子堅決留下三個孩子,離他而去。在鄰居眼里他就是個不折不扣的爛賭鬼,因此便有了「爛賭平」這個外號。

日子一天一天過,孩子們慢慢在長大,轉眼間到了2007年。此時的蕭潤平已經是年過半百,回首過往,自己過著這種「有上頓沒下頓」的日子也就算了,孩子們也跟著受苦受累。

可自己唯一會的并且有興趣的卻只有「賭」這條道,人說:「五十而知天命」,蕭潤平仰天長嘆,搖了搖頭,感嘆自己或許真的沒有一夜暴富的命。

人生轉折

2007年6月的一天下午,身在澳門當疊馬仔的「王明仔」找上了蕭潤平。「王明仔」,原名王鑒明,與蕭潤平一樣,是個不務正業的主。

在蕭潤平當高級理發師的時候倆人臭味相投,雖是許久不見,但并不妨礙他們倆的感情。

王鑒明還有另一個綽號叫「刀仔」,電影《賭神》里劉德華飾演的「賭俠」也叫「刀仔」。

當晚,王鑒明與蕭潤平把酒言歡,王鑒明將在澳門賭廳里的所見所聞娓娓道來,「哪位富商一夜輸得連褲子都沒了」、「哪位富豪孤注一擲贏走上千萬」等等,說得蕭潤平心花怒放。

這無疑就是將《賭神》里陳小刀說的那句「小賭養家糊口,大賭發家致富」,潛移默化地扎進蕭潤平腦海里。

王鑒明走后,蕭潤平開始反思自己大半輩子做的都是小打小鬧,妻子離他而去、鄉民們暗地里譏諷。

想要咸魚翻身,還真就得孤注一擲,正所謂:「他日若遂凌云志,敢笑黃巢不丈夫!」于是,深夜中他做出了一個違背祖宗的決定,到澳門拼一下。

一夜暴富

老話說得好:「樹挪死,人挪活!」

2007年8月份,來到澳門的蕭潤平,憑著手頭的50萬巨款橫掃多個賭廳,澳門就猶如是為蕭潤平量身定制的沃土,從金沙到永利、再從永利到皇冠,專門盯著「百佳樂」玩,運氣好到不可思議。

有時候還嫌來錢太慢了,直接同一時間在多個臺面上放一兩百萬,進行多線操作,而這樣操作下還能贏多輸少,除了「賭神附體」真不知道用什麼形容詞來解釋這奇跡。

最為大頭的便是他同時也「賭臺底」,「賭臺底」便是賭桌臺面下了多少錢,私底下,以臺上金額10倍甚至更高倍數的杠桿來對賭,比如下的是一千塊,臺下10倍的杠桿,就是以一萬塊私底下對賭。

到2007年12月份,短短5個月,蕭潤平已經將50萬翻成了10個億,各大賭廳瑟瑟發抖,外界也稱他為:「元朗賭神」!

在2008年初,就有鄉親父老見到蕭潤平拿著一個大蛇皮袋,里面都是澳門貴賓廳的塑料片,每個面額都有幾十萬,估計這里面至少有上千萬的籌碼,懂這個塑料片有多貴重的人那都是羨慕不已。

2008年過完春節,蕭潤平繼續他「發家致富」的道路,再次來到澳門貴賓廳里大殺四方,連賭40天贏走7個億,到這兒,扣除掉輸得部分,從他來澳門的總盈利已經高達16億,單單「刀仔」的疊馬傭金加起來就高達六千多萬。

可這次他一個多月里贏走6個億算是踢到鐵板了。因為這家貴賓廳是香港社團和合圖的「掙爆」開的,「掙爆」原名張治太,是和合圖的金主之一,早年曾為了駱克道地盤的利益,獨力抄著四十米大砍刀抵擋新義安與14K孝字堆的聯手沖擊,一番生死搏斗后張治太還贏了,著實是一個江湖狠人。

「掙爆」不信蕭潤平的運氣真能這麼好,他調取攝像頭,發現蕭潤平出老千。

生死劫

原來是蕭潤平找到的賭廳的漏洞,一般的賭廳在工作的時候是沒有對臺面上金額進行詳細記錄的,只會在賭完后結算。

蕭潤平提前買通了賭廳里的馬仔,在贏錢時想盡各種辦法支走工作人員,再利用自己平生所學的賭術將臺面上的籌碼變多;在輸錢時同樣也是支開工作人員,將籌碼變少。

能這樣一直贏多輸少的操作,誰都可以成為「賭神」了。

可「掙爆」這家貴賓廳不一樣,他的賭廳隔一段時間會通過錄像來查數,即使當場發現不了,事后也能知道籌碼被動了手腳。

「掙爆」這一發現可把自己氣炸了,被贏走7個億不說,完完全全就是蕭潤平給耍了。

隨后「掙爆」讓頭馬「肥祥」第二天將蕭潤平給約到深圳的酒店里見面。

酒店內,「掙爆」與「肥祥」等了許久,蕭潤平才姍姍來遲,「肥祥」笑臉相迎:「賭神,怎麼這麼晚才來?」蕭潤平今時不同往日,早年是元朗的「爛賭平」,如今是「元朗賭神」,他傲慢地回答道:「我有早到的習慣嗎?」

