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搜索

搜索站內資源

三千人參加葬禮,豪車車隊游街,「松聯幫幫主」王知強的傳奇人生

陆凡 2022/05/11

現實生活中有比電影還夸張的葬禮嗎?

答案是有。

2021年年初那場震撼台灣的葬禮重新登上熱搜,詞條是「比小說還夸張的葬禮現場」,該葬禮的主人公是台灣著名黑幫組織組織「松聯幫」頭目王知強,人稱「豹哥」。

豹哥死了,但他留下的傳說卻仍在坊間繼續。

2021年1月18日,松聯幫「幫主」豹哥王知強在凌晨五點時候,被發現于家中突發心肌梗塞而摔倒,雖然發現后抓緊時間送醫,但最終因為時間過長而搶救無效死亡,享年73歲。

隨后他的妹妹王蘭在個人社交平臺發布消息,歷數豹哥一生對松聯幫的貢獻,以及他在江湖上叱咤風云的過往。

「豹哥」王知強的去世,對于港臺黑社會來說,可算得上是驚天動地的大事件。

不僅如此,豹哥生前于黑白兩道結交的一些身居高位的朋友,在聽聞豹哥去世后,亦是不顧民間各界眼光送來分量不輕的挽聯。

2月7日,松聯幫在臺北市第一殯儀館景行廳為豹哥安排了盛大的告別儀式。這場告別儀式的「盛大」可不是說說而已。

當天參加「豹哥」王知強告別儀式的人員多達三千多人,除了松聯幫成員之外,台灣其他幾大幫派如竹聯幫、四海幫、天道盟以及日本神戶山口組等均派人前來吊唁。

此外,松聯幫還對外發布了一段追悼會舉行當天的陣容,這個一度被網友們誤以為是拍電影的視訊,相當直接地展現了豹哥葬禮的奢華。

從視訊中可見,豹哥靈堂前端端正正擺了數個「豹子」樣的紙扎,最前面的兩個分別寫著「靈獅接引」、「往生凈土」。

此外,送靈隊伍中還有一個巨大的豹頭裝飾的車,昭示著葬禮主人不一般的身份。

除了衣著莊嚴齊整的幫派人員外,豹哥的送靈隊伍中還安排了二十余位身材較好的禮儀小姐,她們清一色身穿黑色旗袍,負責接引賓客。

靈堂的正中央掛著「緬懷豹哥王知強」幾個大字的條幅,靈堂前端端正正站著幾名樂手。

賓客們由幫派人員引入,在禮儀小姐的接引下完成一系列悼念活動,最后由儀仗隊開路,在無數豪車組成的車隊護送下「游街」走過最后一程。

對比現實中豹哥的葬禮,港臺電影中展現的黑幫大佬們的葬禮,似乎都顯得有些「寒酸」。

能享受如此高規格并高調十足的葬禮,「豹哥」到底是何許人也?他的一生都經歷過哪些風浪?

與香港的「14k」、「新義安」等黑社會組織一樣,台灣的「松聯幫」、「竹聯幫」等也是著名的黑幫組織。

松聯幫的歷史能夠追溯上上世紀八十年代。最開始成立時,幫派主要分成四個部分,被命名為:龍堂、虎堂、豹堂、獅堂。

圖:右一,王知強

黑幫之所以被稱之為黑幫,歸根結底,其發家過程本身是違反法律和社會公序良俗的,松聯幫最初能夠發展壯大,靠的其實不外乎賭博與情色兩種手段。

1986年到1987年這兩年間,憑借向當地情色行業收取保護費、賭博等手段,松聯幫迅速壯大起來,很快成為當地不可小覷的黑社會組織。

此后,松聯幫開始自己經營一些風月場所,并涉及賭博等活動,占據了相當可觀的利益,在台灣聲名鵲起。由于當時的成員大多穿著白布鞋、手提汽油桶出動,因此一度被人們奚落為「草鞋幫」。

圖:王知強

后來的松聯幫精神領袖「豹哥」,在創派之初就已經在幫派做事了,上世紀八十年代,王知強在第二任幫主覃世維的手下做「堂主」。

可以說,王知強見證了松聯幫的成長壯大,在這過程中,他也逐漸成為幫助松聯幫擴張的重要角色。

松聯幫的崛起,其實也算是踩在了時代的脈搏上,它創派初期,台灣的黑道就趕上了一次特大規模的掃黑行動。因為竹聯幫老大策劃刺殺美國華裔作家一案,1984年,台灣警方曾經發動過一次被稱為「一清專案」的大掃黑。

