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紀賊王」張子強家人近況:遺孀攜20億定居泰國,大兒子已工作,成餐廳廚師

陆凡 2022/05/12 檢舉 我要評論

1998年12月5日,廣州郊外刑場,傳來一聲驚天槍響。

香港頭號悍匪張子強,結束了他罪惡的一生。

張子強34歲的妻子羅艷芳, 這位風姿卓越的未亡人,此時卻將自己關在臥室,跪伏在白玉觀音像前三天三夜。

當刑場槍響結束張子強的人生時,羅艷芳的故事還遠遠沒有結束。

作為世紀賊王張子強的遺孀,她自然順理成章地繼承了張子強名下的巨額財產。

這個同張子強一起在刀尖上跳舞的傳奇女人,在丈夫被處死后,現今又過得如何呢?

法網疏而不漏,賊王末日來臨

香港市民曾經談「張」色變,這是因為,張子強本就是令香港富豪避之唯恐不及的黑道頭子。

他在大陸和香港累累作案,殺人搶劫、綁架勒索、走私軍火,這些惡行,充斥著「黑道總督」罪惡的一生。

張子強狂妄自大,從不把香港特區政府和警力放在眼里。

這個從黑社會滋生出來的怪胎,一直令香港警方頭痛不已。

然而,法網恢恢,疏而不漏,香港警方并非對這個犯罪團伙無能為力。

1998年1月17日,香港警方出其不意,截獲張子強一伙從大陸偷運過來的40箱炸藥,并當場拘捕張子強手下三個馬仔。

這招打草驚蛇,讓張子強倉皇逃竄回大陸。

僅過了一個多星期,張子強就被廣東警方在江門輕松抓捕。

為了讓張子強認罪伏法,大陸警方一直未曾透露張子強被捕獲的半點消息。

此時,羅艷芳對于丈夫的下落一無所知。

直到1998年7月22日,電視臺才公開播報張子強落入大陸公安手中的新聞。

得知這一消息的羅艷芳,幾乎昏厥過去。

她自然明白張子強犯下了滔天大罪,單單就憑張子強綁架勒索富豪、走私軍火炸藥這兩條罪行,都已經足夠槍斃他。

羅艷芳很快清醒過來,她清楚地知道,現在的她絕對不能慌!

她目前只有一個目標,洗脫自己的犯罪嫌疑,盡可能挽救張子強的性命。

只要能將張子強引渡回沒有死刑的香港,再使出有錢能使鬼推磨這一招,必然能保住他的性命。

這個女人立刻抹干眼淚,主動出擊。

羅艷芳故伎重演, 她不施粉黛,穿著素雅,牽著一雙不諳世事的幼子,和張子強的老母親,在新聞記者和無數攝像機鏡頭面前聲淚俱下,展現出楚楚可憐的弱者形象。

她聲淚俱下地控訴,一時間,竟引起了香港輿論界的同情。

人們開始質疑廣東出面抓獲張子強,是否與香港刑法相悖?

