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搜索

搜索站內資源

香港往事:香港首位申請破產的人,女兒變身成兒子,奇女子狄娜的傳奇人生路

陆凡 2022/03/17

1974年,狄娜突然宣佈破產,成為香港史上首位申請破產人士,但4年內她還清70萬(約新台幣254萬)巨債債務,亦成為香港史上首位成功撤銷破產令人士。

其中有何緣由?

週刊報導稱,1973年,狄娜因為嚮往做無產階級,于是第二年她就將公司的債項轉到自己身上,堅持申請破產,轟動一時。

 傳奇女神狄娜

如果你以為狄娜不過是個一脫成名的豔星,那麼,你就想得太簡單了。

這個香港奇女子,人生第一桶金來自給泰國總理管錢,是怎樣的因緣際會泰國總理會請一個香港女人打理賬戶?

狄娜,不是一個普通的香港演員

這個香港奇女子,唯一的女兒自小在瑞士國際學校受教育,卻因為性別認同多次想要輕生,23歲時終于在母親支持下變性成功;

這個香港奇女子,還有一個身份是間諜?

曾經有1000多位男人迷戀她的美色?

狄娜與女兒馬天如

這個香港奇女子,從事的是軍火生意,致力于發展航太事業,去世時留下20億(約新台幣72億)遺產,一輩子隻賺外國人的錢?

今天就來研究一下這個脫星成名,卻不僅僅是脫星的女人,狄娜!

狄娜是個藝名,原名梁幗馨。

她的父親名叫梁錫洪,曾任大陸廣東省稅務局副局長,同時身兼律師,大學教授等職務,是絕對的體面人。

梁錫洪還精通風水看相,曾說自己的女兒以後會在政治舞臺上一展身手,後來狄娜的發展果然如他所預料。

沒人會想到小小孩童未來會跟女間諜扯上關係狄娜自小好學,家庭條件也為她提供了學習的廣度和深度,狄娜熱愛歷史,漢學和古文,同時,她非常的自尊自愛。

1962年,泰國總理沙立的弟弟湯頓在一個聚會偶然看見狄娜。

他一下就魂飛魄散, 時年17歲的狄娜神采飛揚,身段婀娜,她就像一個行走的水蜜桃,散發著誘人的芬芳。

湯頓的手下探回狄娜有意向演藝圈發展,湯頓馬上決定投資一部戲讓狄娜做女主角。

這部戲叫做《七虎殲霸》,湯頓為狄娜量身定做了一個美女間諜的角色,7名頂尖男演員給初出茅廬的狄娜搭戲,影片的拍攝還動用了泰國空軍和陸軍,警方也派出大批騎警參演。

狄娜進入演藝圈開始了傳奇一生少女狄娜對這樣的場面也並不以為然,湯頓對狄娜有求必應,為了哄美人一笑,狄娜想要隨時乘坐軍用飛機都不是問題。

在此期間,泰國總理沙立與湯頓兄弟倆對狄娜言聽計從,狄娜學習銀行理財等課程,想要找個對象練手。

銀行家出身的兄弟倆,二話不說貢獻出私人賬戶讓狄娜打理。

狄娜透露:「灑灑水啦,只要第一個有頭有臉的人願意給你管錢,其他人也會找上來,除了泰國,還有很多機會。」

17歲那年狄娜要去曼谷,她媽媽認為不安全,狄娜隻身前往移民局修改了年齡拿了護照踏上行程。

風月片女星與情報人員,單看字面就很有故事感

與狄娜頗有淵源的泰國總理沙立

泰國一直是個腐敗的國家,總理沙立當時非法斂得巨額財富,後來他卻突然暴斃,湯頓也頓時失勢。

他們名下由狄娜打理的那些錢的去向,也成了狄娜一生一直隱瞞的秘密。

湯頓和沙立對狄娜非常寵愛,一些外交場合也把她帶在身邊,狄娜像是一個有魔力的娃娃,見過她的人都愛她。

美麗的面孔也是狄娜的武器用狄娜的話說,「一輩子有半輩子用來勸人不要愛我…」

當時的狄娜每天接觸的都是東南亞各種政治家,王室,元首,她從來不管對方是誰,談話內容讓她不喜歡,她馬上拉開凳子就走。

政要們談論的話題,都是各國的內幕,狄娜滿不在乎的態度讓他們覺得安全又特別。

湯頓倒臺後,狄娜回到香港娛樂圈發展。

2006年,港姐大賽。

曾志偉調侃嘉賓狄娜,「我們從小就看你的演出,但我看的是《七擒七縱七色狼》,你真是我們心目中的偶像。」

一旁的陳百祥笑得狡黠又尷尬。

狄娜應對這些場面稱得上收放自如反而狄娜不慌不忙地回答他:「你不是真心的。」

曾志偉突然語塞,接不上話。

狄娜一生與很多男人有過關聯,除了東南亞某國駙馬爺 ,還有老撾外貿部部長,Gucci家族的後人,加拿大富商,美國機長…

著名詞人黃霑本生得一張利嘴,在《今夜不設防》裡,最難開口的問題都由他問,可見了狄娜他只會送玫瑰和說「對唔住」。

黃霑一張利嘴,見了狄娜也不靈光有些人,狄娜完全記不住名字,連印象都模糊,「太多人了,這些年來,曾對我表示愛意的男人,肯定過千個。」

他們的女兒馬天如一直在瑞士受教育,早些年與狄娜的關係並不親厚。

因為,那些年狄娜要忙的事情太多了。

馬天如從女兒變身兒子,如願以償人生不過浮雲,匆匆幾十年,好日子更只是區區幾年,性別有何重要。

從女明星到商人最後狄娜又做了主持人,她主持的不是一般的八卦娛樂節目。

狄娜做過《百年中國》和《大國崛起》,兩檔節目做下來,觀眾驚喜地發現,這個老姐姐的肚子裡有太多的歷史和故事,她時而侃侃而談,時而娓娓道來,歲月給她的,不是皺紋而是豐富。

2008年,狄娜接受香港有線電視新聞節目《神州穿梭》專訪時,笑眯眯說起少女時期那段經歷。

狄娜電影作品《大軍閥》劇照她說,當時她只是十多歲,出席國家首腦的聚會時,人家當她是小女孩,所以什麼都談,如怎樣打仗,怎樣孤立中國,越南、老撾如何部署戰爭等。

看似不在乎的美貌少女,其實早就用打字機般的記憶將印象與畫面一一記錄,再輸出用于報效國家。

女間諜,風月片,大國崛起,愛國者...多重標籤的奇女子狄娜,總結自己的一生用了令人意外的兩個字「荒謬」

這個場景,狄娜只是輕描淡寫,而讓她總結自己一生,她用了兩個字 :荒謬!

後記:

2008年,狄娜與重症鬥爭十餘年最終離世。

她的兒子馬天如,繼承了她20億遺產,她的兒媳,忙前忙後處理後事。

馬天如主持母親狄娜身後事葬禮上,一直播放著一首歌——《My way》,這是狄娜生前自己選定的歌曲。

「面臨人生的最後落幕,我的朋友,我要說個清楚,向你講述我的人生之路。

我活過一個充實的人生,我經歷過每一段路途,而更重要的是,我用自己的方式。

遺憾,也有一些吧,算不上多,不值一提。

我做了該做的一切,洞悉世事,不求赦免。

我規劃過每一段人生,每一個細微的腳步,你知道有些時候,我曾背負不能承受之重,但自始至終,就算充滿疑惑,我還是克服困難戰勝了它,我的路…」

搶先看最新趣聞請贊下面專頁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