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搜索

搜索站內資源

「香港賊王之一」季炳雄:幹掉警察,走私軍火,警方懸賞「史上最高」200萬港幣,因證據不足僅坐牢17年,如今仍能安享晚年

陆凡 2022/05/07

他曾是個職業扒手,跟隨「第二代賊王」陳虎鉅等越戰老兵做「大茶飯」,在陳虎鉅被捕之后就是他的出師之時。

他出來單干后,橫行香港十七年,打劫財物超過4000萬,多次與阿sir交火,造成1死19傷,警方懸賞200萬,并發出「紅色通緝令」,聯合178個國家對他進行通緝。

在他被捕后,犯下如此滔天大罪,卻因證據并不足以證明他做「大茶飯」的經歷,只能以另外的罪名起訴,如今他已出獄,安享晚年。

他就是「末代賊王」季炳雄。

1960年,季炳雄出生于廣東佛山三水區,他的原名不叫季炳雄,而是叫關德榮。季炳雄的父母都在當時大陸的國營工廠上班,在那個許多人都還在務農的時代,像這種「雙職工」的家庭條件是不會太差的。

雖然家境是殷實,但父母都在上班也意味著季炳雄沒人管教,以至于他逃學與地痞流氓廝混,走上了不歸路。

廣州火車站自建成以來,客流量在國內就一直排在前列,人流量大就意味著潛在巨大的商機。可有些人卻不走正道,而是專門搞邪門歪道,比如趁著人擠人的時候快速出手偷走錢包、大哥大等等事情那是屢見不鮮。

70年代,季炳雄就以「職業扒手」的身份混跡在廣州火車站一帶,并且他不是獨自一個人做這種事,而是跟著一群人組成團伙,畢竟就如《天下無賊》里面演的一樣,這一行也是有分地盤的。

作為扒手,平時就顯得鬼鬼祟祟的,有時候被目標發現了難免是一場「龍爭虎斗」,常年積累下來的戰斗經驗,使得季炳雄身手不凡。

80年代初,聽聞香港的繁華季炳雄頗為向往,于是跟著同伙偷渡到這個燈紅酒綠之地淘金。神奇的是,作為一名偷渡客,他還弄來了一張身份證,可能姓名只能是隨機選擇,他連姓氏都改了,也在此時他的名字就從「關德榮」改成了「季炳雄」。

初到香港,季炳雄并沒有做違法亂紀之事,而是在一個找了份修水龍頭的工作。但當時的人工工資并不像現在這麼高,收入微薄不說,還累死累活,這般日子讓作為扒手出身的季炳雄接受不了。

沒多久他就「重操舊業」,在人流多的地方干起了扒手的買賣。在廣州火車站干了這麼多年從未失手,可在香港卻是接連失利。

也許是為了吃免費的午餐,自1980年起到1983年,4年間他蹲了5次大獄。他在當扒手期間練就一身武藝,在獄中是出了名的能打,也因此有人對他很是賞識。

有時候人與人之間靠的就是眼緣,黃志明這次坐牢已經決定金盆洗手了,但他在季炳雄身上仿佛看見昔日的自己,因此對他頗為照顧。

黃志明其人的來頭可不小,他是「大圈幫」陳虎鉅的門下,專做「大茶飯」生意,這次便是因打劫金鋪而入獄,在獄中無人敢惹。

有了黃志明的照顧,與季炳雄有沖突的人就少了,季炳雄順勢拜黃志明為師,為黃志明鞍前馬后。

聽見黃志明講述「大茶飯」的故事時,季炳雄猶如醍醐灌頂,意識到這才叫賺大錢做大事。

出獄后,在黃志明的引薦下,季炳雄加入了陳虎鉅的團隊。

原本作為越戰老兵出身的陳虎鉅,手底下這幫人各個素質過硬,特別是在槍械地使用上面。但季炳雄只是一個扒手,哪里能比得上他們。

此時陳虎鉅正在策劃一樁大案,正是缺少人手的時候,而季炳雄又是黃志明推薦的人,只好接納他。

在陳虎鉅這幫人的言傳身教下,季炳雄在槍械的使用上突飛猛進,但行動時只給他最簡單的活。

1985年年初,有臥底來消息:陳虎鉅這幫人準備打劫「忠信表行」,并在四五月份之間出貨。

在那個時候,「大茶飯」這一行,在許多時候都是事先聯系好下家才動手的,這樣才能更快地將搶來的東西換成錢,但陳虎鉅此次的行動也因此消息走漏。

陳虎鉅能稱為「第二代賊王」就在于他明知警方已經部署近一個月的情況下,依然是帶著人把「忠信表行」給劫了,劫走了價值180萬的名表,這是令人蒙羞的一次劫案。

而季炳雄在這場劫案中雖是有參與,但扮演的只是購買防彈衣、到表行里拿蛇皮袋裝名表的一類角色,并沒有什麼出彩的表現。

這次做完,狡猾的季炳雄就離開了陳虎鉅這伙人,為什麼說他狡猾?

