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
情感百態
奇聞趣事
装修
美食菜譜
娛樂明星
育兒分享
星座课堂
熱點新聞
旅行風光
科技遊戲
美妝時尚
健身達人
創業職場
綜合推薦
體育競技
佛緣佛語
植物
历史故事
生肖解析
影視新聞
酷車
生活小妙招
健康養生
萌寵樂園
生活常識
動漫影音
心靈語錄
老照片
古裝資訊
金庸故事
全部
    
和勝和「沙田ME」,江湖中的商人,在不斷模仿中,賺得身家數十億
2022/12/28

他出生在一個有錢人的家里,長大后成了公職人員,但他選擇走江湖路,并且還成為了香港最強社團的龍頭老大。

他身為江湖中人,卻一直在學商人做生意,不斷地復制別人的模式,雖然沒有哪樣生意特別出眾,但也積累下了數十億的財富。

他叫「沙田 ME」,是和勝和社團的坐館。

「沙田 ME」在一九七三年生于香港沙田區的一個富貴人家,本名翟浩琛,從小聰明伶俐,并且相當調皮。

上世紀80年代,香港黑道猖獗,地下勢力的觸角延伸到各行各業,翟浩琛也受到了影響,他對江湖人的快意恩仇充滿了憧憬,十幾歲的時候,他就成為了14K的一名馬仔,跟著老大在酒吧里看場。

為了不讓他誤入歧途,他的爸媽把他送到了澳大利亞,希望他能在那兒學到真本領賺大錢,而不是當古惑仔。

翟浩琛在一九九二年返回香港,最初也是按照他父母的期望,去海事處當起了公職人員,正好他的哥哥也在這兒工作。

但是一個月一萬塊出頭的工資對翟浩琛來說根本不夠看,沒完沒了的乏味工作讓他重新走上江湖路。

翟浩琛辭去了自己的工作,看中了那個時候的盜版光盤生意,把所有的存款都拿出來,投資了一間賣盜版光碟的店。

其實,在回歸之后,香港的黑道已經到了日若西山的地步,阿sir多次重拳出擊之下,很多社團都沒了活路,原本和勝和社團也是如此。

不過,和勝和社團卻出了個綽號叫做「上海仔」的猛人,「上海仔」早年只是泊車小弟,靠著三寸不爛之舌打進了富豪圈,后來又做起了盜版光碟生意,數年下來賺得十數億身家,并且他還帶著社團一起做,也正因為這個盜版光碟的生意,使得和勝和社團重回巔峰。

翟浩琛進入這個行業的時候已經算是比較晚的,不過那時候VCD市場還是非常的火爆,翟浩琛也因此而大賺特賺,這也是他未來發展的基石。

那時候很多開店的、擺攤的、甚至是青樓都要給社團繳納一定的保護費,所以不可避免地會和一些社團猛人打交道,翟浩琛在賣光盤的這段時間里,也結識了很多的社團猛人。

看著和勝和社團勢大,翟浩琛告別了早年加入的14K,加入和勝和,成了勝和超級大佬「雞腳黑」

的門生。

早年14K的「雙花紅棍」陳惠敏、「大B哥」吳志雄、「勝和校長」雙鷹青在江湖上都有很高的地位,他們有個共同之處就是在胸前紋了兩只鷹,一雄一雌,看著很是威武,翟浩琛為了展示自己的威武,也跟著在胸前紋了一對。

因為頭腦靈活,翟浩琛得到了「雞腳黑」的青睞,后來又被社團開山元老「青面仔」看中,將他收為義子,有了這兩個強力的后台,翟浩琛在江湖路上可謂一帆風順。

早期的社團之間為了爭奪地盤互相廝殺,當大家都打得不可開交時,翟浩琛則大部分的時間都花在自己的投資事業上,與其說他是個江湖人,倒不如說是一個倚靠社團背景來發財的商人,能混得這麼好,跟他走的這條路有很大的關系。

