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搜索

搜索站內資源

澳門「疊馬仔」的祖師爺,何鴻燊的智多星,母親還是「丐幫幫主」

陆凡 2022/04/02

他是澳門「疊馬仔」的祖師爺,亦是賭王何鴻燊的頭馬,更是賭圣葉漢的徒弟,母親還是「丐幫幫主」。

他從漂亮國回來后直接將賭廳的業績翻了二十多倍,縱橫澳門各大賭場四十年。

他就是「智多星」周錦輝。

1950年,周錦輝出生于香港,祖籍是廣東的順德市。母親林鳳娥是澳門的富家小姐,結婚后隨著丈夫來到香港發展房地產,生意做得很大。何以見得?因為他們家住麥當奴道的半山別墅,住這兒的都是香港的頂級富豪,包括恒基地產的李兆基、賭王何鴻燊早年的祖宅都在這兒。

也就是說周錦輝一出生已是超過許多普通人了,可能別人一生想要奮斗的終點,對于他來說只是個起跑線。對于周錦輝能在未來脫穎而出,不得不說說周錦輝的母親人稱「娥姐」的林鳳娥。

周錦輝家里雖然有錢,但早年喪父,母親林鳳娥不僅帶著他們兄弟姐妹六人、還受親戚所托帶著另外三個孩子,一個寡婦獨自帶大九個孩子著實不容易,也因此周錦輝曾戲稱母親是「丐幫幫主」。要知道,現在生一個孩子,可能需要兩個大人來帶,才帶得過來。

雖然家里常年有九個孩子嬉戲打鬧,但「娥姐」不僅將家里打理得井井有條,還把丈夫的生意做得更上一層樓。

如今坐落于銅鑼灣的「鳳鳴大廈」便是「娥姐」與霍英東霍老在當年一起開發的。不僅如此,在50年代的時候她已經擁有寶士車了,還是香港第一位寶士車車主。一個寡婦能做到這個份上,著實是令人佩服。

從這兒看得出「娥姐」在為人處世方面、社交方面以及經營方面都是很有手腕的,超過了許多男性同胞。

而「娥姐」對于孩子的教育也是很看中的,她的六個孩子都是就讀于「慈幼」學校。這是一所貴族學校,出了許多商界政界要員。在這個學校里即使書讀不好,也能認識許多有能力的人士,說白了,就是從小建立一個圈子,這對于孩子未來在社會上發展的作用是很大的。

「娥姐」的朋友圈里能量就很強大,比如霍英東二房馮堅妮,何鴻燊大房黎婉華,這些都是她的好閨蜜。包括何鴻燊三房陳婉珍能從護士出身上位成賭王姨太,這中間也是有「娥姐」推波助瀾的影子。

60年代末,因港島遭遇變故,周錦輝一家便到了澳門發展。靠著霍英東以及黎婉華的關系,「娥姐」來到了賭圣葉漢手底下工作。

周錦輝也拜了葉漢為師,并且在70年代因在澳門呆不住,到了漂亮國留學,以20來歲的年紀跟著葉漢在美國拉斯維加斯賭場出道。

說到「賭」,葉漢就厲害了,他10多歲開始便混跡澳門的各大賭場,在老賭王傅老榕手底下當荷官,手頭上的骰子功夫著實是厲害,更厲害的就是「識人之術」。

周錦輝在葉漢身上學到了「識人之術」也為他日后成為「疊馬仔」始祖奠定了基礎。就如有的人穿著白背心、短褲、拖鞋,土里土氣的,卻擁有數十套房子可以收租、有豪華跑車可以開;又有在人前穿得很體面,打扮得跟豪門公子哥似的,背地里可能連買個泡面都要算一下賬。

