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搜索

搜索站內資源

和勝和「單眼仔」,因「吃里扒外」被家法伺候,事后成為社團老大

陆凡 2022/04/07

他是霓虹國福清幫成員的兒子,10歲起就在酒吧里廝混,14歲就加入香港第一黑幫。

他從黑幫最底層的臨時工做起,為了上位,以失去一只眼睛為代價,終于成為與坐館地位平齊的「揸數」。

他就是電影《黑社會》里的「師爺蘇」,單眼仔。

1980年,「單眼仔」出生于霓虹國,父親是霓虹國福清幫里的一個小頭目。

早年福清是福建的一個窮鄉僻壤,在明朝嘉靖時期曾是倭寇的一個據點,從而造就了福清人骨子里那種彪悍。

幾百年后,經歷改朝換代、八國聯軍、推翻封建、內戰等等不穩定時期,在家鄉日子過得實在是太苦了,許多沿海城市的人們紛紛跑到外面尋找出路,許多福清人就在這種背景下跑到了霓虹國,并組成了「福清幫」。

當時的福清幫有多彪悍?

據傳聞,霓虹國最大的黑幫「山口組」囂張跋扈,霓虹國拿這個組織沒一點辦法,但正所謂:「橫的怕狠的,狠得怕不要命的!」

原本就是窮得過不下去才到日本發展的福清幫,絕對是「不要命」的代表,山口組里的8代掌門人,有5代是被福清幫做掉的。

1985年,山口組上演了「山一抗爭」事件,此時的山口組分裂成兩派,第四代掌門人竹中正久被同門刺殺身亡,組織內也開啟了「不要命」的形態,風云涌動之下,福清幫多少也受點影響。

為了避禍,單眼仔的父親帶著5歲的單眼仔來到香港蝸居在荃灣一帶居住,由于山口組與香港的這些三合會組織關系密切,父親怕被人識破,單眼仔一家子在荃灣都是隱姓埋名、艱難生存。

1990年,這陣風頭過了,單眼仔的父親重出江湖,與江湖上一些猛人在荃灣投資了一家酒吧。因此,單眼仔從那時起就生活在聲色犬馬的環境中成長,這一年單眼仔才10歲。

也因為這種紙醉金迷的生活,單眼仔在14歲那年就輟學,拜入黑幫和勝和,成為「黃頭仔」的門生。

單眼仔加入社團后從也就是「藍燈籠」做起,「藍燈籠」就是社團的臨時工,也就是社團內部最底層的人員。

在古代時「藍燈籠」要經過三年以上的考察才能成為正式會員,江湖稱為「四九仔」。

作為最底層的員工,單眼仔起初也只能是在油麻地代客泊車、看場、收手保護費,但這部分大頭都被上級拿走了,他們這些小馬仔只能是喝一小口湯。

本來加入黑幫為的就是快速上位,過上富豪的生活,可現實往往比較殘酷。

生活如此艱辛,使得單眼仔偶爾會與隔壁幫派14K的人私底下合伙,賣點「面粉」、「丸仔」或者盜版光碟賺賺外快。

在當時和勝和的坐館是「大飛」,「大飛」勢力是比較強勢的一支,「黃頭仔」便是「大飛」的門生,但「黃頭仔」并沒有得到「大飛」的器重,所以單眼仔日子也只能勉強算的過去。

當然,社團與社團之間有利益沖突時,身為臨時工的單眼仔,也經常會被老大派遣到一線跟人吹雞曬馬,自幼在父親的熏陶之下,這種場面對于年齡尚小單眼仔來說已是司空見慣。

而令單眼仔第一次對黑幫產生恐懼的,還是那次和勝和與新義安之間的沖突。

當時由于利益關系,和勝和要找到新義安的一個小頭目,為了擺脫「藍燈籠」的身份,單眼仔四處搜集有關的消息,由于情報有效,單眼仔被社團高官點名為正式員工,成為「四九仔」。

