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搜索

搜索站內資源

「三姓家奴」馬德,身為新義安成員不給向華勝面子,晚年極其凄慘

陆凡 2022/04/02

香港最出名的三個社團他都加入過,誰能想到他曾經還是個警察!

身為新義安的成員時,敢對「龍頭家族」出身的向華勝追債。

過底14K后,更是肢解欠債不還的14K叔父輩大佬。

他就是江湖人稱「三姓家奴」的馬德。

馬德出生于1951年,是個香港人,在70年代到八十年代初這段期間他是個警察。

因為當時社會背景較亂,許多黑幫社團還是以「黃賭毒」為生,而警察其實多數都和黑幫暗地里有瓜葛。

就拿14K大佬「Teddy哥」洪漢義的話來講,當年許多人想當警察,都得先加入他們14K的社團后,才能進警隊。可見那時候的社會亂成什麼樣。

在警隊里的馬德其實不良嗜好很少,甚至都不喝酒不抽煙,但唯一就是「好賭」,可以說他的一生都和「賭」有關,包括最后的滅亡也是因「賭」而起。

在警隊期間,常常會到管轄下的地下賭場來兩把,久而久之,與賭場里的人混熟了,甚至還入了股。也因為與這幫人走得比較近,被警隊內部革職查辦了。

斷送了警察的生涯,馬德沒成為奉公守法的良好市民,他選擇加入黑社會。

1982年,馬德拜了黃俊當大哥,此時的黃俊綽號還叫「大佬原」,還在和勝和這個社團里。此時的和勝和在香港的社團中的綜合實力排名第二。

剛加入社團的馬德也是拼命,當年帶著馬仔手握十把大砍刀與「大圈幫」在街頭火并,所向披靡,成了黃俊的得力助手。

也在這一年,黃俊與和勝和的同門「大哥成」競爭坐館的位置。

據說雙方手底下各有近萬名馬仔,但在最后的選舉中,「大哥成」略勝一籌,黃俊遺憾地敗北。這時,新義安的「四虎之首」紀寶對黃俊拋出了橄欖枝,并開出高額轉會費。有了更好的平臺,黃俊欣然接受。

和勝和社團眾人也沒想到,黃俊的離開會使得香港各社團固定已久的排名發生改變。

黃俊加入新義安后,先是報復性的對和勝和「虎口奪食」,為新義安攻城略地。隨后又將新義安這個社團「企業化」管理,這項改革使得新義安容光煥發,從此奠定了新義安在八十年代中期到九十年代末期「香港第一大幫」的地位。黃俊還有個響亮的封號:「尖東虎中虎」。

而黃俊轉會新義安,馬德也是跟著老大轉了過來。當年新義安占領尖東絕大部分地盤,有了黃俊撐腰,馬德也在尖東「重操舊業」,繼續他的地下賭場生意。

尖東這個地盤那是紙醉金迷,是香港最為富庶的地區之一了,馬德也在此地賺得盆滿缽滿。隨后還投資了電影公司、金融公司(放貸的)等等。

到了1995年,黃俊因違法的事情做太多了,被當局通緝逃到泰國,卻又在泰國出了交通事故客死異鄉。

好在黃俊在位的十多年間,馬德靠著賭場當外圍馬的莊家,身家早已是億萬級的大富翁。

說到外圍馬,不得不說一說向華勝了。向華勝也是頗喜歡玩這個,他經常讓他表弟小黃為他下注。為什麼向華勝不自己去呢?