當時,香港特區政府剛成立不久,可謂正處于人心渙散的關鍵時期。

羅艷芳演的這一出戲,讓香港和大陸警方壓力倍增。

媒體也開始大肆宣傳,迫使大陸當局釋放張子強。

為救張子強已經四處奔波半年的羅艷芳,在輿論態度轉變的情況下,她開始迫不及待地盤算下一步的計劃。

張子強認罪伏法,賢內助智斗警方

善惡終有報,警方并沒有聽信羅艷芳的一面之詞,也沒有因為輿論施壓放張子強回香港。

他們夫妻二人沒有想到,大陸公安早已經掌握了張子強的大量犯罪證據。

廣東公安又在短半年的時間內,進行了三堂審訊。

張子強最終心服口服,在警方面前敗下陣來。

1998年8月26日凌晨, 香港警方和調查科出動85名警員,敲響了樹立著獅身女面像的香港豪宅,警察將這座別墅團團圍住。

原來,警方已經取得了法庭的「限制資產令」和「逮捕令」。

他們將依法逮捕張子強的妻子羅艷芳以及其他14名同黨,并凍結了這伙匪徒通過非法手段得來的不義之財。

羅艷芳和張子強的老母親被黑布蒙頭,送上了警車。

此刻,羅艷芳才知大事不妙。

張子強早已經跌入萬丈深淵,他們孤兒寡母竟然也要被拖入閻羅地獄。

雖說羅艷芳這時已經身處泥潭,她心知肚明已經保不住丈夫的性命,自然先要為自己和兒子拼得一線生機。

在她的押上警車的那一刻, 羅艷芳聲嘶力竭地向警方吼道:「一人做事一人當,張子強犯罪與我何干?你們憑什麼欺負一個女人?」

由于當時并沒眾多媒體在場,她的這一戲碼并未見效。

羅艷芳在被拘留期間,仍然堅持與警察多方周旋。

她的犯罪性質和張子強不同,再加上她又是在香港被拘捕,這就給了羅艷芳巨大的活動空間。

羅艷芳不惜花重金委托自己的律師,多次向香港法院提出申請,要求法官撤銷對張子強的資產限制令。

羅艷芳知道, 張子強這麼些年打拼下的億萬資產,是他們母子往后活命的本錢。

因此她在法庭上巧舌如簧,不斷為自己辯解。

羅艷芳用孤兒寡母的身份,將法官拉向自己的一邊。

同年11月4日, 臨時拘留近三個月的羅艷芳,在與警方的周旋中大獲成功。

她不僅讓法庭撤銷了張子強名下大富豪集團的物業、資產的限制令,還讓與她一同被逮捕的15名同黨、親戚全部獲釋回家。

往昔再難追憶,法場最后一別

警方交鋒的這一個回合中,羅艷芳暫獲勝利。

其中的一個重要原因在于,張子強這一犯罪團伙落網后,警方始終無法挖出張子強綁架案的巨額贖金。

當時,警方只追回了1億元贓款。

但是根據警方的調查取證,張子強光是從綁架的兩位超級富豪身上,就獲取了16億港元的巨額贖金。

這十幾億贓款竟然被張子強等人「消化」得無影無蹤,并且在賬面上沒有留下任何蛛絲馬跡。

贓款究竟去了哪里?

張子強若是草草被判死刑,這個棘手的問題或將永遠無解。

正是基于這個理由,羅艷芳對丈夫性命猶存,還抱有一絲希望。

讓警方取消對資產的凍結,只是對她物質上的一點小小安慰。

其實, 羅艷芳只是外表貌美、柔弱,她也同樣集罪惡于一身。

對外,羅艷芳只是一個普通的家庭主婦,對內,其實她也算張子強的幕后軍師。

這麼些年,張子強一路扶搖而上,離不開羅艷芳這位賢內助的幫助。

從拘留所出來以后,羅艷芳也深知, 自己不可能繼續在警方這里討得半分便宜,她只將希望寄予八卦算命上。

據一位記者采訪得知,已經為救丈夫性命,哭腫眼、跑斷腿的羅艷芳,無奈之下找到一位算命大師那里,去求了卦象。

那位算命先生告訴羅艷芳,她和丈夫只要不是最后一聚,張子強就有可能活在這個世上。

對于大師的這句話,她深信不疑。

命數往往不由己,羅艷芳又哪能知道,她和張子強的最后一面到底是哪一面呢?

