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歲入獄的黑道大哥,卻成了台灣之光,從砍刀到菜刀,滿身刺青的他喂飽了40000個無依無靠的人

陆凡 2022/05/21 檢舉 我要評論

好人變壞,只需要做一件事,而壞人變好,卻需要時間去改變,去證明。

昔日的花臂大哥,如今的行善大使。顏維勛,這個曾經面目猙獰得讓人不敢接近的黑道混混,一轉眼卻掄起了鍋鏟,為沒飯吃的老奶奶、無家可歸的流浪漢做起了炒飯......

一間小店一碗面,原是為了贖罪,沒想到竟成為「台灣行善風暴」的起源。

「你要不要吃面,很好吃噢!」台灣板橋的青翠市場的一家面店里,人潮涌動。老板的兒子花臂大哥顏維勛此刻正搖著大鍋、揮著鍋鏟問一位客人。

只見他動作熟練地爆香高麗菜絲及肉絲,再加入蝦仁、蛤仔、魷魚各種海鮮,不出幾分鐘,一碗色香味俱全的什錦面,就出現在一位流浪漢面前。這道菜就是店里的招牌——愛心待用面。

 什麼是愛心待用面?你去吃面時,可以多買一碗存在店里,沒錢吃飯的窮苦人家可以來免費領取一碗吃。

你往店里一瞄,只見不起眼的招牌上寫著「善心面店」幾個大字,你或許想不到,這樣一家小店,短短4年時間,已經喂飽了小城40000名吃不上飯的人,引得媒體爭相采訪。

在店里吃愛心面條的老奶奶而這樣富有善心的點子,居然是一個殺人犯想出來的。對,就是他,顏維勛。

中間那個花臂大哥就是顏維勛了~

01 「全世界都以為我沒救了」

每一個新進店的客人,除了訝異于顏維勛精湛的炒面廚藝外,眼睛還會不自覺地瞄到他滿手臂的刺青,那是維勛年少混幫派的時候留下來的印記。

「全世界都以為我沒救了。」顏維勛回憶說。

因為20年前,他是個不折不扣的古惑仔,翹課、打架、離家出走......不良少年的愛好,他是一樣也沒有落下。

就這麼混到國中畢業,這個不良少年會寫的字總共不超過1000個,卻滿身紋身刺青,跟著街頭混混打架鬧事更是家常便飯。

有回他和「兄弟們」在KTV里喝「嗨」了,因為瑣事和人發生口角,結果一失手就把對方打死了。

戴上手銬腳鐐,拖著步子走進少年觀護所的時候,顏維勛剛剛年滿15歲。

這個失足的少年家境并不好,家里僅靠著父母經營一家小面店維持生計,鬧出人命官司之后,母親為了支付兒子的訴訟費和出庭費,只得賣掉房子,然而這一切并沒有換來兒子顏維勛的「浪子回頭」。

顏維勛在牢里服刑4年,出獄之后依然沒讓家里省心,此后的幾年,一直反復地卷到各種犯罪案子里, 從監獄進進出出6次,有種破罐子破摔的味道。

顏維勛說,「如果你沒有進過監獄,就沒那種格調,都不算道上混的。」

上一分鐘還在飆車狂奔,下一分鐘就拿起砍刀在街上斗毆,三句話離不開「老大」。那時的顏維勛「面目猙獰得讓人不敢靠近」。生活,對這個不滿20歲的小伙來說,就是「混」這一個字。

這卻苦了他的父母,他的母親回憶說:「 那幾年最害怕半夜接電話,因為只要電話是他打來的,一定是惹事了,要麼是警察局打來的,要麼是醫院打來的。」

雖然每日里擔驚受怕的,以淚洗面,卻依然沒換來兒子任何的改變。顏維勛的兇器也升了級,從長刀升級為明槍,就在他可能犯下另外一個人命案子的時候......

轉折點,源于一個惡夢。

02 「一場噩夢之后,我決定細心革面,重新做個好人」

那天,顏維勛的夢境里,他和一幫兄弟拿著砍刀和手槍正在街上廝殺,滿目猙獰,奇怪的是一絲的惻隱之心竟冒了出來:「如果槍走火打死了一位老奶奶怎麼辦?」

夢醒之后,他看著母親在面店里操勞,白發也慢慢爬上了眉梢,小伙突然意識到:「我不能再繼續這麼過日子了。」

于是,他雙手合十,對神明五府范王爺祈求道:「請再給我一次機會,我會行善回報。」

那個夢境,是他人生的轉折點,雖然,隔天他就因為幫哥們藏匿槍支被捕入獄,后被判緩刑,但是向善的種子已經在心里悄悄留了下來。

重生后的顏維勛,做的第一件事是招攬60個朋友,組成環島行善團,他打算捐錢和物資送到育幼院, 不過,剛開始卻沒有一個人愿意相信他......

他想,只有用行動證明自己向善的誠意了。

于是,在朋友的資助之下,他發起了第一次環島行善行動,用28天時間,跑遍了全台灣107家育幼院,一邊派送物資一邊募款,用最直接的方式完成重生的儀式。

環島行動之后,為了繼續行善兌現當初的誓言,從沒下過廚房的他,開始拿起鍋鏟和鐵鍋,在母親的面店工作起來。他在店的角落掛上了一個小招牌,一筆一劃寫下幾個字:行善面店。在招牌附近的小桌子上,還擺著一個小小的白板,寫著「 待用面計劃」。

什麼是待用面?

