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搜索

搜索站內資源

和安樂精神領袖「神仙錦」,「高佬發」是他的門生,巔峰期日入數十萬,晚年開店賣雞煲,

陆凡 2022/04/08

他文武雙全卻家道中落,靠著自身能力成為黑幫老大,打得與「跛豪」齊名的大毒梟洪漢義,落荒而逃。

他退休后社團內部勢力分裂成兩大派,連續斗法三年眼看就是不死不休的局面,他一出手雙方只能以和為貴。

他就是黑幫「和安樂」的精神領袖,「神仙錦」童雅民。

1942年,童雅民在香港的一個中產家庭出生。此時正值二戰期間,香港淪陷,黑幫勢力在此時茁壯成長。

正處于香港歷史上最黑暗的時刻,即便是中產家庭生活也不好過。但雖是身在亂世,童雅民的父母深知教育的重要性,在童雅民5歲的時候就供其上學讀書。

童雅民打小就聰明,在學校里一目十行、過目不忘,使得老師驚嘆、父母臉上有光、同學們稱其為「小先生」。

做父母的人幾乎都是望子成龍、都希望自己的孩子是個文武全才,童雅民的父母也不例外。

看著兒子讀書如此厲害,馬上又到武館給他報了名,希望童雅民能學得一身武功,畢竟那年頭黑道勢力橫行,學點拳腳也是安身立命之本。

武館內的老師傅教了童雅民幾天,只覺得日后這童雅民必成自己的金字招牌。

無論練什麼,童雅民都是一學就會,就如老師傅最拿手的洪拳,只需打一遍,童雅民便能學得七八分。

因此,童雅民成了鄰居口中的那位「別人家的孩子」、父母的驕傲。

但由于市場不景氣,家里生意一落千丈。學習反倒成了家里的負擔,懂事的童雅民在小學剛畢業,就選擇輟學步入了社會。

最初就是到工廠里給人剪線頭,后來到倉庫里當苦力搬貨,像這種底層的工作他都做過。

再后來他到酒樓里當服務員,為客戶端茶倒水,也在此遇到了他江湖路的領路人。

「和安樂」,江湖上也稱為「水房」,由于早年社團的成員多是由「安樂汽水廠」來組成的,所以社團叫「和安樂」,又由于這幫人都是在汽水廠里上班,所以在江湖上才被稱為「水房」。

在三四十年代的時候,和安樂在坐館「白面書生」溫貴的帶領下走上巔峰,江湖流傳著:「最老福義興,最大和安樂」的說法。

但到了50年代初,隨著黑幫14K的崛起,改變了香港黑幫的格局,和安樂的聲勢就沒有從前那麼浩大了。

言歸正傳,當時和安樂的坐館便是孫官清,孫官清常來童雅民上班的這家酒樓里喝下午茶,他見童雅民十分機靈,做事很有條理,起了收徒之心。

1958年,16歲的童雅民加入和安樂,拜在孫官清的門下,從此開始了他的江湖之路。

初出茅廬的童雅民與其他馬仔無異,也是從最底層的馬仔做起,到賭檔、青樓看場。有時社團與社團間談判,就跟著去站場子,偶爾真談不攏、兩邊火并,童雅民也能靠著一手洪拳加入戰場,即便是年紀尚輕,但他絲毫不落下風。

