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搜索

搜索站內資源

和安樂「百花蛇」,曾被「神仙錦」執行家法,發達后成為社團金主,在《家有喜事2009》中出演小角色

陆凡 2022/05/26

他曾與老大理念不合,與其他社團的大佬走得很近,江湖傳言他要背叛師門,因而被執行家法。

他靠著異于常人的經商天賦,經過一番奮斗、飛黃騰達之后,回到社團,社團因他而分成兩派。

他就是和安樂社團的「百花蛇」,陳志強。

1950年,陳志強出生在一個普通家庭,自幼便對讀書沒興趣,而是到一家拳館培訓班學習了白眉拳,在白眉拳師傅手底下,還有另一位江湖猛人,那就是14K的「慈云山十三太保」之首陳慎芝,也就是陳志強與陳慎芝是同門師兄弟。

陳慎芝

在那個不太安定的年代,許多人自幼就到拳館學拳以求遇事之時可以自保,像著名的影星成龍也是白眉拳弟子,據說香港14K的創始人葛肇煌也是白眉拳的弟子,按輩分算起來成龍還得叫一聲師伯。

70年代初,陳志強加入和安樂,拜在和安樂坐館「神仙錦」的門下。

「神仙錦」可是一位厲害的大佬,當年和安樂也只是一個沒落的社團,能再度發揚光大,全憑「神仙錦」的智勇雙全,他帶著和安樂在諸如14K、新義安、和勝和等強大的社團間夾縫求生,后來「神仙錦」帶著社團馬仔,為「香港麻雀大王」石鑒輝的麻將館看場,為社團帶來巨額收益,和安樂才得以興盛。

陳志強雖是自幼學武,但他卻是個十足十的「食腦達人」,在當時許多社團成員還只知道打打殺殺的時候,陳志強已經貫徹了《古惑仔》中烏鴉說的那句:「出來混,就是求財嘛」。

那時候,新義安社團在「二代龍頭」向華炎的精心發展下儼然有成為「香港第一大幫」的趨勢,也就是說與新義安打交道的話,賺錢的機會會更多,因此陳志強常與新義安的人馬來往,后來還與新義安「大總管」林景攀上關系,還常在林景身邊鞍前馬后。

江湖有句老話:「向家天下林家打」,這里的向家就是指向華炎、向華強所在的「龍頭家族」,而「林家」便是「大總管」林景、林勝、林江等人,可見林景在新義安中的地位。

陳志強認為,既然走上此道了,無非就是為了賺錢,因此與林景走得非常近,久而久之江湖上就有了陳志強想要轉會到新義安的傳言。

在現在看來即使真的轉會了,也是挺平常的一件事,可在當時就不正常了。

那時候社團與社團之間的門戶之見頗深,類似古時候的幫派之間,從原本的幫派投身到另一個幫派,這無疑是一種背叛,被抓到的話,是要被執行家法后再逐出師門的。

老大「神仙錦」原本十分欣賞陳志強,因為他主意多。腦筋轉得快,將社團中一些外圍莊以及賭檔交給陳志強打理,陳志強打理得有聲有色。

作為老大的左膀右臂,陳志強與新義安走得近,「神仙錦」起初也沒當一回事,畢竟人人都有自己的社交圈子嘛。

可陳志強要轉會到新義安的消息讓「神仙錦」坐不住了,「神仙錦」作為老派江湖人,視之為江湖大忌,于是將陳志強召來執法堂責問。

按正常的套路,來幾句推托之詞,這事也就過去了,可陳志強的脾氣也是倔強,他認為想要發財就得與其他社團合作,而「神仙錦」的許多做法是故步自封。

「神仙錦」本來就在氣頭上,又聽了陳志強這番虎狼之詞,認為他不夠忠心,大怒之下,讓社團里的執法長老來給陳志強執行家法,陳志強痛不欲生。

但「神仙錦」對陳志強還是心軟了,并沒有將他逐出師門,陳志強只能繼續在和安樂社團中受人白眼。

傷痛好了之后,陳志強咽不下這口氣,于是自身來到澳門,這次他要為自己奮斗。

話說陳志強來到澳門,開啟自己「食腦達人」 的光環,在商場上無往不利,先是做自己熟悉的外圍莊,賺得第一桶金后,開始靠著人脈進軍貴賓廳,靠著賭業賺得盆滿缽滿。

隨后便風光地回到當初的「傷心之地」,靠著自己社團的背景在香港為地產商收樓,就這樣,陳志強搖身一變成了在港澳兩地皆有事業的一方富甲。

2003年,陳志強更進一步,發起引進了「圣約翰爵士團基金會」,由于做出貢獻,獲得了「爵士」的稱號,從此以「爵士」的名頭行走江湖。

有了錢,除了用來做慈善,陳志強還利用手頭的資本,搖身一變成了投資精英。

2006年,陳志強進軍殯葬業,將目光瞄準骨灰龕生意。這門生意雖是小眾,但利潤卻是極高的,為何利潤極高?因為平常也不可能買來屯著,要用的時候都是急需的時候,這樣就貴了。