因為陳虎鉅隨后又做了多次大案,在當年的9月23號就被抓了,季炳雄好似預判到這件事情一般提前離開。

「第二代賊王」陳虎鉅被捕之時,便是季炳雄的出師之日。誰能想到,就這麼一個無關大局的小人物,日后卻能搞得一方不得安寧,港英當局還給出最高的懸賞令。

經過陳虎鉅這件事,季炳雄意識到干這一行錢來得實在是快,當扒手得猴年馬月才能扒到180萬!也在經歷這件事情的過程中,季炳雄學到許多「知識」,采購武器、如何進攻、如何撤退、如何銷贓等一系列「大茶飯」的知識,季炳雄都牢記于心。

1986年10月29日,26歲的小人物季炳雄與另外兩名同伙組隊,各個都手持「黑星」帶上頭套,沖進了油麻地的愛運佳珠寶店,先是制服安保人員,將其手頭的鳥槍奪了過來,隨后砸開珠寶柜,搶走價值40萬的珠寶。搶完沖到門口朝著天空開了3槍喝退圍觀的群眾,坐上出租車逃之夭夭。

這是以他為主導的首次行動,前后只用了不到20秒的時間,現場僅留下幾個「黑星」的彈頭,這讓警方懷疑到陳虎鉅這些「大圈」的人,但經過各方排查又查不到任何線索,誰也沒能聯想到是他小人物季炳雄。

搶得財物立馬分錢解散隊伍,這是季炳雄的原則,為的是防止有臥底,或是被人出賣。值得一提的是,與他同伙的人皆不知道他的真實身份,可見季炳雄是多麼小心謹慎,也非常符合他鬼祟的性格。

1987年2月26日,27歲的季炳雄重新與兩名同伙組隊來到了中環置地廣場,沖進俊文寶石店,還是跟第一次打劫同一個套路,先是拿著「黑星」嚇退眾人,再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搜刮店里的金銀珠寶,隨后迅速離開,同樣是沒留下絲毫線索地搶走了200萬。

搞笑的是,他們作為亡命之徒很少來逛中環這種高端商場,帶著劫來的財物沖出寶石店后暈頭轉向,險些找不到出口。

「掙大錢,娶老婆」,這是每個男人應有的目標。搶到200萬的季炳雄偷渡回廣州后,在老家成了親。

原以為有了家庭他會就這樣安定下來,可他卻想到更廣闊的地方見見世面,這次他準備移民到加拿大。

而移民本身就是很費錢的事情,各種手續各種費用,到了當地還得重新開始,這些都需要錢啊。

1989年9月7日,想到這些的季炳雄再次與2個同伙組隊回到香港,再次提起「黑星」,這次還加了手榴彈,沖進中環的迪生珠寶金行,再次提著200萬回家。

1991年,有了錢的季炳雄帶著妻子順利到了加拿大生活,在那兒他們生下了一個女兒,名為「季珠寶」,這名字看著有點眼熟,也有點諷刺。

在加拿大,季炳雄同樣也沒做好事,他以走私假煙來養家糊口。沒多久就被當地起訴,為了避免被抓,他買了本假護照逃到了美國。

1994年,隱匿了5年的季炳雄重回香港,這次他比之前更瘋狂,一個月內連連犯下2次大案,奪走價值超過1600萬的財物,中間還打死一名路人,打傷6名警員。

是什麼令他如此瘋狂?為何千方百計地逃到海外,又折返回來犯下禍害百姓?