沒多久,童雅民便靠著超群的武藝,成為「和安樂坐館」孫官清眾位門生中最為翹楚的一位,孫官清開始對他大力栽培。

60年代初,童雅民已是手頭有百多號馬仔的大頭目,他趁著14K要往尖東發展,帶著馬仔順利拿下土瓜灣的地盤。在這里不得不說說童雅民的厲害之處了。

早年盤踞在土瓜灣的是14K的「雙花紅棍」易忠,易忠又稱「傻佬忠」,從綽號就知道是個蠻干之輩,但能稱為「雙花紅棍」豈是等閒之輩。

他的「洪拳」以及「蛇叼手」那是已臻化境,并且曾經一個人抄著牛肉刀追著對方十多個人不放,后面跑路到荷蘭,還成了14K的「荷蘭教父」。

而當時童雅民能拿下土瓜灣,便是趁著易忠往尖東發展這個空檔,趁虛而入。

在土瓜灣站穩之后,童雅民又帶著馬仔到港島扎旗陀地,拿下和合圖的許多地盤。可以說和安樂的絕大部分地盤都是童雅民帶人拿下來的。

要知道,當時相比于香港三大黑幫「和勝和」、「新義安」、「14K」,和安樂就算不能說是小社團,也只能算是中等社團。

童雅民不僅能在這三大社團間夾縫求生,還能穩中求勝,他的智商可以說是碾壓了同門師兄弟,也因此老大孫官清對他更是另眼相看。

童雅民之所以能這般厲害,那是因為他能準確地分析出敵對社團話事人的性格,再根據對方性格,并結合實際情況,來判斷己方此時是進還是退。

也因為他的準確預判,江湖上都稱其為「神仙錦」。

60年代末,童雅民全心全意地發展港島,對于土瓜灣這邊就稍微懈怠了。14K的「Teddy哥」洪漢義帶著同門師弟「細肥」馬橙熙沖進土瓜灣,上演當年童雅民那「趁虛而入」的戲碼。

洪漢義是日后與「跛豪」齊名的大毒梟,「細肥」更是敢與澳門14K的開山鼻祖「馬交馮」大戰的狠人,兩個人都不是好惹的主,這次便吃下了童雅民在土瓜灣的大部分場子。

童雅民的控制欲頗強,雖然早年土瓜灣就是從14K的那兒搶過來的,但自己盤踞在此已久,現在被搶走,哪能忍得下,隨后召集手下百來個馬仔回到土瓜灣,來了個回馬槍圍堵洪漢義等人。

此時洪漢義與馬橙熙正在飯店里慶功,童雅民得知后,在飯店附近設下幾處埋伏,并親自帶人圍堵。

飯店里的洪漢義一伙人,見到童雅民氣勢洶洶地進來后,那是驚恐萬分,第一反應就是逃亡,但礙于「神仙錦」的赫赫威名,一時間腳卻動彈不得。

只見童雅民打了一個響指,身后小弟一擁而上。洪漢義與馬橙熙日后能做大做強,也不是省油的燈,眼見逃是逃不掉了,倆人的雙手拔出雙刀,一邊逼退和安樂的馬仔,一邊往童雅民這邊靠近。

童雅民一眼就看出他們倆是想要「擒賊先擒王」,隨后不慌不忙地掏出大砍刀,直接殺向洪漢義與馬橙熙。

一人一刀對上兩人四刀,在常人看來,那是九死一生,況且對方那倆人還是抱著必死的決心。

但童雅民的武藝精湛,不僅沒輸,反而還將對面倆人硬生生地壓制住了,一時間難分高下。

眼看14K這邊的馬仔一個個倒地,馬橙熙知道再不走就走不掉了,事實上即便出了飯館外邊還是有埋伏,一樣是逃不出童雅民的手掌心,但此時馬橙熙不知也想不到那麼多,他讓洪漢義先走,自己牽制住童雅民,但洪漢義堅決同生共死。

童雅民打著打著,見到他們兄弟情深,打心眼里欣賞。于是童雅民不再步步緊逼,同時賣了個破綻,讓他們逃出生天。

70年代初,洪漢義再次找上門來,不過這次他是想在土瓜灣經營「面粉」生意,過來與童雅民談合作。童雅民允許他賣,但不屑于這種傷天害理的生意,自己只收租金并沒有參與他的生意。

童雅民更看好當時合法的麻將館,他帶人拿下「瑞興麻將館」的看場權,「瑞興麻將館」在當時可是香港最大的一家麻將館,每天的流水非常大,童雅民賺得盆滿缽滿。

80年代初,鑒于童雅民勞苦功高,社團內叔父們將他推上「和安樂坐館」的寶座。此后童雅民更是四處插旗、八方開財。拿下灣仔許多酒吧的看場權、小巴線的經營權、長沙灣的菜市場等等。

