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搜索

搜索站內資源

和勝和大佬「傻福」,大戰14K「豬嘴洪」,一手打造「勝和兵庫」

陆凡 2022/04/06

在香港黑幫中,出于利益的原因,社團之間的地盤總是爭來搶去。今天地盤是這個社團的,明天另一個社團帶上更多人馬來清場,占領下來,那是常有的事。

但江湖又有傳言:「新義安屯門清一色」。

這是在70年代末,新義安「大總管」林景帶著大隊人馬打下的地盤,后來派遣「屯門之虎」黎志強與「側頭送」黃天送鎮守在此,諸多想染指的勢力都被新義安集火打退,造就了屯門都是新義安的人馬,所以有「清一色」之稱。

香港三大黑幫中,除了新義安有這麼一個地盤外,其他個社團14K與和勝和,也有自己的這麼一個地盤。

14K號稱「元朗一桿旗」,是早年14K德字堆話事人、「元朗之虎」四眼細,在元老陳仲英的支持下,拿下這片地方!

還有一個就是和勝和,和勝和這個地盤便是荃灣,人稱「和勝和荃灣一條龍」!

而親手打造這「一條龍」的,便是今天的主角,「傻福」。

上世紀四十年代與五十年代交匯之際,「傻福」出生于香港新界荃灣區。由于家境普通,家里對教育這方面不是很注重,并且「傻福」打小就向往江湖,這也導致了「傻福」早早輟學的結果。

由于長得比同齡人高大,常年與人單挑的他幾乎都沒敗過。

60年代末,「傻福」拜入和勝和「燒雞」的門下,此時的和勝和才剛重組完成,第一任坐館是甄國龍。

早期和勝和有兩路人馬,一路是坐館甄國龍延伸的,叫「國龍線」;另一路是超級元老「尤伯」帶領的,稱「尤伯線」。

「國龍線」里多是「紅棍」,也就是打手,占了社團百分之八十的人;「尤伯線」專出「白紙扇」,也就是文職、軍師一類人員。

「國龍線」占了百分之八十的人,側面的說明了那個年代的古惑仔還是以武力為尊,好似能打的人就夠猛夠勁。不像現在這年頭,誰比較有錢誰才是老大哥。

而「傻福」的老大「燒雞」,便是靠著能打出身的,「傻福」年少無知也覺得這頗為威風,便加入「燒雞」的隊伍里。

「傻福」在「燒雞」的調教下,也練就了一身武藝,并且原本身材高大帶來的優勢,「傻福」在「打」這條路上確實是打出了名堂,自己也收了些許小弟。

好景不長,「燒雞」在一次與人爭鋒之時,因出手過重傷人性命,被阿sir通緝,只能逃離港島、流亡海外。

看著老大哥跑路了,「傻福」又拜在社團內另一個大佬「勤哥」的門下,由于看著「傻福」有前途,社團內超級大佬「鬼手」黃英杰對他頗為欣賞,當即認了「傻福」當干兒子。

有了大哥、有了好干爹,「傻福」的背景一下子水漲船高,開始廣招人馬,在荃灣一帶吹雞曬馬,將荃灣的地盤盡皆收入囊中。

70年代中期,盤踞荃灣的「傻福」又開始招兵買馬,將勢力擴展到最為繁華的尖沙咀,二十多歲的年紀已是風光無限。

除了自己風光,他還帶著弟弟「傻澤」一起出道,「傻澤」便是那位與「雞腳黑」、「大飛」、「上海仔」、「白頭仔」并稱為和勝和五大元老之一!

在80年代中期,14K的「豬嘴洪」帶著大隊人馬四處擴張。「豬嘴洪」是14K梅字堆的話事人,早年與馬交馮一同過境濠江,使得14K在澳門一家獨大,不僅他麾下馬仔數千人之外,他本人更是14K的金牌打手。

那時候的香港遠比澳門繁華,「豬嘴洪」時刻盯著這塊肥肉,饞得流口水。

沒多久「豬嘴洪」就盯上了荃灣這地方,起初就是派出幾十名馬仔搶奪「傻福」的幾個場子,試探一下「傻福」的底線在哪里,誰曾想,「傻福」沒有底線,第二天「傻福」就帶人把場子奪回來了。

就這樣,「豬嘴洪」不斷地出手試探,「傻福」一直保持很強硬,「只要你手腳敢伸進來,我就敢拿刀把你給剁了!」就是這態度!