都是因為當年新義安「總教頭」蘇龍想要篡位,「膝王」陳志明曾到向華勝的電影公司樓下拿AK47掃射過,從此向華勝對于出入就會比較注意安全了。也正是那個時候才把沒事干的小黃找來公司當保安。

小黃早年也只是個古惑仔,為人無賴,一張嘴能說會道,總能引經據典的與人詭辯。他也總是仗著與「向氏家族」的關系在外為非作歹,其實江湖上的人對他都挺反感的,不僅因為他喜歡與人爭吵,更是因為他總是做一些欠錢不還的勾當。

可能是上輩子善事做多了,到了向華勝的公司工作后,小黃認識了娛樂圈的許多人物,有時候還能客串一下電影,過一回明星的癮。

小黃與馬德有個共同點,那便是「好賭」。每次幫向華勝下注的時候他都會偷偷多個一兩千塊進去,贏了就拿到錢,輸了也沒關系,他不認賬。再一點就是馬德這兒有給小黃傭金,向華勝大老板下注的大小按常人看來也算是豪賭了,小黃在這中間賺得著實不少。

可向華勝的手氣并不好,在馬德這兒連續輸了許多次后,就不再在這兒玩了,但是前前后后還有600多萬的賬沒有跟馬德結清。

時間到了1997年,隨著金融危機的到來,馬德生意受到影響,日子開始拮據了。古人云:「人窮思舊債」,一想到向華勝當年的600萬,馬德的心情總是頗為復雜。

一方面向華勝「龍頭家族」的身份,自己只是他們社團中的一個成員,小弟找老大要賬?另一方面就是自己現在確實是日子難過了。

就在這時,小黃走進了馬德的賭檔。小黃因在澳門到處賒賬,許多場子已經不給他進了。「好賭」的他在馬德面前那是曲意承奉卑躬屈膝的,也因此馬德的場子繼續為他開放。

這次小黃過來是知道了馬德的情況,專門來為他排憂解難來了。小黃針對向華勝「愛面子」這一點為討債進行了方案設計。

向華勝有個已經分手的女友張玉珊,張玉珊是小黃的干女兒,早年便是小黃介紹給向華勝當女友的。

后來倆人雖然分手了,但向華勝骨子里那種風流多情,對于分手后的張玉珊還頗為照顧。

張玉珊離開了向華勝也發展得不錯,她做的美容公司還上市了。

在97年的一天,張玉珊的公司門口聚集了十多名五大三粗的壯漢,這幫人揚言張玉珊的男友欠他們600萬,張玉珊公司有錢,要是不還錢就不走了。

問明了來龍去脈,張玉珊才知道說的是向華勝,她對這幫人說她與向華勝已經分手了,向華勝的事情與她無關,如果他們死賴著不走就報警。

見到張玉珊這邊真要報警了,有個馬仔也趁機躲進會議室給老大打電話匯報情況。但馬仔就是馬仔,沒有常識,一般會議室都是有監控的!

后面調出監控發現,從錄音里發現跟馬仔對話的是小黃。向華勝知道此事后,那是氣得火冒三丈、怒火中燒。這事讓他的老臉在曾經的女友面前往哪擱,在家族內還得跟著大伙一個個解釋清楚這件事。

小黃給馬德出的餿主意,馬德這下算是把「龍頭家族」給得罪透了,沒多久便受到刑事恐嚇的控告,雖然最后也沒進監獄,但在香港他是混不下去了。只能是收拾行李,踏足澳門另謀高就。

反觀小黃,按劇情的發展,小黃的下場只會比馬德更慘,畢竟這是背叛親友,實質上卻不然。小黃曾電影角色還真成了明星,隨后還出了書籍,到大學給學生演講,儼然就是一副「大師」的做派。最后竟然還逆襲從政了,就想問問你,這世界是不是很奇妙?

