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搜索

搜索站內資源

新義安「屯門話事人」魔咒,同門爭上位兄弟相殘,非死即傷

陆凡 2022/03/31

在香港有許多黑幫,如和勝和,和合圖,新義安,14K。這些幫派遍布香港的各個角落。

每個地區都會有好幾個幫派來瓜分地盤。只有屯門是一個例外。

屯門這個地區唯一的黑幫就只有新義安,而且新義安稱霸這兒已經幾十年。江湖人稱「屯門老新清一色」便是這樣來的。

這兒人口密集,且擁有碼頭,海鮮市場,旺鋪等。對于幫派增加新鮮血液,以及收取保護費都算是可以長期足量供應的。

對于社團無疑是一顆大補丸。這兒更是新義安的兵營,許多有名的打仔都是從這兒走出來的,如當年稱霸尖東的「尖東虎中虎」黃俊,他可以算是金字招牌。

這樣的屯門,在新義安高層眼中無疑是備受重視的。

在社團內,能坐上屯門的掌權者位置,無異于位極人臣。但這個位置可不好坐,從「屯門之虎」黎志強開始,這兒的掌權者下場多數凄慘,無一幸免。

在上世紀七十年代,新義安「大總管」林景,林勝,林江三兄弟帶領社團無數好手拿下屯門這個富得流油的地盤。

所謂:「向家天下,林家打。」可不是浪得虛名。

最初在這兒大放異彩的便是「屯門之虎」黎志強以及「側頭送」黃天送倆人。

黃天送原是黎志強的手下,由于本人野心也大,有點名氣及資本后開始單干,組建自己的勢力。

起初外敵入侵倆人也同心協力,殺退14K「豬嘴洪」、「四眼細」等等。

可當屯門只剩新義安的時候,「共患難易,共富貴難。」這個道理在他們倆人身上體現得淋漓盡致。

新義安穩定屯門局面后,黎志強由于資歷老一些,勢力也略勝黃天送一籌,被社團高層升為「屯門之虎」。

黎志強成為話事人,卻將屯門更多的資源分配給了自己的得意門生「跛榮」。

這讓黃天送十分不滿,畢竟打下這兒他可是出了不少力。雙方矛盾不斷升級。

雙方實力相差不多,黃天送手下有頭馬「肥杰」,「忽得超」等年青一代猛人。

黎志強方有足智多謀的「跛榮」,以及「越南貓」等。

好在矛盾還沒激化,在1990年,黎志強因砍斷對手的手腳筋被捕入獄,判了七年。入獄前將社團內事務交給「跛榮」。

「跛榮」在黎志強入獄期間將社團事務打理得井井有條,手下「蘇牛」,「金毛昌」等人輔助。

而黃天送這方則搭上金三角,專心將面粉生意做大,江湖人稱其為:「搖投丸大王」。

1997年,黎志強出獄,可社團事務已被「跛榮」完全掌控,另一邊黃天送對他虎視眈眈。

這時候可謂是:「姥姥不親舅舅不愛」。

黎志強也有自己的門路,搞起了香港與大陸間的貿易生意。

可一山不容二虎,黎志強出獄后,雙方還是多少會有摩擦。1999年底,黃天送就吃了黎志強一個大虧。

2001年,黎志強到東莞巡視自己的產業,不甘心的黃天送通過層層關系,雇傭了刺客「東莞張子強」,在酒店門口黎志強身中4槍。

命大的黎志強沒死,但也落得終身殘障,從此退出江湖。

黃天送因這事,帶著頭馬「肥杰」跑路荷蘭。

2005年,黃天送在阿姆斯特丹被槍殺,隨后肥杰帶著黃天送骨灰回香港紅磡為其風光大葬。

隨著肥杰的歸來,也開啟了屯門的第二段紛爭。

「肥杰」回來給黃天送做喪事,同時也是對外宣告自己的歸來,也意味著屯門將再起風云。

「肥杰」這些年在歐洲經營面粉生意,口袋飽滿,糧草充足。回到屯門第一件事就是招兵買馬。

老話說得好,有錢就有人,經過幾輪對戰,雙方竟勢均力敵。

漸漸地形成了平分屯門的趨勢,雙方在屯門劃出「楚河漢界」,以屯門市中心為「公海」。

「跛榮」手下「蘇牛」,「金毛昌」等猛人,「肥杰」這方有「排骨」等少壯派以及原黃天送門下的「忽得超」作為盟友。

2012年,「跛榮」與妻子因洗鈔票被判入獄5年。而「跛榮」得力的手下相繼退隱江湖。

「肥杰」趁機吃下屯門,僅剩富泰村。占據富泰村的便是「蘇牛」門下的「生菜」,可以算是「跛榮」的徒孫。

「生菜」不僅高大威猛,且擁有一副好身手,打過泰拳職業賽。手下年輕好手眾多,不知是為自身利益還是看不慣「肥杰」這幫人,死活不愿歸順。

在2013年4月,「生菜」吃燒烤偶遇「肥杰」手下「肥升」,順手抄起玻璃酒瓶將其爆頭,第二天更是不依不饒,派人到醫院追斬「肥升」。

同年10月,「肥杰」一方反擊。「生菜」開車出行被人跟蹤,在返回富泰村時被開車撞停,隨后四名戴口罩的打仔下車,手持開山刀,將「生菜」從車內砍到車外,手腳,背部,甚至臉上都中刀。砍完人的口罩男揚長而去。事后,在距離現場1000來米的地方,口罩男們將肇事車焚燒,毀滅證據。

2015年,「肥杰」得到新義安高層認可,正式成為「屯門話事人」。

江湖人表示,從黎志強身中數槍終身殘障,黃天送被槍殺在歐洲,到跛榮入獄,沒一個有好下場的。屯門出的大哥級人物似乎就是一個魔咒。

結語:「不僅僅是屯門,本質上混黑社會就是一個魔咒,鮮能有好下場的!」

搶先看最新趣聞請贊下面專頁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