事情是這樣的,成日里想著如何做善事,改過自新的顏維勛,沒事就喜歡上網找靈感,后來他發下了意大利的「待用咖啡」的理念,就是你可以提前支付兩杯咖啡的錢,自己喝一杯,捐一杯,讓另外一個人免費喝到你捐的咖啡。

腦袋還算靈光的顏維勛馬上就想到「 何不來個待用面,去幫助吃不飽飯的人?」

于是,這個昔日的花臂大哥搖身一變,成了行善大使,在自家的面館開展「愛心待用面」行動:進店的客人點這道面,可以吃一碗,存一碗。這存下的一碗是捐出去的,給吃不飽飯的人吃,比如流浪漢、殘障人、家境困難的留守老人......

「待用面」源自國外「待用咖啡」的概念。

那怎麼去評選?萬一有混吃混喝的怎麼辦...... 顏維勛說:「我們是來者不拒,萬一評估錯了,反而是讓那些吃不飽飯的人無法受惠而已。」

說實在的,聽說面店里有人做這樣的善事,周圍的街坊鄰居還是挺愿意來捧場的,可是,每次一進店,看到滿身刺青的顏維勛,抄著菜刀切菜、拿著鍋子炒飯,很多客人剛開始都覺得他會一鍋鏟呼過來,于是都小心翼翼地,擔心惹毛了這位曾經的黑道大哥。

直到那天,一位滿頭銀發的老人實在太餓,于是進店之后問了句:「聽說這里有免費的面可以吃?」

顏維勛馬上拿起抹布招待老奶奶坐下。「歘歘歘」「歘歘歘」,才5分鐘的功夫,一盤美味的什錦飯就上桌了,「 阿婆,快趁熱吃吧,放心,這碗不要錢。

老奶奶吃完面,顫顫巍巍地出門了。

「他給孤寡老太太炒了一碗面噯~」「看來,顏家的小伙子真的是改過自新了。」「俗話說,浪子回頭金不換,我們也去支持,就當是做好事。」......

 從此之后,顏維勛家的愛心面館就這麼傳開了。

「一念天堂,一念地獄,至少我找回了向善的勇氣」

「捐出一碗面,讓處境困難的人能吃上一餐飽飯。」聽說顏維勛開了這樣一家有意思的愛心店,以前混幫派的兄弟們也跟來了,雖然他們成天打打殺殺,但是還是挺有俠義精神的,紛紛慷慨解囊,你捐一碗,我捐一碗。

事情發展到后來,出乎顏維勛意料的好。每回,進店的客人除了自己吃一碗面之外,都會習慣性地捐上一碗給需要的人,有的人甚至會一口氣捐上10碗、50碗、200碗......

「回頭浪子」開的愛心面店,一下就驚動了電視臺、報紙、網絡媒體。

媒體一報道,小小的面店變得更加人潮涌動。很多人都沒想到,這樣的公益活動背后的發起者,竟然是混過幫派的花臂大哥。

而「待用餐」的理念,也像星火燎原一樣在台灣發酵,待用面、待用飯、待用面包......響應行動的店家,數量達到700多家。

這樣的善心颶風,甚至刮到了香港、大陸、新加坡......

熱點總是一波接著一波,而當待用餐事件發酵完,人們漸漸忘卻了「待用餐」的熱鬧,面店也漸漸恢復到往日的平靜之后,顏維勛卻一直堅持做著這個計劃。

「做善事最可貴的是堅持,我要一直煮下去,直到煮不動為止。」這個已經35歲的小伙說。

四年來,一共有4萬多人在捐助本上留了名,這些人的愛心都經過他的手,化作一個個「正」字留在了小黑板上。

更可貴的是,除了待用面之外,顏維勛還同時兼顧著其他的善心活動,比如到監獄演講,以自己的經歷為例子勸誡鼓勵犯人們改過自新,重新做人。

以前的他,孩子見了都會嚇得哇哇大哭,如今,竟在網上發起呼吁尋找失蹤兒童的活動,還化身成反兒童暴力代言人。

他還會定期關懷周邊拾荒老人的生活狀況,給窮人家跑上跑下修房子,做飯,送大米。

幾年間,他已經送出上千包米給獨居的老人,而且可貴的是每一包都親自搬運,69歲的獨居老人李阿公,每回看到顏維勛來探望自己,都哭的稀里嘩啦,于他而言,顏維勛就跟自己的兒子一樣親。

而顏維勛說的一句話,也讓司馬深有感觸:「以前別人看到我,躲都來不及了,哪還會想接近我、和我擁抱?」

對于顏維勛來說,他的命運發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很多認識顏維勛的人都說:「他真的變了很多,面目都沒從前那麼猙獰了。」而對顏媽媽而言,就像她自己說的:「我像是重新撿回來一個兒子。」

從進出監獄的荒唐歲月,到環島派送愛心物資的環島行善團,再到掀起善心風暴的「愛心待用面」,顏維勛用二十年的光陰,上演了現實版的「浪子回頭金不換」。

一念天堂,一念地獄,干了壞事錯事不可怕,只要能有歸零和向善的勇氣。

顏維勛,二十年后,你還是一條好漢。

搶先看最新趣聞請贊下面專頁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