當時,從廣州那邊傳回來的消息越發嚴峻。

張子強已經認下所有罪行,審判結果直指死刑。

身在監獄的張子強,已經明白自己時日無多。

他多次拜托律師,請羅艷芳前往廣東與他見最后一面。

前有算命大師教誨,羅艷芳就怕自己此次一聚,將丈夫送入生死之門,他們夫妻二人往后只能陰陽兩界。

又礙于律師多次打電話催促,羅艷芳和張子強的幾位其他家屬,只能動身前往廣州。

他們見面的那一天,是一個清晨,羅艷芳早早起床梳洗打扮。

其實,這個時候的羅艷芳心里已經有了答案。

她與張子強,此次很有可能是最后一別,往后恐怕就要陰陽兩隔。

這次見面,夫妻二人之間有太多的話要說,卻又說不出口。

鐵窗里面的張子強,定定地看著羅艷芳,嘴唇微顫,卻說不出任何話來。

千言萬語,最終都留在了他寫給羅艷芳的絕筆信中,只可惜邪惡之人的萬般懺悔已經于事無補。

多年的黑道生活、揮金如土,早已經麻痹了張子強的內心。

而現在,無論怎麼懺悔都為時已晚。

沒過幾日,張子強案再次開庭,審判結果仍然是死刑。

張子強被押走時,回頭看了一眼羅艷芳。

當時的家屬席上是各種撕心裂肺的哭聲,只有羅艷芳緊盯著丈夫流下眼淚,卻并未哭出聲。

他們都知道,這將是他們夫妻的最后一別。

1998年12月5日,張子強被押赴刑場執行死刑。

二十億贓款消失,羅艷芳變賣家產

張子強這個亡命徒,在廣東認罪伏法,這一切也終于塵埃落定。

羅艷芳在丈夫去世后,哭過、哀過,可是死人已死,活人終歸要活下去。

等到自己情緒穩定后,身為張子強遺孀的羅艷芳,又拖起兩個兒子的手,開始張羅張子強的身后事。

另一邊,她又在前來采訪的記者面前,以孤兒寡母的姿態,博取著媒體的同情。

羅艷芳做這些事, 既是為了他們母子的未來考慮,同時還另有盤算。

雖說張子強已經死亡,不過大家心里都明白。

雖然廣東和香港警方,聯合偵破了張子強導演的這起香港最大劫案,但是公安機關總共繳獲贓款港幣4800萬元。

再加上犯罪嫌疑人用贓款購買的汽車、房產、手槍總共價值7200多萬港幣,追回的贓款竟然只有一個億。

張子強被抓捕后,警方跟他搏斗了七八個月。

雖說他最后在法律面前認罪伏法,承認了所有犯罪事實。

但是根據他所交代的這些罪行,除了他現在手里擁有的這些資產以外,起碼還有20個億需要追回。

根據警察描述,張子強本人交代,他本人最大的開銷就是賭。

每次綁架以后拿到錢,都揮霍給了賭場,所以他手中最后只剩一個億。

對于這樣的說法,警察自然不會信以為真。

然而經過半年多的調查,事實證明,這20億的贖金在張子強的賬戶中不見分毫。

俗話說,「綁架容易,收錢最難」,即便張子強的生命畫上了終止符,警方也沒有停止對贓款的繼續追蹤。

當時,粵港警方以及參與這起案件的金融專家們一致認定, 在張子強的背后,還有一只更加龐大的幕后黑手。

他們將這個神秘人物亦或是一個神秘組織,暫時稱為「A先生」。

「A先生」在張子強背后運籌帷幄。

他與這群匪徒狼狽為奸,同時又將暴力犯罪得來的贓款迅速清洗掉,才能讓張子強一家人過著無憂無慮的奢華生活。

香港本來就是著名的「洗錢天堂」,追回贓款談何容易。

這個時候,羅艷芳作為張子強的遺孀, 她這邊但凡有點風吹草動,都很有可能為讓警方順藤摸瓜找到「洗黑錢」的線索。

此刻,無數雙眼睛緊緊盯著羅艷芳。

為了避免惹上不必要的麻煩,她只能低價出售張子強留給她的商鋪、房產、首飾等財產。

妻子成最大贏家,攜20億遠走高飛

故事到了這里似乎就要畫上句號,羅艷芳似乎要以普通人的身份回歸正常生活。

然而,令人沒想到的事情又發生了:

某天夜里,羅艷芳突然接到一位「不速之客」的電話。

這人在電話那頭聲稱,為了向張子強學習,他們也想體驗一把綁架的樂趣。

他們要求羅艷芳立馬拿出2億元,不然他們的兩個兒子將會遭遇綁架。

這邊電話還沒消停,羅艷芳又收到了匿名綁票信。

信中明確寫道,要求羅艷芳在非常短的時間內湊出2.5億元現金,否則她的兩個兒子將性命不保。

這些「綁架預告」頻頻發生,既是對張子強這個黑道老大過去綁架案的嘲弄諷刺,同時又將矛頭直至現金交易,而且動輒就是上億元。

這不禁讓人心生疑惑,這是有人惡作劇,還是真的策劃綁架羅艷芳的兩個兒子?

這些人應該心里都明白,羅艷芳是拿得出這個錢的。

由此就能夠證實,張子強留下的20億巨款,已經落入了羅艷芳手中。

也就在這個時候, 羅艷芳借有人要綁架兒子為借口,做出了舉家搬遷到泰國的決定。

她對媒體和記者坦言,曾經滄海難為水,張子強已經被判處極刑,得到了他應有的懲罰。

她作為孤苦伶仃的張子強遺孀,要擔負起將兩個兒子拉扯成人的責任,還要照顧婆婆。

所以她希望能夠在一個新地方,開始自食其力的新生活。

羅艷芳攜20億定居泰國后,漸漸淡出了人們視野,關于她的報道也越來越少。

也有記者對羅艷芳窮追不舍,有家媒體在前幾年,還報道了張子強遺孀的近況。

她的兩個兒子已經長大成人,2022年,她的大兒子已經工作,成為了泰國某家餐廳普普通通的廚師,二兒子則在加拿大讀大學。

目前,母子三人都過著平淡普通的生活。

他們似乎都已經擺脫了張子強留下的陰影,化身成了普通人,泯滅于眾人之中。

結語:

往昔去已,來者猶可追,這個世紀賊王之妻,也算是人生最后贏家。

手中握有20億的她, 選擇在張子強去世以后,選擇做一個普通人,安穩度過余生。

可當一切塵埃落定,這個曾經在刀尖上跳舞的女人,午夜夢回時,還會想起過往的歲月嗎?

搶先看最新趣聞請贊下面專頁

用戶評論
你可能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