二十四歲的翟浩琛,有義父「青面仔」的支持,迅速地接手了幾個麻將店的生意。和勝和的首任老板甄國龍,就是以「麻將王國」為根基養活整個社團的。麻將店,也算是和勝和社團的招牌之一。

另一邊,「雞腳黑」在1996年成了和勝和社團的坐館,翟浩琛也跟著水漲船高。并且「雞腳黑」將手頭的多間酒吧交給翟浩琛來經營。

「雞腳黑」的酒吧實際上最賺錢的不是賣酒水,而是在背地里賣「面粉」,這種生意,必須得交給信得過的門生打理才行,不然分分鐘被抓,可見「雞腳黑」

對翟浩琛極為信任,當然,翟浩琛也沒讓他失望,將生意打理得井井有條。

有的時候能不能成功,靠的不僅是個人的能力,還得看跟的是哪個老大,如果跟錯了人,不管你的本事再大也發揮不出來。

除此之外,翟浩琛對于吃的也很有研究,所以他把投資目光轉向了菜市場和餐飲業。

他把油麻地和深水埗的很多菜市場攤位都長租下來,然后以極高的價格,轉租給菜肉販子,做了個二房東。

他還開了兩間做雞公煲的飲食店,生意很好,每天在店門口排隊的至少都有四五十人,只要是做餐飲業的人都清楚,這行業的利潤率至少是百分之五十往上,并且隨著生意越好,利潤也會越高。

他還擁有不少燒烤店,曾經還因為爭奪燒烤店鋪,跟社團里的元老發生過爭執,這也成了他在日后選坐館時被刁難的原因。

按理說,一個富二代來做這種小事,未免也太小氣了一些。也許翟浩琛就是這樣,他不在乎那些,他只想著能賺到錢的生意他就做。

到了2008年,跑路八年的「勝和校長」雙鷹青回到香港投案,出獄后,「雙鷹青」跟元朗士紳打成一片,不僅在元朗做起了房地產生意,還經營了骨灰龕生意。

骨灰龕雖然只是一種小眾的生意,但它的利潤極高,平日里誰也不會去屯貨,但是在要用到的時候只能任人宰割。

這就猶如牙疼起來的時候,不管治療該花多少錢,也得花。

看到「雙鷹青」賣骨灰龕賺到了錢,翟浩琛立馬就拿錢投入這個行業,也從中賺得不少利潤。

和「雙鷹青」同年成為坐館的「薯仔」,就是翟浩琛的同門師兄,也就是「雞腳黑」的門生。

當初「薯仔」能上位,除了得到「雞腳黑」的力捧,也離不開翟浩琛的人脈關系。

「薯仔」當了社團坐館后,影響力越來越大,他帶著翟浩琛來到澳門,在新濠天地當起了疊馬仔。

那時候澳門最大的疊馬仔無疑是洗米華,而洗米華經常用緋聞來增加自己的曝光率,使得他的每一個動作都是廣告。洗米華的作為,無疑是讓翟浩琛找到了全新的方向。

「澳葡教父」崩牙駒經過十多年的刑期后,于2012年出獄。而當年洗米華能發家,靠的就是崩牙駒的一封推薦信,讓洗米華拿到了三千萬的投資,但是當崩牙駒從獄中出來準備拿洗米華數十上百億資產的一成時,洗米華卻是淡淡一笑,退了三千萬給崩牙駒,仿佛在說:「我當初就只是跟你借了三千萬,但是這筆錢咱們沒談利息!」

翟浩琛想學洗米華,他的名氣就差遠了,不過崩牙駒雖然是被關了這麼久,但作為當年的「澳葡教父」,人氣還是很高的,因此翟浩琛一直和崩牙駒套近乎。

崩牙駒剛出獄時,為了重出江湖,在酒店里為母親擺下很多桌,看看誰能到場。可現實是,江湖早已發生了天翻地覆的改變,很多江湖人士都沒有到場。在這種情況下,翟浩琛雪中送炭,親自帶著厚禮到場賀壽。