像這種迷惑人的表面,周錦輝憑著超人的第六感一眼就能直接看出對方的真面目。

而當周錦輝在漂亮國學習的這幾年,母親「娥姐」在澳門也是發展得很好。起初「娥姐」在葉漢手下做事,后來葉漢與何鴻燊不對付,雖然對于賭廳何鴻燊只能算是門外漢,但最終還是何鴻燊技高一籌將葉漢踢出局,「娥姐」也是在此時看清形勢「過檔」到何鴻燊手下做事。

當葉漢帶著寶島黑幫建立賽馬會與何鴻燊對抗之時,何鴻燊來了個「螳螂捕蟬黃雀在后」,使得寶島黑幫落敗,從此兩家結下梁子。寶島黑幫開始在何鴻燊地盤上報復,爆炸案接連不斷,極度影響生意。這事便是「娥姐」出面擺平的,為了報答「娥姐」,何鴻燊將手下的酒店、酒樓以及賭廳交給「娥姐」打理。

當母親在澳門站穩跟腳后,周錦輝也從漂亮國回到澳門幫忙。剛回到澳門發現當地的博彩業還很有發展空間,隨后將自己在拉斯維加斯的心得與何鴻燊探討。這番探討使得何鴻燊對他刮目相看,一下子就將手頭的賭廳交給了周錦輝打理,當然此舉也是有「看在娥姐面子」的成分。

而周錦輝也沒讓何鴻燊以及母親失望,在他的管理下,賭廳從原先月入兩個億的業績,直線漲了20倍,變成了月入四十億。

他是怎麼做到的?原來,起先澳門賭廳內的客戶多數來自本地以及周邊地區,而周錦輝打破了這個局限。

他飛往東南亞以及南美各地,充分地發揮了他的人脈關系將客戶拉到澳門,這幫人從外地來到澳門觀光,肯定也會對澳門的主要產業做出一番貢獻。后面周錦輝還成了了游輪公司,專門接送東南亞客戶來「觀光旅游」,這也大大促進賭廳的生意。

這就如一間小商店,最多就輻射方圓一兩公里以內的用戶,沒人會走太遠來買。但電商以及快遞的興起,直接可以讓小商店的東西賣到全國各地,其實是一樣的道理。

看著賭廳業績飆升,也代表著周錦輝這個想法是對的,何鴻燊以這個賭廳為試點是成功的。這也就是開頭提到周錦輝是「澳門疊馬仔」祖師爺的由來。并且周錦輝還謹記師傅葉漢的另一個教條,那便是「不賭為贏」。

隨后「娥姐」便提出了「疊馬制度」以及「泥碼制度」。「疊馬制度」便是中介拉客戶來賭廳里玩,這個就不多贅述;「泥碼制度」事實上便是針對貴賓廳而創立的。澳門最早的籌碼是通用的,稱為「現金碼」,也就是在各個賭場通行的。而「泥碼」其實就是貴賓廳自己出品的,只能在貴賓廳使用,也就像商場里贈送的代金券。

1988年,何鴻燊接受「娥姐」的提議,對澳門賭場開啟了改革。此時的周錦輝已經和蘇樹輝還有「飛仔強」李志強成為賭王的三只頭馬,由于頭腦精明,江湖人稱「智多星」、「橋王」(兩個外號都是指足智多謀的人)。

當年賭場的改革,澳門黑幫望風而來,因為黑幫生意的性質與「疊馬仔」頗為契合。當然,因為利益使得黑幫之間互相殘殺,這當中以「街市偉」、「崩牙駒」、「摩頂平」、「水房賴」等人最為典型。

而周錦輝所管理的賭廳,如果有人來造次,只要周錦輝出面,對方就會退卻。可見周錦輝在江湖上頗有地位。

90年代末,在何鴻燊手底下混久了,也證明了自己的能力,周錦輝更進一步,自己出來創業了。

他與「飛仔強」、母親「娥姐」進軍房地產行業,在1997年建了澳門置地廣場,并且于1999年開設了勵駿貴賓廳,后面還一起在橫琴有地皮投資。周錦輝的足智多謀,加上「飛仔強」的交游廣闊,母親「娥姐」更是老江湖了,一時間也是賺得盆滿缽滿。