雙方也由開始的小沖突,慢慢地將沖突升級,事情越鬧越大。

那天,「豬嘴洪」親自下場,帶著數百名小弟與「傻福」在荃灣大街上干上了。「傻福」這邊也不弱,也是帶著數百名馬仔捍衛自己這一畝三分地。

正是:「兵臨城下,修我戈矛,豈曰無衣,與子同袍!」

只見「傻福」身先士卒,抄著一把四十米大砍刀所向披靡、左進右突、章法有序,打得「豬嘴洪」這邊馬仔人仰馬翻。

「豬嘴洪」見「傻福」如此神威除了幾分欣賞之外,還豎起了幾根汗毛,不禁想到《水滸傳》里描寫武松的那段:「猶如天上降魔主,真是人間太歲神!」

但「豬嘴洪」能在澳門打出一片天,成為澳門14K的開山鼻祖,武藝亦是不容小覷,他帶著自己的長劍殺進了「傻福」的戰圈之中。

倆人刀光劍影之中殺了幾十回合,殺得天昏地暗、風云涌動。一邊是「男兒何不帶吳鉤,收取關山五十州」,另一邊是「劍氣縱橫三萬里,一劍光寒十九洲。」

可惜,「豬嘴洪」的那把長劍只有三十九米,終究還是短了一點,就在「傻福」那大砍刀要劈中「豬嘴洪」時,雙方的老大出現了,一邊是「傻福」的老大「勤哥」,另一邊是14K梅字堆元老劉老前輩。

隨后雙方坐下來談判,「豬嘴洪」起先來搶地盤就不占理,又打輸了「傻福」,萬般無奈之下,只能答應不再來荃灣搞事,其實見到「傻福」這般強悍的戰斗力,背地里他是冷汗直流。

經過這一戰,「傻福」那是名聲大噪,他也順理成章地成為荃灣的話事人,許多年輕古惑仔也因此慕名而來,「傻福」的隊伍就更為壯大了。

可沒多久,又有不開眼的人來太歲頭上動土了,這次來的是聯英社的猛人「杰哥」。

聯英社雖然現在已是沒落了,但是在當年也算是一個中等社團,張柏芝父親「胡須勇」便曾任聯英社的坐館,只是因為好賭,「胡須勇」欠下不少賭債,也因此身敗名裂。

當時黑幫除了「黃、賭、毒」以及收取保護費之外,也有經營一些明面上的正經生意,比如拍電影、壟斷工地飯盒、賣骨灰盒之類的。

事實上,除了來荃灣,「豬嘴洪」在80年代末還曾想染指新義安的屯門,新義安這邊也是應付完「豬嘴洪」還也應付過聯英社,與荃灣這事如出一轍,好似「豬嘴洪」與聯英社有一絲絲聯系。

而「杰哥」來的目的便是為了荃灣的小巴運營線路而來,他也想占一份,但「傻福」向來是吃獨食的,哪里容得下別人來分這一杯羹,當年不可一世的「豬嘴洪」都不行,更何況是小小的「杰哥」。

這一次「傻福」就沒出手了,直接派弟弟「傻澤」出馬,畢竟殺雞焉用牛刀。

「傻澤」日后能成為和勝和五大元老之一,除了兄長的照應,自然也有自己的手段,結果不出所料,「杰哥」被揍得屁滾尿流、落荒而逃。

就這樣,再也沒有人敢來染指荃灣了,畢竟「傻福」態度以及戰斗力擺在那兒,這就是前文所說「勝和荃灣一條龍」的由來。

不僅如此,在這之后,每每社團與社團間吹雞曬馬之時,多數會到荃灣來搬救兵,因此,荃灣更是有「勝和兵庫」之稱。

世人往往是趕跑了外患,就開始出現內部不和,縱觀歷史上初創的王朝如此,「傻福」這幫人也是如此。

在荃灣的和勝和,除了「傻福」這一支占了絕大部分,還有社團中的其他人,比如2010年到2013年的坐館,「雙鷹青」。

「雙鷹青」是荃灣土生土長的人,他出生于70年代,比起「傻福」兄弟倆年齡是差了不少。

「雙鷹青」是在20來歲開始冒頭的,當時《古惑仔》系列中「陳浩南」這個名字響徹大江南北,由于外觀酷似鄭伊健,為人長得高大威猛,一身武藝鮮有對手,因此他成了新一代不良少年心目中的「社團偶像」。