也由于單眼仔的情報,新義安的頭目身受重傷,新義安對「黃頭仔」這一系人馬下了江湖追殺令,內心極度恐慌的單眼仔,跑到了新界避禍。

見老大「黃頭仔」關鍵時刻不頂用,單眼仔也重新開始尋找自己的出路。

在此不得不說一句,不管是走江湖路還是打工人,跟的人對不對很重要,甚至足以影響一生。

1996年,「大飛」卸任,「雞腳黑」強勢上臺,「雞腳黑」就是電影《黑社會》任達華飾演的阿樂。

96到98年間,「雞腳黑」在位的時間點對于和勝和是一個轉折點,因為這兩年中間是97年,那一年回歸,也正是宣告香港黑幫開始走下坡路的時間點。

97年回歸,新義安早已多次北上接受招安;14K群龍無首,社團內自相殘殺是常有的事,甚至還有將同門賣給阿sir,換取自己的太平。

在這樣的背景下,「雞腳黑」四處出擊,大量的地盤都被和勝和拿下。

早年經歷新義安追殺令的單眼仔仍舊心有余悸,他開始有意識地往社團內的「白紙扇」方向發展,但即使是黑幫,「白紙扇」這種軍師文職工作也需要文憑,所以單眼仔正努力的學習經濟管理學。

也在這個時候,單眼仔找到了自己的新老大,「上海仔」。

「上海仔」是《黑社會》里古天樂飾演的吉米,被稱為社團最會賺錢的人,社團超級元老「尤伯」極為器重,「尤伯」便是電影里王天林飾演的「鄧伯」。

并且還有個內地的義父,陶老大,在80年代末,年僅30歲的年齡在江湖上地位就已經很高了。

當時單眼仔是在「上海仔」的電影公司上班,在「上海仔」的舉薦下,升級成社團的「草鞋」,「草鞋」相當于傳令官、聯絡員,社團要開打、要談判多是由「草鞋」來聯絡。

跟著「上海仔」,單眼仔的地位節節攀升,身邊常有十數個馬仔跟著,江湖上沒人敢惹。

吃飯唱K只需要報名號就可以免單,每個月能拿到數萬塊,也算是混出頭了。

此時的單眼仔春風得意,出門不管年齡比他大的還是比他小的,常聽到人家叫他「老大哥」,心里很暢快,可謂是意氣風發。

但沒多久,悲劇發生了。

前面說到「上海仔」在江湖上頗有地位,但社團內的佐敦話事人「訴苦森」與「上海仔」卻不太對付。

「訴苦森」,也就是《黑社會》里愛跨欄的「東莞仔」,「訴苦森」與「上海仔」的地位跟電影里一樣,甚至還輸了「上海仔」一頭,想對付他沒那麼容易。

「訴苦森」卻盯上了單眼仔,拿他開刀,給「上海仔」一個下馬威。

當時新義安的「永盛電影公司」如火如荼,「上海仔」的電影公司與之有合作,業務幾乎都是單眼仔進行接洽,因此單眼仔與新義安的人多有來往。

并且偶爾新義安公司急需演員、模特的情況下,單眼仔會接私單,將自己公司的人員介紹過去,從中抽取傭金,這些事情「上海仔」是知道的。

早在95年的時候和勝和內部的灣仔話事人被人行刺身亡,和勝和內部一直在排查內奸。

「訴苦森」以此為由,找到單眼仔的老大「黃頭仔」,「黃頭仔」起先不明就里,但聽完單眼仔講完前因后果,就知道「訴苦森」是要給「上海仔」一個下馬威。

比起「黃頭仔」,「訴苦森」那是「大飛」的嫡系門生,地位本就不可小覷,而「上海仔」背后是「尤伯」,為了不讓這事背后的大佬拔刀相向、為了社團表面上的和睦,單眼仔只能是到「訴苦森」面前認罪。