很快,翟浩琛就和崩牙駒合作拍攝了一部電影。

翟浩琛在弘武影視公司入股,成為電影公司幕后的金主;崩牙駒則在馬來西亞收購INIX公司,翟浩琛也加入進來,擔任公司的非執行總裁。

而作為 INIX公司出品的《時代》這部警匪類電影,則由翟浩琛的兩個孩子翟俊威和翟俊朗共同制作。

由江湖人來投資拍攝「警察故事」?這就有些可笑了。

在2013年,和盛和社團的老前輩「大眼」過世后,在油麻地舉行葬禮,「大眼」雖然名聲不顯,但前來吊唁的人還是很多。

原來,這是因為正好趕上了新一輪的坐館之爭,所有候選人都帶著自己的手下到場耀武揚威,整條街上都擠滿了古惑仔,就連脾氣火爆的出租車師傅也不敢在這種情況下按下喇叭。

翟浩琛就是所有候選人中最張揚的一個,他駕駛著一輛蘭博基尼來到了現場,對著那些正在拍攝的媒體喊道:「你們要拍就拍,不要拍到車牌,你們這群撲街仔!」說完,他身后的一百五十名「印巴軍團」也都來了。

其實明眼人都清楚,這年頭誰還會養這麼多手下,一來要維持這些人的工資就是一筆大數目,二來,類似七八十年代的火拼場面已經很罕見了,因此養這麼多人也起不到太大的作用。

事實上,這些人都是被請來的臨時工,而這種出來撐場面的臨時工也分三六九等,本地的年輕人一般是三百塊,印巴人就低一些,兩百塊就夠了。

請了那麼多人給自己撐場,翟浩琛顯然是下了血本的。

而自從超級元老「國華」退休后,每次和勝和社團選坐館的時候,其實也是「大飛」與「雞腳黑」這兩位大佬借此龍爭虎斗的時刻。而這一年,坐館的候選人基本上都是「雞腳黑」手底下的人,「大飛」稍微勢弱一些。

和勝和原本在那一屆,是選兩位坐館,一位「揸數」。這一屆社團元老內定了「Ben仔光」作為社團「揸數」,因為早年「Ben仔光」為社團出生入死,入獄了近二十年。

「雞腳黑」

強勢地力撐「子騰」、「椰子」、翟浩琛三個候選人。

而「大飛」本來是舉薦「佐敦之虎」英杰來爭坐館的,無論從哪個角度來看,英杰都很有可能上位,但他卻有一個壞習慣,就是太過高調,自以為十拿九穩,逢人就說坐館早已被自己給內定了,甚至在2003年的時候,他還當面懟過阿sir說什麼「這里12點過后我話事!」

因為英杰實在是太過招搖,社團的元老們深怕引來阿sir的打擊,所以對英杰的所作所為很不滿,不讓他上位。

「大飛」只能另立人選,推出了「肥堅」這位得意門生。

「雞腳黑」早已為「子騰」鋪好了路,「子騰」的表現也是深得社團叔父們的心,因此「子騰」和「Ben仔光」可以說是確定都能上位的人選了。

而坐館加上「揸數」,總共的位置也才三個,其中兩個位置已經被內定,剩下一個上位的機會,因此競爭很是激烈。

比起「肥堅」和翟浩琛,「椰子」的水平明顯要低一些,因此可以直接無視。

剩下「肥堅」和翟浩琛倆人,「肥堅」是在倉促間被「大飛」推出來的,而翟浩琛為了這個位置早已做好了充分的準備,因此他的勝算大一些。

就在選票開出來后,翟浩琛不出意外地勝出了,但是「大飛」并沒有就此罷休,他開始刁難翟浩琛,甚至「大飛」一伙的人中,還有人提出翟浩琛以前是白田邨14K的人。

以前的江湖人很有門戶之見,對于跟過不同社團的人,內心里都有一些忌諱,不過如今對于這種門戶之見已經不大,況且翟浩琛是小時候跟過14K,長大后一直跟的都是和勝和,此舉無異于是在惡心翟浩琛。