事業更進一步的周錦輝也沒有忘記對他有提拔之情的何鴻燊,2002年,周錦輝將何鴻燊拉進置地廣場公司,并且直接讓何鴻燊成為大股東占了百分之五十三,報恩之余還給足了賭王的面子。話說回來,畢竟是在澳門,當時的賭王就如一尊大佛,想要賺錢這個面子不得不給。

2005年,周錦輝與賭王合伙投資的漁人碼頭揭幕試營業,總投資18.5億,直接促進了澳門旅游業的發展。據說開業后人山人海,水泄不通。

2007年,周錦輝在帝都投資二十二億建了五星級的勵駿酒店,并在第二年奧運會期間交給奧委會無償使用。

在2008年四川大地震的時候,周錦輝還與何鴻燊發起「川澳同心」委員會,向災區捐款六千多萬。

2012年,周錦輝開始了他的資本之旅。手頭的勵駿創建公司旗下擁有置地廣場以及漁人碼頭,并在上市前高價收購何鴻燊手中的置地廣場股份,并留了百分之十八給何鴻燊的三姨太陳婉珍。

這直接是讓何鴻燊賺了十多億,并且與三房組成了聯盟關系,而周錦輝與母親「娥姐」則成了最大的股東。一時間大家都有錢賺,大家都開心。

在老撾也收購了賭場,并且有傳言他將在非洲佛得角的諸多小國投資項目的消息,當地人還稱他為「非洲財主」。

當然,周錦輝也曾經有過不對付的人。2018年,永利的老板因持續數十年的丑聞被爆,辭去了職務,當時周錦輝便「落井下石」要求此事不能姑息,甚至要求收回永利的賭牌。

原來,早在2002年原本在何鴻燊手頭那唯一一張的賭牌到期被回收,隨后賭牌被一分為三,當時入局的其他兩家便是來自外資的「永利」和「金沙」。

對于這兩個外來的競爭者,身為澳門人的周錦輝是反感的,他曾嘗試著阻攔「永利」和「金沙」,畢竟隨著這兩家的加入,原先好好的格局勢必會產生變化。

永利的老板號稱「拉斯維加斯之父」,與周錦輝算是老相識了,一出手就用了挺「臟」的手段,對外聲稱周錦輝曾經在拉斯維加斯欠了他幾百萬美金的賭賬。周錦輝沒搭理他,清者自清,且不說真假,即使是真的,這點錢周錦輝也不看在眼里。隨后永利老板見周錦輝沒反應,又加大了力度,直接到法院開告。

而金沙的老板就更直接,當年漁人碼頭在建,他帶人到那兒惹是生非,活脫脫就是個黑幫分子,隨后又制造輿論對漁人碼頭雞蛋里挑骨頭,最終這事還是「何大佛」聯合高層一手壓下。

也許是因為博彩市場的不景氣,亦或許年事已高打算退休,周錦輝在2017年賣了置地廣場,換得46億現金;在2020年9月份又將勵駿股份由接近百分之三十減持剩下不到百分之十,這百分之二十多的股份便是賣給安以軒的老公陳榮煉,周錦輝再次得到現金13.44億港幣。

陳榮煉是福建晉江人,算是近幾年澳門的新貴,背靠銀河的呂志和,實力不亞于洗米華,不過入獄之後身家肯定大跌了。

如今周錦輝與母親「娥姐」同樣,在晚年致力于做慈善,并且表示會與兒子繼續往環保方向發展。

回首周錦輝的過往,除了只有喪父以外,可以說是一帆風順,包括他的母親「娥姐」也一樣如此。其實歸根結底還是為人處世,以及精明的頭腦,所做之事皆是以「雙贏」為目的。

搶先看最新趣聞請贊下面專頁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