并且「雙鷹青」對于傳道、受業、解惑很有一套,許多小年輕跟了他以后,功力大增,也因此「雙鷹青」被稱為「勝和校長」。

前文說到,「傻福」向來是吃獨食的主,即使「雙鷹青」是同門小輩。礙于面子,「傻福」只能選擇冷落「雙鷹青」。

畢竟同為荃灣人,又是同門之人,真找一個后輩的茬,別說社團里會怎麼看了,單單村里那些七大姑八大姨的唾沫星子,就能把「傻福」的逼格拉低。

好在「雙鷹青」在94年跟著「刀文龍」去澳門搶崩牙駒的地盤,結果鎩羽而歸。回來后又被新義安的人算計,場子遭點火,這引起警察對「雙鷹青」的注意,原本想報復的「雙鷹青」無奈之下只能逃離香港,跑到深圳賣奶茶。

「雙鷹青」這一走,「傻福」趁機將他的地盤收入囊中,從此無論是和勝和還是其他社團,荃灣這個地盤就是他說了算!

「傻福」的權勢滔天,使得他手下馬仔氣焰囂張,在2001年時,「傻福」門生「大口」,竟敢朝著阿sir叫囂,這行為直接把「傻福」搞懵了,惹誰不好,去惹不該惹的人!

在2005年,「傻福」一度逃往英國避難!那時候同門后輩「跛手英」在尖沙咀彌敦道開了一家酒吧,而「傻福」則與14K教父「胡須勇」一同拿下「Cyber8」酒吧的看場權,兩家酒吧挨得比較近,生意上肯定是多少有沖突的。

「跛手英」早年靠著賣盜版光盤賺到很多錢,住豪宅,開豪車,目中無人,暴發戶具備的他都具備。

兩家酒吧的人常年是有沖突,對方曾要坐下來談判,「跛手英」自認為財雄勢大,并不把對方看在眼里。

事情也從小沖突升級到大沖突,2005年四月「跛手英」心腹被砍,2005年五月「跛手英」派人到「Cyber8」酒吧放火。

同年十月份,「跛手英」在紅綠燈口被人開車追尾下車查看,隨后「跛手英」便被四名大漢操著牛肉刀招呼,一陣亂刀之下,「跛手英」一命歸西。

據說「跛手英」在點完火之后,就后悔了,知道事情會越搞越大,曾找到老大「胡須坤」出面,但「胡須坤」并不想參合這事。「跛手英」無奈,只能回頭去找另一個元老,「雞腳黑」,可最終還是出事了。

「胡須坤」與「傻福」兩個人是穿同一條褲子的、是有過命的交情的。

而在這一年,「傻福」逃往英國避難,不知道「跛手英」的事情是否與他有關!

自此之后,「傻福」便將事務都交由弟弟「傻澤」來打理,自己隱蔽在幕后。

雖是退居幕后,但「傻福」也沒閑著,他轉戰澳門,在澳門賺得盆滿缽滿、做得風生水起。許多「荃灣線」的馬仔都過境濠江去跟著他撈錢,從此「荃灣線」成為和勝和綜合實力最為雄厚的一支。

「傻福」作為如此大佬,卻極少在人前出現。在2016年,和勝和第一任坐館,也就是號稱「第一老頂」的甄國龍去世時,那場喪禮的陣容是空前的盛大,和勝和大佬齊出,到場送行的就超過三千人。

但即便是這樣,「傻福」人也沒來,只能看到他送來的慰問。

當然,「傻福」能做到這番成就,也不可能是見誰就懟誰能做出來的,對于自己人,他頗為照顧,就如前面提到的「胡須坤」。

「胡須坤」雖然曾經是和勝和坐館,在任期間沒發展,卸任了又沒技術傍身,找不到工作,年齡又漸漸大了,高不成低不就。「傻福」見兄弟「胡須坤」日子過得艱難,常年接濟他,讓「胡須坤」安度晚年。

搶先看最新趣聞請贊下面專頁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