和勝和的坐館「雙鷹青」便在這行賺得盆滿缽滿,但比起財大氣粗的陳志強,規模就差了很多。

陳志強一來就是斥巨資,包下一兩萬個骨灰龕,這些骨灰龕的市值在當時就高達了10個億。

2007年,和勝和「賭船大亨」刀文龍投身賭船事業,陳志強從中出了不少力。

他與娛樂圈也有交集,2008年,陳志強將自己位于大埔的豪宅借給黃百鳴拍攝《家有喜事2009》,自己還在電影中扮演一名廚師,并且在鏡頭前出現了2秒鐘。

2011年,進軍食品行業,買下恒香餅家超過一半的股權;2016年又花了八千三百多萬買下葵涌寶星廣場的一大片商鋪。

陳志強靠著投資炒賣飛黃騰達、走上了人生巔峰,同時也成了和安樂社團背后的大金主之一。

早年陳志強的大佬「神仙錦」退位后,將位置傳給了「高佬發」,「高佬發」也是個傳統的江湖猛人,他與陳志強雖是同門師兄弟,但關系卻不和睦,畢竟理念不同。

和安樂在「高佬發」的帶領下,依舊守著「神仙錦」留下來的一畝三分地,并無多大發展,并且「高佬發」為人專橫,專門提拔自己的門生,不給其他人機會。

社團中有些人早就對他不滿,于是衍生出了和安樂的「少壯派」與「傳統派」的坐館之爭。

以「高佬發」為首的便是「傳統派」,以在澳門撈賭的「業仔」為首的被稱為「少壯派」。

「業仔」的大佬「老鬼權」早年就與「高佬發」不對付,因此在「高佬發」的專橫之下,可以說「業仔」在香港是沒什麼發展空間的,所以早早地到澳門發展。

到了澳門,「業仔」頗受陳志強的照顧,也就是說,陳志強這個社團大金主,支持的是「少壯派」而非「傳統派」。

再加上那些年澳門賭業興盛,不斷有和安樂的馬仔來到澳門跟著「業仔」發財,就這樣,「業仔」便有了與「高佬發」扳手腕的實力了。

在陳志強的資金支持下,「業仔」對「高佬發」打響了第一炮,「高佬發」也不示弱,雙方你來我往,這場長達三年的社團內斗就這樣拉開了序幕。

而陳志強自己,則一直在幕后默默地看著這一切。

「水房車神」盲亨曾經是陳志強的門生,但盲亨對陳志強不僅評價不高,甚至可以算是嗤之以鼻,曾當眾唱衰陳志強。

原來,早年盲亨到澳門發展,曾拜在陳志強門下,但盲亨作為「車神」,常常危險駕駛,有次被捕入獄后,陳志強挖盲亨的墻腳,挖走了盲亨的得意門生「清補涼」。

出獄后的盲亨對此很氣憤,從此與陳志強斷絕師徒關系,并加入了「高佬發」的陣營,并揚言這次內斗便是陳志強在背后挑起的。可能在盲亨眼中,陳志強屬于非常陰毒卑鄙之人,或許這就是陳志強外號「百花蛇」的由來。

但江湖上的事情,誰能說得清呢?

和安樂社團的這場內斗,直到退休已久的「神仙錦」出面,雙方看在這位「精神領袖」面子上才雙雙罷手,但也只是表面上罷手。

而「高佬發」在這次內斗中,損失慘重;「業仔」在陳志強的大力支持下,占盡上風。

陳志強事業能做大,與他超強的交際能力息息相關,常出現在江湖人的紅白喜事宴席上,與諸多大佬在酒席上小酌一杯。當年新義安「大總管」林景的喪禮上,更是前往祭拜。

而他自己也常常開辦聚會,許多江湖大佬皆會到場參加。

2020年7月,陳志強在尖沙咀的百樂門酒樓連擺4場宴席,其中一場宴席是為14K石硤尾話事人「大眼」的老婆「芬姐」祝壽,各大社團的大佬皆來道賀,如和勝和元老「雞腳黑」、張子強的結拜兄弟14K「搞事雄」、和安樂「少壯派」代表人物「業仔」等等。

但當天也發生了意外,一位名為「小雪BB」的七八線歌手到場獻唱,但她卻是個無癥狀感染者,在壽宴期間還不戴口罩與人合照,陳志強亦被感染,惹得這些江湖大佬人人自危。

搶先看最新趣聞請贊下面專頁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