那天,「訴苦森」以「吃里扒外罪」給單眼仔家法伺候,吃里扒外可是江湖大忌,江湖人最痛恨的就是吃里扒外。

家法伺候了好幾個小時,單眼仔叫破了喉嚨也沒人理他,送到醫院時,成了一個血人。

排骨斷了兩根、鼻梁骨折,最為可怕的是清醒后發現自己的左眼已經被打壞了,從原本視力6.0的鷹眼變成如今0.2的睜眼瞎了。

也在那次過后,他便被江湖人稱為「單眼仔」。這個名字也是他一生的痛,直到這個時候他才想起,當初混社會的父親,為什麼堅決反對他步自己的后塵。

「上海仔」為人也算講義氣,不僅親自出面平息了這件事情,還將單眼仔視為心腹,許多生意以及見不得光的事情都交由他打理。

1998年,「雞腳黑」兩年任期已滿,按往年規矩,他得卸任,可這次他想連莊。

當時選坐館的人頗多,除了「雞腳黑」向連壯,還有另外4個人。

「雞腳黑」的頭馬「炮D」,也就是《黑社會》里張家輝演的那個「飛機」的原型。

「勝和太上皇」張銓漢的同門師兄,元老「矮仔」的門生元朗話事人,「阿細」,但此人不被眾人看好,甚至都沒出現在電影里,不值一提。

還剩兩位就是「訴苦森」以及「上海仔」了。

「炮D」的結局比電影里的「飛機」更慘,他先是人間蒸發,后來有傳聞死在菲律賓的一場交通事故中。由于「尤伯」力挺「上海仔」,并親自出面找到「大飛」,「大飛」嫡系「訴苦森」也只能退出。這場坐館之爭便只剩下「上海仔」與「雞腳黑」倆人。

為了「上海仔」能坐上大位,單眼仔暗中聯系水房的人以及14K德字堆的人到「雞腳黑」的場子打砸,這番操作致力于讓「雞腳黑」現身,再將其置之死地。

這就是影射《黑社會》中司徒浩南演的那位,「號碼幫」的「加錢哥」。那句經典臺詞依稀在腦海中回蕩:「我認錢不認人,給我錢,我幫你做事,你找上我,事情做不做都要給,少一毛錢,我都不放過你」。

「雞腳黑」混跡江湖多年,一眼看穿他們的詭計,便請出14K教父「胡須勇」來對抗。

新義安出獄不久的「屯門之虎」黎志強見到和勝和內斗,趁機帶著人想要漁翁得利。

這時「上海仔」找出「雞腳黑」的死穴,「雞腳黑」的兒子「細頭仔」加入14K,成為14K劍字堆的一個小馬仔。

這事連「雞腳黑」本人都不知道,但嚴重程度可不比當初單眼仔的「吃里扒外罪」小,「雞腳黑」也只能交出賬本,乖乖退位。

「上海仔」順利上位,單眼仔也跟著沾光,成了與坐館地位平齊的「揸數」,俗稱管賬的。

按道理,和勝和每年選坐館都會被阿sir盯上,碰巧當年張子強被抓,大部分警力被抽調,所以「上海仔」才能順利上位。

沒多久,「雞腳黑」就被8個蒙面大漢伏擊,身中數刀,事后查明是「屯門之虎」黎志強派人干的。

2000年「上海仔」該卸任了,但他也想學「雞腳黑」連莊,但不被支持。

后面「訴苦森」上位成了坐館,但「上海仔」拒絕交出賬本,引得單眼仔被社團內追殺,因為單眼仔是「揸數」賬本應該在他那兒,只能逃往內地避難。

在2001年,為了給社團一個交代,「上海仔」讓單眼仔做掉黎志強,黎志強在東莞的一個酒店門口遭到7個人拿著AK掃射,在神醫的搶救下,成了終身殘廢。

事后在2003年「上海仔」才交出賬本,單眼仔才再次出現在公眾眼前,但經歷過多次黑暗時期,單眼仔也厭倦了如此的江湖生活,他逐步退出江湖,專心經商。

直到2005年10月25日,向華強的電影公司出品了《黑社會》兩部作品,單眼仔才發現,這系列作品簡直就是還原當年的事情。

不像其他諸如《古惑仔》系列那種,動不動就叫上數十近百個馬仔到大街頭拿刀互砍,《黑社會》里更多是描寫坐館之爭的細節,更接近真實。

原本單眼仔一直以為做得隱秘的許多細節,在電影里都一一出現,自己更是電影里張兆輝飾演的律師「師爺蘇」。

也就是說,黑幫做任何事一直都是在監視之下,如今已退休的單眼仔,看著過往的種種,還是有些后怕的。

搶先看最新趣聞請贊下面專頁
用戶評論