當時很多幫派大佬都在那次行動中被捕,但當時的松聯幫因為剛剛創派不久,規模影響都還不大,沒有受到波及。

江湖上的「大哥們」既然都進去了,那麼被留下的松聯幫自然迎來了自己的發展黃金期。

生來機敏且善于鉆營的王知強敏銳地嗅到了美式賭場這一領域的商機,在台灣最早引入了兩家美式賭場,并開始大規模經營賭場,此外不忘向情色場所收取保護費。

后來,松聯幫在臺北東區開設了兩家夜總會,也擁有了很高的知名度。但好景不長,警方在1986年對黑道的大清掃中,王知強被捕。

此時的王知強在幫派內已然擁有一定的地位,他的「落馬」自然少不了幫派內各方的疏通,兩年后,警方對黑幫分子實施特赦,王知強順勢出獄,繼續回到幫派內開始了自己如魚得水的生活。

為什麼警方要對黑幫分子實施特赦?這就要說到台灣政界與黑道的特殊關系了,在台灣,很多政客其實都有著黑道背景。

台灣法務部前部長廖正豪曾經說過,台灣市級人民代表中,有黑道背景的人就占25%左右。也就是說,平均四個政客中,就有一個有著黑道背景。

在台灣,不同黨派之間常常出現斗爭,為了盡可能多地獲得選票,很多黨派內部人士就與黑道相勾結,在歷屆選舉人的互相斗爭中,黑道成為了他們身后最堅挺的力量。

發展到九十年代,很多黑道分子開始「覺醒」,意識到比起通過支持某位候選人參與政治,自己可以直接參與到政治生活中,從此,黑道分子搖身一變成為政界要員的事情比比皆是。

每隔幾年,台灣就會發動一次黑道大清掃行動,但每次都是抓到幾個小嘍嘍對民眾擺擺樣子,真正的黑道大佬壓根不可能落網,他們不但常年高枕無憂,甚至身后事都有諸多政界要員參與。

1996年,台灣第二黑幫「四海幫」幫主陳永和去世,陳水扁就曾贈送其挽聯,還被掛在了靈堂正中央。2003年,豹哥王知強的父親去世,陳水扁也送來了挽聯,上書「積厚貽徽」。

陳水扁與王知強的交好,無異于告訴整個台灣:在黑白兩道,豹哥已經無人能阻。

自1997年豹哥王知強在松聯幫風雨飄搖之際接任幫主,到2011年他主動退位交出大權,14年間,他一直是松聯幫的精神領袖。

當然,這里的「精神領袖」僅僅是對于黑幫勢力而言,對于廣大普通百姓,松聯幫的所作所為,可稱不上什麼俠義。

這些年,王知強帶領松聯幫積極轉型,不但向外界放高利貸、插足賭場、拍賣,甚至還常常暴力討債,逼迫欠債人下海從事情色活動還債。

豹哥的英雄事跡,對于黑幫來說也許是「男兒本色」,但在法治社會,王知強這「民間土皇帝」,似乎活得過于猖狂了些。

事實上,不僅僅是王知強能夠享有如此規格的民間祭拜,很多黑幫大佬都擁有堪比封建社會王侯將相的等級特權。

2005年,被稱為台灣末代黑幫教父的「蚊哥」許海清逝世,竟有4萬多黑幫分子前來為其送行,除了黑道中人外,台灣政界許多高官要員也在祭拜隊伍中。

從上世紀五六十年代至今,港臺兩地的黑社會勢力一直處于蓬勃發展中,到九十年代達到頂峰,當時很多電影都聚焦黑幫題材,甚至有不少著名演員的角色原型就是個中黑幫大佬。

如今人們在看到豹哥葬禮時發出的感慨,到底是出于對其人生履歷的贊嘆,還是對其「事業」的不齒,或許一時之間難以厘清。

但有一點是可以確定的,那就是渴望生活在一個法治昌明社會中的人,是永遠不會希望自己生活的時代再次出現像豹哥這樣一手遮天的人物的。

讓「傳奇」留在過去,也許是他們最好的落幕。

搶先看最新趣聞請贊下面專頁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