說回來到澳門的馬德,這次又換了一個社團,他拜在14K「九指華」的手下。也因為成了「九指華」的手下,馬德成了江湖人士的笑料,因為他是1951年出生的,「九指華」是1960年年出生的,他整整比「九指華」大了9歲。來到澳門此時他已經是近五十歲的年齡了,也被江湖人士恥笑為:「黑道史上年齡最大的轉會者。」

許多在剛剛不得意的人到了澳門都發展得不錯,最典型的代表就是「街市偉」,此時的「街市偉」已是身家百億的超級富豪了。「九指華」身為「街市偉」的同門師弟,也是在其手底下做事日子,手下馬仔眾多,也是一方人物。

可馬德自從離開新義安后,事業就開始走下坡路了。剛到澳門的他,看中了互聯網產業,剛收購了一個「網絡青樓」公司準備靠著這種賭場周邊大賺一筆,卻遇到了「掃黃風暴」。那時候的澳門其實「掃黃」行動是少之又少,可見馬德的運氣是背到家了。

隨后手頭上的股票直線下跌,資產直接縮水過半。損失慘重的他,只能是踏踏實實地跟著「九指華」經營賭廳。

雖然倒霉的勢頭暫時是止住了,但事情還沒完。到了2008年金融危機爆發,許多賭客口袋都沒錢了,賭廳的生意極其慘淡,但該交給賭場大老板的費用一分都不能少。

馬德再一次陷入了經濟拮據的狀態,也再一次的「人窮死舊賬」,這次他想到了同為警察出身的14K叔父輩大佬「差佬文」。

在2000年的時候,「差佬文」曾在馬德的地下賭場輸過六百多萬。當時「差佬文」現場辦理了分期,并在當天交了第一期100萬,剩下的以后再說,畢竟「差佬文」在江湖上吃得開,名聲還是很不錯的一位。

可過后「差佬文」懷疑是被馬德這邊出老千了,羞憤交加,剩下的錢就不還了,從此就是躲著馬德,也不去找馬德理論。

許多事情就是這樣,不解釋清楚就容易造成誤會,而且這還是致命的誤會。

想到了「差佬文」的債務,馬德找到了比自己小九歲的「九指華」。「九指華」是典型的江湖惡人,當年香港的14K教父「胡須勇」過境濠江,便是「九指華」與之惡斗三年,這足以見得「九指華」是個猛人。可「九指華」也是個「有勇無謀之輩」,這種人做事通常都「幫親不幫理」,容易沖動。

沒多久,好賭的「差佬文」跟往常一樣,來到澳門,這次卻被「九指華」的人盯上了。

得到消息的「九指華」派人直接將「差佬文」從賭廳里拖到隔壁的火鍋店里追討賬務。

「差佬文」是屬于香港14K的人,但在澳門也是很吃得開的,他與何鴻燊的干兒子何大志交情甚好;他老大「馬交文」與崩牙駒更是多年好友。

面對同為14K的后輩「九指華」,「差佬文」張口就是一頓臭罵,自己身為同一社團叔父輩的人物,這事傳出去那老臉往哪擱?

隨后「九指華」與「差佬文」從罵戰升級到了肢體沖突。「九指華」擁有主場優勢,手下的馬仔一直在旁邊給「差佬文」下黑手。有個想表現的馬仔,在混戰間,摸出了腰間的大砍刀,直接往「差佬文」的肺腑之間送了進去。這下事情就大條了,但事已至此,「九指華」當機立斷,吩咐手下馬仔將「差佬文」拖進廁所。隨后買來旅行箱,將尸體運往澳門昆明街的一個居民套房里。

兩個月后,因太久沒交房租,房東請清潔工打算清潔后租給別人。誰知清潔工進屋后發現屋里冰冷的空調風與腐臭味交織,隨后報警。

可憐「差佬文」此時已是分裝在三個黑色旅行箱內,軀體被一分為七,轟動整個社會,震驚整個江湖。

在2010年,兩名主犯被判了重刑,「九指華」25年,馬德23年。但從那天起「九指華」便已跑掉了,畢竟時隔兩個月后才發現,至今「九指華」仍未歸案。

回顧馬德的所作所為,從「和勝和」到「新義安」、再到「14K」,香港排名前三的黑幫他都走過,江湖人稱他為「三姓家奴」。但其實他更像是一個唯利是圖的生意人,「有奶便是娘」形容他則更為貼切。

搶先看最新趣聞請贊下面專頁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