像此前提到的「瑞興麻將館」,他成了坐館后,就將所有「瑞興麻將館」分館的看場權拿下,每天單單這些麻將館給的收益就有數十萬。

為社團創造如此豐厚的利益,童雅民在社團內的威信與日俱增,「龍頭大哥」的形象深深地印在社團內每個人的心里。

許多聰明的大佬們,往往是狡兔三窟,有了錢的童雅民也不例外,他開始想自己的退路。

拿著錢到處投資,旗下開設許多投資公司,像「大城投資有限公司」便是他的產業。

隨著轉型投資行業,童雅民腰纏萬貫,便開始萌生退意,他將社團事務逐漸交給自己的得意門生「高佬發」來打理。

「高佬發」對社團事務上手后,童雅民就憑著自己的興趣改行餐飲業,到深圳的向西村開雞公煲連鎖店。

盡管童雅民是退隱了,但他對社團的影響依舊很大,就猶如古時候的太上皇一般。

和安樂每兩年半選一屆坐館,1993年剛好是舊坐館卸任,選新坐館上位。

童雅民積極為自己的愛徒「高佬發」拉票。同期競選的還有「百花蛇」以及「水房車神」盲亨。

盲亨是個賽車手,喜歡極限運動,可能由于是這樣的原因,練就了盲亨高調的性格。

童雅民不喜歡盲亨的高調,認為他的性格容易惹是生非,對社團不利。因此他直接否決了盲亨的參賽資格,從此盲亨再也無緣社團老大的位置。

「百花蛇」與「高佬發」則是同門師兄弟,也是童雅民的門生之一,但童雅民更看好「高佬發」。

就在投票那天,童雅民直接點名支持「高佬發」,并附上一句:「我話講完,誰贊成,誰反對?」

在場的叔父們有一個比較白目,還真表示自己反對,直接被童雅民一掌扇地上了,差點都爬不起來了,其他人趕緊紛紛表示贊成。

因此在童雅民的強力支持下,38歲的「高佬發」強勢上位,成了和安樂社團有史以來最年輕的坐館。可見童雅民雖退居幕后,但在社團內的影響仍舊無人能及。

「百花蛇」憤憤不平,直接就要過檔到新義安發展,畢竟《古惑仔》里的烏鴉曾說過:「出來混的,沒一個是講義氣的」。

現實中加入黑幫更多的還是為了那碎銀幾兩,現在坐館當不成,加入更強大的新義安也算是人之常情。

在大公司中員工跳槽到別家同行的公司那是常見的事,但在黑幫中,做出這種事那是犯了大忌。

「百花蛇」因此被童雅民以「家法」處置,并且只能繼續留在和安樂里。但江湖上的事,要麼和解,要麼做絕。

童雅民留了一手,「高佬發」得了勢,此時的「百花蛇」失了勢,他們都沒把「百花蛇」看在眼里。

后期「百花蛇」發達了,成了水房的幕后金主,開始搞亂和安樂,可以說和安樂是間接地因他而分成兩派。這兩派的人馬常年相互斗毆,「高佬發」也為此付出了一條腿的代價。

09年,童雅民再次出現在公眾眼前。有神秘人出資100萬美金當「暗花」,要買「黎胖子」以及「李老板」的命,可惜沒得手,但也把這倆惡人嚇得不輕。

因調查的所有線索皆指向童雅民,童雅民只能與「黎胖子」對簿公堂,之后童雅民便很少再出現。

就在童雅民官司纏身的時候,社團內部開始不安分了。和安樂「南北」兩派人馬分成「傳統派」和「少壯派」,「高佬發」便是「傳統派」的代表人物,「少壯派」的幕后便是發達之后的「百花蛇」。

2010年起,原本就各自為政的「傳統派」與「少壯派」,因利益開啟了一場長達三年的大廝殺,搞得江湖上風聲鶴唳。

有出事入獄的、有七八十歲的元老當街被人拿皮鞭狂抽的、也有被突然襲擊打得頭破血流的,最為夸張的就是,2012年「高佬發」這位代表人物被人砍進成重傷送醫急救。

眼看雙方就是不死不休的局面,年事已高的童雅民再一次親自出手,組建酒局令其握手言和,兩派的人馬只得買賬,這場草木皆兵的亂局才平息。

如今童雅民已是八旬老翁,偶有到深圳吃雞公煲的香港江湖人士到訪,談得投機的,他都會遞出印著「神仙錦」的名片,拿著名片的人無一不驚嘆眼前這個顫巍巍的老人家。

畢竟名片上「神仙錦」這三個字,那是過往的一代江湖傳奇。

搶先看最新趣聞請贊下面專頁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