后來「大飛」一伙人中又有人提出,翟浩琛曾經搶過社團元老燒烤攤的生意,這無疑是對長輩的不尊重。

提出這點后,社團叔父們有點動搖了心思,因為混了一輩子江湖,到老了為的就是享清福,翟浩琛作為小輩不尊重長輩,這點確實說不過去。

最終,在「雞腳黑」的努力下,社團坐館從原本的三個人選,改成了四個人選,翟浩琛和「肥堅」一起上位。

翟浩琛在2015年的時候將老家沙田作為發展的目標,帶著和勝和社團各路大佬來到沙田,并組建了一個體育會。不少香港的江湖人,都會以組建各種「會」來掩飾社團的本質,比如新義安在創立之前就叫做「義安工商總會」。翟浩琛到沙田創立「體育會」,此舉已是明擺著的。

當年號稱「勝和太上皇」的張銓漢,便是帶著社團到老家元朗發展,與當地士紳打成一片,買賣土地、開發房產,賺得盆滿缽滿。

翟浩琛就是在模仿他的做法,不僅做著買賣地皮的生意,還跟人合伙搞工地,從蓋大樓到裝修,從賣鋼筋水泥沙到壟斷工地工人們的食堂,這一筆一筆下來,利潤都極為豐厚。

2019年,翟浩琛的孫子出生剛滿百日,翟浩琛為孫子在沙田一間高端酒樓里大擺宴席,社團里的高層大佬們以及江湖上的大人物們皆很給面子地到場表示祝福,包括新義安、14K、和安樂、和合圖的人。而這一年,翟浩琛才45歲!

很多人就會有疑問了,四十五歲就有了孫子?好多人四十五歲還沒去老婆呢!

事實上,翟浩琛十多歲到國外讀書,也在外國談了戀愛,到了畢業后,就帶著外籍妻子回來香港發展,而翟浩琛的兒子也比較早結婚,因此年僅四十多歲的他,就當了爺爺。如今在家庭方面,他也算是比較圓滿的了,在這個別人還在為兒女奔波的年齡,他時不時地出現在綜藝節目中教別人做飯,看來,早點生孩子也是一件好事。

2020年底,六男一女佇立在關帝廟前,關帝廟里的貢桌上擺放著各種祭品、以及10萬元的大鈔,另外桌上一張黃色紙張上面的誓詞尤為搶眼。

原來,是有一個羅姓富商準備加入和勝和社團,翟浩琛和「子騰」在廟里為其主持入會儀式,桌上的10萬塊算是給老大的見面禮,也算是入會費。

不過,阿sir早就得到了消息,就在他們儀式做到一半的時候,阿sir破門而入,將他們一鍋端了。

話說,三合會本來就是阿 sir最不能忍受的,這麼多年過去了,這些復雜的手續早就被簡單到了極點,這次怎麼還會有這樣的入會儀式?

站長推薦

超級雙效犀利士,助勃+延時雙效合一💪!半顆就讓你硬邦邦👊,超強續航⏰只需498元💵即可試用!!!

「猴子」也長有翅膀?神秘的飛狐猴像風箏一樣,在叢林之間滑翔!
2023/11/20
長江禁漁初見成效,局部地區已魚群泛濫?十年禁漁是否還繼續?
2023/11/20
《高山》風波升級!退票率高,張校長被消費,本人表情無奈又痛苦
2023/11/20
煮活蝦,別水開后再下鍋,廚師教你6招,蝦肉又香又嫩,沒有腥味
2023/11/20
事件升級!烏爾善取關《封神》所有主創,網友:還能有第二部麼?
2023/11/20
羽絨服藏了4個小秘密,賣衣服的店員不會告訴你,學會了不被坑
2023/11/20
去蝦線,用牙簽就錯了,水產店老闆教我一招,一秒一個太快了
2023/11/20
舊手機充電頭別扔,放廚房太聰明,我也今天才清楚,看完回家找找
2023/11/20
布偶貓經常拉稀,是什麼原因導致的?附上解決辦法
2023/11/20
甲狀腺不好的人,牢記:需少碰「1蛋、3菜」,或能保護甲狀腺功能
2023/11/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