原來,他是個嗜賭之人,逃亡的路上與人豪賭,口袋早已干癟,于是「惡向膽邊生」,再次回到香港犯案。

1998年,躲藏了4年的季炳雄估計是又沒錢了,四月到五月間連續在銅鑼灣搶劫2家店鋪,劫走價值300多萬的財物。

這完全就沒把香港的警察放在眼里,可警察這邊不僅沒能逮到他,而且只能推斷出他可能與之前作案的匪徒有關。

2001年5月22日下午1點左右,季炳雄與3個同伙出來踩點,打算繼續「行動」,正巧附近的3名便衣巡警正在執行任務。

可能是被季炳雄一伙人鬼祟的氣質所吸引,兩個巡警上前查他們的證件,突然季炳雄就從腰間掏出「黑星」,對著警員連開三槍,2名警員倒地不起。

又在同年6月25日,正值端午節放假人流量比較多的時候,季炳雄帶著3名手下穿得衣冠楚楚,來到了最熱鬧的彌敦道。

當天,3個穿著西裝打著領帶的男子不緊不慢地走進「喜運佳表行」里,顯然是做「大茶飯」的老手,他們幾乎在同一時間,掏出腰間的「黑星」以及手榴彈,對著店里的人群大喊「統統都趴下,搶劫!」店里的人都傻眼了,各個不敢動彈。

隨后對著玻璃柜臺開了2槍,柜臺的玻璃竟然沒破,最終是店里正瑟瑟發抖的員工在他們的威脅下,用鑰匙開了鎖,就這樣,季炳雄等人僅用不到30秒的時間,就帶著價值280萬的名表揚長而去。

直到這個時候,香港警方依然拿季炳雄毫無辦法,他為人鬼祟是沒錯,比起前幾任的賊王他卻又顯得更小心謹慎,從初次跟著陳虎鉅做「大茶飯」生意到這一年已有16個年頭,警方對他還是一無所知,足以見得他膽大心細。

但天下沒有不透風的墻,再謹慎,許多環節都需要靠別人,比如銷贓的時候也得靠別人來做,別人是否能像他這麼謹慎就不好說了。

2001年7月,一個大型的犯罪集團被端了,13個男的與7個女的是這個團伙的成員,而季炳雄的贓物就是這幫人為他處理的。經過這幫人的供認,季炳雄終于浮出水面。

隨后警方對季炳雄進行通緝,并且是向國際刑警申請的「紅色通緝令」,一時間全世界178個國家對季炳雄進行追擊,香港警方還開出了高達200萬的懸賞金,這是至今為止最高的賞金記錄。

要知道,當年「第三代賊王」葉繼歡也才被懸賞100萬,可見季炳雄多麼令人恨之入骨,甚至說危險程度不亞于葉繼歡等人。

但盡管是有178個國家配合的「紅色通緝令」以及200萬的賞金,季炳雄沒有就這麼被抓到,而是躲到美國逍遙法外。

2003年8月,季炳雄的手下吳振強出獄了,吳振強出獄后是否會與季炳雄聯系?這個可能性很大,因此成了警方的一條暗線,手機時時刻刻被監聽。

同年12月16日,季炳雄以美籍華人「關德榮」的名義從美國舊金山飛到了香港,這次估計是又手癢了,想重出江湖。

但是吳振強這條暗線起到了關鍵性的作用,季炳雄也因為他而被抓。

12月24日凌晨,油麻地英文街文景樓被警方重重包圍,飛虎隊則作為前鋒部隊,逐步靠近季炳雄與吳振強所在的屋子,在熱能探測儀這等高科技的顯示下,得知季炳雄與吳振強正在睡覺,房間里僅他們兩個人。

隨后再動用高科技,定點爆破,沖進屋里將熟睡的兩人繩之于法,這前后僅用5分鐘。在他們熟睡的屋子里找到了大量的槍支彈藥,甚至還有手榴彈,據說是30年來查獲的最大宗軍火。

正好12月25日是圣誕節,市民對季炳雄被捕這事拍手叫好,將之稱為「圣誕節的禮物」。

被捕后,季炳雄一直聲稱自己是美國公民關德榮,對自己所犯的事情一律否認,而通緝的照片是他年輕時候的照片,與此時43歲的他相比很難看成是同一個人。

最終,香港法院拿他沒辦法,只能以私藏槍支的罪名起訴他,判了17年。后面又指控他在2001年5月22日下午對著警員連開三槍導致兩名警員倒地不起,這事又判了7年。兩項罪責加起來合計判了24年。

在獄中,季炳雄表現良好減刑7年,59歲的他,于2020年1月18日刑滿釋放,由于當時是持美國護照入境的,因此一出獄就被遣返會美國。

從時間上來看,季炳雄自主做「大茶飯」開始到被捕警方花了17年時間,而他坐牢的時間同樣只是17年。

一個無惡不作的人,前后洗劫了合計超過4000萬的財物,還開槍打死過人,最終卻能安享晚年,不得不讓人心生疑問,這世界到底公平嗎?

搶先看最新趣聞請贊下面專頁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