酒桌上噓寒問暖后,「掙爆」直接翻臉拿出蕭潤平出老千的證據,蕭潤平啞口無言,來的前一天晚上還贏走「掙爆」場子里的三千萬,還沒兌現。

這三千萬「掙爆」是不可能給了,不僅要求蕭潤平把之前在他場子了贏得錢退回來,還得把別家場子贏的錢拿出來,倆人對半分。

雖然真這樣做的話蕭潤平仍然還有好幾個億在手,但是落差實在太大,他認為「掙爆」這是跟他獅子大開口,他只認沒兌現的這三千萬,其他的一概不認賬,畢竟錢已經進了自己口袋。

在「掙爆」看來,自己的要求一點也不過分,這相當于是自己投資了6個多億的回報。

雙方開始為這些錢扯皮,最后蕭潤平給了兩個億,雙方不歡而散,蕭潤平憤憤離去,「掙爆」坐椅子上冷眼看著他出門。

蕭潤平出了酒店大門就遭到五個大漢的偷襲,經過一陣暴打,蕭潤平無力站起,大漢們將蕭潤平架上旁邊的五菱宏光,直接綁到荒郊野外又是一陣毒打。

蕭潤平只得一口答應「掙爆」的要求,回港后卻帶著家人隱匿起來。

逃亡當天,正好被村里人遇到,只見蕭潤平臉上掛著慌張的神情、心跳加速、氣息急促、胳膊抽筋、兩腿發軟、眼發青光,這是將「緊張」這一詞演繹得淋漓盡致。

這時的蕭潤平就是人們常說的「有命賺,沒命花」這一詞的典型,雖是贏了大錢,但得過東躲西藏的日子、惶惶不可終日,這還有什麼意義。

「掙爆」找不到蕭潤平,只能去逼著「刀仔」說出他的下落,「刀仔」知道「掙爆」這是要黑吃黑,哪里會說出來。

為此,「掙爆」暴跳如雷,隨即對倆人發出「江湖追殺令」,蕭潤平那已經人去樓空的家遭人縱火、「刀仔」被13名馬仔日夜跟蹤等等,但馬仔們跟了斤一個月,仍舊沒找到蕭潤平。

再次轉折

到了2008年5月14日,「掙爆」也失去了耐心,在元朗大棠路的村屋內開會,計劃派出10個黑衣大漢準備綁了「刀仔」再撕票,以此來震懾蕭潤平,逼他現身。

第二天,「掙爆」這邊的行動還沒展開,阿sir就破門而入,當場逮到10多個馬仔,同時在村屋內繳獲許多器械。

原來「掙爆」手下一位叫劉明義的馬仔他女友懷孕了,為了家庭、為了不攪進這趟渾水,他選擇反水舉報,事后多名成員皆被判10年左右的刑期。

這突如其來的喜訊令蕭潤平喘了一口大氣,隨后他找到和勝和的「雙鷹青」為自己保駕護航。

「雙鷹青」人稱「勝和校長」,曾為社團培養多個紅棍,社團內外頗有威望。2000年因賣「丸仔」跑路到深圳,在大水圍開了「翠華茶餐廳」賺得盆滿缽滿,2008年回來自首,入獄5個月。

此時的「雙鷹青」剛被放出來不久,但他的威望不減當年,正巧有意到元朗開發房地產,蕭潤平又是大財主、又是元朗人,倆人可謂是利益一致了。

尾聲-平穩落地

「雙鷹青」出手接下這樁江湖恩怨,「掙爆」又有這樁官司纏身,在2009年「雙鷹青」上位為和勝和坐館,「掙爆」又與師弟「公海賭王」連超一同卷入黃老板的事件,此消彼長之下,結果就只能是不了了之了,蕭潤平總算是生活平穩了。

隨后蕭潤平化身為地產商人,在元朗錦上路、八鄉路一帶拿地、開發丁屋別墅多處,每一次開盤就能賺數億。

如今蕭潤平甚少在人前出現,不過卻是也算是咸魚翻身了。

當然,他靠著這旁門左道能翻身完全就是一個奇跡,并不是每個人都能做得到,想學的人還得看看自己是否有這個本事,是否「有命賺、有命花!」

搶先看最新趣聞請贊下面專頁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